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洞螟  >>  目錄 >> 第七十五節 答疑與不期而遇

第七十五節 答疑與不期而遇

作者:伏雨辰星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伏雨辰星 | 洞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洞螟 第七十五節 答疑與不期而遇

“呵呵,小兄弟對于引氣草,知道的挺多的。確如你所言,這引氣草在野外,甚至于比起某些高級草藥,還要難遇許多。

畢竟高級草藥,一則生長周期比較長,二則是如果不加煉制就生吞這類草藥,對于大多數野獸而言,無異于服毒自殺,這些野獸雖然靈智未開,卻也不傻。

只有那些成了氣候的精怪妖物,才對這種草藥感興趣,不過畢竟這些妖物只在少數,總會有草藥幸存下來。

而引氣草就不一樣了,它對于野獸也是大補之物。哎,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株引氣草,被這樣牛嚼牡丹一樣的給糟蹋了。”店主看了師弋一眼,而后捶胸頓足一臉心痛的說道。

“既然這么珍貴,五雷宗內還要拿出來售賣么?”張姝音聞言,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珍貴雖珍貴,不過卻也不盡然。現如今各家各派,都有意識的從野外移栽引氣草幼株,更有甚者,例如我們五雷宗,已經完全掌握了大規模種植引氣草的技術,所以對于其他門派家族或是散修而言,這引氣草還是很珍貴,可是對于我們五雷宗來說,拿出一些售賣,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店主一臉自豪的對這還未入門的小師妹,講述起師門的強大。

“那么,店主,這株引氣草到底售價幾何呢。”聽這店主嘮叨一通,師弋還是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拿尋常的煉精期與伏氣期丹藥做對比,它們之間的價差一般在十倍左右,也就是說引氣草正常情況下,價格應該是血濺草的十倍,也就是五十粒暴精丹的價格。

不過嘛,物以稀為貴。現在這坊市之內,出售引氣草的店面,只有我五雷宗一家,別無分號。其他家族門派,恐怕供應自家門內弟子尚且不夠,更不用提什么出售了。

所以這引氣草的價格,自然也是一樣水漲船高,價差已經達到了十五倍左右,也就是價值七十五粒暴精丹。不過之前有言在先,既然是師妹登門打個九折,只需要六十八粒暴精丹就可以了。”一說到價錢的話題,店主笑了笑,小眼睛中透漏出商人應有的精明。

師弋聽到這價錢差點吐血,七十五粒暴精丹,幾乎要掏空了,他之前藥園之行的所有收獲,要知道他在藥園之中,也只獲得了兩株血濺草而已,而后煉了兩爐暴精丹,加在一起也只有八十多粒。

而這還是因為最近,師弋煉制暴精丹的手藝有所突破,不然即便是這店主打九折,兩爐頂天六十粒左右,想買這引氣草恐怕都不太夠。

師弋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決定拿下這株草藥。同時他也再次感受到了散修的不易。

就以這引氣草為例,如果師弋不是因為有鴆血能力,恐怕累死他也買不起一株引氣草,即便傾家蕩產買下來,他也不敢動手去煉制,要知道納氣丹的基礎成丹率,比之暴精丹的五成,還要低上一些,大概只有四成左右。

所以啊,如果沒有師門作為后盾,誰能頂著住這種廢丹率。由此也可知道,每一個煉丹師的成功,都意味著堆積如山的海量資源。

促成了一樁生意,店主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一些:“二位可以再看看其他的,我這店鋪不敢說囊括坊市所有物品,卻也是這附近種類最全面的。”

“那店主想必也是見多識廣的人,我偶然間得到了一件東西,不知有何用途,不知道店主能不能幫我看看。”說著,師弋便拿出了一顆墨黑色的小珠子,遞到了這店主的面前。

這珠子正是之前師弋殺死麻仲時,在他尸體上發現的,因為不知具體功用,三苗氏血脈又過于邪門,師弋只能一直扔在角落里吃灰。

“哦,這珠子相必是小兄弟,從罪民身上獲得的吧”這店主沒有讓師弋失望,只見他接過師弋手中的墨丸,反復看了兩遍,笑了笑隨口便道出了這件東西的來歷。

“不錯,我曾遇到一個好吃貪食的三苗罪民,這墨丸就是從他那里得到的。”罪民之事,連師弋這種修士新丁都知道,在修真界即便不是人所共知,也定然不是什么秘密,師弋毫不隱瞞的道出了實情。

“嗯,既然如此,那就不會有錯了,這墨丸乃是罪民死后,從身體中析出的血脈精華,對于其他罪民而言會有大用,不過對于你我修士而言,倒是沒什么價值,罪民血脈與修士不相容,除非愿意放棄一身修為,吞下這墨丸變成罪民后裔。呵呵,我想不會有誰會這么不智,做出這種選擇吧。總而言之,這東西只是個雞肋。”店主向師弋介紹了墨丸的來歷,隨后笑著將東西遞還給了師弋。

師弋聞言,不由一陣慶幸,幸虧當初沒有受到螟母躁動的影響,去嘗試吞服這墨丸,不然自己恐怕已經變成了,如同麻仲那樣只有食欲的怪物了。

其實,師弋早就猜測,這東西多半價值不高,罪民做為上古罪人后裔,已經存在了無數年,如果他們的身體上,有能夠令修士趨之若鶩的東西,恐怕早就被捕殺干凈了,他們的族裔哪里還會留存到現在,如今從店主的口中,恰好驗證了這一點。

也正是基于這一點,師弋才敢毫不顧忌的,將這墨丸拿出來供店主鑒定。

對比陰神木的根須,這東西師弋同樣是所知甚少,但他寧愿自己慢慢摸索,也不會冒冒失失的拿出來向人詢問。

一是這東西來歷不好解釋,如今估計整個慶國修真界都傳遍了,百草宗陰神木失竊的消息,這時候拿出根須怕不是要遭人懷疑。

二來曾經在藥園之內,那個化名甘壑的罪魁禍首,曾經透露過只言片語,這陰神木天地獨枝,從他之前煞費苦心的謀劃,也能知道其價值不凡,絕不是那小小墨丸能比的。

此時,既然最重要的引氣草已經到手,想問的問題也已經問了,師弋也沒有繼續停留在這里的打算。

而后在店主的推薦下,師弋買下了一枚,可以靜心安神的玉佩送給了張姝音,作為她陪自己奔波一天的謝禮。

至于店內的其他東西,如今師弋已經處在破產邊緣,那些東西不看也罷。

二人和店主辭別之后,就在他們打算離去之時,恰巧有一長一幼的兩名客人走入店內,與師弋他們迎面對上。

初時師弋也沒有在意,不過在注意到其中一人的相貌時,師弋不由有些愣住了,他萬萬沒想到,在這里居然會遇到這么一個熟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洞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07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