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洞螟  >>  目錄 >> 第六百八十九節 高塔與結識

第六百八十九節 高塔與結識

作者:伏雨辰星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伏雨辰星 | 洞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洞螟 第六百八十九節 高塔與結識

五行類流派一向將肉身視為負累。

這也是正統五行修士,從來不會將時間,浪費在肉身之上的原因所在。

雖然冰道也屬五行之內,但師弋卻是五行修士當中的異類。

畢竟,師弋不僅身具血脈之力,同時還是一名深度鍛體的劫修。

如果最終的修煉方向是舍棄肉身的話,那么師弋真的就虧大的。

介時,不僅辛辛苦苦打熬的體魄將化為烏有。

而且一路走來收集到的血脈,也將再也無法使用。

畢竟,血脈分身與肉身息息相關。

如果沒有了肉身,那自然也就不剩下什么了。

這種結果,肯定是師弋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師弋才會如此積極的鍛體。

以求在肉身方面尋得突破,然后徹底改變這一點。

不過,劫修體系作為一個冷門鍛體流派,雖然有兼修的優點。

但是,缺點也十分的明顯。

如今,師弋在通往化身的道路上,已經感覺到了后繼無力。

最后,可能還需要用滅日佛盒,來助自己一臂之力。

這種情況下,想要指望劫修體系。

在肉身達到巔峰的化身境界時,繼續取得新的突破,明顯是很不現實的。

而融合過后的息壤,卻讓師弋看到了新的希望。

如果這種液體一般的息壤,當真是女媧造人的材料。

那么,師弋就有可能借助這些息壤,將肉身完善到上古人類的高度。

修真體系與血脈之力雖然勢成水火,但是在漫長的歷史當中,也不是沒有兩者兼具的人物存在。

沒錯,那個人就是締造了修真界的禹帝。

禹帝的父親就是鯀,而根據資料記載,顓頊五代而生鯀。

禹帝一脈明顯就是,上古皇室血統。

有著這樣的血統,禹帝的血脈之力有多強自是不必多提。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血脈者,卻開創了修真界。

這說明血脈之力與天地元氣,并不是從一開始就相互排斥的。

而再沒有比初代遠古之人,血脈更強的存在了。

如今師弋手中的息壤,或許就是通往這一層的鑰匙。

當然,現如今這一切,都還只是師弋的一個推測。

至于能不能真的通過手中的息壤,進一步完善肉身,還需要經過進一步的驗證。

不過,無論成與不成。

這都不妨礙師弋,將手中的息壤攥的更緊一些。

在確保師弋這個強援,會站在他們這邊之后,韓元在不由得放下心來。

在來之前道旗派高層就對他有過吩咐,如果有必要的話,可以將息壤直接放棄掉。

畢竟,國戰不同于一般的小打小鬧。

稍有不慎,一家勢力就可能在國戰當中毀于一旦。

如果道旗派不存于世,那么再多的息壤又有什么用處呢。

這其中該如何取舍,道旗派一方還是看的比較清楚的。

雙方達成合作意向之后,第二天師弋就作為道旗派外援,暫時加入了戰團。

柳國和雁國大軍兵勢疾如火,再加上范國這邊,正趕上穩定在火山口的半年期。

戰事如此緊急,也難怪道旗派會對師弋做出巨大讓步了。

不過,這些都不是師弋要考慮得。

既然答應了幫忙抵御柳國和雁國的進攻,那么師弋自然會做好與之分內的事情。

當韓元在領著師弋,來范國與恭國的邊境地帶之后。

師弋遙望遠處,一座座巨大的要塞屹立在恭國的土地上。

這些建筑幾十年前,并不存在于此。

看來韓元在說恭國全境已然陷落,應該會是不會有差了。

韓元在看到師弋朝那些要塞望去,其人對師弋解釋道:

“自恭國陷落之后,雁國和柳國就開始,在靠近范國的邊境上修筑要塞。

察覺到他們兩國的野心之后,我們這邊也積極布防。

月前柳雁兩國已經組織了一次進攻,好在我范國外圍的防御法陣足夠牢固,這才擋住了他們的進攻。

我猜之前的那一次只是試探,蟄伏了一月之久,柳雁兩國接下來應該會有大動作。”

師弋聞言默默得點了點頭,基本認同韓元在的判斷。

不一會兒,二人就飛到了一座依地勢而建的高塔當中。

從這里居高臨下,可以清楚的看到恭國邊境的所有動向。

“這高塔便是我范國高階存在的匯聚之所了,高階存在駐扎于此,便能以最快的速度支援前線。

接下來,也請師道友與我一起,在這高塔之內待命吧。”韓元在對師弋說道。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對于這種安排師弋也沒有多說什么。

或許是怕師弋誤會,說完之后韓元在又補充道:

“雖然說是待命,但是高階存在與中低階修士不同。

在戰事到來之時,高階修士有自主判斷,切入戰場的時機和位置的權利。

并且,也同樣允許高階修士結成團隊,合力對敵人展開打擊。

戰場之上刀劍無眼,戰局也是瞬息萬變。

師道友且隨我來,我來為你介紹一些相熟之人,這樣在戰場上大家也能有個照應。”

師弋聞言點了點頭,便隨著韓元在朝高塔之內走去。

其實不用韓元在點明,師弋也能猜到,雁國方面對于高階修士的約束力很低。

畢竟,范國勢力林立,高階存在并不是被哪一家給包圓了的。

本就從屬不同,相互節制起來,也會變得困難許多。

中低階修士,或許還能用硬實力強行整合。

可如果用在高階修士身上,就再也沒法行得通了。

畢竟,高階存在很多都是勢力當中的高層或者掌舵人。

再加上能修煉到高階的本就萬中無一,心氣也不是中低階修士可比的。

這種情況下,強制約束高階修士只能起到反作用。

大戰之時,高階存在只需要憑借個人偉力壓制對手,逆轉局勢即可。

至于該怎么達到這個目的,全憑個人行事風格決定即可。

如果再像是當年柳國那樣當炮灰,就算師弋再怎么想要息壤,也鐵定不會參與到這樣的大戰當中的。

不一會兒,韓元在就帶著師弋見到了他口中的幾個相熟之人。

看到眼前的幾人之后,師弋心中暗道了一聲果然。

原來,韓元在為師弋引薦的,都是道旗派當中的高階。

這些只需要通過他們身上的服飾,就能夠輕易判斷。

再者,師弋在進階高階之前,在范國住了幾十年。

期間與道旗派往來的次數也有不少,對面這些道旗派高階,有不少師弋都曾經見過。

就像師弋所想的那樣,范國各家勢力雖然在柳雁兩國的強壓之下,暫時抱團起來共抗強敵。

但是,這種合作明顯是存在隔閡的。

就如同現在這樣,道旗派也只是與本派當中的高階展開合作而已。

道旗派尚且如此,其他門派應該也沒有多少差別。

只此一點,范國方面就比柳雁兩國差了一籌。

柳國國內只有廣陵派一家獨大,基本不存在這種隔閡。

至于雁國,他們的勢力構成雖然也同樣復雜。

但是,雁國為了應對柳國入侵丸山,早就組建了同盟集團。

星壇宗的袁崇海,就這支聯合勢力的領頭者。

經過丸山戰場這么多年的磨合,雁國勢力同樣不存在太多的隔閡。

換言之,單就互相協作這一方面,范國方面就已經落入了下風。

師弋隱隱覺得,這或許會成為雁柳兩國,進攻范國的突破口。

不過,對于這種隱憂,師弋并沒有說出來的打算。

因為即便說了出來,也根本無法解決現有問題。

畢竟,勢力之間的成見,并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夠消除的。

提出這種無法解決的問題,除了打擊士氣之外,根本沒有任何其他幫助。

接著,在韓元在的引薦之下,師弋和道旗派高階算是混了個臉熟。

等上了戰場,說不定能夠起到一些作用,而這也是道旗派一方的目的。

師弋單槍匹馬滅掉至妙宮,那一戰已經讓師弋在范恭兩國揚名。

如果師弋在戰場上能夠照拂一二,道旗派高階的存活,也能有一些保障。

畢竟,高階修士培養難度太大。

損失任何一個,都能讓一家勢力的綜合實力大降。

即便道旗派作為范國頂尖勢力,高階修士如果損失太多的話,他們也會吃不消的。

總之,彼此認識一下對雙方都有好處。

就這樣,這場會面的氣氛一直都還算融洽。

就在師弋將道旗派諸人認識了一遍之后,師弋這才發現。

在這群人的后面,竟然還站了那么一小撮。

這剩下的一幫人他們所穿著的服飾,很明顯與道旗派不同。

并且,這些人在看到師弋之時,多少都有些尷尬。

經過韓元在的介紹,師弋這才明白。

自己面前的這些人,竟然都是恭國高階修士。

他們之中除了一小部分散修之外,絕大多數都是恭國勢力之人。

雁柳兩國在恭國之內采取了懷柔之策,并沒有對所有恭國勢力趕盡殺絕。

那其中有投敵的,自然也有堅決反抗的。

而那些決心抵抗的,在雁柳兩國占領恭國之后,就直接逃入了范國境內。

面對吞下恭國仍不滿足,打算入侵范國的兩國勢力。

道旗派自然沒有,將這些抵抗力量拒之門外的道理。

至于,這些人看到師弋略顯尷尬得表情也很好理解。

關于息壤一事,一方面師弋是被恭國勢力陷害的。

另一方面,也是師弋滅了至妙宮,才使得恭國落入今天這步田地的。

面對師弋這個人,眼前的這些恭國高階修士,心情實在是有些復雜。

在這大敵當前的時候,韓元在自然不想讓雙方鬧僵。

于是,其人連忙打起了圓場:

“前事已了,再繼續去計較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反倒是今天,我們大家有著共同的敵人,這才是最重要的。

這個時候摒棄前嫌,眾人一起共渡難關豈不是更好。”

韓元在的一番話,外加上當前的局面,讓恭國高階修士開解了不少。

至于師弋,只要不是兵戎相見的仇敵。

一般情況下,師弋也都比較好說話。

沒一會兒,雙方就化干戈為玉帛了。

互相認識了一番之后,師弋便回到了高塔當中,早已準備好的房間。

根據當前局勢,師弋幾乎可以肯定。

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自己都要留在此地了。

雖然范國的戰事,打亂了師弋接著來的計劃。

但是,師弋并不會為此感到懊惱。

不用支付息壤,就能夠拿到進入天淵秘境的名額,這還只是其一。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能夠借助虛界傳送之后,師弋的時間已經非常富裕了。

再者,哪怕是最糟糕的情況,恭國的戰事一直持續到兩年之后。

師弋覺得,自己也能抽出時間,放在尋找螟蟲之上。

畢竟,天淵秘境百年才會開啟一次。

其中,不僅存在著各種寶物,而且更有快速拔升境界之秘。

對于這種誘惑,又有哪個修士可以抵擋。

師弋可以肯定,在臨近天淵秘境開啟的檔口。

即便兩國戰事沒有打完,雙方也會達成休戰之類的共識。

只要利用好這一部分時間,以虛界傳送之能,找到金屬性螟蟲并非什么難事。

一念及此,師弋便沒有再去多想此事。

只見師弋伸手一會揮,就從儲物口袋當中拿出了一塊好大的物什。

粗看之下,那東西就好像是一塊青色的巨大泥塊。

沒錯,這青色泥塊正是師弋,在陣天門秘庫當中所找到的龍泥。

原本,師弋有心想要用溶血能力,將這龍泥給融合一下看看效果的。

不過,師弋并不知道修復煉獄峰,具體需要多少龍泥。

如果因為融合縮水,導致修復煉獄峰的龍泥不夠,那師弋非得郁悶死。

畢竟,龍類早已不存,這龍泥也是一件稀罕物。

這次如果不是走運,從陣天門秘庫當中,找到了這一大塊龍泥。

師弋當真不知道,該去什么地方尋找了。

如今,師弋打算一勞永逸的,用龍泥將煉獄峰給修復一下。

畢竟,大戰將起。

修復之后的煉獄峰,必然可以恢復一部分威能,說不定能夠在此戰當中派上些用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洞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810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