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洪荒之獸皇神逆  >>  目錄 >> 第二二一章 最后一戰之鴻鈞賠罪

第二二一章 最后一戰之鴻鈞賠罪

作者:悟岳舊庭山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悟岳舊庭山 | 洪荒之獸皇神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洪荒之獸皇神逆 第二二一章 最后一戰之鴻鈞賠罪

鴻鈞!

賠罪酒!

四圣驚了!御苣驚了!

鴻鈞是誰?洪荒化形第一人!跟腳,修為,天賦,無一不是頂尖!

只是后來,神逆冠絕洪荒,帝古橫空出世,二尊并起,壓的鴻鈞落于第二梯隊,雖然尊號道祖,可畢竟只是“三祖”之一。

但不管如何,鴻鈞依然是足以代表洪荒的至強,混元金仙中期巔峰的修為,當然,這只是眾強大致推算出來的,可以當做一個下限,其上限,可能更高。

就是這樣的鴻鈞,突然開口,要向神逆賠罪?!

鴻鈞和悟岳從虛空中緩緩降落,鴻鈞好像一下子蒼老了不知幾何,原本精致梳理的長眉長須長白發已是有些凌亂,赤瞳中滿是悔恨。

四圣,御苣皆不知白澤隱秘,所以在他們看來,鴻鈞,這個最先提出共抗神逆的至強,居然會有悔恨的情緒?

這能騙的過誰啊!在欺辱誰的頭腦啊!

在他們看來,一定是鴻鈞貪生怕死,不敢決戰,來找神逆求饒了。

四圣思定,不禁面色淡淡,眼中更是毫不掩飾的鄙視。

祖龍冷哼一聲,不屑之情溢于言表,不滿之意顯露無遺,心中惱怒,祖龍還想著等眾強來了,就開戰,現在鴻鈞來了,看看他那虛偽討好的神情,頭都快碰到地上了!還戰個屁!

你怎么不給神逆跪下呢!

祖龍扭頭不看鴻鈞。

御苣最為直接,或許是下定決心走出自己的路,理直氣壯道:“這酒輪不到你喝!”

說完,直勾勾地盯著神逆,咱們喝了酒,就來打一場吧!神逆道友。

鴻鈞感受到鄙視,審視等數道目光,難受極了,這比刀割的自己肉感覺還難受,就如同是啪啪打臉一般的難堪。

還好不是在洪荒眾生面前,鴻鈞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鴻鈞面帶羞愧,目中含著悔恨,慢步開走,這幾步走的鴻鈞感覺道心都散了!

這絕對是鴻鈞最恥辱的一刻,走一步,腰彎一分。

鴻鈞本不會這么做,可一是有求于神逆,二是神逆的氣場著實太強,想想看,平時鴻鈞都需要用力才能抵抗,甚至某些時刻,眾強加起來,才能抵抗,更不用說現在的鴻鈞自降身份,不敢有一絲抵抗。

經過御苣身前時,感受到御苣對神逆的斗志,鴻鈞心中又是一苦,偏偏趕上了這樁事,對于神逆這一家子的事,鴻鈞只敢在心里吐槽吐槽,這一家子不管人家怎么打,都不會像神逆對眾強那般的生死戰。

現在自己是來賠罪的,此時過來,不是給神逆添堵嗎,鴻鈞嘴巴輕動,只能咽下苦澀。

若有別的時間,鴻鈞絕不會現在來不周山,可是沒辦法,鴻鈞思考了很久,還是來了。

善惡那邊倒不急,畢竟善惡還不知道鴻鈞盯上了他,鴻鈞對善惡是占據主動的,可面對神逆,著實太過被動,若不來賠罪,神逆一統洪荒的時候順帶把鴻鈞滅了,他還怎么玩。

神逆不理御苣閃亮的目光,而是看著弓腰屈膝,頭都快垂到地上的鴻鈞。

早就從悟岳那里知道發生了什么的神逆對鴻鈞的秘密可是一清二楚。

鴻鈞突變,一定要斬殺善惡,一定是從造化玉牒中得到了機緣,什么機緣?斬尸成圣!

斬三尸,善尸,惡尸,自我執念尸,三尸合一,成就混元大羅金仙!

而善惡,正巧應了鴻鈞的善惡雙尸!

善惡剛出世,就對上了鴻鈞,棋賽上,善惡的幾句話挑動了鴻鈞的道心。

“自己,究竟是善?是惡?”

鴻鈞迷茫了,善惡魔神與鴻鈞自此有了微妙的關聯。

其實,這個問題,鴻鈞究竟是善是惡,神逆不知道,鴻鈞自己不知道,大道呢?或許連大道都不知道吧……

而正是因為鴻鈞斬尸,或許日后的善惡,才分的那么清楚,當然,這是后話了

斬殺了善惡,鴻鈞可以用善惡魔神的尸體斬去善尸惡尸,再用造化玉牒斬出自我執念尸。

三尸大道證道混元!

這是造化玉牒給鴻鈞的機緣!相比起用什么靈寶斬尸,還有什么靈寶比的上混沌魔神呢。

先天至寶除了盤古幡,鴻鈞一個沒有,想奪又奪不上,善惡魔神是鴻鈞斬尸的最佳選擇!

至于為何是這種機緣,鴻鈞又是如何一步一步成為天道代言人,那又是后話了……

關鍵是神逆一直以來都是逆勢而為,對于天道,神逆早就定下了計策,對于天道代言人,相比鴻鈞,神逆更欣賞羅睺!

神逆在想,要不要殺了鴻鈞,有悟岳,這很方便,換成羅睺……

“獸皇,貧道前來賠罪,貧道錯了,以前的一切都是貧道的不是,貧道敬獸皇一杯……”

突如其來的,鴻鈞開始了他的賠罪,他“精心偽裝的演講”。唯唯諾諾的語氣,討好獻媚的表情,卑躬屈膝的動作……

神逆面色一沉,翻眼間一抹厭惡。這樣的賠罪本皇需要嗎!

“貧道——”

又是突如其來的戛然而止,鴻鈞雙眼一紅,說不下去了。

究竟是裝作出一副愧疚的表情,哭訴自己之前有多么愚蠢,多么可惡,跪求神逆原諒,還是言明情況,表情合作意愿,等神逆裁決。

前一種表現,是鴻鈞在玉京山中思定下的決定。不求借助神逆的力量來幫自己斬殺善惡,只要神逆不對自己出手,哪怕僅僅是在斬殺善惡之間不出手,斬殺了善惡之后,神逆把自己殺了都行!鴻鈞就喜大普奔了。

這是鴻鈞最先的念頭,很卑微。

而后一種表現……很有可能觸怒神逆,人頭落地!

可當鴻鈞開始虛偽的賠罪,將自己貶的一文不值時,鴻鈞突然悟了,這么做,即使斬殺了善惡,又能如何!

自己這般作態,大道見了——不,大道羞得一見!

鴻鈞瞬間抬頭,臉上與雙瞳中偽裝的表情經過一陣劇烈掙扎后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一種如釋重負與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的坦蕩。

哦?鴻鈞有如此覺悟。

神逆將鴻鈞的變化看在眼里。那一抹掙扎間顯露出來的罪惡與邪異,令神逆肯定,鴻鈞是有惡的。

但最終,鴻鈞竟是這般神態。

“獸皇!貧道愿意和你合作!”

與之前的口吻完全不同,自信,強烈的自信,鴻鈞以愿意合作的姿態,展現了無與倫比的自信!

神逆很欣賞鴻鈞的轉變與這份自信,但冷笑道:“合作?大言不慚的東西!你拿什么和本皇合作!”

“貧道的資本——”鴻鈞一頓,笑道:“便是自身!”

“你?”神逆嗤笑一聲,“你不過一介混元金仙,你的道祖名頭,在本皇面前不值一提,放在獸族中,更是毫無波瀾!”

神逆的意思很明確,這也是事實,如今正是關鍵時刻,你鴻鈞來談合作,先不說什么面皮不面皮的,反正你鴻鈞也不在乎,就說實力!

你鴻鈞這點實力算啥!

顯然,鴻鈞也深深的清楚這一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洪荒之獸皇神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