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洞螟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七節 誤會與戰前

第一百九十七節 誤會與戰前

作者:伏雨辰星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伏雨辰星 | 洞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洞螟 第一百九十七節 誤會與戰前

剩下那幾只螟子師弋雖然沒有見過,但是當初刑鉞的研究記錄之中,有過充分的外形描述。

更何況這些螟子除了顏色不同之外,其外表都像是一個模子里倒出來的,都是形似寶石一般的半透明甲蟲。

所以,師弋完全可以利用羅盤法器的追蹤功能,通過詳盡的描述,來確定剩余螟子的位置。

只要能夠指示出大致方位就可以,哪怕羅盤有著距離目標越近越不準的弊病也沒有關系。

別忘了,近距離還有螟母這個向導,可以幫助師弋精確的找出螟子的位置。

只要有了這件法器,師弋相信無論螟子飛到天涯海角,都還是有機會可以找回來的。

師弋想到這里,之前對于無法獲得原本耀金鉤的郁悶,現在徹底一掃而空,與螟蟲相比耀金鉤沒了也就沒了。

耀金鉤作為法器畢竟只是外物,螟蟲卻是立身之本,這一點師弋還是領得清楚的。

隨后,師弋自然是對祝老感謝了一番,師弋的這番真心感謝,反倒讓這位老者有些愧疚。

原本說好了是要把耀金鉤給恢復原狀的,可嘆自身實力不濟,最后只能把鉤人的部分舍棄。

好好一件攻擊法器,給改的面目全非,徹底變成了只有偵測能力的法器。

更難得師弋并沒有心生不滿,反而不斷勸慰,更讓祝老心生感動。

“師弋,你不必安慰我,沒有將這耀金鉤給復原,只能怪我實力不濟,咱們雖然有言在先能修復成什么樣就算什么樣。

不過,我心里清楚這羅盤法器,是遠遠不及耀金鉤的。

我這人雖然一把年紀,卻最不喜歡倚老賣老占人便宜。

我看不如這樣吧,之前我廣陵派掌門洪陽玉都許諾你的酬功法器,不是還沒有兌現么,你告訴我想要的形制,我可以為你量身定做一件。”祝老沉吟片刻對師弋說道。

師弋聞言有些哭笑不得,他是真心實意的感謝對方,卻不想讓這祝老誤會自己是在安慰他。

不過按常理去想,原本耀金鉤可以精確定位每個人,如今的羅盤雖然搜索范圍變大了,能夠定位的也不再只限于人,但是卻只能粗略估計位置,能不能找到目標全在兩可之間。

如此對比起來,耀金鉤的效果就立竿見影的多。

所以也不怪祝老覺得師弋實在安慰他,這件羅盤法器,確實比耀金鉤要差上一些。

不過,誰讓師弋正巧需要這種大范圍尋物的功能呢,只要能夠圈定出螟蟲的大致位置,剩下精確定位的工作,螟母就可能勝任了。

不過師弋此時卻不好解釋什么,畢竟螟蟲可以算是自身的一大隱秘,師弋不可能透露給別人。

再者說,這種誤會對自身也沒什么不好的,能有一件大門派的煉器師量身打造的法器,對于不時要經歷戰陣的師弋而言,應對強敵之時也能稍顯從容一些。

不過,具體需要什么類型的法器,師弋還需要仔細斟酌一番。

反正明天就要奔赴丸山邊境了,怎么趕制都不可能在這次大戰派上用場了,師弋倒是有充足的時間去考慮,到底需要什么樣的法器。

約定好下次從戰場之上返回時再給答復,師弋辭別了祝老,重新回到了柳國邊境哨站。

不到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師弋如同上次出征一般,早早的來到了集合地點等候。

不過,這一次已經和上次截然不同,師弋獨自站在那里,不時有柳國伏氣期修士對師弋打招呼,而且言語相當客氣。

經過上次一戰如今柳國伏氣期修士,都知道了師弋是一位實力驚人的腎水之道修士。

這自然是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則是,雁國一方估計也已經注意到師弋了,尤其是還有尚歌之事在前,想不注意恐怕都難。

經過上次一戰,師弋壞了雁國不少好事,這一次他們少不得會針對師弋做些布置。

在如此刻意針對之下,這次戰場的危險程度,可能比之上次還要兇險一些。

這便是名聲的壞處,如果可以的話,師弋也不想要這些虛名,省的被雁國一方視作眼中釘。

可惜萬事難有兩全,既然不想輸那只能全力以赴,至于接下來雁國有什么針對自己的布置,就只能見招拆招了。

師弋正想著心事,卻看見崔縱帶著另外三人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那三人之中有兩人是他們這組的,正是曾經排擠過師弋的那兩人,師弋記得他們的名字一個是焦恒,另一個叫做魏松。

“師弋,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顧巖脾土之道的修士,他想要加入我們這一組,不知你是不是同意他加入。”崔縱拉過他身后三人中,唯一一個師弋不認識的人,開口對師弋介紹道。

“為什么來問我這些,這種事情不是歸小組組長管理的么。”師弋皺了皺眉頭,不明所以的看了崔縱一眼。

“咳,師弋你有所不知,黃漢初在上次大戰之時已經死在戰場上了。

這小組組長一直都是組員推舉出來的,黃漢初死后我們剩下三人都覺得,只有師弋你能夠繼任,所以就把師弋你的名字呈報上去了。

原本這件事情應該早些知會師弋你的,不過從上次大戰輪換休息之后,我們就再沒碰過面,所以就一直拖到了今天。”崔縱一臉苦笑著對師弋說道。

師弋知道崔縱說的乃是實情,這一個月的休息時間,他基本都閉門在家修煉,所以倒不會怪對方沒有提前通知自己。

只是令師弋沒想到的是,黃漢初居然就這樣死在了上次的大戰之中。

師弋一直記得當時在戰場之上,他第一個出手救下的就是黃漢初,沒想到對方還是沒能扛過那次大戰,這實在令師弋有些唏噓。

也不知還有多少與黃漢初一樣的柳國修士,死在了戰場之上。

至于推舉師弋這個小組組長的位置,應該是魏松和焦恒借機服軟的信號,這其中的小心思師弋一看就明白了。

說來可笑,之前的事情師弋都沒有放在心上,反倒是他們二人提心吊膽擔心師弋打擊報復。

這或許是上次在戰場之上,闖出名氣的又一大作用吧,至少現在這種感覺還不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洞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5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