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神寵獸店  >>  目錄 >> 第七百十二章 決戰

第七百十二章 決戰

作者:古羲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古羲 | 超神寵獸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神寵獸店 第七百十二章 決戰

在蘇平去半神隕地恢復體能時,統一防線內,此刻已經亂作一團!

警報!警報!警報!!

各處的哨兵站都傳來緊急消息,拉響了最高級警報。

在前線的深淵獸潮中,天命境的王獸悉數下場了,目前監測到的天命境級別的能量,已經有十三團!

這些天命境王獸肆無忌憚,都沒有隱藏能量的打算,就這么囂張直觀的暴露在眾人面前,率領深淵大軍一路前行,橫行無忌!

沿途的哨兵站,被盡數破壞。

一些躲藏在地底,用特殊裝置隱藏氣息的哨兵,也被天命境王獸揪出,直接抹殺!

深淵獸潮所經過之處,情報地圖逐漸熄滅,大片的地域變得黑暗下來,無法知曉里面的情況。

目前唯一還能監控到前線情報的,只剩下潛藏在高空云霧中的一些飛鷹,這些飛鷹是亞陸區第一情報組織,天眼閣所提供的,沒有生命氣息,加上體積小,沒有引起那些天命境王獸的注意。

除了飛鷹外,還有一些專門訓練的哨兵寵獸!

這些寵獸是用原始的馴獸法來訓練的,戰力一般,沒有跟主人簽訂契約,因此身上也沒有沾染什么人類的氣味,如果拋棄在荒野的話,也完全能算是妖獸!

正因是同類,所以能躲避一些妖獸的感知,通過自己隨身裝置的裝置,將情報傳遞回來。

不過,這些哨兵寵獸戰力太弱,在野外極容易遇害,而且訓練的成本極高,所以數量不多。

目前情報地圖上的零星畫面,都是這些飛鷹和哨兵寵獸傳遞回來的,勉強能知曉深淵獸潮的大概規模。

“按照它們目前的行進速度……最先抵達的,會是南面的深淵獸潮!”

一個參謀抱著懷里的一個智感平板,臉色難看地道:“時間是48分鐘,第二個抵達的,會是西面的獸潮,在1小時3分鐘左右,第三個是北面……”

他將各處獸潮的預計時間報了一遍,看向顧四平。

如今,只剩下決戰了!

先前的阻擊,雖然湊效,尤其是蘇平獨斷的北方,以及后來增援的東面,被消滅了好幾波超9級評價的獸潮,但……這遠遠沒能傷到深淵獸潮的根本!

這一次的深淵獸潮,可謂是率領全球妖獸侵入過來!

全球的妖獸,這是什么概念?

光是全球五大洲的妖獸,就有上百億不止,除去其中占據大數量的中低等妖獸,那些能參戰,給他們帶來壓力的高階妖獸,就有數億之多!

而這,還沒算數量最多的海域妖獸!

如果全球的海域妖獸包圍亞陸區的話,甚至能直接將亞陸區的板塊,生生推動!

這就是海域妖獸的恐怖數量!

唯一慶幸的是,海域妖獸中能夠登岸的,至少得是八九階,甚至是王獸!這樣一來數量驟減,但同樣不幸的是,即便是數量驟減,也依然是極其龐大的數目,而且一頭王獸,勝過千軍萬馬!

蘇平先前和眾多傳奇阻殺的獸潮,跟這深淵大軍的總數相比,簡直是滄海一栗,連波瀾都沒掀起!

顧四平臉色陰沉,沒有說話。

他的手指微微攥緊,掌心也有冷汗溢出,他的通訊器一直在手邊,他在等消息,等派去峰塔總部傳回的消息……

防線內。

各處的傳奇全都撤退回來了,一同撤回的還有增援他們的封號戰團,以及那些大師級戰寵師軍團!

在撤退回來后,眾多封號便各自返回到戰備區,療傷的療傷,休息的休息,還有的去治療受傷的寵獸。

在后援區一片忙碌,吳觀生坐鎮在這里,他現在的地位水漲船高,是少見的輔助類型的傳奇,他原先掌握的諸多治療秘術,有些因自身修為不夠,無法施展。

如今在蘇平的幫助下成為傳奇,他的治療水平暴增,一些九階戰寵和封號,在他手里數分鐘不到,就從重傷轉為活蹦亂跳。

至于王獸,他也得耗費一番手腳,但總的來說,效率還是很快,至少比其他封號治療師和儀器要迅速十倍不止。

“天命境都下場了,接下來……只能依靠防線來死守了!”

撤退回來的葉無修、薛云真等人,找到另一邊的原天臣等傳奇,此刻深淵獸潮來臨,他們都是同一條線上的螞蚱,也都暫時放下了彼此的成見。

原天臣等人也意識到,情況比他們想象的還糟!

即便他們現在想獨善其身,單獨跑掉,也很難了!

這天命境的妖獸率領獸潮橫掃包圍過來,從四面八方合攏,就是不想出現漏網之魚,不讓他們中有人跑掉!

他們也沒信心,能躲過獸潮中那些虛洞境,甚至是一些感知力敏銳的瀚海境王獸的洞察。

即便避開了天命境,也很難避開那數量眾多的瀚海境王獸,一旦行蹤暴露,在荒野上就是死路一條,立刻就會被群起追殺!

眾傳奇聚在一起,相互對視,都是臉色陰沉。

眼前的局面,只剩下血拼一條路可走。

但……能拼得過么?

答案是否定的,而且是希望極度渺茫!

但,不戰也是死,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可言!

唯一的奢望,就是寄希望于峰主,希望他之前的話,不是單純的口嗨,是真的有底牌,有辦法!

“事到如今,再多想別的已經沒意義,不管怎樣,殺就完了,就算今天是咱們的覆滅之日,也要讓這些妖獸掉層皮!”

項風然目光森然道,殺伐之氣極重。

葉無修點頭,他們常年駐守深淵,生死早已看淡,這次之所以如此瘋狂,主要是這一次的失敗,不光是他們會死,而是藍星上的所有人,都會陪葬。

他們奮戰,早已不是為了他們自身,而是為了肩上更多的生命!

“先去療傷吧,具體怎么安排,聽峰主怎么說,話說,蘇老板呢,你們看到了么?”薛云真看向眾人。

提到蘇平,李元豐和秦渡煌等人也轉頭四顧,都沒看到。

原天臣等傳奇卻是臉色有些不自然起來,先前蘇平獨斷北方,又增援東面的事,他們也知曉了,雖說蘇平對他們的態度極其霸道,但蘇平所做的事,功勞比他們任何人都大。

“估計蘇老板回店了吧,他一向喜歡沒事就待在他的店里。”周天林說著,掏出通訊器,撥打了一個號碼,很快便接通。

他問了幾句,隨即掛斷了通訊。

“沒錯,是回店了。”

薛云真松了口氣,“沒事就好,既然如此,我們也都散了吧,抓緊去治療戰寵。”

葉無修點頭,直接離開。

項風然這才想到身上的傷,頓時疼得微微咧嘴,深吸了口氣,也不再多說,跑去治療了。

另一邊,原天臣等人也都各自散去。

“都這種時候了,二代塔主……應該要出關了吧?”跟隨原天臣一同離開的一位瀚海境傳奇,小聲地說道,滿臉擔憂和焦慮。

原天臣眼眸微瞇了一下,看向遠處,那里是峰塔的方向。

“如果再不出來的話,估計就只能給我們收尸了。”

旁邊,另一個瀚海境傳奇老者皺緊眉頭,眼中帶著疑惑,向原天臣道:“原老前輩,二代塔主常年閉關,上次聽說那副塔主是他的學生,算上他們,咱們峰塔有三位天命境,為什么峰主不通知他們?”

“都這種時候,他們至少得出來一人吧,聽說二代塔主是閉關沖擊星空境,那他的徒弟總不會也到了要沖擊星空境的地步吧?”

先前開口的那位瀚海境傳奇,聞言不動聲色地看向原天臣,同樣想要知道原因。

原天臣看了他們二人一眼,微微搖頭,諱莫如深地道:“峰塔的事情比較復雜,這里是全球權力的中心地帶,有太多的秘密隱藏,有些東西連我都知道的不全,你們還是不要問太多為好,不管怎樣,他們多半是會趕來的,先前峰主說的底牌和希望,多半就是指他們。”

二人對視一眼,都是微怔,但見原天臣都如此忌憚的模樣,也沒再多問什么。

實際上,他們心中也有這樣的感覺。

要不是先前蘇平大鬧峰塔,引得副塔主出面,他們都不知道,這位一直輔佐第三代峰主的副塔主,居然是二代塔主的徒弟。

徒弟都是天命境了,那二代塔主的戰力,可想而知!

與此同時。

南面,深淵獸潮深處。

三道巍峨巨大的身影,在獸潮中行走,周圍的獸潮全都避讓得遠遠的,讓出三處巨大的空地給它們。

“居然讓我們全都出手,領主大人對這爬蟲,似乎頗為忌憚啊。”

左側一頭渾身黑斑,像直立巨蜥的類人型巨獸發出低沉的聲音,它的背脊和手臂上全是尖刺,腦袋后面有一條極其粗壯像鞭子似的軟骨巨角,像一截盤繞的巨蛇,能隨意扭動,卻又充滿力量感。

“不要小瞧這些人類,他們中有三位跟咱們修為相等的強者,都奴役了跟咱們境界相同的家伙,而且還有獨特的戰斗技法,能夠合體戰斗,在相同修為的情況下,一對一搏殺,他們是優勢。”

中間,一只渾身籠罩在恐怖陰影中的巨獸發出轟隆的聲音。

這巨獸有七顆巨大的腦袋,輕輕搖晃,每顆腦袋上都遍布尖池,下身是一頭巨型地龍構造,體格是三只中最為碩大的,渾身彌散著濃重的血性氣息。

如果有人看到它,立刻就會認出,這便是藍星上四大天王之一的七罪!

那直立的類人型巨獸側目看了它一眼,道:“我見過那種合體的技法,的確能將力量大幅度提升,但咱們也不是好惹的,論戰斗,這些爬蟲能跟我們比么?我在地底數百年,都是一路殺過來的,每天睜開眼就是廝殺!”

“我倒想看看,這些爬蟲能有什么戰斗經驗!”

七罪的兩顆腦袋看了它一眼,發出怪笑,另外幾顆腦袋卻是搖晃著,看向別處,似乎在捕捉沿途的風景。

而其中一顆較為碩大,頭頂有金色犄角的腦袋,卻很淡然平靜,道:“論戰斗經驗,肯定沒法跟你們比。”

“哼!”

直立的類人型巨獸輕哼一聲,卻是頗為受用。

旁邊,另一頭像巨型蝸牛的妖獸,卻沒說話,只是慢慢的蠕動身體前進。

北面。

一處浩浩蕩蕩的獸潮中,三頭巨大身影行走在其中。

“彼岸,聽說你先前在人類手里吃過敗仗?”

“吱吱吱,肯定很想報仇吧!”

“哼。”

三頭巨獸中,一頭渾身赤紅,有一顆極其碩大血紅眼珠的妖獸,冷漠地道:

“那一場戰斗,我只是讓分身過去查探一下那封印有沒有破開的可能,遇到那人類,完全是意料之外,我那分身的戰斗力,只是勉強到天命境初期罷了,不敵很正常。”

“吱吱吱,能分裂出天命境初期的分身,肯定是耗費了不少能量吧,很痛苦吧,吱吱!”

這口氣,老陰陽了。

彼岸聽得勃然大怒,道:“你再這樣跟我說話,別怪我不客氣!”

“吱吱吱,我不說了,像我這種沒法分身的,只能羨慕你有這樣的能力。”

“你們倆也別斗了,這一趟咱們的首要任務,除了剿滅這些人類外,還要確保他們不會摧毀封印,畢竟那封印里聽說囚禁的是一片世界,誰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況,總歸是未知的因素,對咱們穩吃的局面有些不利。”

“哼!”

“吱吱吱!”

時間在一點一點流逝。

統一防線內,大量的戰寵師都在積極調動,趕赴南面。

最先抵達的深淵獸潮便是南方,此刻在南方的第一外壁上,堆滿了戰斗資源,有火箭、導彈炮,地空導彈,還有一些鐳射槍炮,殺傷力連九階妖獸都得避讓三分。

一排排的戰寵師,站在巍峨的高墻上,臉色肅穆又緊張,注視著前方的地平線。

當地平線出現黑影時,就意味著戰爭開始了!

一些傷勢較輕的傳奇,已經趕赴到南面,在這里靜靜等待。

與此同時,在龍江的小淘氣店內。

一道光芒出現在寵獸室中,緊接著蘇平和喬安娜的身影從里面踏出。

蘇平剛回來,便迅速拉開寵獸室的門,看到停留在店內的蘇凌玥和唐如煙,松了口氣,立刻問道:“深淵獸潮的情況怎么樣,有抵達么?”

“還沒,預計在20分鐘之后抵達。”唐如煙看到蘇平,又看到跟蘇平一同走出的喬安娜,有些吃味地撅嘴道。

喬安娜瞥了她一眼,沒理睬。

蘇凌玥看到蘇平目光鋒利,先前的虛弱一掃而空,吃驚地道:“哥,你的身體恢復了?”

蘇平點頭。

在半神隕地,他吃了喬安娜給他的神果,此外讓煉獄燭龍獸跟二狗,還有小骷髏也吃了,如今狀態都恢復到飽滿的全盛狀態,還能再戰!

“看來還來得及……”蘇平松了口氣,沒錯過就好,他是掐著時間回來的,以最快的速度,但深淵獸潮的行進速度如何,他就不知道了。

“你們在這待著,不管發生什么事,不要離開店。”蘇平大步走出,對喬安娜道:“幫我看好她們。”

說完,蘇平已經身影瞬閃而出,消失在幾人視線中。

唐如煙微微咬牙,轉頭看向喬安娜,道:“剛你們在里面干嘛了,待這么久,他怎么狀態恢復得這么快?”

喬安娜瞥了她一眼,淡漠道:“我干嘛需要跟你匯報么?”

“你!”唐如煙語塞,咬牙切齒,卻沒法奈何喬安娜。

畢竟,這家伙是傳奇不說,而且還是蘇平的正式員工,光是這層身份,就比她這臨時工高一級。

她心中越發不是滋味兒。

“再過一刻鐘,就到了。”

總指揮室內,一個參謀望著情報地圖上的消息,語氣沉重地道。

旁邊幾人都沒說話。

顧四平忽然感覺手邊的通訊器響起,他心中一個激靈,但表面的反應卻很平靜,迅速拿起一看,立刻接起:“怎么說?”

“二代塔主跟他的徒弟出關了,正在趕往。”通訊器那邊傳來聲音。

顧四平微怔,目光微微閃動,道:“他們有突破么?”

“似乎……沒有。”那邊的聲音有些不確定道。

顧四平微微皺眉,思考片刻,露出釋然之色,他放下了通訊器,他對幾位參謀道:“各位別慌,還有兩位天命境正在趕來,一刻鐘之內應該能抵達。”

“還有兩位天命境?”

此話一出,幾位軍事參謀都是驚愕,隨即驚喜激動地看著他。

“是我們的人嗎?峰主您不是說,只有您跟那位蘇平先生是天命境么,怎么會……”有參謀忍不住問道。

其他人也都是好奇和困惑。

顧四平淡然道:“這二位常年閉關,所以先前沒算進去,但愿他們出關時,已經走到更高的境界。”

幾位參謀都是恍然,但依然感覺有些古怪,如果僅僅是閉關,這位峰主完全先前告知他們,或是提前請他們出關,但從顧四平的談話中,他們壓根不知道有這樣的強者,似乎對方刻意忽略了他們。

一山不容二虎!

有人想到些什么,臉色微微變化,卻沒表露出來。

防線南面,第一道外墻上。

蘇平身影一晃,出現在這里,他剛過來就看到了薛云真和秦渡煌的身影,當即飛掠過去,問道:“怎么樣,其他人呢?”

“悶騷葉跟黑瘋子還在療傷中,獸潮預計還要十分鐘左右,它們馬上就進入伏擊區了,等真的開戰了,他們會過來的。”薛云真看到蘇平,立刻說道。

秦渡煌看到蘇平身上鮮血已經干涸的盔甲,有些心悸,那盔甲的縫隙和輪廓已經完全沒有了,縫隙里全都塞滿了碎肉和骨渣,被填滿,難以想象這是殺了多少妖獸才留下的痕跡,他連忙道:“蘇老板,您身體要緊么?”

“我沒事。”蘇平看了他們一眼,發現他們的狀態還不錯。

這時候讓葉無修他們去寄養位里療傷,顯然來不及,而且效果也未必能比在基地內治療強多少,雖說他寄養位里的療傷功能很強悍,但如今防線內給予葉無修他們的治療資源,必定是最最頂尖的。

許多珍稀的治療資源,都會拿出來用,畢竟再不用就沒機會用了。

在幾人交流時,遠處一道道呼嘯聲飛馳而來,是李元豐和小莫等人,都陸續到場。

此刻南面最先遭遇深淵獸潮,他們全都統一來迎戰南方,其他三路只能暫放,反正獸潮也還沒抵達。

“蘇老板,我們來輔佐你了。”

“蘇老板,您沒事吧?”

眾人陸續過來,看到蘇平,都是關切問候。

先前蘇平的功勞實在太大了,獨斷北方,還增援東面,而且有蘇平坐鎮的東面,再無妖獸能越界。

包括在東面的葉無修,薛云真、井深等三位虛洞境傳奇,都是蘇平所救下來的,如果沒蘇平,他們可能會損失慘重!

“這南面有三頭天命境妖獸,我們只能配合蘇老板來防守了。”

“沒錯,蘇老板讓我們怎么做,我們就怎么做。”

項風然和葉無修也都趕來,目前的情況一目了然,他們知道單靠他們的話,想要防守任何一面都是不可能的。

別看他們人數不少,但王獸數量更多!

而且在天命境王獸面前,他們能勉強逃走就算不錯了,何談應戰?

如今唯一的戰術,就是以蘇平為尖刀,撕裂獸潮,他們從旁輔佐,就像那些封號戰團輔佐他們一樣。

嗖嗖嗖!

另一邊,原天臣等十幾位傳奇也都飛馳過來,雖然他們跟蘇平有過節,但此時此刻,他們知道唯一的戰術,就是依靠蘇平。

只有蘇平,能抵擋住天命境王獸的壓力,讓他們能夠有發揮的空間。

蘇平看了一眼這些人,沒說什么,如今合力作戰才是最主要的,任何過節在這樣的大事面前,都是小事。

“來了!”

陡然,有人低聲驚呼道。

轟地一聲,猛地一道驚天巨響,緊接著,眾人便看見地平線盡頭,爆發出巨大的蘑菇云,是埋藏在那里的炸藥引爆了!

這也說明,深淵獸潮抵達了那里!

以獸潮的行進速度,在他們視線所見到的地方,到這里,只有數分鐘的路程。

蘇平目光一凜,凝目望去。

伴隨著巨大的蘑菇云沖天而起,很快,那蘑菇云陡然被什么東西撕裂,硬生生破開,緊接著一道呼嘯的黑影從蘑菇云中急速擴大,跳躍到前方。

那是一只七八十米,直立類人模樣的巨獸,渾身鱗片覆蓋,像巨蜥,又像異形,猙獰無比。

“天命境王獸!”

葉無修和原天臣等人,瞳孔微微收縮。

相隔十幾里外,他們便感受到了那種強大的壓迫,讓他們渾身毛孔不自禁的收縮,本能的感到恐懼。

蘇平微微瞇眼,仔細凝視。

只見那頭天命境王獸快速向前沖刺,轉眼間便大步沖出四五里,沿途踩爆了不少陷井,有的陷井是炸藥,有的是寵獸機關,能夠投擲出尖銳無比的巖晶箭,這是寵獸的技能凝聚出的東西,鋒利無比,足以輕松貫穿九階妖獸。

但此刻,這些陷井被引爆,將那巨獸包圍,一片混亂之中,這巨獸的身影卻巍然不動,絲毫無傷!

如此景象,讓防線上的所有戰寵師軍隊,都是倒吸涼氣,感到恐懼。

蘇平卻不覺意外,這些陷井雖強,但在天命境王獸面前,形同玩具,即便是虛洞境妖獸,都能縱橫。

畢竟布置這些陷井的材料,只有如此強度。

以藍星目前的科技,還沒法制造出能伏擊虛洞境王獸的陷井,更遑論是天命境了。

“蘇兄!”

“蘇老板!”

看到陷井被紛紛引爆,卻沒什么效果,葉無修等人臉色都有些變了,有些急切起來。

蘇平目光深沉,這只是第一頭天命境,后面還有兩只,他想要迅速將三只全都斬殺,有點難度。

除非連用三次虛劍術,但這樣一來,會將他身體掏空。

喬安娜那里的神果,已經用完了,只能靠寄養位來恢復,那需要一個小時……也就是說,這一戰,他必須節省體能。

畢竟再去寄養位待一小時,估計綠花菜都黃了。

“準備上。”

蘇平深吸口氣,心中已有決斷,他身邊漩渦打開,小骷髏的身影浮現,但這一次,蘇平沒跟小骷髏合體。

小骷髏自身的戰力,雖然跟天命境有差距,但骷髏王一族的血脈技能,讓它很難被殺死,配合煉獄燭龍獸的話,勉強能牽制住一頭天命境妖獸。

而他自己,也能迎戰一頭。

即便不跟小骷髏合體,單憑他從金烏世界得到的鍛煉,他的戰力也能跟天命境初期媲美了,全力爆發的話,能勉強迎戰天命中期!

看到蘇平召喚寵獸了,原天臣等人也都面色沉重,只能硬著頭皮呼喚各自的戰寵,準備隨蘇平沖殺。

“走!”

蘇平暴喝一聲,率先沖出。

他在飛出之際,身后漩渦浮現,煉獄燭龍獸跟二狗的身影從里面沖出,至于紫青牯蟒,它的戰力只媲美瀚海境王獸,不到油盡燈枯的時候,蘇平沒打算讓它上場。

吼!!

二狗剛出現,便咆哮著釋放出層層疊疊的防御技能,籠罩在煉獄燭龍獸跟蘇平身上,至于小骷髏,直接被它無視了。

開玩笑,小骷髏的變態生存能力,二狗早就見識過,比它還狗,根本打不死。

在眾多王級防御技能的包圍下,蘇平跟煉獄燭龍獸顯得極其華麗和矚目,讓眾人都看得發愣,這是有多怕死,才能掌握這么多防御技能?

蘇平和煉獄燭龍獸散發出的氣息,立刻引起那類人異獸的注意,它狹長的雙眼瞇起,像是在怪笑,嘴里伸出七八米長的舌頭,舔舐了一下腦袋,驀然朝蘇平和煉獄燭龍獸沖來。

蘇平跟煉獄燭龍獸的身體驟然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現在這類人異獸面前,被它直接挪移了過來。

在他們出現之際,一道尖銳的利刃,朝煉獄燭龍獸的胸膛貫穿而去。

這是這類人異獸腦袋后面的軟骨長角!

嘭嘭嘭!

煉獄燭龍獸身上的防御技能,層層爆裂,像紙片般沒有造成阻礙。

但煉獄燭龍獸的反應極快,它的戰斗經歷多到它自己都記不清,經歷的必死局面,更是數都數不過來,對天命境王獸的攻擊方式,也極其熟悉。

它驀然卷動翅翼,身體猛然側閃,翅翼上雷霆震動,而后一道雷火渾濁的龍息噴射而出,直接砸臉。

這類人異獸一怔,顯然沒想到這頭龍獸居然能反應過來,似乎早預料到它的攻擊似的。

但它也不是吃素的,頭頂的軟骨長角驀然扭動,以詭異的刁鉆角度繼續刺向這龍獸。

嘭地一聲,陡然一道劍光斬來,將這軟骨長角彈開。

“嗯?”

這類人異獸有些憤怒,猛然發出一道刺耳的低吼,周圍的空間陡然震蕩,爆裂,極強的音波籠罩。

這是音波攻擊,而且這音波以空間為鏡,在不停振幅,破壞力暴增到極其駭人的地步。

蘇平臉色驟變,這是無差別的攻擊,他第一反應便是身后的葉無修等人,急忙大吼道:“別過來!”

但還是晚了。

轟地一聲,蘇平感覺自己腦海中一陣震蕩,這音波中竟然還混入了精神攻擊!

他感覺腦海像針刺般劇痛,意識都有片刻的恍惚。

這時,他在金烏世界中的鍛煉奏效了,他的神魂異常強悍,在片刻的松散之后,瞬間恢復過來,將那尖銳刺痛抵消。

然而,身體上遭受的音波攻擊,卻沒法承受,在他體表的防御技能層層爆裂,瞬間破碎。

下一刻,狂暴而混亂的壓迫,擠壓到他的身上,全身的毛孔像在被揉捏一樣。

噗地一聲,蘇平噴出一口鮮血,內臟受到震傷。

“啊……”

“快退……”

一陣慘叫聲在蘇平背后響起,那些跟隨在他后面的葉無修、薛云真、原天臣等人,全都慘叫,一眾傳奇體外提前布置的防御技能,全都爆裂開來。

在防御技能破碎的同時,他們身上閃出各種斑駁的光芒,是一件件防御秘寶被震碎了!

其中,有六位瀚海境傳奇,身體當場爆開,連腳下的飛行戰寵都一同腦袋炸裂,化作漫天血霧,卷著殘肢肉沫一同潑灑掉落下去。

在更遠處的外壁上,眾多封號、大師,也被那低沉卻刺耳的音爆,給震得七竅流血,有的當場昏厥過去。

他們距離很遠,但依然受傷極重。

僅僅一擊,整個第一外壁防線上的眾人,全都重傷!

這就是天命境的王獸!

看到這一幕,后面總指揮室,以及各基地市內的所有人,全都張著嘴,怔怔地說不出話來。

“居然沒死?”

這類人異獸看到自己面前的蘇平跟那頭龍獸,暗金色的眼珠微微睜大,露出幾分震驚,它這一擊,居然沒將這人類給轟殺?

連那頭龍獸,都沒殺死?!

要知道,這一擊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就算是其它天命境初期王獸,都得當場腦袋開花!

“好強的體質……”

類人異獸眼中露出奇異之色,就在它準備再次出手時,一道鋒利無比的刀光驟然臨近,斬向它的腦袋。

請:m.shuqu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神寵獸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