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小閣老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誰說站在光里才是英雄?

第一百二十一章 誰說站在光里才是英雄?

作者:三戒大師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三戒大師 | 小閣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小閣老 第一百二十一章 誰說站在光里才是英雄?

同時,豐臣秀吉對各大名,下達了水軍兵員的征召動員令——

他命令所有臨海大名,領地每十萬石貢獻大船兩艘!各海港每百戶出水手十人,乘各國諸大名所建之大船!若有多余,則集中至大阪!

此外,各國大名每十萬石高再建大船三艘、中船五艘,作為秀吉本軍所用船只。所需建造費用,由秀吉撥給。

水手每人給予雙份俸米,其妻子食糧另外給付。軍陣中所雇用之下人妻子,亦一律給予食糧。

以上所述及之各船舶、水手,皆須于天正二十年,也就是萬歷二十年元月,集中于攝津、播磨、和泉三國各港口!

雖然秀吉還未下達陸軍方面的動員令,但從他所造船只的數量和大小。不難推算出,秀吉準備出動的總兵力,在三十萬人左右!

“哈哈哈,看來那位關白,真的下定決心要傾巢而出了!”三人看過趙家康的信,不禁大喜過望。

雖然總司令向來料事如神,但大家還是很難相信,區區倭奴膽敢侵略朝鮮!這肯定會招來天朝大軍的好么?

難道他們就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勞師遠征,深入敵境,以弱凌強,把兵家大忌犯了一遍!

根本不用海警出手,光大明那些官軍就能收拾了他們。

所以大家吃不準,之前表演的空城計,到底有沒有效果不會給瞎子演戲——表錯了情吧?

然而魚兒真的就上鉤了!

而且還是傾舉國之力,輸了就血崩那種!

“難道他們從不考慮后果嗎?”朱玨費解道:“這么危險的賭博,輸了怎么過?”

“輸了就謝罪唄。日本人有句話‘花中為櫻,人則武士’,他們的武士集團既不把別人的命當回事兒,也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兒。所謂‘千古艱難惟一死’,一個民族連死亡都輕視,還有什么是他們真正在乎的?沒有的。”趙昊吸著煙斗,淡淡說道:

“所以很容易就會賭上自己的性命,別人的性命,乃至整個國運。”

“總司令好像特別重視他們。”馬應龍不禁笑道:“也不知這是他們的幸運還是不幸。”

“我希望能為他們帶來不幸。”趙昊雙眸厲芒一閃道:“如果要給這份不幸加個期限,我希望是永遠。”

“明白。”三人忙肅然點頭。看來作戰計劃要朝著血肉磨坊的方向修改了……

正說話間,外頭響起急促的敲門聲,還有常凱澈那氣喘吁吁的聲音:“京師急電!”

“進來吧。”趙昊沉聲應道。

電報是西山集團發來,稟報海瑞遇害的噩耗……

趙昊看到一半,整個人便陷進了沙發里,一手握著電報夾,一手攥著煙斗,足足一刻鐘沒有說話。

他沒讓看電報,海警三巨頭自然不敢窺視,也不敢開口打擾,便正襟危坐等待著。

常凱澈也只好默不作聲立在趙昊身后。

方才還笑語一片的客廳內,瞬間便鴉雀無聲。海浪拍打船舷的動靜,好像被放大了許多,每一下都拍在人的心口一般。

直到報時的鐘聲敲響,趙昊才回過神來。

“總司令,發生什么事情了?”見他大口抽煙,金科趕緊開口問道。

“海公被皇帝殺害了……”趙昊說話間,兩行淚水順著面頰淌下。他趕緊將電報夾遞給金科,然后捂住臉,仰頭靠在沙發上。

“什么!”聽聞這一噩耗,三人都驚呆了。朱玨和馬應龍趕緊湊過來,跟金科一起讀那份電報。

“啊啊,朱翊鈞這狗雜種!”這噩耗實在太上頭了,就連素來冷靜的朱玨都怒火中燒的罵道:“真以為他是皇帝,就沒人敢取他狗頭了嗎?!”

“王八蛋!我日他大爺!”馬應龍也怒不可遏道:“總司令,這個仇必須得報,快下令吧!”

“住口!”金科盡管雙目含淚,卻喝止了馬應龍道:“不要影響總司令的決定!”

“你們先出去吧。”便聽趙昊聲音沙啞道:“讓我靜一靜再說。”

“是。”三巨頭忙并腳行禮,放下那份電報,無聲退出去。

“你也出去。”趙昊又把常凱澈也攆了出去。

總司令套房的紅木門緊緊關上,四人也不敢走遠,便在艉窗小聲說話。

他們先用博大精深的漢語,問候了朱翊鈞的全家一刻鐘,然后朱玨才低聲問常凱澈道:

“我剛才沒看錯吧,狗皇帝逮捕了百官,宣布集團謀反,還下令查抄集團所有產業,逮治集團所有成員?”

“你沒看錯。”常凱澈點點頭,苦笑道:“狗皇帝還向各省和南直各府派出了鎮守太監,給他們圣旨和王命旗牌。命督撫總兵以下文武,暫歸節制!有違抗者一律以通敵罪,先斬后奏。”

“馬勒戈壁的狗皇帝,真是活膩了!!”馬應龍罵一聲道:“不過要是沒電報,咱們還真得吃個大虧!”

“嗯,亂一陣子是起碼的。”金科點點頭,嘆氣道:“不過也未嘗不是件好事。快刀斬亂麻,亂而后治嘛!”

“是。”眾人都附和著點頭。

之前溫水煮青蛙,不光青蛙難熬,食客也等不及。還是直接猛火爆炒來的痛快!

套房外的四人都知道,現在說什么都白搭了,只能豁出去干了!

套房內的趙昊,焉能不知現在已經別無選擇,只有提前決戰了。

而且趙昊還知道,海瑞就算是被萬歷殺害的,也一定是主動求死的。

道理很簡單,給朱翊鈞那慫貨一百個膽兒,他也不敢殺海瑞!倒不是他突然菩薩心腸,只是此舉的政治影響太惡劣了。

殺一個活著被封神的人,而且是不經審判,毫無征兆的殺害。這種超級巨大的昏招會斷送王朝氣數的!

朱翊鈞一點都不傻,不會老壽星吃砒霜——找死的。所以殺海瑞一定不是他的本意。

那海瑞為什么要主動求死呢?

道理也不復雜,因為這大明朝所有帝王將相,也包括自己,都是在玩政治。

只有海瑞,心里始終只裝著天下的百姓……

這絕不是說別人都精,只有海瑞傻。

事實上,海瑞的政治智慧和行政能力一樣,都已經滿點了。

他非但已經預見到礦監稅使四出后的可怕景象。

而且還預見到,趙昊很可能會等萬歷派出礦監稅使,到各地明火執仗地橫征暴斂,刮地三尺。害得天下無數大戶受盡凌辱、苦不言堪;無數商賈傾家蕩產、破產逃亡;無數小民失業破家,生不如死了。上上下下一起苦苦哀求他吊民伐罪,他才會出手!

那時大義在我,振臂一呼,天下景從!

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剝奪老朱家的合法性,把皇帝老兒拉下馬。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順理成章!

如果海瑞是玩政治的,一定也會等到礦監稅使亂天下后,才會站出來怒斥萬歷皇帝的。

道理還是很簡單,只有天怒人怨到極點,演員粉墨登場后,才能自帶‘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大救星光環。這場注定名垂青史的演出,舞臺效果才會拉滿!他才會得到更高的評分!

而不會被黑子噴‘沖動沒有大局觀’、‘陷君不義’、‘有性格缺陷’……

但海瑞不會等,因為百姓等不起。

到那水到渠成時,已經不知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間悲劇在全國上演了。

在他看來,那不是水到渠成,而是血到渠成啊!

因為心里只有百姓沒有自己,所以他要全力阻止這場籠罩全國百姓的大災難發生!

他的辦法,就是在萬歷面前求死。

如果能用自己的死,嚇住萬歷,讓他下《罪己詔》,以后縮回宮里老老實實,那是最好不過。

要是嚇不住萬歷也不要緊,因為自己的死,足夠替代礦監稅使之亂,為趙昊拉滿舉旗的大義了。

那趙昊就沒必要礦監稅使亂天下后再動手了吧?

而且海瑞相信,作為自己平生唯一知己,趙昊肯定會明白自己的意思很簡單,不過是讓百姓少遭點兒罪……

達不到最佳的舞臺效果又怎樣,得不到贊揚又怎樣?哪怕不被人理解,被黑,甚至被污蔑為反賊又如何?

既然他們封我為門神,我就要守護他們……

誰說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套房中。

“唉,海公……”趙昊長長嘆息一聲,他完全收到了海瑞的心意。

海瑞猜得基本不錯。但有一點,卻是海公誤會自己了。

他本來確實打算坐視礦監稅使之亂,但并不只是為了起義合法性,或者說大義。

他還有一層更深的想法,就是希望讓工農階層快速成熟起來,成為一股獨立的政治力量,不要像后來的一次次資產階級革命那樣——每次舉起義旗,沖鋒在前,流血犧牲的都是工農兄弟,普通市民。革命失敗的惡果也大都由他們承擔。

唯獨只有革命成功后,勝利果實一定會被資產階級攫取。

哪怕是號稱資產階級革命領導者,本質上怯懦的資產階級只有得到來自城市大眾和農民的強大支持,才能得以全面摧毀舊制度。

然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赤裸裸的階級利益,便會一覽無余的展現出來——他們根本不想同舊貴族作斗爭,他們最殷切的愿望是成為貴族,和舊貴族一起剝削壓迫下層百姓!

他們往往可以如愿以償,而真正的功臣,卻只能回到骯臟的工場,落后的農田,換個主人,繼續當牛做馬……

如果這次也是這樣,趙昊會覺得很惡心!

他一輩子都會罵自己——呸,你背叛了無產階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小閣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