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神寵獸店  >>  目錄 >> 第一章 星寵世界

第一章 星寵世界

作者:古羲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古羲 | 超神寵獸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神寵獸店 第一章 星寵世界

“哥,該起床了。”

嗯?

誰在叫我帥哥?

等等。

我不是都一個人睡么,是誰在說話?!

帶著驚疑,蘇平迅速睜開眼睛,轉頭望去,這一看差點嚇的魂飛魄散!

在他的枕頭邊,側靠著一張七竅流血的鬼臉,嘴角裂開扭曲的笑容,白齒森森。

“我靠!!”

蘇平哆嗦著反手就是一個巴掌扇去。

手掌徑直穿過鬼臉,拍在了柔軟的枕頭上,竟呼了個空!

鬼臉微微咧嘴,露出猩紅的舌頭。

蘇平驚恐,忙不迭地轉身就跑,但慌張之下卻沒注意,手掌撐空,直接摔倒在了床下,臉著地。

痛!

蘇平感覺鼻子都快撞斷了,火辣辣的痛。

不過一想到背后床上的恐怖女鬼,蘇平便感覺全身都涼透了。

“唔,噗……”

似乎是憋著,但沒能忍住,旁邊突然傳來一陣笑聲。

蘇平嚇得一抖,鬼在笑?!

“哈哈哈……蘇平你是想笑死我嗎,這樣就嚇到了,你也太窩囊了吧!”

笑聲從房間一側傳來。

蘇平錯愕,

他轉頭望去。

只見床尾處站著一個清秀可人的少女,穿著橘黃色的卡通睡衣,明眸皓齒,算是個小美女了,但此刻卻笑得花枝亂顫,毫無形象可言。

什么情況?

蘇平有些懵,這時,他忽然注意到,周圍的環境有些不同。

最明顯的就是少女背后的墻壁上,那里貼著一張巨大的怪獸海報,應該是某個電影的海報圖。

很顯然,這不是他的房間!

蘇平從沒有在房間貼畫的習慣。

女鬼呢?

蘇平想到被晾在一旁的恐怖女鬼,頓時一驚,連忙轉頭望去。

這一看,卻發現床上空空蕩蕩,女鬼不見了!

離開了?

蘇平怔了怔,剛松口氣。

忽然,從被窩里躥出一道黑影,是只黑貓。

與其說是“躥”出,倒不如說是滾出,它的身體實在太胖了,幾乎是個圓球。

“雪球,過來。”少女對黑貓叫道。

黑貓聞言,短小的四肢奮力拍打,終于將仰天的身體翻轉過來,它抖擻幾下身體,瞥了一眼地上被嚇到的蘇平,邁著優雅小貓步朝少女慢慢走去。

也許是錯覺,蘇平覺得自己被一只貓給鄙視了。

這時,蘇平忽然注意到,這只黑貓的頭頂有兩根尖尖的黑角,額前毛發的紋路中有幾縷暗紅色毛發,像火焰回路。

他頭上緩緩冒出一個…“?”

嗡!

忽然間,如同時空震顫。

蘇平眼前模糊,只覺腦海中涌來無數信息,從四面八方,像一股洪流般沖擊過來。

蘇平?蘇凌玥?

星寵?

另一個世界?

紛沓而至的信息混雜巨大,蘇平感覺腦袋快被撐爆了,劇痛難忍,他咬緊了牙齒,才勉強忍住沒吭聲。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腦海中的混亂風暴慢慢平息下來,一段段記憶逐漸隨著時間線有序地浮現而出。

居然是穿越了…

蘇平有些恍然,難怪他會出現在這個陌生房間,遇上這個陌生少女,以及這頭陌生怪貓。

可是,我只是宅在家里睡覺而已啊,這也能穿?!

難道是睡前的手部鍛煉導致?

蘇平心中苦笑,他開始整理起腦海中的記憶。

“這是一個跟地球相似的世界,科技更為發達,早已邁出地球,進入了星際時代,但這里并不以科技發展為主,而是以奇特的星寵為主!”

“星寵種類繁多,與人類社會緊密相連,有工具寵負責基建,運輸,生活起居等方面,甚至包括科研!而星際拓荒和戰爭,則是由戰寵負責,甚至各個大國的戰爭和地位,也都由戰寵的強弱來決定!”

“星寵……”

蘇平逐漸沉浸在這些記憶中,了解的越多,越是震撼,他也知曉了先前見到的女鬼是怎么回事。

“惡魔系戰寵,幻焰獸,主要能力是制造幻境和火焰元素掌控……”

這幻焰獸便是那只怪貓,兇悍的惡魔系戰寵,而且是精神和元素雙重領域的星寵,屬于‘稀有’品種,價格極其昂貴!

而如此稀有的星寵,居然被“自己”這位妹妹蘇凌玥用來日常驚嚇自己…

在閱覽完這位原主的記憶后,蘇平有些哭笑不得,這對兄妹倆還真是一對冤家啊,從小就互相看彼此不順眼,小時候蘇平總是喜歡惡作劇,欺負和驚嚇妹妹,沒想到長大后卻反了過來,輪到自己整日提心吊膽了。

發生這樣的轉變,是因為十二歲那年他們走入了不同的學校。

一個是普通專業學校。

一個是星寵戰師學院!

在這個星寵為主的世界,并非人人都能成為星寵戰師,唯有具備原核天賦,才能與星寵締結契約!

顯然,這位“蘇平”并不具備這樣的天賦,而這天賦是每個人出生便決定的,也就是說,他從一出生便注定是個普通人。

只不過,童年的時候兄妹倆都沒有這種概念,所以,有星寵天賦的蘇凌玥反倒總被沒有天賦的蘇平給欺負。

等他們意識到彼此的差異不同時,就是蘇平災難的開始。

這位妹妹也不是簡單好惹的角色,小時候被欺負的仇都一筆一筆的記著呢,這么多年已經從蘇平身上加倍地討還了回去。

時至今日,兄妹倆已經徹底拉開差距,一個是天才少女,考入星寵名校,前途無量,一個卻連普通大學都沒能考上,只能早早輟學出來幫家里打點生意。

“喂,你傻愣著干嘛,不會真摔傻了吧?”

蘇凌玥看到呆愣愣坐在地上的蘇平,感覺有些反常,想到他先前摔倒時頭先著地,不由得皺了皺眉。

她倒不是擔心蘇平的安危,而是怕父母責怪自己。

“嗯?”

蘇平已經回過神來,看了一眼這個雙手環胸,趾高氣昂的驕傲少女,有些無奈,道:“以后別開這樣的玩笑了。”

如今身體已經被他接管,他可不希望繼續活在這位妹妹的惡作劇報復中。

蘇凌玥愣了一下,有些詫異。

往常這種情況,對方不是立馬跳起來像潑婦一樣指責自己,破口大罵嗎?

怎么今天這么安靜?

難道……

他以為忍氣吞聲就能讓本姑娘心軟嗎?

哼!

“沒傻就行,不過你那點可憐的智商,撞壞了腦子也許還能變聰明呢!”蘇凌玥哼哼冷笑,轉身就走,“別磨磨唧唧,趕緊下來吃飯,別讓媽再叫我上來催你了!”

哐!

反手帶上了房門。

蘇平微微苦笑,別人的妹妹不都是乖巧可愛的軟萌妹子么,怎么到自己這里就有點暴力女的傾向了。

唰!

房門忽而又拉開。

蘇平嚇得一跳,原來是蘇凌玥去而復返,她陰森森的面孔在門板后面說道:“還有,可不許去媽那里告狀,否則……”比劃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哐!

也不等蘇平回應,可憐的房門再一次承受暴擊。

“……”

坐了一會兒,直到外面沒再出現動靜,蘇平才從地上起來。

他環顧了一眼房間,看到許多星寵手辦和海報,前身雖然是普通人,但對星寵的鉆研卻一點都不比普通星寵戰師遜色。

當然,這不是因為他有多么喜愛星寵,恰恰相反,這哥們對星寵十分厭惡,他之所以鉆研,目的不過是想要找到以普通人的手段擊敗星寵的辦法!

準確的說,是找到擊敗他妹妹的星寵的辦法!

然而,多年過去,他依然每天飽受凌虐和鄙視,無力反擊,可見這項研究進展艱難。

回顧了一下這哥們的十八年生活,蘇平有些感慨,這哥們一事無成也就算了,還把身邊唯一的大腿給得罪了,從小就調皮搗蛋,把自己的妹妹整的賊慘,不是在餐盒里丟毛毛蟲,就是半夜扮鬼摸過去嚇她,都快成為對方的童年陰影了。

現在倒好,大腿變成敵人,這妹妹還不是個善茬,反過來變成了他的成年陰影。

蘇平估摸著,自己得找個機會跟這位大腿妹妹和解一下才行,否則多來幾次稀奇古怪的驚嚇,他就算不留下心理陰影,也得神經衰弱了。

簡單收拾了一下,蘇平穿上拖鞋下樓了。

“怎么才下來,粥快涼了,快來吃。”

母親李青茹說道,她看上去四十多歲,溫婉嫻靜。

餐桌上,蘇凌玥已經坐在那里吃了起來,還將那只叫‘雪球’的幻焰獸放在了旁邊的椅子上,而這支椅子是蘇平的。

蘇平嘴角微微牽動,吃個早餐都能感覺到滿滿的惡意啊…

“我來了。”

蘇平去客廳再搬來一張椅子坐下,望著桌上豐盛的白粥和肉餅豆漿,感覺真有些餓了。

蘇凌玥微微挑眉,瞥了一眼蘇平,她故意用雪球占位激怒蘇平,讓蘇平主動發怒,再大吼大叫,再讓媽來批評他,沒想到這家伙居然忍了?

奇怪。

蘇凌玥目光忽然有些警惕,這家伙一反常態,莫非又在偷偷搞鬼?

“媽,我吃完了,先去學院了。”計劃失敗,蘇凌玥也沒心情慢慢磨蹭,幾下吃完,跟母親說道。

李青茹看她要走,連道:“小玥等等。”

“啊?”蘇凌玥轉頭。

“最近你哥店里的生意不好,沒什么人氣,要不把你的雪球放到店里去寄養一下,充充門面?”李青茹試探著詢問道。

蘇凌玥愣了一下,掃了一眼大口吃粥的蘇平,頓時白眼一翻,沒好氣地道:“媽,這店自從你交到這家伙手里,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原因是什么,還不是這家伙整天不務正業,上次差點被投訴到星寵協會的事你還記得么?

人家來好好的寄養一只‘簡訊鳥’,結果給他養了一周不到,領回去時,那只鳥逢人就叫‘傻嗶死了’,滿口粗話,結果沒過幾天就被人給打死了,懸案至今未破!

就這種連只簡訊鳥都養不好的人,您還敢把我的雪球給他養?這可是有望能晉升到八階的高等星寵,您要是舍得,我沒意見,反正雪球也是您買的。“

李青茹張了張嘴,卻是啞口無言,只能化作一聲嘆息。

如果不是她身體不好,需要靜養,也不會讓蘇平這么早就接管店里的生意了。

蘇平看見蘇凌玥瞥來的不善目光,有些無言,繼續低頭吃粥,不去理會。

“哼!”蘇凌玥看他識趣,冷哼一聲,抱起還在啃吃骨頭的雪球,回房換衣出門了。

片刻后,蘇平也吃好了早餐,如往常一樣,在李青茹的叮囑下,騎上單車前往店里。

店是星寵店。

蘇平是個半吊子星寵培育師,說是培育師,實則就是給星寵服務的那種。

畢竟,真正的培育大師,可是能改變星寵的潛力和階級,地位并不比星寵戰師遜色多少,甚至更高!

沿途所過,蘇平看到的是跟地球一樣的高樓大廈,但唯一不同的是,路邊的行人身邊大多跟隨著一些模樣奇特的星寵。

“果然是另一個世界了啊……”

蘇平有些唏噓,一切都像做夢一樣,但卻是真實的。

很快,他來到了自家的星寵店。

店處于一條商業街的末尾,算是比較偏僻的位置,但以前這里人氣還不錯,因為蘇平的母親李青茹是聯邦正規的星寵培育師,雖然只是初級培育師,但開這種小寵物店也算是綽綽有余了,因此回頭客極多。

但自從店鋪落到蘇平手里,情況立馬就一落千丈了。

你還能指望一個厭惡星寵的人,能夠把星寵照看好嗎?

嘩啦~!

蘇平拉起卷簾門,陽光照射進店里,能看見空氣中飛揚的灰塵。

似乎是許久沒有打掃過,店里傳來一股尿騷和寵物糞便的氣味,有些刺鼻。

蘇平微微屏了一下呼吸,皺了皺眉。

“目標范圍內,檢測到適合靈魂,進行契約檢測……”

“契約完成,系統綁定中……”

“完成綁定…準備啟動……”

忽然,蘇平腦海中響起一個冰冷的機械聲。

系統?

蘇平愣了愣,眼眸中猛然煥發出光彩。

該來的還是來了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神寵獸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