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神寵獸店  >>  目錄 >> 第七百十八章 第二道韻

第七百十八章 第二道韻

作者:古羲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古羲 | 超神寵獸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神寵獸店 第七百十八章 第二道韻

聽到紀原風這么說,顧四平眼中閃過一抹陰沉,卻沒再說什么,論耍嘴皮子,他也說不過蘇平。

當即呼喚自己的戰寵,直接朝那些天命境妖獸殺去。

紀原風怕他有閃失,招呼一聲自己的學生,也緊隨其后。

蘇平冷哼一聲,沒再理睬這顧四平,他的目光落在那頭海龍王獸跟女帝身上,眼神凝重。

他要斬殺這海龍王獸的話,這位女帝多半不會坐視不管,否則先前就不會在他準備出劍時現身了。

“你最好安分點。”

看到蘇平提劍走來,女帝的目光從第二空間中的大戰上,轉移到蘇平身上,她黛眉微蹙,漠然地道:“不要影響我觀戰,憑你的力量,在我面前誰都殺不死,我現在不想搭理你。”

蘇平挑眉,停了下來。

雖然這話很囂張……但的確沒說錯。

女帝跟他一樣,都掌握了粗淺的規則大道,但后者的修為卻是天命境頂尖,足足高出他一個大境界!

而他經過連續戰斗,如今只能再出一劍接近星空威能的虛劍術,但對方明顯還能動用好幾次規則之力,他未必是對手。

既然對方想要觀戰,從這星空境強者中窺視規則之道,他也正好能休息下,順便恢復體能,也不愿再激怒這位海域帝王。

一旦這女帝加入戰場的話,他們這邊勢必會迅速潰敗,就算他能跟女帝較量,后者只需要牽制住他,再讓那頭海龍妖王去牽制住紀原風,那么剩下的天命境王獸,便足以讓那顧四平和那位副塔主頭腦炸裂。

更別說……周圍還有眾多的虛洞境,瀚海境王獸,以及浩浩蕩蕩的獸潮大軍!

而且。

另外三面的獸潮,還在蓄勢待發中,誰都不知道,那三面獸潮中的天命境王獸,此刻有沒有趕過來,他此刻也沒空聯絡指揮部去詢問。

總的來說,如果他能不動,換女帝不動,這買賣劃算!

“行!”

蘇平答應下來,也站在原地,靜靜駐足觀看那第二空間中的星空大戰。

眼前這場種族戰爭的勝負,最終還是落在聶火鋒的身上。

他勝,則人類勝。

他敗……后果便是覆滅!

這時,旁邊的海龍妖獸看到蘇平跟女帝彼此隔空相立,眺望第二空間中的星空大戰,它眼眸咕嚕嚕轉動,慢慢爬向旁邊的戰場。

“你要是敢參戰,我就殺你。”淡漠的聲音,傳到這海龍妖王的腦海中。

海龍妖王身體一僵,看了眼蘇平,有些惱怒,咆哮道:“你來殺試試,海帝陛下必斬你!”

“你要動,我就打你,她來打我沒問題,但這樣她就沒法看戲了。”蘇平淡然道。

海龍妖王臉色微變,看了眼旁邊的女帝,卻發現她雙目緊盯著第二空間,眼眸變得雪白,正在全神貫注,它知曉,女帝對踏入那個境界是多么渴望,而且離那個境界,已經半只腳踏了進去,只差最后的一腳爆踢,踹開大門!

為了海域的王……海龍收回目光,惡狠狠地瞪了蘇平一眼,趴在原地,沒再行動。

它不想浪費這么寶貴的機會,一旦女帝能借此觀戰有感悟的話,成為星空境,那么它們海域妖獸就不必再受制衡了,否則,哪怕這場大戰它們取勝,在它們頭頂,還有那深淵之王壓著…

另一邊,傷勢已經勉強止住的善惡,從地上爬起,漆黑的龍頭死死盯著蘇平,卻沒敢再去招惹。

先前蘇平兩次要揮劍的動作,讓它知道蘇平還有余力,還能再施展出那超凡絕倫的劍術。

“給我老實待著,不然必斬你。”蘇平的話傳到善惡耳中,像在命令。

善惡雙目噴火,發出低吼,但吼叫一聲后,看到蘇平轉頭看了過來,不禁怒火全消,思考再三,還是選擇不搭理蘇平。

如果蘇平出手的話,它感覺,海帝未必會替它出頭!

畢竟,旁邊那海龍妖王是女帝麾下的三將之一,它可不是。

而且……既然都要觀戰,那我也來看看,反正事后被怪罪下來,有這位海帝擔著!

善惡的腦袋轉向第二空間,它早已是天命境頂尖,卻苦苦沒有找到規則之道,依靠特殊的血脈技能,才能勉強跟女帝交手一二,但也只是勉強,真正搏斗的話,女帝有能力斬殺它。

所以這些年,它也不敢招惹這位女帝。

如果此刻能借此機會感悟出規則大道,它的實力將暴增,成為星空之下第一妖王都有可能!

隨著善惡的低頭,很快,戰場上出現奇異的一幕,在浩蕩的獸潮當中,善惡和海龍兩頭巨大的天命頂尖妖獸趴在地上沒動靜,而蘇平和女帝屹立在半空中,也都沒動靜,在他們周圍,卻是紛紛擾擾的激烈廝殺。

旁邊那些天命境王獸和獸潮,不去攻擊女帝和善惡它們是正常的,但也沒誰敢攻擊蘇平,這顯得有些匪夷所思。

這就是威懾力!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驚嘆,蘇平的威懾力,是依靠他自己殺出來的,震懾住了整個戰場上的妖獸!

此刻,蘇平也在注視著第二空間中的大戰,但看得并沒有女帝那么投入,還是留了部分心思防備周圍的偷襲。

對這星空級的戰斗……蘇平看過太多了。

因此現在看到,他反而有些詫異。

“好像,都有點弱啊。”

“聶火鋒掌握的是炎道規則么,不知道是炎道規則中的哪一種,好像是焚燒,又像是融化……”

“這煉魔咒翼獸修煉的規則,居然是吞噬規則,這好像是暗黑大道中的一種,它還沒動用自己的咒力,這家伙……好像沒表現出的那么狂暴沖動。”

蘇平越看臉色越發凝重,都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雖然他的修為,離進門還差得遠,但好歹見過的豬跑實在太多了,眼前的大戰雖然激烈無比,撕裂虛空,火焰漫天,但給他的感覺,總有點說不出的味道。

好像是……稚嫩?

沒錯,就是稚嫩。

蘇平在半神隕地中,看喬安娜手下那些星空境的切磋,雖然看上去沒這么絢麗,能量不停爆炸,但每一次的規則運用,都極其精妙,像鋒利的藝術刀,總能精準的攻擊到對方的薄弱處,運用得極其巧妙。

同樣是施展規則之力,但眼前的二位,就像手持大鐵錘,在相互掄砸,看上去場面震撼,實則頗顯粗糙。

“也是,藍星目前最高的修為,就是星空境,他們也沒師傅教導,不像喬安娜身邊那些星空境神族,除了能請教喬安娜外,還能拜訪別的名師教導,有些東西自悟想破腦袋,都沒想通,別人指導,撥動一下就懂了。”

蘇平越看越是搖頭。

不過,想想自己,空有理論和見解,卻只掌握一條粗淺的湮滅規則,根本無法插手眼前的戰斗,好像更蛋疼。

蘇平微微苦笑,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那位女帝,后者想要通過觀看星空大戰,借此來完善自己的規則之道,顯然是希望渺茫。

畢竟,眼前二人是在用完整的規則之道戰斗,而不是演化自己的規則之道,就算是演化,都很難看懂,更別說裹得嚴嚴實實,當兵器廝殺了。

“規則難懂……”

蘇平心中輕嘆,想要領悟規則之道,除了自悟,就是看別人演化規則,但看一兩次,是很難懂的,否則一個星空境強者,能培育出好多的星空境。

蘇平能在金烏世界的鍛煉中,恰好領悟出湮滅之道,跟他往日一次次廝殺中的見識密不可分。

平日的見聞,在沉淀到一定程度,偶然頓悟之下,才能糅合成自己深刻體會的東西。

高臺并非一日筑就!

雖說眼前的觀戰,對自身的規則之道領悟起效不大,不過蘇平還是認真看了起來,畢竟這一戰的意義太重大了,而且他發現,觀看這種粗淺的規則戰斗方式,他反而能看懂不少東西。

像半神隕地里的那些星空境神族,對規則之道的運用太高級,有些他壓根看不懂。

“焚燒,連空間都能焚燒么……”

蘇平看到聶火鋒釋放出的火海,將第二空間籠罩,即便是在空間之外,蘇平都能感覺到灼熱的高溫。

這種熱,似乎不是外部的溫度,而是精神上的灼燒!

他忽然有所明悟,感覺心中對炎道的感悟,又多了一份。

他的雷道感悟,已經提升到中等,能釋放出接近天命境的雷系技能,而炎道卻依然只能釋放出王下級的炎道技能,但這一刻,他似乎感覺有什么東西萌芽了,灼熱,焚燒,這些都是炎道的基本。

越是基本,反而越是貼近核心。

在蘇平看得略微出神時,他身上白骨變得尖銳起來,化作一道骨盾,將蘇平籠罩在里面,是小骷髏施加的,它感知到蘇平的意識狀態,從附身狀態,變為半附身。

如果此刻有攻擊襲來,它能主動替蘇平抵擋。

“臣服與我,當我的寵獸,我帶你去征戰星空!”

第二空間中,聶火鋒一拳轟炸出一個熾熱無比的火拳,一路橫推,撞擊在煉魔咒翼獸身上,他身形頎長,俯視著它說道。

吼!!

煉魔咒翼獸咆哮一聲,猛然揮舞巨爪,將身上的火焰撕去,它憤怒地道:“你在做夢!”

“非要被我打殘,才肯么?”

聶火鋒眼眸冷冽起來,他渾身火焰透體而出,額頭上浮現出一個奇異的烈焰符文,配合那一頭赤紅的火發,猶如火中神靈!

在他掌心,濃烈的火焰匯聚,蘊含毀滅的恐怖氣息,將周圍的第二空間都灼燒得扭曲,隱隱要撕裂開來!

那匯聚的火焰構造成一道烈火長槍,充滿璀璨神光,散發出強大道韻氣息,是一條完整的大道!

“破!!”

聶火鋒驟然揮舞,投擲而出,雙目中神光爆射,雙腳大步踏出,緊隨烈焰神槍,朝煉魔咒翼獸殺去。

另一邊,煉魔咒翼獸看到這璀璨的神槍,臉色有些變了,它驀然怒吼,渾身狂暴的魔氣透體而出,在它面前化作一道巨大的猙獰巨口。

吞魔!

這是它領悟的規則,在深淵的這些年,它眼前這吞魔之口,不知道吃下了多少不聽話的妖獸。

“沒用的,你的道攻擊太弱,給我焚盡!!”聶火鋒沖刺的同時,發出怒吼。

他早已看出,這昔日老對手的規則大道,是屬于那種持久性的,而他不同,是爆裂的,在一瞬間的爆發力,完全能覆蓋對方!

而戰斗,只需要這瞬間的爆發,便足以致命了!

“血咒魔海!!”

就在相撞的剎那,煉魔咒翼獸陡然怒吼,其雙翼上爆發出恐怖的血氣,從上面竟有肉眼可見的繁復咒文跳出,這些咒文像古老的象形字,極其特別,此刻飛出之際,像一條條的經文沖出,席卷出萬丈血光。

純黑的第二空間中,忽然間涌出滔天血海,隨著那些古老咒文涌入,這血海像被激活般,掀起洶洶巨浪!

“什么?”聶火鋒看到此景,頓時一怔。

下一刻,滔天血海已經將那烈焰神槍包圍,里面的漆黑咒文沖出,像一條條毒蛇,纏繞神槍,要將其絞滅。

“哈哈,沒想到吧,這是我們一族的血脈傳承技能!這是上古魔神給我族降下的懲罰,但成為了我族的力量!”

煉魔咒翼獸露出狂笑之色,厲嘯著推動那吞魔大口,朝烈焰神槍沖去。

“就算這樣,你也得死!!”

聶火鋒臉上的震驚在一瞬間收起,眼中升騰出狂暴的火焰,雙目竟直接燃燒起來,而那璀璨的烈焰神槍上,也爆發出千丈神光,從里面誕生出雪白的火焰。

這火焰瞬間掙脫上面纏繞的咒力,撕裂血海,從翻滾的血色巨浪中沖出,勢不可擋!

煉魔咒翼獸一怔,瞳孔微縮,急忙招架,一道道冤魂般的魔氣沖出,想要削弱神槍上的白焰,但剛靠近就被燃燒殆盡。

“滅!”

聶火鋒雙目神火噴發,如神祗審判般,手掌推動,神槍上的烈焰燃燒得越發璀璨,速度奇快!

轟!!!

神槍驟然貫穿了那吞魔之口,這是兩條規則大道的撞擊,爆發出震天的沖擊聲。

在空間之外的第一空間中,也感覺到一股充滿毀滅氣息的能量宣泄而出,剎那間,靠近戰場附近的獸潮,竟當場化作飛灰,連尸體都沒留下。

煉魔咒翼獸的身體倒飛出數千米之外,腳掌踩在了第二空間的邊緣,它渾身鮮血淋漓,胸膛上有一個碗口巨大的窟窿,血流不止,并且在窟窿中,竟還有一簇白色火苗在燃燒,生生不息!

煉魔咒翼獸勉強抬起爪子,將胸膛上的火焰按滅,隨即抬頭看向那渾身赤焰燃燒的聶火鋒,眼中露出冰冷至極的殺意,還有一絲心悸。

“還不降?”

聶火鋒高高在上,俯視著它。

煉魔咒翼獸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臉上的殺氣忽然間收斂,裂開嘴,發出大笑聲。

“聶火鋒!我等了千年,今天我會將你徹底撕碎,先吃掉你的身體,從腳開始,一直吃到你的內臟,讓你親眼看著自己被我吃掉!”它猙獰地道,說話間,伸出長舌舔食著自己的臉頰,舌頭上分泌出大量黏液。

聶火鋒眼眸冰冷,道:“那你就先去死吧!”

他抬起掌心,剎那間,渾身的神火再次凝聚,匯聚出先前那璀璨的神槍。

煉魔咒翼獸看到此景,卻發出更加猛烈的大笑,但笑了數聲后,卻驟然停頓,極其突兀,然后,它的表情變得異常冷漠,道:

“難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放縱我沖破封印么?呵呵,千年了,你用來監視我的那只小東西,我一直留著,雖然你很聰明,沒跟它簽訂契約,但你以為我沒察覺到么?”

聶火鋒一怔,臉上微微變色。

“你以為我這些年來,在做什么?”煉魔咒翼獸淡淡地看著聶火鋒,渾身那異常狂躁,扭曲的氣息全都不見了,跟先前似乎判若兩人,變得冷靜,從容。

“沒錯,我一直在準備,準備出來吃掉你。”它語氣說得極其輕描淡寫,道:“你以為我只有一條規則大道么?呵呵,早在兩百年前,我就領悟出了第二條規則之道,雖然還未成型,但已經能輔佐使用了……”

聶火鋒瞳孔一縮,驚駭地看著它,真的假的?

“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讓我在那看不見天日的深淵中,廝殺,戰斗……你在地表上,肯定沒這樣的機會吧?”煉魔咒翼獸眼中露出譏誚之色:

“先前戰斗中那些消散的能量,你以為是我們相互抵消了么?沒錯,抵消了一些,但另一些,都在我這呢……”

說著,他背后陡然浮現出滔天魔氣,下一刻,一張數十米巨大的吞魔之口出現,散發出的魔氣,比先前更濃烈數倍,絲毫不像它此刻受傷所能施展出的樣子。

聶火鋒忍不住輕吸了口氣,他雙目驟然浮現出璀璨的白色神火,在凝視之下,他臉色變了,在那吞魔之口的后面,他的確看到了第二條規則道韻,只是那條道韻較為淺薄,而且道韻極其隱晦,似乎是一條極善于偽裝的道。

請:m.shuqu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神寵獸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