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洞螟  >>  目錄 >> 第五百三十二節 黎民與復仇

第五百三十二節 黎民與復仇

作者:伏雨辰星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伏雨辰星 | 洞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洞螟 第五百三十二節 黎民與復仇

兵主這一能力看起來還不錯,為師弋補充了另外一條,殺傷胎光境修士的途徑。

在獲得兵主之前,師弋想要殺死開啟了報身能力的胎光境修士。

除了犬噬能力以及暫時不能用的神識攻擊以外,就只能等到對方的報身能力持續時間結束,才能找機會將敵人給干掉。

而兵主的出現又給了師弋一條,以破壞敵人本命法寶,以此來讓敵人在報身狀態下死亡的手段。

兵主能力雖然談不上如殺手锏一般的強大,但是作為一項九黎氏血脈的普通能力,卻也已經不算差了。

對比起共工氏的夜幕和三苗氏的吞噬,九黎氏的兵主能力同樣有其獨到之處。

不過,暫時也就這樣了。

沒有經過血脈純化,血脈能力的強弱根本看不出來。

畢竟,血脈能力的真正發力點,乃是從核心能力開始的。

比如三苗氏的犬噬和共工氏的惡赦,只有開啟核心能力之后,才能一窺血脈能力的全貌。

而師弋的手中,現在還有四顆九黎氏傳承血珠。

接下來師弋就要看看,這四顆傳承血珠能不能,將九黎氏血脈推到二次純化,并且覺醒核心能力的高度了。

師弋經歷過兩次血脈純化,一次是三苗氏血脈,另一次是共工氏血脈。

而這兩次純化無一例外,全部都是用大量的傳承血珠堆出來的。

為了覺醒核心能力,血脈分身吞服下的傳承血珠,最少也是幾十枚的數量。

在共工氏血脈覺醒時,師弋甚至準備了上百枚傳承血珠。

而就算是這樣還同樣不夠,如果不是期間拿到了共工氏族長的傳承血珠,以及那個擁有三苗氏始祖血肉的罪民傳承血珠。

師弋都不太可能,達到二次血脈純化的標準。

而這一次九黎氏的傳承血珠,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少,一共也就只有五顆而已。

不過,師弋卻仍然對于這次血脈純化報有了不小的期期待。

因為這次九黎氏傳承血珠數量雖然少,但是質量之高卻也是前所未有的。

這五粒傳承血珠,是由鬼傘吸收九黎氏血脈精華從而產生的。

可以說是集合了九黎氏族百萬族人的血脈精華,所凝聚而成的。

并且,這還是遠古之時的九黎血脈。

就純凈程度而言,也不是前兩次當代罪民血脈可比的。

即便那被人祭而形成的骨海當中,并沒有九黎氏血脈者的存在。

可是百萬級別的數量,積少成多之下也是相當龐大的了。

所以,師弋手中的傳承血珠看似很少。

但是就質量而言,卻并不比幾十上百顆來的少。

正是基于這一點,師弋對于血脈純化還是有那么一些信心的。

一念及此,師弋將手上的剩余四顆傳承血珠。

一個一個全部都遞給血脈分身,并控制其吞服下去。

果然,這四顆九黎氏傳承血珠被吞下之后。

血脈分身之上再一次傳來了,前所未有的疼痛。

而師弋心中不驚反喜,因為根據以往的經驗,這正是血脈二次純化的標志。

大概過了一刻鐘的時間,劇烈的疼痛逐漸消退,九黎氏血脈純化已經接近完成。

當血脈純化完成的一剎那,師弋便已經從血脈分身之上獲得了反饋。

這種反饋使得師弋,馬上就知曉了九黎氏血脈純化之后的全貌。

首先,在九黎氏血脈二次純化之后,異化的身體特征再次有了新的變化。

原本只是多了兩條手臂而已,而在這二次純化之后。

在位于肩甲骨之下肋骨偏上的位置,又異化出了一對手臂。

也就是說九黎氏血脈的肢體變化,可以讓師弋一次性多出四只手臂來。

憑借這多出來的四只手臂,配合劫修所賦予的肉身強度。

幾乎可以奠定師弋在接近敵人之后,無人可比的殺傷力。

之前在巫國地宮的大巫墓葬之中,如果在遭遇那山鬼之時,師弋擁有這共計六只的手臂的話。

憑借六只手臂狂風驟雨一般的打擊,擊殺對方的速度將會提高數倍之多。

除了這身體異化能力之外,血脈二次純化帶來的最大變化,應該就是覺醒血脈核心能力了。

當知道了九黎氏血脈核心能力之后,師弋不由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九黎氏血脈核心能力的強大,完全出乎師弋的預料。

同時,師弋也明白了遠古之時,蚩尤為何能夠如此的驍勇善戰,甚至就連黃帝都差點不是其人的對手。

雖然,師弋這九黎氏血脈,遠遠達不到像蚩尤這樣的初代血脈者的強度。

畢竟,血脈之力不同于修士修煉。

源初的血脈者,往往要比其后代強大許倍。

當初,師弋的犬噬能力在剛剛獲得時,只能將頭部探出身體。

可是,在吞噬了擁有三苗氏始祖血肉的罪民之后,犬噬能力竟然可以脫離身體了。

由此也能看出,在同樣的血脈之下,始祖血脈的能力者與普通血脈者的差距。

而蚩尤作為九黎氏始祖血脈者,其人的能力也將會異與普通九黎氏血脈者的。

但是,僅僅憑借這九黎氏核心能力,也足以讓師弋窺見一斑了。

這九黎氏血脈的核心能力名為“黎民”,在黎民這項能力發動之后。

在能力使用者目之所及的范圍之內,但凡是有活物存在,全部都會被視為黎民百姓。

而敵人一旦被這項能力打入黎民這個行列,其人將會受到能力者全方位的統治。

這是上位者對于下位者血脈之上的壓制,幾乎沒有人能夠豁免。

能力的具體表現就是,敵人在攻擊能力使用者時,各項能力都會大幅度的減弱。

而使用者對于黎民所標記的目標,殺傷性將會大幅度的提升。

然而黎民能力最強大的一點就是,這項能力是可以隨著時間,從而不斷疊加的。

最后,在黎民能力的作用下,可以讓敵人的攻擊手段,半點效果也無法發揮。

也就是說只要能在開啟黎民能力之后撐得足夠久,就算是一只猛虎也能將之削弱的連貓咪都不如。

而這正是黎民能力的強大之處了。

這項能力不單單可以用來碾壓對手,并且還是一項以弱勝強的利器。

只要將時間拖的足夠久,就算是高階修士也能被壓制到,連低階修士都不如的地步。

當然對于大多數修士而言,這不過是一種妄想罷了。

畢竟,面對高階修士少有人能夠撐太久。

可能僅僅只是一個照面的功夫,就已經被高階修士給殺死了。

甚至連面都沒見到,就直接死了也并非不可能。

所以,黎民這項能力能不能用在高階修士身上,卻也要看使用者自身。

如果使用者連高階修士的神識沖擊都扛不住,直接就被秒殺了,那自然是一切休提。

所以,想要讓黎民能力在高階修士身上發揮作用,前提條件就是扛得住撐得久。

而師弋恰恰符合這樣一個條件,首先識神墜解決了高階修士大范圍的秒殺能力。

然后,師弋還在與魏交虎的戰斗之中,積累了大量的應對高階修士的經驗。

這些經驗不斷的幫助師弋,在魏交虎的手上撐得更久。

經驗是想通的,哪怕是換了其他高階,師弋相信這些保命經驗也是同樣有用的。

再加上強大的體魄和海量的精血,以及報身能力的不死性。

師弋擁有在高階修士手上,存活下去的優勢。

而這些優勢在黎民能力的作用之下,隨著戰斗時間的拉長,將會轉變為勝勢。

黎民能力的出現,使得師弋終有看到了一點對抗高階修士的希望。

雖然這個希望有著非常大的風險,一旦栽倒可能連爬起來的機會都沒有。

但是從對高階修士毫無辦法,只能等死,變成為看見了反敗為勝的希望。

這已經可以說是,一次質的飛躍了。

黎民能力的出現,使得師弋前所未有的激動。

師弋忍不住開始思考,以黎民這項以弱勝強的能力,嘗試擊殺方隱川的可行性。

即便是要承受些風險,師弋也想要嘗試一番。

因為師弋實在是等了太久太久了,十多年的時間蟄伏,師弋始終期望報仇雪恨的那一天。

但凡是有一線的希望,師弋都不至于會等這么多年。

而如今,黎民這項九黎氏血脈的核心能力,給予了師弋這一線的希望。

所以,無論如何師弋也想要嘗試一番看看。

這種嘗試擊殺高階修士的行為雖然兇險,但是師弋也并非沒有勝算。

首先,黎民能力給予了師弋只要拖下去,就能在對抗中不斷變強的底氣。

然后,此次巫國地宮之行。

師弋不止是獲得了九黎氏傳承血珠,更是得到了九牧之金這種傳說中的金屬。

而只要將九牧之金融入本命法寶之中,師弋將會獲得固脈強運的能力。

這種能力是一切,氣運、詛咒類型手段的克星。

這可以從根本上,解除方隱川運道能力的威脅。

最后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如今的方隱川還只是胎神境修士而已。

師弋自己在不斷精進修為的同時,卻也不意味著敵人就是在原地踏步。

在繼續等下去,可能到師弋進階成為胎神境的時候,那方隱川都已經是圓覺境了。

甚至是不等師弋進階胎神境,對方可能就已經進階了。

對于運道修士而言,在修行資源充足的情況下,這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況,十多年前在師弋第一次遇到方隱川時,其人就已經是胎神境修士了。

以其人成名的時間來推算,方隱川成為胎神境修士的時間,還要遠早于和師弋遇上的時間。

一直算到今天,方隱川停留在胎神境層次的時間,雖然沒有百年那么長,但是幾十年還是有的。

胎神境進階圓覺境所需要的時間普遍在百年以上,可是也并不是沒有幾十年就進階的修士。

所以,為了避免這個仇家越變越強,師弋需要盡可能早一些的將其除掉。

正因為如此,哪怕黎民能力并不是那種壓倒性的能力,但是師弋也不想再等下去了。

不過,要想使得這場報仇能夠順利進行,還需要進行一番籌劃。

畢竟,黎民是一個持續生效類型的能力。

師弋自己要在,方隱川的手上撐住只是一方面。

如果黎民能力好不容生效了,可是方隱川發現不對直接逃走,那么最終也是白搭。

所以,要想成功的將方隱川給殺死,必須要營造出一種限制敵人逃跑的環境。

只有讓敵我雙方陷入一對的死斗之中,那才可能以不斷變強的黎民能力將方隱川成功反殺。

除非師弋能找到,一名高階陣道修士幫忙。

否則,想要以陣法去困住一名高階修士,很顯然是不現實的。

除此之外,師弋所能利用的環境,只有一些限制出入的秘地。

只有這種環境,才有可能限制住高階修士。

比如,五雷宗的武功山禁地,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進入其中的修士都會被壓制一階修為,就連高階也無法例外。

所以,想要擊殺方隱川,只有使得其人進入某處,適合的隱秘之地以后。

在秘地特殊環境的限制之下,才真正有可能擊殺成功。

一念及此,師弋不由暗下決定。

接下來一定要留心方隱川的動態,根據其人的行程來規劃擊殺地點。

至于這種擁有特殊環境的秘地,會不會久等不見蹤影。

又或者秘地有了,方隱川自己不去又該怎么辦。

對于這一點,師弋倒不會太過擔心。

高階丹藥煉制困難,并且因為煉制高階丹藥的主藥無法量產。

所以,高階修士經常要,前往一些隱秘之地尋找高階藥材。

正因為如此,師弋并不太擔心方隱川會一直憋在方家不出來。

只要方隱川不斷出入秘地,總會有那么一個地方,是適合作為擊殺地點的。

十多年的時間師弋都等了,也不差這點尋找機會的時間。

就在師弋考慮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林傲也順利的離開了嬋國來到了匯合地點。

兩人見面之后,師弋便將這些心事暫時放下,和林傲相互之間聊了起來。

之前收到的符傳內容,畢竟太過簡略了一些。

閑談一番之后,師弋這才了解到在地宮之內,二人分開之后的詳細情況。

原來,在師弋攔下了那一十二名胎光境修士之后。

林傲就帶著柴氏兩兄弟,離開了原先所處的位置。

不過,之后的一段時間里。

師弋因為地宮密道之事,并沒有選擇去和林傲他們匯合。

眼見師弋久等不至,這種情況下林傲雖然覺得,以師弋的實力一定不會有事。

但是柴氏兄弟二人,卻沒有這份對于師弋實力的信心。

他們唯恐師弋,被那一十二名胎光境修士殺死之后。

敵人會重新追上來,再次要殺他們滅口。

所以,本就有心離開巫國地宮的二人,再也不愿意繼續待下去了。

而眼見柴氏兄弟二人執意離開,林傲也只好跟著他們一起從地宮之內出來了。

離開巫國地宮之后,林傲給師弋發送了一封符傳,然后便回到了客棧當中等待。

至于那柴氏兄弟二人,在從地宮當中出來了之后仍然不放心。

二人已當即就做出了離開嬋國,返回他們自己國家的決定。

聽到這里,師弋不由得笑了笑。

原本師弋還以為,這柴氏兄弟在鳳詔宮反應過來之后,少不得要受到自己一伙人的牽連。

雖然不至于危及性命,但是受到一番調查和盤問,那肯定是免不了的。

但是師弋沒想到這柴氏兄弟二人,被那十二名胎光境修士給嚇慫了。

從地宮出來之后,就決定離開嬋國。

不過,這個決定也間接幫助他們,躲過了鳳詔宮那一關。

大致了解完林傲那邊的情況之后,師弋也順便將林傲走后,所發生的事情大致提了提。

不過,關于夢境的部分,被師弋直接給省略掉了。

畢竟,心協鏡碎片事關自身隱秘,師弋不會輕易示人的。

當然,這其中關于九黎氏傳承血珠和九牧之金這兩大收獲,師弋同樣沒有提。

林傲人老成精自然是能夠猜到一些的,畢竟師弋這么急著選擇離開嬋國,就是一個不小的端倪。

不過,其人也很識趣的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

誰人沒有秘密呢,就算是他林傲自己,也同樣有著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隱秘。

一番交談之后,二人重新上路向著舜國的方向飛了過去。

一路之上的行程還算順利,因為回程時間沒有再趕的那么急。

所以,師弋和林傲二人用時一個月。

最終回到了位于舜國之內的住處,又重新進入了血神宗宗主的監視之下。

沒有人愿意一直被別人監視,置身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并非師弋和林傲二人所愿。

只是,林傲所修煉的乃是血道。

這個流派雖然對丹藥依賴很小,但是卻對血液有著極大的需求。

有血神宗宗主的前車之鑒存在,萬年以來其他各國,對于血液的問題都十分敏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洞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