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洞螟  >>  目錄 >> 第四百零六節 去而復返與陰差陽錯

第四百零六節 去而復返與陰差陽錯

作者:伏雨辰星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伏雨辰星 | 洞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洞螟 第四百零六節 去而復返與陰差陽錯

那種破空之聲像極了利刃劃過空氣所發出的聲音。

師弋尋著聲源抬起頭,發現有一人正站在不遠處看著他。

那異響聲正是他身邊不斷飛行的本命法寶所發出的。

當看清楚來人的長相之后,師弋心中不由一緊。

因為那人正是先前已經駕著本命法寶飛走的煙霄派胎光境修士,不知為何其人竟然會去而復返。

看著對方一步步走近,師弋沒有自亂陣腳,先前的一番對答師弋自問沒有露出什么破綻。

當時現場也收拾的足夠干凈,師弋不可能這么粗心大意留下對自己不利的證據。

哪怕對方是那種疑心病很重的人,在缺乏線索的情況下,他也不可能聯想到師弋乃是偽裝之人。

最重要的是,釁劍儀式之內只是作為煙霄派弟子孕育劍靈的場所。

雖然很特殊,但是除了作為祭品的凡人之外,這里并沒有其他令人惦記的東西,沒有動機誰會潛入這種地方搗亂。

由以上幾點師弋飛速在腦海中做出判斷,這煙霄派胎光境修士去而復返的原因,不可能是其看穿了自己的身份。

有了這種判斷師弋很自然的站起身,對那胎光境修士行了一禮,同時言道:

“不知前輩還有什么指教么。”

那胎光境修士走到師弋身前,掃了一眼灌木叢中的嬰兒,隨即開口對師弋說道:

“沒什么,先前在你我交談之時,我就隱隱感覺到了一股若隱若現的氣息存在。

我原本以為是哪個家伙隱藏氣息,鬼鬼祟祟在一旁窺伺你我。

所以我就沒有走遠,虛晃一下直接就折返了回來。

現在看來那氣息并非是有人刻意隱藏,而是眼前這個嬰兒所發出的。”

師弋聞言有些心驚于這胎光境修士的敏銳,居然可以通過氣息來判斷周圍人數。

連這么一個氣若游絲,快要死去的嬰兒的氣息都能夠引起他的注意。

“看這嬰兒氣息時斷時續,應該是撐不了多久了。

既然鄒均你正打算凝聚劍靈,不如就先從眼前這個嬰兒開始吧。

這樣總好過讓他白白死去,浪費這份資源。”那胎光境修士看著師弋,滿含深意的說道。

師弋聞言心中一沉,很明顯這胎光境修士雖然沒有聯想到師弋是個冒牌貨,但是卻通過這嬰兒產生了一些其他懷疑。

畢竟釁劍儀式內的嬰兒都在樹林之中掛著,唯獨這個嬰兒出現在了眼前的這片灌木之中。

這很顯然不可能是嬰兒自己解開束縛,然后從樹林一路爬到這里的。

身體健康的嬰兒尚且做不到,更不要說眼前這個身體虛弱快要死掉的了。

這嬰兒能出現在這里,只能是被別人帶到這里的。

結合師弋出現在這里的現狀,那胎光境修士根本不用猜都能看出,是師弋將這嬰兒帶到這里的。

這胎光境修士應該是在懷疑,眼前這嬰兒與師弋有血緣關系,所以才說出之前那番話的。

那胎光境修士很明顯是想錯了方向,可是錯有錯招,師弋直接被他逼到了墻角里。

無論如何師弋都不可能按他所說的那樣,殺掉眼前這螟蟲宿主的。

眼看師弋一言不發,那胎光境修士冷哼一聲說道:

“我早就聽聞我派之內有少數同門對那些凡人報有同情之心,甚至有人與圈養的凡人女子野合生下子嗣的,沒想到今天居然讓我撞上了。

我對于同門的私生活并不感興趣,可身為我派弟子最基本的分寸還是要懂得,你該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如果人人都像你這樣做,我煙霄派這釁劍儀式還要不要舉行了。

鄒均,你如果還自認是煙霄派弟子的話,就動手把他給殺了。”

那胎光境修士等了片刻,看那“鄒均”一言不發,始終沒有動手的意思,他不由在心中搖頭不已。

原本連續兩年沒能舉辦釁劍儀式,造成大量胎息境沒能孕育劍靈,間接使煙霄派整體實力下滑嚴重。

今年好不容易能夠成功舉辦了,居然在他眼前出了門下弟子私自截留嬰兒的事情。

這種事情如何能忍,為了遏制這種行為必須以雷霆手段處置此事。

想到這里,那胎光境修士冷笑著說道:

“好,鄒均我宣布你今年的釁劍儀式到此結束,你可以給我滾出去了。

至于這嬰兒你自己不動手,那就讓我來好了。”

那胎光境修士話音剛落,環繞在他周身的飛劍嗖得一下飛了出去,目標直指草叢當中的那個嬰兒。

就在這時原本一言不發的“鄒均”俯身一把抱起那嬰兒,腳尖一點飛快的退出了那片灌木叢。

而那胎光境修士的飛劍,以毫厘之差直接刺在了土地之上。

那胎光境修士先是愣了下,很顯然他沒有想到門下的胎息境修士,竟敢忤逆他這樣一位前輩。

然而,他沒有想到的還在后面呢。

眼見陰錯陽差之下此戰已經避無可避,師弋也沒有任何留手的打算。

尤其面對的還是胎光境修士,師弋打算一擊就要將其重創。

趁著對方本命法寶離身,師弋操縱著徹骨劍直接繞至那胎光境修士的側后方,并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其人的身體刺了過去。

那胎光境修士完全沒有料到,眼前這個同門會在此時向他動手。

當他發現不對之時,徹骨劍已然快要接近他的后心了。

不過,那胎光境修士并沒有露出驚慌的神色。

只見其人身體一側,竟然用手肘迎向了徹骨劍的劍尖。

兩者快速的撞在了一起,血肉橫飛的場景并沒有出現。

讓師弋意想不到的是,那胎光境修士的血肉之軀和徹骨劍這種利器發生碰撞,竟然發出了一聲金鐵交擊的脆響。

那胎光境修士居然憑借肉身,就擋住了師弋本命法寶的進攻。

在擋下這一擊之后,那胎光境修士快速的一個空翻,一腳將徹骨劍踢飛了出去。

徹骨劍在半空之中劃過一道弧線,重新飛回到了師弋的手中。

一番交鋒之后,那胎光境修士哪怕再遲鈍,也感受到了徹骨劍當中蘊藏的寒意,這明顯不是他們煙霄派劍修的路數。

于是,那胎光境修士一臉驚怒的對著師弋喝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洞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