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赤心巡天  >>  目錄 >> 第一百零五章 此時此世第一槍

第一百零五章 此時此世第一槍

作者:情何以甚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情何以甚 | 赤心巡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赤心巡天 第一百零五章 此時此世第一槍

距離最近的時候,雙方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而在一次呼吸之后,一者已為飛灰,漫天落血雨。

的確要說,姜望待蛛蘭若很不一般。

就像剛才,鹿七郎正等著與他生死相搏,氣血滿溢的他,乘勝追擊,有很大勝出的可能。

靈熙華更是被殺破了膽,孱弱如敗犬,除之只不過一劍的事情。

而他還是不惜多走許多路,毅然決然地殺奔蛛蘭若。

從一開始,蛛蘭若就是他最想殺死的對手。

這個首要的擊殺次序,在他心里從未改變過。

這份堅定,是超出了蛛蘭若預計的。

整場戰斗進行到現在,對姜望造成了最大傷害的,顯然是鹿七郎。

姜望自不老泉中殺出來時,是術對靈熙華,神鎮蛛蘭若,劍指鹿七郎。

這攻擊的輕重分配,似乎也昭顯他的殺傷意圖,明顯視鹿七郎為最大對手。

可在視線的絞殺剛剛結束、神魂的斯殺還在進行時…此刻視野丟失,弦域還在,神魂廝殺未有更大波瀾,身體仍然在戰斗的慣性里。

他卻驟然敲響知聞鐘,折身踏云而來!

在如此近距離地看到那雙赤金色眼眸時,蛛蘭若才明白,剛剛才自死而生的姜望,在復原后的第一次出手,就完成了怎樣漂亮的戰術誤導。

這個男人恐怕在先前瀕死的那一刻,都在思考著戰斗!

什么樣的經歷,才會錘煉出這樣的殺星?

可惜飛灰不能再言語,血雨也不能寄托神思,生死有時就在遲來的一念里。

不老泉,知聞鐘,持此二者,姜望自然橫掃無敵。

緊急跌落的靈熙華,已是全無戰意,順著山道便往山上跑。

而邊跑邊惶急回看的他,只看到在漫天血雨下、潰散的弦域里,那縱劍遠去的身影。

一道青虹,一閃寒光。

其人渺渺。

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己方還有真妖降世,人族這個突然長了頭發的和尚,在神霄世界仍是孤軍。

停在血雨淅淅瀝瀝的山道上,他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跪了下來大口地喘息。

此時他分不清打濕了身上的,是天上的血雨還是自己的鮮血,還是驚懼的淚!

怎么才來?

鹿七郎反應過來時,一切已然來不及。

在知聞鐘響之時,他咽下了根本趕不上的示警,整個被掀在半空、斬成了反弓狀態的身軀,這一刻驟然回彈繃緊。

挽弓西北射天狼。

手持知聞鐘,便是無敵嗎?那羊愈召喚知聞鐘時,我也曾想與之相斗!

為應對姜望追擊所準備的劍式,在這一刻舒展于長空掠成一道驚電,劈在了姜望和蛛蘭若迎面的戰場。

但只趕上一縷飛灰,一道殘影……

一場天降的血雨。

此時此刻氣血全復、戴不老泉、握知聞鐘的姜望,的確強到可怕。

氣血全復,意味著這是巔峰狀態的姜望。

隨身攜帶不老泉,意味著這個姜望還擁有了極大的容錯的可能…

在極其擅長搏殺的姜望手里,它不僅僅是容錯的可能,還會衍生出無數的機會。

一如他以氣血強壓,以力破巧。一如他肆無忌憚地沖擊封印,血染知聞鐘。

大神情何以甚的《赤心巡天》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手握知聞鐘,則意味著在這樣的

姜望面前,你再不能犯錯一次。因為所有的防御,都擋不住那可怕的三昧真火!

驕,妖族失去了一個擁有無限可能的妖王。

諸神是應當悲泣的。

在這樣的時刻里,整個神霄之地似乎也形成了某種哀傷的應和。

天愈低,云愈重。

那鎮壓萬神海的金臺,兩個模糊的身影于這刻凝實了。

一者簪斜云鬢,宮裝威儀。

一者長衫修身,面色清苦,與其說是洞徹世間真實的強者,倒更像個教書先生。

摩云城蛛弦,照云峰犬應陽。

受召之真妖,已降臨此世間!

惜乎萬神海分割山臺與山腰處,此間看不得彼間。

金色的云海環山一圍。

封神臺就在萬神海的正中心,諸神像環繞而朝。

如山岳緘默的巨猿神相,腰部以下都深入云海,一只猿臂仍搭在山臺,手背整個被轟開了,露出那尊青銅巨鼎,和承載巨鼎的天妖法壇。

巨猿神相已死,神嬰已滅,但這巍峨如山岳的神相若想要徹底消解干凈,也不是三五個月就能結束。

可以預見的是,在接下來相當漫長的一段時間里,這座神山上,都會有這尊巨猿神相攀山臺的風景。

在巨猿神相的腹部位置,有一個一人高的豁口。

那是早先熊三思與靈熙華相繼殺進去的通道。

若是目力不俗,就能夠從這個豁口,看到其間晦暗的血肉萬神窟。

此時的血肉萬神窟,神力金海已枯竭,上萬神龕已黯滅

。陰森森的血肉峭壁,似鬼巢多過于神窟。

就在封神臺貫通兩界、穿透天外無邪,兩位真妖的姿態,在金臺上徹底變得清晰的那一刻。

那晦陰沉的血肉萬神窟內,驟然亮起一點寒星!

此星亮起,神窟盡光。

整個晦暗的血肉萬神窟一時間輝光燦爛。

那光芒甚至于滿溢出來,自巨猿神相的眼耳口鼻炸出來…

一時有七道光柱,共舞長空。

這七道光柱明長短粗細各不相同,將天地之間相應的道則都掃蕩了,而便化為七支巨大的金槍。

或鉤鐮,或虎頭、或星棱、或龍牙,槍身皆有銘文,皆刻道則。

于是一起轟落封神臺!

傲、妒、怒、惰、貪、饞、色,以巨猿神相之七竅為槍囊,天降此七罪槍!

什么天降血雨,直接被一掃而空。

什么萬神浮沉,在這七支巨大金槍

落下之前,附近的神像已先一步開裂!

漫漫無際的萬神海,仿佛都被這槍芒壓下去了數丈,神力一層一層的漾開。

一槍欲殺兩真妖!

一槍欲碎封神臺!

這是毫無疑問的洞真層次的力量。念動法移,天地受命,萬法本真,故為,真人!

說什么天地同悲,我無悲也,天地何悲?

我死之時天地悲,當我活著…天地晴雨,隨我喜怒。雷霆風霜,即我心傷。

三品神臨不朽,只是金軀玉髓、肉身不壞的偽不朽。真人即是返本歸元,由假不朽向真不朽邁進。

所謂「洞真」,是洞徹了世界的真

大神情何以甚的《赤心巡天》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他的成長,期待他的變化,等待生命自發的、頑強的演進,慢慢解決這個糅合過程里的所有問題。

而他在紫蕪丘陵成長的每一步,努力攫取更強大力量的每一刻,都在幫虎太歲開拓他的道途。

直到今日…助其功成。

他是徹底的絕望了,以至于都無限地逼近洞真,也戛然而止。

只差臨門一腳,可是那一腳邁過去,也是無用。

也只是從千劫窟的這一間囚室,換到另一件囚室。

也只是給予熊三思更多的觀察,更多的靈感。

所有的所有,全都無用。

他在妖界的一切努力,都是一場空。

比一場空更糟糕!他以血肉為階,為虎太歲鋪設了走向絕巔之上的路。

他起的全是反作用,他的存在即是資敵。

所以那一刻他心已死。

這個艱難熬過許多痛苦的人,恨不得早一點殺死自己。

是真正的萬念俱灰。直到他聽聞齊國天驕之名。直到他聽聞黃河首魁!

此前知曉蛛懿受了重傷,知曉天息荒原或有動蕩。

知道那位天蛛娘娘是在前線戰場受的傷,甚至也聽到了師父姜夢熊的名字,但不知此戰因何而起,也紫蕪丘陵離前線本就遙遠。

平日以寡言冷酷的形象行走,從不關心人族事務…

他也說不清是為了隱藏自己,還是為了避免失控,又或是單純的逃避痛楚!

如今他在神霄世界里,已經看不到自己的任何可能。

但齊國黃河首魁這六個字,重新給了他邁出最后一步的勇氣。

山河萬里,后繼者也。

這是他握槍的理由。

但是在元神即將成就、力量無限膨脹的關鍵時刻,他卻驟然收斂了所有。

因為他已經感受到了封神臺的波動,察覺到兩位真妖層次的強者正在趕來。

故而他囚心鎖意,讓自己重歸死態,只活槍尖一點。

這一點,只對封神臺。

唯獨如此,才能夠瞞過真妖的洞察。

才有機會攫取最大的戰果。

兩位真妖一降世,他便以星火燎野原,由死轉活。

在跨出最后一步的同時,念動法移,使天地受命,落下這天誅七罪槍!

無論是犬應陽還是蛛弦,都不能想到,他們受封神臺就近征召,入陣神霄世界擒殺一個小小的神臨…

卻能在降世的第一時間,反遭襲擊!

尤其是蛛弦。老祖退場后,諸方都認為蛛家已經沒有什么競爭的可能。

她卻對蛛蘭若有十足的信心,認為憑其實力和城府,就算不能在天外無邪的神霄世界里贏得盆滿缽滿,也不至于一無所獲地回家。

但她沒有想到,就連讓蛛蘭若兩手空空的回家,亦是一種奢求。

她明明已經近水樓臺先得了月,受召踏進封神臺,降臨神霄世界。眼看著就能以真妖之力,完成老祖未竟之局。

可封神臺穿梭兩界穿越天外無邪,畢竟需要一點時間。

就是這在漫長生命里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幾息時間里,身懷絕巔神通的蛛蘭

若…已死!

上原明珠破碎了,她只能在降世的過程里,眼睜睜看著!

她當然憤怒。

大神情何以甚的《赤心巡天》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于是由這憤怒所引動的金鉤槍,直抵心中怒火來。

七罪之槍,天誅其怒!

轟轟轟轟!

真妖元神翻覆天地,蛛弦掌為明,覆掌為夜。

一瞬間身內身外明暗變幻足有一千八百次。

如此終將殺至心頭的道則之槍消磨。

那起來的手掌心,握住了一柄細劍,只是橫劍一抹天地之間有裂隙,萬物萬事不可彌。

以道則碰撞道則。

七支從天而降的巨大的金槍,盡被削去了槍頭!

那煌煌如金陽天柱的槍身,也在雷鳴般的轟響聲里,一截一截的崩解。

神念一碰,與犬應陽便已經交換過意見。

蛛弦先滅心中火,再攔天外槍。犬應陽則長身一貫,什么都不理會,瞬間穿出神山去!

虎太歲大道已現,但這真妖層次的靈族為何偷襲?

是自主還是受虎太歲指使?虎太歲所圖為何?

這些問題都留待后續。

他們受召而來,絕不能走了姜望,更不能讓姜望帶著不老泉和知聞鐘逃走!

尤其對犬應陽來說,他更有一個絕不能拖延片刻的理由神香花海最有潛力的天驕,絕不可在他的注視下,隕落于神霄世界。

他追的是姜望,追的更是鹿七郎。

但一桿金槍正迎面!

長發張舞的熊三思,騰躍在耀眼的金芒中,好似一輪旭日出東方!

煌煌大日,照遍云海。萬神倒伏,風雷皆散。

這是撕破長夜的第一縷光,是此時此世第一槍!

目光觸及,便刺破目光。

神念接觸,便撕裂神念。什么神通、秘法、三才、五行…

它帶著粉碎一切的覺悟而來,而光耀一切。

生生將犬應陽截停,將之逼回神山,逼回萬神海,逼回封神臺上!

茫茫萬神海中,金色的封神臺上。

仍然是長衫男子,宮裝美婦,仍然是感天應地,威儀無窮。

仍然是封神臺征召、天妖降世的既定事實。

封神臺的布置,跨越了神霄規則,穿透了天外無邪。

可是真妖降世已兩息。

一步未移!

大神情何以甚的《赤心巡天》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赤心巡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3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