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洞螟  >>  目錄 >> 第五百三十四節 淬劍與野望

第五百三十四節 淬劍與野望

作者:伏雨辰星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伏雨辰星 | 洞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洞螟 第五百三十四節 淬劍與野望

一般較為普通的斬槽,就是一條平行于劍刃的直線。

這樣的斬槽雖然不錯,但是只能說是中規中矩,并沒有什么亮點。

而師弋既然費了這么大的功夫,日夜不停地在夢境之中,學習開鑿斬槽。

那自然是不能就這樣,學個最普通的類型就草草了事。

尤其是作為主材的九牧之金難能可貴,既然搞到了拳頭那么大的一塊,師弋肯定是想要物盡其用的。

而使九牧之金與徹骨劍結合,無疑是一種相當不錯的方式。

在進階胎光境之后,面對擁有報身能力的敵人,本命法寶的攻殺能力在逐漸減弱,更多的是作為一種牽制敵人的手段在使用。

在這方面上,師弋的徹骨劍也沒有例外。

相比于胎息境層次,自從進階胎光境之后,師弋使用徹骨劍的次數越來越少,這是徹骨劍威力跟不上所導致的。

而這一次的地宮之行,師弋獲得了九黎氏血脈。

其中的兵主能力,更是與本命法寶十分契合。

再加上這難得的煉器材料九牧之金,如果操作得當的話。

徹骨劍說不定可以通過此次蛻變,重新回歸一線戰力的行列。

正是有著這種期望,所以師弋希望將升煉過程中最為重要的斬槽,打造的盡可能的完美。

當然,經過在夢境之中的無數次練習,師弋也有這個能力來完成此事。

只見在師弋的操縱之下,徹骨劍的劍身精準的釋放著寒氣,與水桶當中的天地元氣進行著交匯。

每一次交匯所產生的巨大能量,都會在不傷及徹骨劍本源的情況下,在那劍身之上留下一點細微的凹陷。

而師弋注入寒氣的動作不停,那一點點的凹陷,很快就在劍身之上連成了一條線。

而這條線在師弋的控制之下,被慢慢刻畫成了,一個相當復雜的花紋。

并從徹骨劍接近劍柄的位置,一直延伸到劍的尖端。

在這個過程中,整條斬槽的刻畫一點停頓的跡象都沒有。

在師弋的操控之下,整個過程看起來是那么的行云流水。

很快師弋就完成了,一面劍身的斬槽刻畫。

不過,此時還遠沒有到松懈的時候。

因為第二面斬槽的繪制比第一面更難,而其難點就在于,需要與第一面斬槽完全對稱。

為什么大多數的煉器師,會選擇以直線作為斬槽的式樣呢。

難道他們不知道花式的斬槽刻畫,能夠裝填更多的煉器主材,同時也會讓本命法寶變的更強么。

煉器師當然知道這一點,甚至他們比師弋還要清楚的多。

只是,相比于更好的效果,大多數煉器師還是選擇了求穩。

這第二條斬槽需要與第一面的斬槽完全對應,不能有絲毫的偏差。

只要出現一點偏差,那么即便裝填了更多的主材,升煉的具體效果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如果偏差過大,甚至有可能導致升煉完全失敗。

而平行于劍刃的直線斬槽,無疑是最容易進行對稱操作的。

畢竟,相比于更好的效果。

無疑還是優先確保升煉成功,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夢境之中無數次的練習,使得師弋敢于放棄這種保守的刻畫方式。

在刻畫完了第一面之后,師弋馬不停蹄得繼續開始,進行第二面斬槽的刻畫。

果然,師弋的練習沒有白費。

在師弋的精確控制之下,第二面那紋路復雜的斬槽,與第一面完全是分毫不差。

很快,師弋就將這第二條斬槽也給完成了。

看到這一幕,師弋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斬槽的刻畫可以說是,整個升煉過程中最難的一部分。

只要將這一步給完成了,下面的步驟反而相對簡單。

在第一步斬槽刻畫完成之后,接下來的第二步那自然,就是為斬槽填充主材了。

這一步有兩種方法可以選擇,一種是相對粗獷的。

具體做法就是直接以自身功法為推力,將需要填充的主材硬壓入斬槽之內。

這種做法比較省心,不過完成之后效果一般。

因為這種硬壓的手法,有可能導致斬槽之內的主材分布不均勻,使得傳導性變差。

師弋既然費了這么大功夫去做升煉這件事了,那自然是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所以,這第一種省時省力,但是效果卻一般的方法,師弋自然是不會選的。

那么,最終的選擇也就只剩下第二種了。

一念及此,師弋開始按照第二種方法的步驟進行準備。

首先,師弋將做為主材的那一塊九牧之金,整個投入到了水桶之中。

借著之前刻畫斬槽之時,還有沒完全平復的能量反應。

在寒氣與天地元氣的作用下,九牧之金開始一層層的剝落。

原始狀態的九牧之金,完全沒有被煉制定型之后的堅韌。

輕易就被激烈的能量碰撞所打碎,并且不斷的溶解到了,液態的天地元氣之中。

師弋眼見液態得天地元氣,逐漸變成為了淡金色的狀態。

畢竟,在夢境之中已經進行過很多次了。

所以,師弋很輕易就能通過色澤,判斷這些天地元氣當中的九牧之金是否達到飽和。

眼見時機成熟,師弋再次將手抓握在了徹骨劍的劍柄之上。

不過,這一次師弋不在是釋放寒氣了。

這一次師弋要所的是,抽離徹骨劍當中被注入的寒氣。

在師弋的刻意為之的情況下,徹骨劍當中的寒氣很快就被師弋給抽取一空了。

而先前已經說過了,本命法寶作為虛胎框架,是擁有一定的存儲和吸收天地元氣的能力的。

師弋的徹骨劍作為本命法寶,自然也不會例外。

如果沒有自行吸收天地元氣的能力,修士操縱本命法寶隔空釋放相應能力。

可能用不了兩次就直接啞火,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師弋抽取了徹骨劍之內的寒氣之后。

徹骨劍則開始吸收周圍的天地元氣,來彌補這一點。

這不可避免的,水桶之內的液化天地元氣,開始不斷的回流進去徹骨劍之內。

而連帶著那些融入到天地元氣之中的九牧之金,也開始一同出現了回流現象。

而在師弋的精準控制之下,徹骨劍吸收天地元氣的位置,都被集中在了斬槽之上。

這使得天地元氣被吸入徹骨劍之內,而細微的九牧之金則被過濾了下來,并直接留在了徹骨劍的斬槽之內。

就在這種反復的作用之下,九牧之金開始以極其細微和均勻的方式,不斷的在徹骨劍的斬槽之內堆疊。

直至水桶之內所有的天地元氣,全部被徹骨劍吸收。

而此時,那些細微的九牧之金,也已經完全填充,進入了徹骨劍的斬槽之內。

這使得在徹骨劍潔白如玉的劍身之上,多出了兩處繁復精致的淡金色細膩花紋。

師弋見此,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填充主材的部分,也完成的很完美。

不過,當師弋的視線移動到了,那水桶當中的時候,師弋不禁感覺有些肉疼。

原來,之前有一個拳頭那么大的九牧之金,現在僅僅只剩下一半大小了。

哎,這種填充方法雖然很不錯,但就是材料消耗的量實在是有些大。

不過,此時的師弋已經來不及,去心疼被消耗掉的九牧之金了。

因為升煉還有最后的一步沒有完成,師弋必須要趕在斬槽之內的九牧之金完全凝固之前,將這最后一步做完。

一念及此,師弋直接將徹骨劍從空桶之內拿了出來。

同時,師弋的另一只手拿起了一塊,形似磨刀石一樣的石頭。

沒錯,這就是師弋之前在外面購得的煉器材料淬劍石了。

接下來,師弋將會利用淬劍石,淬煉整個徹骨劍的劍身。

同時,在整個淬劍的過程之中。

斬槽之內尚未完全凝固的九牧之金,會隨著整個淬劍過程,被均勻的帶到徹骨劍劍身的各個地方。

在完成這一步之后,整個升煉過程才算完成。

這個淬劍的過程完全可以稱得上,是為升煉注入靈魂的過程。

一念及此,師弋不禁屏住了呼吸。

并將手上的淬劍石,按在了徹骨劍的劍身之上,

隨著師弋拿著淬劍石的手,在徹骨劍之上自下而上的移動。

伴隨著金屬摩擦地面的聲音響起,徹骨劍之上被淬劍石帶起了陣陣火花。

當淬劍石被師弋移動到徹骨劍的尖端之后,形似磨刀石的淬劍石,就如同完成了使命一般,在師弋的手中寸寸碎裂。

接著,師弋又取出一塊淬劍石,將徹骨劍的另一面,以相同的手法淬煉了一遍。

而經過了淬劍石的打磨之后,徹骨劍就如同被鍍上了一層無色的光膜。

整把劍的氣勢也是陡然一遍,那是一種鋒銳不可擋,且一看就讓人遍體生寒的感覺。

至此,徹骨劍的整個升煉過程,就全部都進行完畢了。

師弋見此,手持徹骨劍愛不釋手的反復摩挲了起來。

師弋有心檢驗一下,升煉之后的效果。

于是便心念一動,控制著徹骨劍從手上飛了起來。

只聽見嗖的一聲,徹骨劍瞬間就從師弋的手上飛了出去,并快速的在房間之內環繞飛行。

師弋作為徹骨劍的使用者,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在進行過升煉之后。

徹骨劍的飛行速度,那快的完全不是一星半點。

如果比較起來的話,已經不比師弋的翅膀飛行速度慢了,甚至在不載人的時候還有所超越。

要知道師弋的雙翼,可是受到肉身強度加成的。

隨著師弋的肉身不斷變強,雙翼的飛行速度也在不停的增長。

早已經不是最初,獲得雙翼時那個速度了。

而徹骨劍在升煉了一次之后,直接實現了反超,這已經讓師弋很驚喜了。

師弋隨手一招,讓徹骨劍重新飛回到手上。

房間之內不適合嘗試攻擊性能力,不過師弋與徹骨劍一脈相承。

即便不去嘗試,僅僅只是感受一下徹骨劍遠比從前,快了數倍的天地元氣汲取速度。

師弋也能猜到徹骨劍在攻擊性方面,也會有著非常不俗的提升。

不過,這些還都只是次要的。

以九牧之金作為升煉主材,雖然不能如同九州鼎那樣,有鼎定天下的逆天能力。

但是鎮守師弋自己一人的氣運,還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而這就是師弋最希望得到的,對抗運道能力的手段了。

并且這項能力可不僅僅,只有防御方隱川的運道能力這么簡單。

師弋之所以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它,其實還懷了其他心思。

前兩次,師弋在方隱川的手上保下了性命,并間接從方隱川的身上薅到了一些運氣。

之所以能夠薅到運氣,這一方面是師弋活了下來緣故,

另一方面乃是因為師弋與方隱川之間,修為的差距足夠大。

如果換一個高階修士,就算他天天抓著方隱川暴打,也無法薅到任何東西。

畢竟那樣已經無關運氣了,只是實力強而已。

運氣總會流向運道更好的一方,以師弋的修為在方隱川的手上,成功活下來了兩次。

在那活下來的一瞬間,師弋的運道是要更好的,于是才有了薅方隱川這個運道修士的資格。

前面兩次師弋已經嘗到了甜頭,雖然運氣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沒有人會嫌棄自己運氣太好。

而師弋選擇在胎光境階段,向方隱川發難也有這方面的考量。

以往師弋之所以沒有這種想法,除了打不過以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師弋自己并非運道修士。

如果不是運道流派,根本無法聚集超過自身上限的運氣。

就算師弋以弱勝強把方隱川給宰了,可是薅過來的運氣也無法持續。

最終還是會如同虛無縹緲的煙云一般,要不多久自己就全部散去了。

而在使用九牧之金升煉了本命法寶之后,這個情況將會發生逆轉。

即便師弋不是運道修士,但在擁有固脈強運效果的本命法寶加持之下。

師弋在干掉方隱川之后,也能從最大程度上,保留下那些流向自身的運氣。

所以,干掉方隱川不單單只是為了報仇那么簡單,師弋還有著為自身補運的計劃。

如今師弋的修為已經來到的胎光境階段,再向上一步就是高階。

可是,這一步并不是那么容易邁出去的。

師弋在修煉之上足夠刻苦是沒錯,然而如師弋這樣的苦修之人并不再少數。

可是高階修士的數量依舊很少,這說明高階并不是只要刻苦,就一定能成功的。

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卡在胎光境這個中階通往高階的層次之上。

師弋的修煉天賦只能說是中規中矩,沒有天才那種快速頓悟境界之能,更不是流派親和體質。

在老天注定的天賦之下,師弋沒有辦法去更改。

那么,就只能通過其他方式,增加自己晉升胎神境的可能性了。

而師弋選擇的方法,正是積累運氣了。

必須要承認的是,凡事能夠進階高階的修士。

哪怕不是運道流派,那也都是擁有這大氣運之人。

師弋一路走來看似運氣很好,一路上獲得了不少的機緣。

比如心協鏡碎片、羅盤法器之類的,就連師弋能一次性獲得寒天報身能力,也可以歸結為運氣。

不過,其他高階修士雖沒有心協鏡碎片,但是卻不能因此說對方就比師弋的運氣差。

這僅僅只能說明,大家運氣的使用方向不同而已。

一般情況下,在這個勢力為主體的修真界。

運氣好的人,一般都是大勢力的修士。

只有運氣不好的苦逼,才會是沒人要的散修。

而擁有螟蟲的師弋,恰恰是這樣的一個例外。

一直以來,師弋因為都是以散修的身份。

不停地輾轉各個國家,所以遇到的機會也多一些。

而那些大派修士不要說出國了,可能自己的門派都很少離開。

只局限于一地,見得少遇到的事情也少。

如此一來運氣再怎么好,機遇也不會多到哪里去。

除了遭遇不同以外,師弋也同樣要比大派之人更能抓住機會。

并不是說師弋就比其他人聰明,而是因為大家的取舍不同而已。

師弋一介散修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為了抓住心協鏡碎片這種機遇。

師弋敢于去捻耀羅宗、八景宮,這種才國頂尖勢力的虎須。

為了進入須臾山,師弋敢毫無顧忌的去陰刑鉞這個奏國皇子。

為了盡快從丸山戰場脫身,師弋敢以伏氣期的修為,義無反顧的點殺雁國胎息境。

這種舉動絕不是,大派修士可以做得出來的。

即便同等的機會擺在面前,師弋敢毫不顧忌的去做。

而大派之人會猶豫,怕牽連到宗門,進而引發什么不好的后果。

而這就是同等運氣之間的差距,可以說師弋所獲得的機緣看似偶然,但是卻同樣有著必然性。

不過,那些運道好的大派之人,他們的運氣也沒有被浪費。

能夠在千萬修士之中進入高階,同樣可以說是一種運氣。

甚至是讓包括師弋在內的,大多數修士都羨慕的一種運氣。

所以,師弋要趁著擊殺方隱川的機會,好好補一補自身的運勢。

從另外一個角度,盡可能的提高成為高階修士的幾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洞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