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神寵獸店  >>  目錄 >> 第五百二十章 背對主人……絕不會倒下

第五百二十章 背對主人……絕不會倒下

作者:古羲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古羲 | 超神寵獸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神寵獸店 第五百二十章 背對主人……絕不會倒下

虛無的半空中,忽然間波紋蕩漾,裂開一道縫隙,透明的空間像幕簾般被掀開,從里面走出一道妖嬈的曼妙身影。

這是一個身材極具魅惑的女人,一身印著骷髏的紅袍,像是從血水里浸泡出來的,透著猩紅煞氣。

其臉孔精致絕美,額頭佩戴著一朵血紅的花,如絲瀑般的黑發飄散在周圍,每根黑發像厲鬼一樣晃動。

“卑賤的人類,你好像有什么陰謀。”這血袍女子冷冷地俯視著蘇平,但說出的聲音,卻是男性的,看上去無比怪異。

“你是彼岸?”蘇平的心臟在顫抖。

他感覺自己被算計了。

天命境除了能禁錮空間,還有諸多其它的空間秘術能力,包括空間折疊!

能夠將自身藏于空間當中,沒有相同等階修為的人,很難察覺,除非有超越等階的感知秘術。

“彼岸,這是你們螻蟻給本尊起的稱呼而已,不過本尊還挺喜歡。”血袍彼岸淡然道:“先前你拋出的那鐵環,是什么東西?”

從那鐵環上,它感受到死亡氣息,不過它已經看出,這個人類的鐵環似乎用盡了。

見它承認,蘇平的心臟在顫抖,呼吸都有些急促。

不是怕的,是氣的!

兩個彼岸?顯然不是,這應該是彼岸的某種能力。

那戰場上的巨大身軀,多半只是一個靶子,也許是分身。

而眼前這個,蘇平能從它身上感受到更隱晦內斂的恐怖氣息,或許是本尊。

讓蘇平氣的是,他怎么都沒算到,這彼岸竟然如此猥瑣陰險!

堂堂妖獸天王,率領十幾只王獸襲擊龍江,居然還將自己的真身藏了起來!

這真身應該是早就用空間折疊,藏在了這戰場的上空,這是圖什么?!

蘇平也沒再跑了,跑不掉。

他能感覺到周圍的空間時時刻刻都在搖晃,隨時都能束縛住他。

這是真正的空間禁錮!

若非這彼岸要問他的話,估計直接就將他徹底禁錮了,連眨眼都不行。

蘇平盯著它,道:“為什么非要襲擊龍江,你似乎不是單純為了獵食,是這里有什么東西吸引你么,還是,你在懼怕峰塔的埋伏?”

這彼岸的行動,實在是詭異。

結合到之前蘇平從王下聯賽趕回來平息的第一波獸潮,蘇平瞬間想到了很多。

這彼岸有如此靈智,如此狡猾,又活了這么久的歲月,襲擊過的基地市不在少數,不可能不知道人類基地市是什么情況。

如此大動干戈,又執意攻擊龍江,絕對是另有原因。

加上他先前的溝通,雖然簡短,但他提出的一些條件,彼岸卻理都沒理,像沒聽見,換別的王獸,至少也會質疑。

這只能說明,它攻擊龍江的決心,無法阻擋!

“獵食?”彼岸似乎聽到什么笑話,微微冷笑一下,但很快收斂,似乎是不屑跟蘇平這樣的存在,流露出自己的情緒,淡然道:“本尊問你的話,你只需回答,在本尊還沒動手之前,你最好自己聽話一些,否則,我會讓你痛不欲生!”

蘇平臉色陰沉,但還是道:“那是捕獸環。”

雖然他恨不得將眼前這彼岸碎尸萬段,但眼前卻無能為力,如果可以的話,他愿意忍讓,只要能保住龍江。

能夠和解談條件的話,蘇平會盡全力爭取。

甚至是尊嚴,都可以拋棄!

跟千萬人的性命相比,他的尊嚴又算什么。

“需要怎么做,你才能放棄襲擊這里?”蘇平問道。

“捕獸環?”彼岸挑眉,冷笑道:“看來你不吃點苦頭,是不會說實話,還有,你這身本事,是誰教的,我認識的你們人類中的封號,似乎沒有誰有這能耐,可以教導出你這樣的家伙。”

“我說的是實話,只要你愿意放過襲擊這里,我什么都可以跟你說。”蘇平認真地看著它。

“是么,那就先跪下吧。”彼岸玩味道。

蘇平臉色變了。

下跪?

他從未給別人下跪過,只跪父母!

“怎么,猶豫了?”彼岸眼中帶著一絲輕蔑,輕輕抬起手指,指尖一道暗紅色能量聚集,下一刻,聚集成一顆圓球,驀然暴射而出。

這能量射出的同時,急速膨大,直接射在后方千米不到的基地外墻上,轟地一聲,這處基地外墻驟然爆裂,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塵霧揚起,在里面是一個巨大的窟窿出現!

在墻上附近的將士,全都被混亂的空間力量絞殺!

僅僅一指,便摧毀了這特殊構造的基地外墻!

戰場四處的封號和將士,都被驚動,也都注意到了蘇平這邊的情況,都是駭然。

這忽然出現的怪物女人,是什么東西?

蘇平臉色變了。

雖然他見識過不少天神出手,都是天命境的力量,但那是在半神隕地,那里的世界質量遠比藍星要堅固,因此看不出太強的破壞力,但在這里,這力量卻像是毀天滅地!

“住手!”

蘇平急忙怒吼。

“我答應你!”他憤怒地道。

彼岸瞥了他一眼,放下了手,道:“報出你的師傅,再告訴我那鐵環的來歷和作用。”

“這樣的話,你會放過這里?”

“也許吧。”

彼岸隨意的態度,讓蘇平憤怒的攥緊拳頭,這就是力量鎮壓帶來的有恃無恐,這種談判,只是單方面的妥協。

只是,明知道是這樣,甚至對方是在戲耍,蘇平也不得不答應。

“那鐵環還有,但不在我身上,我師傅已經去世了。”蘇平直視著它說道,心中卻暗暗緊繃起來,要是它想要搶奪剩下的鐵環,他正好可以將它帶到店內。

“是么,那你叫人給我取來。”彼岸淡然道。

蘇平臉色微變,低沉道:“這東西只能我親自去取,這樣的寶物,你也知道,我不可能放在隨便什么人都能取出來的地方。”

彼岸注視了他一眼,微微點頭:“也是。”

“既然如此,先留你一條小命,等我解決這里的事,再來慢慢挖掘你身上的秘密,我有的是時間。”彼岸說道。

蘇平臉色一變,剛要說話,陡然,周圍的空間飛速壓迫過來。

空間禁錮!

在蘇平身上,陡然出現金光,是老龍王的秘寶。

但這金光剛出現,就轟然破碎,沒法阻擋!

這只能抵擋虛洞境的攻擊,在天命境的力量面前,如紙糊般脆弱。

在這秘寶破碎后,又是一道防御秘寶出現。

能夠抵擋虛洞境攻擊的秘寶,蘇平有足足三件。

很快,第二道秘寶也沒能撐住太久,當場破碎。

蘇平憤怒無比,此刻想再說話,卻時間不多了,是跑,還是留下?

他還有一件自保秘寶,雖然不是防御的,但能夠直接破開虛空,傳送到任意地方,也是老龍王的保命秘寶。

但一旦使用,被傳送出龍江,等他再趕回來的話,龍江應該已經覆滅了!

在這分秒之間,他的思緒陷入無比痛苦的斗爭中。

就在這時,陡然一道憤怒無比的咆哮響起,傳遍整個戰場!

這龍吼,蘇平無比熟悉,是煉獄燭龍獸!

轟!!

空氣猶如沸水般,驟然間被推動,緊接著,一顆炮彈般的身影急速沖來,像燃燒的隕石,竟生生闖入到蘇平的這片空域。

是煉獄燭龍獸趕了過來!

蘇平怔住。

他沒叫它啊!

在彼岸面前,煉獄燭龍獸毫無反抗能力,根本沒戰力!

吼!!

煉獄燭龍獸駕馭火焰,騰飛呼嘯而來。

它一雙龍目碩大猙獰,憤怒地死死盯著彼岸,通過契約,它能感受到蘇平的所有情緒,無論是痛苦還是憤怒。

在它身后的戰場上,那植物系王獸已經倒下,尸體被絞碎!

以低于植物系王獸的戰力,它將對方斬殺了!

這里面有屬性克制的功勞,也是它自身的爆發。

“嗯?”

彼岸也注意到煉獄燭龍獸,眉頭微挑,從之前它就留意到了這頭龍獸,修為也是很低,跟眼前的人類一樣,但爆發出的戰力,卻十分驚人,甚至稱得上詭異。

詭異的人類,詭異的寵獸!

這是它對蘇平的興趣所在。

“潛力不錯,可惜,血統太低賤了!”彼岸瞥到遠處被斬殺的植物系王獸,臉上沒太大波動,淡漠說道。

它沒有做出任何動作,但迎面飛來的煉獄燭龍獸,卻陡然身體一震,像是撞到一堵墻上,被震得跌落下去。

只是,才跌落到一半,它的龍翼揮舞,又再次咆哮著騰飛而來。

蘇平能感受到煉獄燭龍獸決然憤怒的意念,他眼眶發紅,傳念道:“不要過來,離開這里!”

吼!!

回應他的,是煉獄燭龍獸一往無前的咆哮。

那咆哮充滿憤怒,堅決,其身上的暗紅色煉獄火焰,表面上燃燒出金色的神力龍焱,筆直沖來。

蘇平呆住。

煉獄燭龍獸很少違抗他的命令,除了以前剛開始,在培育世界用死亡訓練法來培育它時,讓它抗拒之外,后來他說什么,他基本都會聽從。

似乎是知道,抗拒也沒用。

但沒想到,此刻它居然又在抗拒他的話。

而這一次抗拒,不是因為畏懼死亡,而是前來拯救他!

不要啊!

我可以自保,你走啊!!

此刻被空間禁錮籠罩,蘇平想要將它收回召喚空間都辦不到!

“走啊!!”

蘇平忍不住咆哮,這一次,他是通過契約之力發令,帶著不容抗拒的契約力量。

煉獄燭龍獸的身體一震,似乎被虛空中的神秘力量打中,但下一刻,它再次發出更加瘋狂憤怒的咆哮,像燃燒的流星,嘶吼沖來。

蘇平臉色蒼白,他怎么都沒想到,煉獄燭龍獸居然會違背契約的命令。

這不是普通的口頭指令,而是契約力量加持的指令!

寵獸必須服從的指令!

違背的話,寵獸會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先前在精英聯賽上,那銀霜星月龍為了保護蘇凌玥,為她作戰,而違抗了她的命令,險些身死,好在蘇凌玥及時撤回,加上治療及時,才沒出大事。

撤消!撤消!

看到煉獄燭龍獸趕來的身影,蘇平慌忙地撤消先前的命令,但他看到,煉獄燭龍獸身上已經燃燒起契約的火焰,那是違抗契約所遭受到的觸發!

這一刻,他忽然體會到蘇凌玥在參戰時的絕望心情。

那種親手傷害自己寵獸的心情。

絕望!

“低賤的龍獸,愚不可及。”彼岸微微冷笑。

蘇平驀然抬頭,雙眼血紅,死死盯著它:“我不允許,你侮辱我的寵獸!!”

看到蘇平血紅的雙眼,那里面的暴虐和殺戮,幾乎要奪眶而出,彼岸也是臉色微變,有些怔住。

它從未見過,殺戮如此強烈的人類。

這真的是人類?

感覺更像是厲鬼!

而且是窮兇極惡的那種惡鬼!

感覺到自己似乎被嚇到,彼岸眼中閃動出一絲怒氣,冷哼了一聲。

空間壓迫更強烈數倍,蘇平身上的防御秘寶瞬間破裂,身體被徹底禁錮,依然保持著血紅雙眼,死死盯著彼岸的模樣。

“你也死吧。”彼岸看向遠處嘶吼飛來的龍獸,冷漠道。

煉獄燭龍獸雖然是龍階第三,但只是封號龍階,不是王級血統,在彼岸這種天命境王獸眼里,就跟普通的老鼠沒什么區別。

空間絞殺!

煉獄燭龍獸的身體陡然被定住,下一刻,身上猛地爆裂出大量鮮血,像是被什么擠壓了一樣。

包括其龍翼,骨骼,都有些變形!

隨著彼岸收手,煉獄燭龍獸的身體徑直從空中墜落。

這一擊,足以將尋常王獸直接扼殺。

在空間禁錮中的蘇平,血紅的雙眼在顫栗,雖然空間禁錮了他的身體,卻沒法禁止他的感知和思緒,看到煉獄燭龍獸倒下,蘇平感覺大腦像燃燒一樣,有種發狂的感覺。

就在這時,陡然間,下墜的煉獄燭龍獸,身體忽然間減緩了速度。

其變形扭曲的龍翼,觸動兩下,又再次揮舞了起來。

它的身體慢慢穩住了,渾身鮮血如注,在喘息之后,卻是再一次發出蒼莽無比的嘶吼龍嘯。

龍嘯于野,天地同寂!

這咆哮是來自星空的龍吼,威壓整個戰場!

所有人,所有的妖獸,都忍不住心顫,看向那咆哮的身影,那頭渾身浴血,身體扭曲變形的龍獸。

都那樣了,居然還能發出這么強有力的龍吼?!

所有人都是震撼,卻又悲涼。

“嗯?”

彼岸有些驚訝,它這一擊,居然沒能殺死這頭龍獸?不可能,就算是防御型的瀚海境王獸,都該死透了啊!

它微微皺眉,算了,一次不死,再加點力就是。

吼!!

煉獄燭龍獸咆哮著,再次嘶吼沖天而來。

剛飛到一半,強烈的空間力量從四面八方而來,煉獄燭龍獸渾身驟然僵硬,隨即體內再次爆射出更多的鮮血,這一次的出血量,比先前更大,似乎將其體內的鮮血,全都擠壓了出來,龍翼徹底扭曲縮成一團。

但就在這時,煉獄燭龍獸的身體卻沒倒下,反而燃燒起越發旺盛的龍焰,緩緩的,一步步的,在虛空中,朝蘇平飛了過來。

直到,飛到了蘇平面前!

它已經被血水浸濕的雙眼,看了蘇平一眼,而后踏出,越過了蘇平的身體,迎上蘇平前方的彼岸,做出了防御的姿勢。

這是想要……保護他?

蘇平血紅的雙眼,忽然涌出淚水。

沒用的,沒用的啊!

為什么你不肯聽話!

彼岸也是愣住,沒想到這一次居然還沒能將這龍獸殺死,這不合理啊。

“有點煩了。”他皺眉,手指凝聚暗黑能量,一道光束瞬間射出。

這光束太快,煉獄燭龍獸渾身撐起一道道防御技能,同時抬起龍鱗崩裂,鮮血淋漓的雙臂擋在面前,但光束卻直接貫穿了它的雙臂,射穿了心臟部位!

煉獄燭龍獸的身體微微搖晃,搖搖欲墜,但在快要倒下時,卻又站住了。

它身上燃燒出赤金色的火焰,背后浮現出虛無的龍魂虛影,再一次地做出防御姿態,沖彼岸發出示威般的低吼。

就像是捍衛主人的忠犬。

蘇平被禁錮的身體,呆呆地看著它。

在他的腦海中,他感覺到跟煉獄燭龍獸的契約之力,變得無比稀薄了,似乎要快消散。

這是煉獄燭龍獸快要死亡的征兆。

他忍不住通過契約傳念。

為什么?

為什么要這樣?

煉獄燭龍獸勉強轉動腦袋,像機械般,頸脖處被壓迫斷裂的龍骨,發出咔咔聲,但它還是對蘇平的話做出了回應,沙啞而生澀地道:“背,背對主人……我絕不能……倒下……這是你……教我的……”

剛剛學會的生澀話語,在空中飄蕩。

轟地一聲,蘇平的大腦像爆開一樣,有些嗡嗡作響。

他想到了很久以前,剛培育煉獄燭龍獸時,似乎隨意說到過的話。

沒想到,它居然一直都記住了!

但是,現在不能這樣啊!

會死的啊!!

我這樣的主人,不值得你這樣做啊!

在煉獄燭龍獸開口時,前面的彼岸也有些意外:“靈性這么高,難怪戰力這么強,血統雖然低賤,但卻也是一個奇種,不過,還是死了吧。”

說完,它抬起手,虛空一握。

煉獄燭龍獸的身體,瞬間爆裂開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神寵獸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