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洞螟  >>  目錄 >> 第五百二十九節 山鬼與封神(日萬)

第五百二十九節 山鬼與封神(日萬)

作者:伏雨辰星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伏雨辰星 | 洞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洞螟 第五百二十九節 山鬼與封神(日萬)

這大巫之墓位于整個齒輪的最中心,從外觀來看,整個大巫之墓呈現一個巨大的三角形。

其上一柄又一柄的巨大長劍,從那三角形墓葬的各個角度刺入。

穿透三角墓葬的劍刃,一只只插入墓葬周圍的地面之中。

就像是有人為了防止這墓葬移動一般,而特意這樣設計的。

可能是年代過于久遠的緣故,在那一柄柄的劍刃之上。

還帶有著如同血液一般暗紅色的銹跡,遠看起來真的像是,從這墓葬破口之內流出來的血跡。

師弋瞇眼看了看眼前的詭異墓葬,然后直接踏上了一柄深入地下的長劍的劍脊,并沿著劍身向著上方走了過去。

曹光見狀連忙也跟了上去,雖然他的心中有許多的疑問,但是卻沒有再出言詢問。

前番的兩次問話已經點醒了他,雙方所處的立場,使得對方不會告訴他什么有用的信息的。

好奇心害死貓,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或許原本對方還有意放了他的,可是因為問得太多,以至于窺破了對方的秘密。

那樣引來殺身之禍的話,就死的太冤了。

經過了前番兩次之后,曹光不得不暗暗告誡自己,管好嘴巴不要再多問什么了。

因為輕車熟路的關系,師弋的步履十分的輕快。

不多時,師弋就已經走過了,巨大劍刃探出三角墓葬的三分之一。

接下來,再繼續沿著劍刃走得話。

就會直接進入,刺進三角墓葬之內的那部分。

以巨大的劍身為路徑,師弋三人很輕易就走進了墓葬內部。

整個墓葬之內,蒼白與黑灰之色交錯,給人一種十分陰冷的感覺。

墓葬的內部,從上至下都描繪了一種特殊的紋路。

那些紋路不時的發出幽幽的藍光,忽明忽暗就好像是在隨著人的呼吸律動一般。

進入此地之后,師弋的神清不禁變得嚴肅了起來。

雖然在夢境之中,師弋穿梭于此如入無人之境。

但是師弋的夢境,畢竟有無法投射未見活物的弊端。

而這座墓葬作為大巫之墓,而且還是背叛了黃帝的四名大巫的墓葬。

這其中的意義,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

再者這里作為整個巫國地宮,運行力量的源頭。

如此重要的地方,師弋不相信會沒有東西在這里守衛。

雖然百萬年的時間有可能使得,當初巫覡布置在此地的手段失效。

但是,介于之前在那大廳之內所遭遇的妖物。

巫覡所安排的防御守衛,有沒有失效實在是很難說。

總之,師弋還是決定要小心一些為好。

一念及此,師弋不禁放慢了腳步,一邊沿著劍脊前進,一邊時刻注意著周圍的一切動向。

就在師弋謹慎的注意著周圍之時,只聽見身后傳來叮的一聲金屬撞擊之聲。

師弋聞聲連忙警覺的,向著身后看了過去。

師弋這一看才發現,這聲響乃是曹光用本命法寶,敲擊墓葬內壁所發出的。

曹光看到師弋望了過來,不由尷尬的對師弋解釋道:

“我實在是有些好奇,想推衍一下這東西到底是什么材質的,于是……”

說完之后,曹光在心中痛罵自己不長記性,剛剛還在自警安分一點,這轉頭就又給忘了。

師弋見此倒沒有責怪對方,師弋在夢境之中對于曹光的性格已經很熟悉了。

師弋知道其人看到特別之物,總會忍不住想要去追根究底。

可能也正是這個原因,其人的壬道能力被譽為高階之下的第一人吧。

畢竟,沒有點探究精神,很難在壬道這一流派之中取得什么大的成就。

眼見沒有其他事情發生,師弋轉過頭就準備繼續前進。

就在這時一滴水珠從墓葬的三角形尖頂,從上往下滴落。

此時剛好滴落在了,師弋將要轉身的鼻子之前一寸的位置。

師弋的視力極好,看到了這從臉前滴過的水滴。

原本師弋并沒有在意,掃了一眼就打算轉過去身繼續向前走。

然而就在這時,師弋猛然之間發現。

在那幾近于透明的水滴之中,一個拳頭突然映照在了其中,并飛速的變大。

師弋見此臉色不由一變,連忙將頭側了過去。

就在師弋側過頭的毫厘之間,一只青黑色的巨大拳頭。

突然之間從那水滴當中探了出來,貼著師弋右側臉頰險險的擦了過去。

毫無疑問了,這就是巫覡派來守護大巫之墓的守衛。

一拳不中,這只拳頭的主人馬上就想要,將手臂縮回到水滴之內。

師弋見此馬上,就知道敵人的打算。

以師弋的性格,既然已經發現了敵人,又怎么可能眼看著對方逃脫呢。

一念及此,師弋飛快的激活了滅日佛盒。

然后一把抓住了那只向后回縮的手腕,師弋想要將對方從那水滴之中拉出來,以防對方再度逃走。

然而,師弋一拉之下竟然沒有拉動。

很顯然,對面的這個敵人的力量同樣也是不小。

見到這種情況,師弋仍然沒有松手的打算。

師弋瞇了瞇眼睛,拽著那只手臂再一次發力用力拉扯了起來。

而這一次,師弋直接開啟了精力,巨量的精血被轉化為力量。

直至將師弋全身的力量,推上一個增無可增的極限狀態。

“給我出來!”

隨著一聲暴喝,師弋扯著偷襲之人的手臂猛得一扯。

這一次,在師弋絕強的力量面前,那偷襲之人根本沒有招架的力量。

只見一道黑影快速的從水滴之內飛出,應聲砸在了三角形墓葬的內壁之上。

看到了敵人的全貌之后,師弋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原本看到那青黑色的手臂,盡管那手臂大的驚人。

但是師弋仍舊以為對方應該一個“人”,最多也不過是強壯的過了頭而已。

然而,現在看著對方胸腹、肩甲、以及頭部,被大量巖石所覆蓋的樣子。

師弋已經非常確定,對方并不是人類了。

這種體貌與形態,與一種名為山鬼的神靈非常相似。

師弋之所以會想到這些,那是因為山鬼乃是遠古之人,所信奉的九種神明之一。

據傳高明的大巫擁有封神之能,而這其中最常見的就是山鬼了。

只需要有山存在的地方,就可以讓山鬼留存于此,看護大巫所守護的東西。

這時,師弋終于明白這座墓葬,為什么會修建成三角形形似山峰的樣子了。

原來,是為了使得山鬼于此地駐守,看護這大巫之墓。

明白了敵人的來歷之后,師弋的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鄭重。

雖然山鬼是由精怪所化,是屬于大巫所能冊封的神靈之中最弱的一種。

但是,再怎么說山鬼也是有著神祇之名的,只此一點就絕對不能小看。

只見那山鬼踏在墓葬的內壁之上,雙腳就好像擁有吸盤一樣。

其人就這樣面朝師弋,一步一步得走了過來。

師弋見此不等那山鬼靠近,直接一個縱然朝著那山鬼跳了過去。

身在半空之中的師弋在一瞬間,開啟了寒天報身。

凡事能夠被稱為神的,沒有一個好惹的。

哪怕是其中最弱的存在,也不是好對付的。

在明白了對方的身份之后,師弋決定不再留手。

必須用強大的攻勢,盡快的將眼前之敵打垮。

一念及此,身在半空的師弋腳下一蹬。

踩著空氣再次向前一躍,直接來到了那山鬼的面前。

進入攻擊范圍之后,師弋直接開啟犬噬能力。

隨著一陣蠕動,師弋的整條手臂變成了惡犬的模樣,而手掌的位置正是惡犬的頭部。

師弋伸出手臂探向那山鬼,而犬噬十分默契的張開了大嘴,一口向著那山鬼的頭部咬了過去。

然而,犬噬這一咬之下竟然發出一聲“咯吱”。

一向無往不利的犬噬,竟然無法咬斷對方的身體。

甚至就連那山鬼身上的石殼,都沒有咬穿。

師弋見此心中不由一沉,犬噬無法發揮作用,這說明對方身上一點血手之軀的成分都沒有。

當初,師弋黍珠之內迎戰魏交虎,對方擁有法華護體。

可是,只因為魏交虎的手,進入了犬噬可以啃咬的范圍。

最終被犬噬一擊咬穿法華,還把魏交虎的手指咬去了一截。

如果這山鬼是血肉之軀的話,無論外表包裹多么厚的巖石,犬噬都能夠一口將之咬開。

不是血肉之軀,那么犬噬將沒有發揮作用的余地。

一念及此,師弋直接收起了犬噬。

就在這時,那山鬼宛如兩個黑洞的眼睛,直接朝向了師弋的位置。

接著,山鬼的雙眼之中亮光一閃。

兩道猶如實質一般的光線,直接從它的雙眼之中冒了出來,飛快的向著師弋襲了過來。

師弋見此并不驚慌,直接一拳打在了那兩道光線之上。

有著寒天報身的防護,基本上沒有什么東西能夠穿過那道極寒區域,直接打中師弋的本體。

果然,這光線在飛來之時,迎上師弋被寒天報身所覆蓋的拳頭。

瞬間就如同折斷的筷子一樣,被師弋直接打得變的一個方向。

師弋從來沒有被動挨打的習慣,在打散了那山鬼雙眼之中,射出的光線之后。

師弋在空中一個跨步,再一次抵進了山鬼的身側。

隨后,師弋舉起拳頭以精力轉化力量,再一次將全身的力量拉到了巔峰之上。

接著,師弋滿眼迸發出殺機,一拳狠狠地打在了山鬼的胸口。

巨力碰撞之下,爆發出了聲如同旱雷一般的巨響。

連帶著整個墓葬的內壁,都發出了一陣嗡嗡的共鳴聲。

然而,在師弋這一拳之下,那山鬼的僅僅是退了半步,就直接止住了身形。

接著,那山鬼也毫不示弱的,對著師弋揮起一拳。

原本在正常情況下,對手的拳頭應該會被,寒天報身的極寒給攔下來。

可是,山鬼的拳頭直接穿透了寒天報身,一拳打在了師弋的身體之上。

好在師弋的鍛體實力本就不弱,沒有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拳打飛出去。

可是,肋骨卻在這一擊之下瞬間斷掉了兩根。

果然帶有神靈之名,就沒有一個弱的。

師弋知道山鬼以力量見長,尤其是雙腳踏在山體之上的時候。

山鬼的身體將會沉重如同山峰一般,每一次出力也會擁有一山之力。

好在眼前的這個山鬼,乃是巫覡冊封來守護大巫之墓的。

而這墓葬再怎么像山,可它也終究不是山,并且也遠沒有一座大型山峰沉重。

如果這山鬼是被冊封在,戴國天平山那樣的山川之上。

僅僅就以主峰的體量而言,也足以一拳將師弋打飛出去。

師弋看了一眼那山鬼胸口之上,剛剛被自己一擊猛擊所打出的裂紋。

看著那里毫無修復的痕跡,師弋不由的松了一口氣。

感受著體內斷掉的肋骨正在疾速復原,師弋的眼中不由得帶起來了一絲狠色。

既然沒有恢復能力,那么就算是神靈又如何。

來吧,正面對攻看看我們誰先扛不住。

一念及此,師弋抬起拳頭,一拳再一次打在了那山鬼胸口留有裂紋的位置。

在師弋的攻擊之下,那山鬼同樣對師弋回應以老拳。

兩者的力量都屬于非人級別,每一拳下去打在對方身上,都能發出驚天的巨響。

師弋和那山鬼就這樣,你一拳我一拳的互毆了起來。

而這一幕,直接讓站在一旁的曹光看傻了眼。

作為一名壬道修士,山鬼之名曹光自然是知道的。

山鬼完全可以看做,是山神之流的神靈。

祂們沒有性別,若寄身的山體干旱少雨地勢險峻,則外形表現為男性。

如果寄身的山體多花草樹木,氣候宜人,則外形表現為女性。

不管是男是女,神靈就算是最末流的神靈,那也是神啊。

修真者雖然從來都不崇信鬼神,但是卻也沒有人會小看神靈。

可是,對方居然就這樣和神靈之間互毆了起來,并且絲毫不落下風。

曹光覺得,自從遇到了眼前的這名同道之后,他的三觀一再被對方刷新。

就這樣互毆了接近半個時辰,利用滅日佛盒如同滾雪球一般的力量增幅,師弋終于一拳打碎這山鬼的胸口。

這一拳下去,沒有想象中的血肉橫飛。

就如師弋所猜測的那樣,山鬼的身體之內完全沒有半點血肉。

甚至其身體內部都是中空的,就如同陶俑一般。

不過,在一拳被師弋打穿胸口之后,山鬼如同傷到了要害一般,徹底停止了所有動作。

師弋見此,不由得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跡。

這一頓互毆下來,師弋感受到了這山鬼的可怕。

出拳不僅重如山岳,而且這山鬼的身體非常之硬。

如果師弋不是一直在攻擊同一個點,要解決掉祂可能還需要更長的時間。

甚至如果不是因為通過沸血酒,使得自身恢復能力更強一層樓。

在山鬼一拳能打斷師弋數根肋骨的情況下,這種毫無躲閃拳拳到肉的互毆,師弋可能率先扛不住。

不過,這山鬼雖然很難纏,但是在巫覡基本上完全絕跡的情況下,以后估計也很難再遇上了。

畢竟,也只有巫覡擁有封神這種能力。

遠古之時經常有封禪大山大河的儀式,其中最為著名的遠古封神活動,就要數躍龍門了。

這種給予鯉魚、蛟、蟒化龍機會的,就是大巫封神的一大手筆。

可惜,龍門一件巫覡異寶也已經淹沒在了時間之中,沒有人知道它究竟去了哪里。

所以,自從沒有巫覡參與封神,神靈基本上已經在大地之上絕跡。

這次如果不是進入到這地宮核心,想要見到這山鬼都不容易。

修真界雖然同樣有神,想當初天膳老人還利用,神道當中的神打之術請螣蛇上過身。

但是,修真界的神卻和巫覡的神完全不同。

神道流派最多也就能夠利用神打請神附體,可是卻完全無法做到,讓神靈行走于世間。

只有巫覡的封神能力,才可以讓神靈出現在這世上。

這也是師弋游歷了多國,各類修士,以及各種怪事都見了不少。

可是,卻都僅限于人與人之間。

一念及此,師弋不禁有些釋然,要不然怎么說,當世乃修真者的時代呢。

終于解決掉了這個難纏的對手,師弋緩了口氣正打算繼續前進。

這時,師弋忽然看到了,在那山鬼被自己打出了一個洞的胸口,有著一個白色的異物在放光。

師弋探手將那發光之物取了出來,一看原來是一塊玉牌,想來這應該是山鬼的核心了。

直接將玉牌塞到了儲物口袋之內,師弋打算等出去之后再好好研究,如今還是繼續前進要緊。

一念及此,師弋帶著曹光他們繼續向著目的地而去。

在解決掉了山鬼之后,師弋再沒有碰到其他的敵人。

在師弋的指引之下,一行人終于來到了墓葬的中心位置。

眼見四個棺槨一字排開,樹立在巨大墓室中央。

在那棺槨之上如地宮建筑上的壁畫一般,描繪著棺材主人的生平。

這些大巫的經歷各不相同,不過棺材上都描繪了,他們背叛黃帝加入蚩尤這一節的內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洞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5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