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捉刀記  >>  目錄 >> 第237章 夜墨江

第237章 夜墨江

作者:暗月刀  分類: 武俠 | 傳統武俠 | 暗月刀 | 捉刀記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捉刀記 第237章 夜墨江

兩艘船在海霧中逐漸靠近,直至齊頭并行。從云墨派的船伸來一塊長板,搭到歸義司這艘船的甲板上,那群白衣人與黑衣人便踏過長板走了過來。

云墨派這群人以一名身姿雄偉的青年與一名容貌俏麗的少女為首,二人一到船上,便向著柳泉拱手拜會。

“在下‘無影刀’鄭吉通,見過柳大人。”

“小女子王麗鳳,見過柳大人。”

孫蘭溪聽到這里不由莞爾,向著周吉力望去:“周兄,此人名為‘無影刀’,比你這‘快刀無影’的綽號還更響亮些呢!”

周吉力只“哼”了聲,并不以為意。

他已是江湖一流的高手,即便是云墨派這等豪門大派,能勝過他的也只有劉世良等寥寥數人。

哪怕是名聲之外的宋霄之流,周吉力亦視之等閑,似這等新生代弟子,就更不放在眼中。

在柳泉與鄭、王二人寒暄時,他注意力逐漸放到另一些人身上。

這群云墨派弟子,一半與鄭吉通與王麗鳳一樣,皆一身白袍白衣白褲白靴的打扮,腰間掛著白柄白鞘的刀。另一半卻截然相反,都穿著緊窄的黑色短打衣衫,配的是黑柄黑鞘的長劍,氣質與那些神采外揚的白衣弟子截然不同,全是眉頭緊鎖,苦大仇深之相。望向他們時,他們的眼睛馬上會瞥到一旁,手也會捏緊佩劍,擺出生人勿近的姿態來。

周吉力向孫蘭溪小聲問道:“我也見過云墨派的年輕弟子們幾次,似那鄭吉通與王麗鳳,也模糊有點印象,但除了劉世良的親傳弟子齊越之外,其他皆是泛泛之輩罷了。今日第一次見到他們的黑衣弟子,倒是更有趣些。我自幼便隨老師給朝堂做事,對這些江湖門派的事情不甚知曉,不知孫賢弟是否了解個中細情?”

孫蘭溪壓低聲音回應道:“周兄,這事情你問旁人,或許還真不知道,但問我卻是問對人了。”

“哦?”

“這云墨派之名,便得自于云州境內的‘云霧山’與‘夜墨江’,雖是一派,卻分兩脈,一脈入世,一脈隱世。入世的一脈便是云霧山的刀客,隱世的一脈則是夜墨江的劍客。夜墨江一脈神秘詭異,世上少有人知,而我老師年輕時在名門修習,機緣巧合之下,與夜墨江一脈的人有過來往,多少知道一些罕有人知的秘辛。”

周吉力來了大興趣,扯著孫蘭溪的衣角走到一邊:“賢弟,細說,細說!”

“周兄莫急,且聽我細細道來。云墨派的創派祖師,是一對親兄弟,他們二人自幼便拜入名師門下學刀,憑著異稟天資,弱冠之年已是天下前列的高手,兄弟默契同心,一旦聯手,更是無人能敵。后遇天下大亂,他們二人趁機自立門戶,依山傍江建起了云墨派。當時云墨派并不分兩脈,門人弟子也全傳授刀法,這二人又創出合擊刀陣,刀客們使起來威能極大,云墨派藉此一時橫行江湖,風頭無限,無人敢纓其鋒芒。可以說,云墨派如今的偌大基業,全賴這二位祖師成就。”

周吉力聞言至此冷笑一聲:“呵,這群江湖人士就愛以武犯禁,早該管管了。”

“周兄所言極是。卻說那二位祖師年少成名,威震天下時也不過三十來歲,春秋鼎盛,本還能闖出更大一番天地才是,只因一名女子,致使兄弟鬩墻,云墨派一分為二,有了云霧山與夜墨江兩脈之分。”

周吉力輕咦道:“女子?是什么的女子。”

“據說是一名極美貌的女子。”

周吉力有些不屑:“美貌又有什么稀罕,去花魁樓里拎出白花花銀子,哪樣的美女不來圍著我們伺候?”

“周兄說的很對,只是咱也不知道那女子究竟是狐靈附體,還是什么艷精轉世,竟讓兩位絕世高手五迷三道,為其爭風吃醋,干出許多驚人事情來。諸如潛入前朝皇宮偷玉竊寶,游進深邃海溝拿蚌取珠,與毫無仇怨的武林同道大打出手,令忠心耿耿的門人弟子滾刀扮丑,都只為爭那女子對自己多笑一聲。二人白刃相見的次數更是數不勝數——直到有一次,他們生死相搏時,那女子出來為當中的兄長擋了一刀,當場香消玉殞,弟弟悔恨至極,棄派而去。”

周吉力聽得直搖頭:“為區區女人折腰,實在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漢。只是一人遁走,另一人統領全派便是,又何以分成兩派?”

“周兄且聽我言。云墨派既少了一位祖師,余下一位也哀至心死,無心經營,一時群龍無首,門派便收鋒斂芒,不再對外擴張。及至三十年后,余下這位祖師坐化,門下弟子竟還未出現一名絕世高手,終于給了被欺壓良久的云州其余門派天賜的好機會。云墨派那些年多少犯下了不少事,結仇了不少人,各路門派便糾集云墨派的舊日仇讎,拾起來幾十上百起云墨派做下的冤仇案子,趁機圍攻,大有一舉覆滅云墨派的態勢。”

“哦?就在這時,另一位祖師歸來了?”

“周兄所料極是!就在數百位高手帶領萬名江湖人士齊聚云霧山之際,當初離開的那位祖師竟然從山間飄然而出,幫云墨派抵御外敵。只是當時他已容貌大改,無論哪方的人都不認得他,甚至當他出手時,用也不再是刀,而是一把劍,一把純黑的劍。他劍鋒起落之間,沒有一把兵器是不被斬斷的,也沒有一名高手不在他面前敗下陣來。他有多強?強到一連殺三十二名高手,劍刃上都未沾一滴血。他說了一句‘犯云墨派者皆殺’,在場再無一名外人敢留在云墨派,盡數滾下山去。”

“嘶……劍不留血,這便是‘落劍無痕’吧!我看此人的劍術,可與孫賢弟相比。”

“周兄說笑了,我與那位前輩相比,無疑是腐草之熒光去比天心之皓月。等到外敵盡退后,他才向著云墨派的人說了自己身份,并解釋道,當年誤殺女子之后,他發誓此生不再用刀,卻又耐不住寂寞,游遍天下,行俠仗義,多年間開闊心境,竟無師自通地悟出一套劍法來,武功比用刀時更勝幾籌。他回歸云墨派后,除了盡心教授幾名年輕弟子,培育出新一代的用刀絕世高手外,又立下了用劍的夜墨江一脈。這夜墨江一脈,相比云霧山一脈人員稀少,可無一不是精英,他們低調蟄伏,雖甚少行走江湖,卻是云墨派稱霸云州的最大底牌。所謂‘云霧山上白刀帝,夜墨江畔黑劍皇’,云墨派每一代掌門都是兩名絕世高手,放在江湖十大派中,也是獨此一份。”

兩人正低聲言語,卻聽另一邊傳來爽朗笑聲。

“實在多謝柳先生!今日贈水之恩,我云墨派來日必定涌泉相報!”

側目望去,只見鄭吉通正對著柳泉拱手作揖,王麗鳳等白衣弟子也連聲拜謝,就連那些仿佛面癱一般的黑衣弟子這時也面露喜相。

柳泉旋即吩咐船工們去下艙取水,隨后來到周孫二人身邊,低聲道:“還望兩位天衛看守船工運水,去他們的船上走一遭,防止船工們泄露我們的航向。當然,要是能打探出他們駛向何方就更好。方才鄭吉通問我去哪里,我只敷衍過去,卻也不好追問他們了。”

“柳先生盡可放心,我等定不辱使命。”

周吉力允諾道。

盞茶工夫,周吉力,孫蘭溪便隨著八名船工,運了四大桶水到云墨派的船上。往下艙走時,孫蘭溪向鄭吉通搭話道:“上次與鄭少俠一見,還是在神仙大會上。嘖嘖,真是好一場盛會,不光來了那么多英雄好漢,連魔教的教主與護法也在那時現身了。”

鄭吉通也回憶道:“一說到這,我想起二位大俠了!當時最先與魔教教主相斗的四個人,除了神仙山莊兩位莊主外,便是你們二位吧。記得二位兵刃被魔教教主打斷后,便是我們云墨派的宋霄前輩與鎮海宮的伍亦思前輩替了上去。”

周吉力哼了聲:“也不光我們兵刃被斷,當時在場一流高手里,所有人都斷刀折劍,誰能敵得過魔教教主?稍后你們劉掌門與他交手,也只是平分秋色。”

“非也。”鄭吉通辯駁道,“我們掌門那時只是與他對了兩刀,第一刀便將他逼退三步,若非后面突生事端,當場便能將他拿下。”

孫蘭溪瞇起眼睛:“說起事端,也是你們云墨派的一名弟子遭到魔教護法的劫持。那弟子在神仙大會上也是出盡風頭,惹了不少眼色,喚作劉單是吧!”

周吉力隨即道:“沒錯,正是叫劉單,最后也是你們云墨派的齊越少俠將二人一齊打了一掌,當場便把那魔教護法打得吐血。那被拿來作肉盾擋在前面的劉單傷勢應該更重,不知現在身體可好?”

“這……”

鄭吉通張了張嘴,浮現出猶疑之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捉刀記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