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185章 渾水摸魚

第185章 渾水摸魚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185章 渾水摸魚

萬天圣憤怒,選擇了再次蟄伏。

而夏侯爺,忽然從空間另一邊殺了出來,此刻,手中擒拿著一人!

不是人!

是一枚神文,不斷在人形和神文之間轉換狀態。

夏侯爺手如磨盤,不斷碾壓這神文。

神文和人形不斷轉換,傳出幽幽笑聲:“夏小二,你藏的很深啊!日月八重,真沒看出來!”

原本還笑呵呵的夏侯爺,這一刻忽然怒了!

怒的焚天滅地!

揮手制造出一層結界,生怕自己的名字被人聽去。

“雜毛東西,你居然敢叫老子名字,你死定了!”

夏侯爺暴怒!

對,他就叫夏小二,他爹那個不靠譜的取的,別指望一個取名開天無數刀的人,能給你取出什么好名字。

所以,在外,他只叫夏侯爺!

“死?”

虛幻的人影幽幽笑著,人影開始不斷破碎,“我知道,你們想引誘我出來,可是……我是誰?戰神殿、求索境無敵太多了,我只是其中之一,這只是一枚神文,我本尊未至,你們去查啊!”

“哈哈哈!”

去查啊!

敢查嗎?

能查到嗎?

查不到的!

懷疑人族無敵中有叛徒,又不是第一次了,關鍵是,神文這些東西都是絕密,無敵境一般都在雙休,戰神殿的強者也有神文,怎么查?

誰來查?

你知道誰的神文破碎了,誰勾勒了多少神文?

人影哈哈笑著,“夏小二,知道那些人為何不來嗎?來了,有用嗎?只會彼此失去信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呢!我針對的只是多神文一系,而不是所有人,我和那家伙有仇不行嗎?他都死了,難道我一個活著的無敵,還不如一個死去的偽無敵?”

夏侯爺臉色難看!

對,這就是無敵的心態!

不是一個人,是很多人。

這家伙,這些年來只做了一件事,坑殺了多神文一系強者,不知道是誰,除了對付多神文一系,沒有再出過手。

怎么查!

根本沒辦法去查!

無敵有叛徒,洪譚都能猜到,那些強者怎么可能猜不到!

可是,無敵手段太多,除非一個個敞開意志海,給人深入探查,這根本不可能,誰也做不到!

今日,來的只是幾枚神文化身,根本不是本尊!

夏侯爺冷著臉,看著他,“別太猖狂了!你真以為挖不出你來?等著吧!我家老頭子早有線索,這次你敢神文化身進入大夏府,你逃不了的!”

“逃?”

人影一邊自焚,一邊笑道:“為何要逃?證據呢?胡亂抓個無敵殺了?人境多少無敵夠大夏王殺的?不如擊殺了柳文彥,我就徹底收手了,如何?”

“滾你瑪德!”

夏侯爺怒罵一聲,咬牙道:“五代是不是留下了什么東西,被你盜走了?”

“哈哈哈,你不是猜到了嗎?”

“狗東西!”

夏侯爺大怒!

果然!

“果然是你,當初我老頭子就說,五代臨死的時候說過,他留下了東西,沒道理沒有,洪譚他們也沒道理去藏著!”

“果然,是你這畜生干的好事!”

夏侯爺憤怒,很快平靜道:“為什么?你已經晉級無敵,人族對你薄待了?萬族是你爹?你為何背叛人族?”

“背叛人族?”

焚燒殆盡的人影笑道:“我背叛人族了嗎?我也在殺敵,我也在守護人境!我只是和那家伙不和,我們有仇,我報仇不行嗎?報仇,在諸天戰場坑殺仇人,很常見,不是嗎?”

“不能因為那家伙是天才,我坑殺了他,就是背叛人族了吧!夏小二,別裝的那么大公無私,你家老子,昔年在諸天戰場,也坑殺過自己的仇敵,他能做得,我做不得嗎?”

夏侯爺冷聲道:“放屁!我家老爺子就算要坑殺,也是殺的萬族教眾……”

“對啊!”人影笑呵呵道:“那……你口中的五代,難道就不會是萬族教眾?”

人影笑道:“夏小二,你太幼稚了!他就不會是嗎?你覺得他就沒和萬族教的人合作過嗎?你想的只是你以為的!五代……人族文明師的希望……就一定是個好人嗎?就不可能背叛人族嗎?”

人影笑的越來越大聲!

漸漸地,神文自毀殆盡,最后留下一句幽幽聲:“別太高估了所謂的五代,昔年哪怕沒有我,他也沒辦法證道成功!”

“最后送你一句話……別追查了,沒必要,我不會再出手,查的人心惶惶,無敵都不信任彼此了,呵呵,人境可就真完了!”

“混賬!該死!”

夏侯爺怒罵一聲!

他正是有些這樣的顧忌,所以夏家知道一些東西,也不敢亂說,亂傳。

下一刻,夏侯爺撕裂結界,怒吼道:“混賬,原始神教的教主,很好,我等你來大夏府,本尊來,別給我來這套!”

下一刻,怒吼道:“龍武衛聽令,出擊!剿滅萬族教據點!”

“諾!”

一聲聲暴吼聲傳出,一隊隊龍武衛出擊!

就在此刻,大夏府府城之外,一抹刀光映照大夏府!

“轟隆!”

一聲巨響,空中,一輪日月升起,瞬間破滅。

無數人朝那邊看去,刀光熄滅。

蘇宇身邊,鄭平意外道:“府主……殺了誰?”

殺了一位日月境!

夏侯爺騰空,眼中光輝耀射四方,下一刻,喝道:“血火教教主被殺,死有余辜,萬族教膽子不小,還真敢渾水摸魚!”

鄭平一驚,血火教教主,這家伙居然潛入了這邊!

也夠倒霉的,驚動了閉關的夏龍武,直接被斬了!

夏龍武并未現身,除了一道刀光,什么都沒有。

龍武衛開始大軍出擊!

迅速奔向四方!

空中,柳文彥沒吭聲。

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夏侯爺,眼中露出一抹異色,沒再管他,陡然,一斧頭轉身側擊!

噗嗤一聲!

單天昊直接被切成了兩半,夏侯爺抬手,欲言又止……

柳文彥沒給他機會,再次揮舞著斧頭,噗嗤落下!

砰地一聲!

肉身粉碎,神文全部破裂。

柳文彥輕聲道:“跳了好久了!大夏府這邊,我還給幾分薄面,大夏府之外就算了!想殺個日月的,結果是個假的,可惜了!”

說著,看向不遠處的夏侯爺,笑道:“夏胖子,我給你面子,不殺大夏府這些人,可外來戶,你不會讓我留面子吧?”

說著,行走于虛空之中,一斧劈下!

一位山海要遁逃,卻是瞬間被劈碎了虛空,砰地一聲炸裂,隕落!

柳文彥臉色微微一白,再次行走于虛空之中,嘆道:“看來,有些事我是沒辦法深究了,還指望你們夏家,看來也是白指望!”

夏侯爺憤怒道:“白指望?若不是夏家保你,指望你破落的柳家保你?這些年,你在南元,我家老頭子在南元足足守了8年!”

“他么的,不記情分就算了,還瞎嗶嗶!”

柳文彥也不接話,四周,那些山海紛紛遁逃,單天昊這位山海九重都被一斧頭劈死了,他們哪還敢逗留!

今日的一幕幕,太讓他們震撼了!

那邊,周明仁微微皺眉,忽然道:“柳文彥,強弩之末,真要以命換命嗎?”

柳文彥看著他,笑道:“周老,你晉級日月,我就劈不死你,不然,你接我一斧頭,我不管你和夏家是不是有協議,你要挖墳張若凌,這是你自己說出來的!”

周明仁皺眉,那邊,金宇輝正在被洪譚壓著瘋狂轟擊,已經肉身殘破,神文都破碎了多枚,見狀喝道:“柳文彥,我來接你一斧……”

“去你大爺的!”

洪譚怒罵一聲,你想跑?

做夢!

柳文彥強弩之末,擊碎了一枚永恒神文,現在又殺了單天昊和一位山海,哪有實力再去殺這些半步日月境。

你想逃?

洪譚長劍橫空斬下,轟隆一聲,金宇輝面前的旗子徹底被斬的粉碎!

金宇輝也是徹底拼了!

下一刻,一枚神文呈現,血海沖天,漫山遍野都是血!

“洪譚,你真以為你能贏我?”

金宇輝暴喝一聲!

與此同時,多位山海境朝那邊沖去,“洪譚,你要引起兩大學府大戰?”

洪譚怒罵一聲,一劍再次劈下,劈開了血海!

“大戰?”

“關我屁事,萬天圣才是府長,我又不是!”

話落,接連斬出數十劍,磨滅了大量的血海,一枚神文再次呈現,有些暗淡,洪譚斬完了,拔腿就跑!

幾位山海紛紛殺到,剛要追殺,金宇輝恢復了正常,按了按手,看了一眼那邊,喝道:“走!”

沒有多說什么,哪怕主神文被創,他也不再糾纏,迅速帶著九天學府多位閣老離開。

“撤!”

其他方向,一些山海也紛紛離去。

周明仁這邊,孫閣老幾人紛紛趕到周明仁身邊,周明仁并不害怕,平靜道:“你們幾個,都是強弩之末,洪譚還有幾分實力留存,柳文彥,你還想留下我們不成?”

柳文彥余光看了一眼夏云奇幾人,的確,幾人狀態都很不好。

對面,還有數位山海境強者在。

周明仁更是半步日月,洪譚雖然比他強點,可之前對付金宇輝,也是消耗巨大,留下對方,恐怕難做到。

“好,你接我一斧不死,那咱們今日之事,就此作罷!”

周明仁揮揮手,示意其他人離開,平靜道:“你可以試試,第一招你還能殺我,現在,你出了數招,不夠!”

柳文彥懶得再說。

低吼一聲,一斧劈下!

天空中,一輪大日出現,接著,海浪滔天,石柱密布,巨山呈現!

石柱炸裂,海浪覆滅,巨山崩碎,最后,大日暗淡,周明仁一口鮮血噴涌而出,也不廢話,轉身就騰空離去!

孫閣老幾人紛紛跟上!

洪譚剛要追擊,忽然臉色一變!

空中,柳文彥幾人,紛紛墜落。

不是一人,夏云奇幾人都是如此,紛紛墜落下去,傷勢極重!

“師兄!”

“沒事……”

柳文彥說完,頭一歪……暈了過去。

這一切,發生的都太快。

蘇宇還沒看到什么,一切都結束了!

一旁,夏虎尤搓了搓他的肩膀,無奈道:“放下我行不?”

蘇宇趴下就算了,非要拿自己當靶子,不是肉墊,是龜殼,這家伙直接將夏虎尤蓋在了他身上,再胖也不算重,蘇宇還是能承受的起的。

蘇宇轉頭,沒好氣道:“你壓著我,我都懶得說你了!”

夏虎尤想罵人!

我壓著你?

大爺的,不是你非要拉著我嗎?

蘇宇沒心思理他,皺眉道:“到底什么情況!”

眼前這一幕,他也看不明白了!

稀里糊涂的!

至于那位暗中出手的家伙,他根本沒看出什么,對方和夏侯爺后來的交手對話,也都被夏侯爺遮掩了,唯一聽到的,好像就一句——夏小二?

誰啊?

夏侯爺?

蘇宇急忙爬起,此刻也不敢去戰區那邊,哪怕看到了柳文彥墜地,那邊現在能量縱橫,意志力沸騰,他才不會過去,會死人的。

此刻的他,意志海脹的難受。

6枚神文都在瘋狂吸收那些神文余韻,小錘子也在瘋狂吸收,瘋狂敲打意志海!

蘇宇也干脆運行起了水行訣,吸收那些意志力,一旁,夏虎尤也在干,這么干的不少,包括鄭平這老鬼,也在開神竅吸收意志力,蘇宇這邊倒是顯得不起眼了。

鄭平和夏虎尤其實都注意到了,但是也沒時間理他,這家伙果然有文訣!

鄭平有些遺憾道:“可惜了,我家云輝沒來,破碎了永恒神文,百年難得一見啊!真可惜!”

此刻,這些余韻散去的很快。

再去接孫子,也來不及吸收了,還是自己多吸收點吧,他一個戰者,修煉神竅也不容易。

他說話間,蘇宇也沒在意,還是有些稀里糊涂,“鄭爺爺,后來出手那人被殺了嗎?”

“沒!”

鄭平今日就是個看熱鬧的,也不插手,閑著也是閑著,笑道:“跑了!原始神教的教主,難怪,實力很強,本尊沒來,來的是神文化身!”

“原始神教教主?”

“對,萬族教最強的一位教主,日月巔峰,這家伙信奉原始神族,是對方忠實的走狗,曾經去過神界,接受過原始神族的神軀轉換,算是半神族!”

鄭平說著,又道:“看來夏侯爺他們就是為了釣這家伙,可惜了,沒能成功!不過那家伙也不好受,看樣子破碎了三枚永恒神文,實力必然大損!”

“原始神教教主?”

蘇宇心中狐疑,是這樣嗎?

不是無敵?

不是師伯之前說的,可能盜取了五代資料的無敵強者?

“那之前的刀光……”

“那是府主出手了,擊殺了血火教的教主!很正常,原始神教教主來了,來的是神文化身,神文化身一般不能獨行,應該是附著在他身上了,不知道是特意攜帶來的,還是原始神教教主暗中依附在他身上的。倒是牽連了他,否則一位日月隱藏行蹤,沒那么容易被發現的!”

鄭平也是山海巔峰,見多識廣,倒是給蘇宇他們解惑了不少東西。

這么說,出手的真的是原始神教的強者?

蘇宇還在想著這些,夏虎尤卻是一拉他,迅速朝遠處跑!

“怎么了?”

蘇宇還想去看看柳文彥呢,還有師祖也在那邊……

“快!”

夏虎尤急忙道:“傻不傻,去城外,一位日月被殺,元氣散開,神文爆炸,吸啊!元氣、意志力回歸天地,去修煉啊,發財了!我……夏府主一刀劈死了他,劈碎了肉身,粉碎了一些,東西是沒了,可意志力和元氣還有,那里現在比秘境還強!”

蘇宇眼神一亮,瞬間對他豎起大拇指!

對啊!

有道理!

而此刻,鄭平也是想到了這個,忽然轉頭就往文明學府跑,我孫子!

趕快把我孫子接過來,去修煉啊,殺一位日月修煉,服不服?

至于這邊,那就算了。

余韻都被山海、日月攪動的散開了,那邊可沒有,一位日月被殺,完全可以保留一點時間的。

不遠處,洪譚一邊為柳文彥療傷,一邊道:“剛剛跑掉的那個,是我徒孫?”

吳月華此刻也是嘴角染血,懶得理他,朝遠處喊道:“琦兒,回去接上你妹妹,去那邊修煉,大概能保持到明天早上,快點!”

吳琦也不多說,踏空就往學府跑!

等吳琦走了,吳月華才道:“是你徒孫,怎么了,你不認識?”

廢話!

洪譚都懶得理她,我能認識嗎?

怎么認識?

再看柳文彥……頭疼!

傷勢很重,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師兄,裝昏迷是不是不合適?

醒一醒啊!

“師兄,醒一醒!”

洪譚掐了掐他的人中!

柳文彥咳血,沒有清醒……

吳月華抬腳就要踢洪譚,怒道:“做什么?”

一旁,勉強還保持清醒的胡萍和趙明月也紛紛怒視洪譚。

洪譚臉都是黑的!

師兄裝昏迷的,你們眼睛瞎嗎?

不弄醒了,接下來該干嘛?

我這趕路趕了好多天,回來就是大戰,和兩位半步日月打了一場,你們覺得很輕松嗎?

還一個個都懟我!

我不管了,你們信不信!

洪譚心中怒罵,臉上卻是帶笑,原本青年模樣的他,很快老化,漸漸地,一位老人模樣的洪譚再次呈現出來。

幾人都看著他,有些鄙夷。

裝老,裝弱!

山海巔峰,半步日月,裝的跟行將就木似的!

70歲不到的半步日月,很老嗎?

正當年!

很年輕好不好!

洪譚喊不醒裝睡的師兄,也沒辦法,看了看四周,開口道:“師兄就這么殺了單天昊,不合適吧?周破龍的看門狗,直接就給殺了,我怕惹出大麻煩!”

“膽小!”

“懦夫!”

“廢物!”

三個女人同時罵了一句!

洪譚那叫一個憋屈!

你們要不是我那個大師嫂,二師嫂……我一個個掐死你們算了!

一旁,夏云奇笑了起來,也習慣了。

50年前,洪譚本就是一直受欺負的小弟。

如今雖然洪譚最強,可幾十年后,大家聚在一起,重溫這一幕,讓他覺得很溫馨,如果那個家伙不裝死的話,應該更有趣。

夏云奇咳嗽一聲,吐了口血,笑道:“殺了就殺了,沒事!今日文彥爆發日月戰力,那些人多少會有幾分顧忌,也好,展露一次,顯示一下威風,給多神文一系爭取一些地位和生存空間,免得其他人真以為我們都死了!”

說著,夏云奇又咳嗽一聲,臉色發白道:“不過你要小心點了,小心被人暗中襲殺了!剛剛那家伙……是當年那畜生?”

“肯定是!”

洪譚點頭,沉聲道:“夏胖子就知道和稀泥,什么原始神教教主,我要是原始神教家主,直接去挖了夏家的墳,啥破事都栽贓給別人……”

正說著,夏侯爺落地了!

黑著臉,不爽道:“那我怎么說?合著你們幾個家伙心里也有數是吧!也知道有無敵盯著你們是吧?我夏家這么不值得信任,連云奇都不愿意說話?”

夏云奇笑道:“小二……”

“你想和我切磋?”

夏侯爺臉色發黑!

“咳咳……二哥,二哥,對吧!沒錯吧?”

夏侯爺比他大兩歲,小時候喊小二喊習慣了,夏云奇改了口,笑道:“不是不信任你,也不是不信大伯,這事,我猜很多人心里都有點疑惑,有點數,可是……沒辦法解決!”

夏云奇也是無奈,“怎么解決?一個個細查?查不出來的!對方除了50年前出過一次手,再也沒出手了,那時候,剛好無敵都在動,有的在閉關,有的在諸天戰場,還有的甚至在其他小界行動,這個怎么查?”

“他說和五代有仇!”

夏云奇一聽這話,不由苦笑道:“你還不知道五代的性格?仇人遍天下!除了多神文一系,單神文一系少數幾位,他仇人太多了!”

“無敵的少!”

“是,無敵的是不多,你知道真假?”

夏云奇還是搖頭道:“真要說置之死地的大仇,還真沒有,誰知道是不是幌子!對了,這次一點線索都沒有嗎?”

夏侯爺搖頭。

“那你們逼出文彥做什么!”

夏侯爺皺眉道:“什么叫我逼出的?我根本沒心思搭理他!挖墳這事,不是我指使的,我就是順便推動一下,十有八九是萬天圣那家伙干的好事!”

夏云奇也皺眉道:“萬天圣?他想干什么?這時候就算那家伙真的冒出來了,你們能收拾他?大伯在府中?”

大伯,也就是大夏王若是不在府中,就算對方真出頭了,也沒用,根本不可能擒拿一位無敵。

“沒,龍武在,也有把握的!”

夏侯爺解釋了一句,又道:“老頭子那邊,在盯著一些人,排除一些人!這些年,已經排除了不少人,不能大張旗鼓地查,暗中查一下還是沒問題的,老頭子這幾年老年癡呆犯了,沒事就喜歡拉人打一架,打架的時候,別人總不能分出神文化身了吧,老頭子眼力還是可以的!”

說著又道:“而且我其實猜到了,對方不會那么大意的,就算真的要來,十有八九是神文化身!”

說罷,感慨道:“也夠舍得的,足足3枚神文!都是永恒神文,這損失,夠他喝一壺的了!”

吳月華忽然怒道:“既然沒把握,你們還布下這局,想害死他嗎?”

夏侯爺翻著白眼,嘀咕著,唯女子……啥啥的!

“我都說了不是我,我就是順水推舟!而且柳文彥再不出現一次,展露一下,對方搞不好就暗中去南元了,最近老爺子回來的時間也少了,不能一直盯著!”

“哪怕打草驚蛇,也要讓他收斂一點,不然柳文彥一直躲著嗎?”

前面幾十年,那是大夏王時不時地回來一次,而且當初柳家也強盛,也能派人來照看一二。

現在,大夏王沒太多時間回來了。

哪怕打草驚蛇,讓對方收斂一下,也是好事,免得柳文彥被人無聲無息地殺死在了南元。

說著,夏侯爺幽幽道:“柳文彥這枚神文絕對有問題,要不然對方不可能一直盯著他,甚至要殺他!當年對方取走的那些資料,可能不是太完整,也許涉及到了這枚神文,所以對方才會冒險,這次再次出手,看看能否奪走神文!”

幾人都沒吭聲,這倒是真的。

對方拿走的資料,十有八九是不完整的,或者需要神文配合,所以那家伙才會一直盯著柳文彥,這些年一直在暗中推波助瀾。

吳月華想了想道:“不管那家伙,周破龍到底想干什么?”

“別問我!”

夏侯爺無辜道:“我和他不熟!這家伙……反正你們小心點!他不是想釣出剛剛那畜生,就是真的想滅了你們,反正對他而言,都無所謂,你們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坑死了他爹……”

“你……”

吳月華大怒,洪譚也無語道:“跟我們有關系嗎?”

夏侯爺聳聳肩,無所謂道:“跟我無關!我說實話,周破龍的目的我大概能猜到一二,柳文彥不把神文給他,他不會罷休的,他要神文未必是為了晉升無敵,但是神文在誰手上,剛剛那家伙大概就會去找誰!”

大周府那邊,周破龍的目的他的確可以猜到一些。

目的也的確是這枚神文!

為了自己晉級也好,為了釣魚也好,反正這枚神文,是極其關鍵的!

暗中的這位無敵,也需要這枚神文!

今日這一切,證明了這一點!

如此一來,周破龍找不到那家伙,一定會再次來討要這神文,必然的,要不到,那就干脆搶!

反正他搶,也有幾分名正言順的意思。

洪譚無奈道:“麻煩!周破龍這混蛋,我們早就說了,資料沒有,神文具現不出來,非要來找茬,我現在實力暴露,這家伙指不定以為我故意騙他!”

“難道沒有?”

夏侯爺笑瞇瞇道:“你們多神文一系,秘密可不少!又是天賦精血,又是神文融合,又是戰技拆分……”

“什么拆分?”

洪譚沒好氣道:“我當初勾勒的就是一副戰技,兩柄戰技配套,扯什么玩意!”

他還以為夏侯爺在說他。

吳月華幾人眼神詭異地看著他,一副你還裝的神情!

洪譚詫異道:“干嘛,我說真的,我本來就是一劍一盾!”

“那白楓呢?”

“白楓怎么了?那臭小子不就一柄劍嗎?”

“是嗎?”

幾人笑了,賀奇更是低罵道:“別裝了,夠了啊!白楓還一柄劍,屠龍劍前后都出現四柄了,不過廢了好幾柄……”

說著,擔憂道:“白楓不會出事吧?紀署長帶他離開了……”

“等等!”

洪譚一驚一乍道:“什么4柄劍?什么廢了好幾柄?什么紀署長帶走了他?”

幾人再次看他!

你真不知道,還是裝的?

演戲演成這樣,過分了啊!

自己人都騙?

“拆分……”

洪譚忽然想到了什么,驚訝道:“他拆了屠龍劍?”

“是啊……”

“臥槽!”

洪譚大驚失色,“這小子瞎鬧,不怕把自己弄死了?死了沒?”

“沒,重傷了,神文報廢了,被紀署長帶走了。”

說著,幾人也有些黯然,不知道能不能恢復。

洪譚都顧不得自己師兄了,抱起師兄,想了想,往吳月華手里一丟,急忙騰空跑路道:“幫我照顧一下我師兄,我先去看看!”

嘩啦一聲,他跑了!

柳文彥眼睛瞇了瞇,心中暗罵!

下一刻,忽然清醒,睜眼,接著,瞬間咳血道:“云奇,我需要療傷,蓋個屋子,給我休息一會……”

夏云奇看著他,無語中。

蓋個屋子干嘛?

你療傷好了!

柳文彥瞪著他,蓋不蓋!

快點!

不蓋屋子,六只眼睛瞪著自己,自己不想睜眼。

“行……賀奇,去蓋個屋子……”

賀奇跑去蓋房子了,柳文彥咳血,下一刻,再次昏倒!

屋子不蓋好,他不醒了!

吳月華幾人瞪了他一眼,也懶得再說什么。

夏侯爺吃著自己的瓜,看了一會熱鬧,笑道:“你們幾個,最近最好待在大夏府別亂跑!閉關最好,不然,這事不好解決!還有,就你們這半吊子融合,出來也是丟人,還是好好穩固一下吧!”

說著,一邊吃著瓜,亂丟瓜皮,隨意道:“記得還錢,今晚你們打碎了多少東西,記得賠償!”

“還有,柳文彥,你殺了兩山海,別裝死,回頭你得殺20個補上,不然……你就在先鋒營待一輩子吧!”

“其實殺了也好,你去先鋒營,那邊無敵都在看著,反而更安全一些,順便把白楓帶走,那小子接下來少不得被人盯上!諸天戰場反而最安全,那邊無敵多,都在看著,大秦王在那邊坐鎮主事,一般人也不敢鬧騰,無敵也不敢亂來……”

如今,反而是諸天戰場最安全。

夏侯爺說著,其他人都沒吭聲。

夏侯爺又道:“周家該找茬肯定還得找茬,留在后方不好,說實話,在這斗來斗去,也沒人有心思一天到晚看著你們,照顧你們!云奇,你也干掉了一位山海,你們殺了3位山海境,不發配你們去諸天戰場,夏家那就不好交代了!”

夏云奇點頭道:“我知道,等傷勢好一些,我和文彥都會離開。”

說著又道:“洪譚留下,不然都走了,根就沒了,好歹現在還有幾個人,陳永,還有陳永那學生,還有蘇宇,都在學府,沒人照看著也不行。”

“隨你們!”

夏侯爺也無所謂,此刻已經走了老遠,忽然回頭道:“那個……我告訴你們一件事,蘇宇可能是柳文彥私生子,你們幾個大概不知道吧!”

說著,拔腿就跑!

“我……”

柳文彥忽然睜眼,怒罵道:“艸你祖宗!”

“我會告訴我家老爺子的!”夏侯爺跑的飛快,哈哈大笑,你死定了!

“我……噗……”

柳文彥氣急攻心,一口鮮血噴出,這下子真的暈倒了!

吳月華幾人對視一眼,下一刻,吳月華一掌拍在他胸口,一口血噴出,但是柳文彥人倒是醒了。

“你兒子?”

柳文彥裝死,廢話,不是!

可是……我怎么解釋?

真的不是!

吳月華冷冷道:“難怪,難怪蘇宇還沒入學,幾十年沒聯系我,忽然打通訊給我,讓我照顧一二,幾十年來,第二次打通訊求我!”

柳文彥憋屈!

真不是!

算了,女人胡攪蠻纏,不講理,自己不解釋,解釋她也不聽!

一旁,賀奇蓋好了房子,聽到這些,詫異道:“是柳大哥的兒子?那就可以理解了,難怪天賦驚人!虎父無犬子,果然如此,我之前就說,很像年輕時候的柳大哥!”

“我……”

柳文彥這時候只想睜眼,拿出斧子,一斧頭劈死他!

你還添亂!

煽風點火,你這混蛋倒是有一手!

旁邊幾位山海都笑了起來,吳月華忽然道:“老蘇這次沒來,誰知道什么情況?”

蘇府長!

大夏文明學府的副府長,之前也是站在他們這邊的。

這次卻是沒來!

賀奇嘆道:“別問了,隨他吧!夏玉文想爭府主之位,夏長青之前找過他,說是想讓夏玉文迎娶蘇夢……夏長青倒是想的好,夏玉文先娶了蘇夢,再娶了紀家那小丫頭,這樣一來,一位山海巔峰,一位日月就被拉攏了!再加上他自己,還真有幾分希望……”

“哼!”

吳月華冷哼一聲,“是想的美!之前還打過我家琦兒的主意,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眾人沒再提蘇府長。

賀奇打趣道:“月華,白楓倒是挺不錯的……”

“我家琦兒看不上他!”

吳月華一臉驕傲,說著又道:“而且實力太弱!”

“擊敗了夏玉文,可不弱了……”

“誰知道以后如何,說不定廢了!”

吳月華不負責任地說著,很快道:“嫁給蘇宇倒是可以,有天賦,有韌性……”

幾人紛紛看著她!

認真的嗎?

你是不是聽到蘇宇可能是某人的私生子,所以打起了這餿主意?

真夠餿的!

真要如此,算下來,人家蘇宇比你家吳琦還高一輩分呢,真夠亂的!

柳文彥覺得自己還是繼續裝死好!

這些事,摻和不得,隨你怎么說。

倒是蘇宇那小子,這次居然跑來了,有些出乎他預料,膽子真不小,當然,也夠重情重義,可惜自己很快就得去諸天戰場避禍了,不然還可以照料一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