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洞螟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一節 舌劍與鴆血

第一百三十一節 舌劍與鴆血

作者:伏雨辰星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伏雨辰星 | 洞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洞螟 第一百三十一節 舌劍與鴆血

平切持劍的右手朝師弋猛的一甩,那長劍猶如毒蛇一般,瞬間就朝著師弋撲了過來。

師弋見此連忙側身避過,卻不防那血脊劍其上如同骨節一般的結構十分靈動,一個調頭緊咬著師弋不放,眼看就要刺中師弋的背心。

就在這時,一面圓型的護心鏡突然在師弋背心出現,只聽見“叮當”一聲,血脊劍刺在護心鏡之上,攻擊被護心鏡直接擋了下來。

不過這血脊劍力量頗大,這一擊直接將師頂了出去,師弋也順勢借著這股力量,重新和平切拉開距離。

隨即,師弋檢查了一下,那面承受攻擊的護心鏡,發現上面沒有什么痕跡,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這護心鏡自然就是師弋之前從五雷宗得到的防御法器——圓光鏡了。

這算是師弋第一次在實戰中運用這件法器,發現其防御能力還是相當不錯的。

平切眼見一擊不成,他馬上將血脊劍一把插入地下,伴隨著土石破裂聲,血脊劍如同游魚一般潛入了地下,冷不防的從師弋腳下突然竄出,實在是令人難以防備。

圓光鏡只能防御周身攻擊,面對來自地下的攻擊,師弋一時間也沒有好的防備手段,尤其是血脊劍原本攻擊范圍就遠,再加上不時從劍端射出的劍芒,實在令人實在疲于應付。

不過武器再怎么難纏,那也是需要人去操縱,既然對方在這方面略占上風,那直接解決掉修士本人,所有問題不就全都解決了么。

想到這里,師弋手掌虛握放在唇邊猛得一吹,血珠飛出的同時,水流也隨即噴涌而出,向著平切方向奔流的同時,在冰鏡訣的作用一下,師弋腳下的水流快速凝結成冰,好像海浪一般托著師弋朝著平切奔去。

平切眼看著巨浪載著師弋朝他撲來,臉色不由得變了變,隨即他又將血脊劍的劍身朝地下猛推了一把,瞬間就好像地龍翻身一般,地面開裂大塊土石被帶入空中,正好讓兇猛的水勢為之一滯。

不過,師弋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他原本就沒指望,這點水勢可以給對方造成什么威脅,這不過是為了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

說來可笑,如今師弋修為已經進入伏氣階段,冰鏡訣的攻擊范圍已經達到百步,可是他所遇到的敵人,攻擊距離一個賽一個的遠,而且由于遠攻能力,缺乏類似解元劍一樣的決勝手段,最后師弋還是不得不陷入,貼身肉搏的尷尬境地。

就這一會的功夫,師弋已經手持解元劍,沖到了平切的面前。

平切看著近在咫尺的師弋,卻一點也不見慌張,反而便師弋冷笑嘲諷道:

“面對劍修,居然選擇近身搏殺,我該稱贊你勇氣可嘉,還是該說你愚蠢呢。”

說著,平切一把抽出血脊劍,架住解元劍的同時,破體劍芒一并激發而出,務求一擊重創師弋。

然而,讓平切驚懼的一幕出現了,他的破體劍芒在靠近師弋的同時,速度越來越慢,最后竟然在靠近師弋之時徹底消失不見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種情況平切從未遇到過。

師弋見此,也不由有些意外,原來師弋在沖上來肉搏之前,也考慮到劍修破體劍芒太過犀利,怕自己反應不急被其所傷,正巧之前用陰神木汁液煉制陰符之時,有煉制過御風符,可以減緩周身攻擊的速度,于是師弋就提前使用了一張。

當初,師弋一直覺得這御風符的減速,比水行符的弱化水屬性術法的能力還要不如,卻不想這張御風符的陰符效果,在減速的同時,居然還可以化解劍修的劍芒,這價值就實在是太大了,畢竟伏氣期階段,劍芒基本算是劍修的核心能力。

而驟然失去主要攻擊手段的平切,在面對師弋之時,其處境可想而知,很快師弋便一劍刺中平切的右肩,同時冰鏡訣沿著解元劍,瞬間就將平切被刺中的肩膀凍住。

而后,師弋持劍的手腕奮力一攪,平切被凍僵的手臂就好像玻璃一般,一下子就被師弋卸了下來。

在斬下平切一條手臂的同時,師弋仍不罷休,劍鋒一轉一劍切中平切的脖頸,師弋本以為憑借解元劍的鋒利程度,這一劍能直接將對方梟首,卻不想平切的頸骨有著出人意料的強度,師弋明明一劍切入了對方脖頸,斬在頸骨之上卻如同砍中精鐵一般,反震回來的力量,甚至直接將師弋持劍右手的虎口震裂。

就在這個檔口,平切的左手一把抓住了師弋,同時他面朝師弋嘴巴微微張來,大聲狂吼道:

“舌劍術!”

師弋回想起之前,被平切用舌頭吸成一張皮的池游,不禁臉色變了變,而此時平切的手卻如同鐵鉗一般,牢牢的箍住師弋,讓他避讓不得。

眼見躲避不及,師弋連忙祭出圓光鏡,就在這時一條紅色的舌頭,從平切口中射出,直接朝著師弋胸口襲來。

只聽見當的一聲,圓光鏡沒有令師弋失望,直接將舌劍攔了下來,可是還沒等師弋送口氣,那被攔下的舌劍劃過一道詭異的方向,一下刺中了師弋的手臂。

平切見此不由欣喜不已,只要中了舌劍只有被他吸干渾身血液而死,這一條路可走。

平切決定要讓師弋死得慢一點,這樣才能發泄他被困在此地的怒火。

可是,就在平切準備吸食師弋血液之時,一股悶氣從胸腹之中襲來,血水突然自口腔之中溢出,嗆的他幾乎有種窒息的感覺。

看著倒在地上,七竅之內不停流血的平切,師弋這才想到因為鴆血能力的關系,他的血液之中蘊含劇毒,這個毒血能力平時實在是太沒存在感,以至于師弋都忽視了這個能力。

師弋的鴆血能力一滴血,就能讓一片湖泊之內魚蝦死絕,之前融入空氣的毒霧,都能讓趙靈翼他們中招,平切直接去吸食師弋的血液,可想而知其結果會是怎樣的。

師弋看著倒在地上漸漸沒了氣息的平切,不禁感嘆這次還真是歪打正著。

就在平切死去之后,他身上被標注的紅光逐漸消失,而師弋身前的光幕之上,原本已經定格的分數,卻突然不停向上攀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洞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8.8497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