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死神之攪弄風云  >>  目錄 >> 第三百一十五章 袖落白雪

第三百一十五章 袖落白雪

作者:白眼權  分類:  | 衍生同人 | 白眼權 | 死神之攪弄風云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死神之攪弄風云 第三百一十五章 袖落白雪

露琪亞此時如同世上最高明的魔術師,僅僅是手腕輕轉便讓手中的斬魄刀改頭換面。

刀刃、護手、刀柄,除了雪一般的白以外找不到任何多余的色彩,它不再是殺伐之器而是變成了一件藝術品,是世上最純凈的白玉,不染一絲塵埃,也不會有塵埃敢于染指,那必將是莫大的罪孽。

它又不單單是一件藝術品,在手中翻舞的它是有生命的,宛如張開雙翼正在歡舞的精靈,一抹潔白的綢緞不經意從她袖口滑出,卻又懷著無比的眷戀,根本舍不得隨著風兒離她遠去。

可定睛一看,六瓣的白花正不斷消散,才嘆息一聲恍然大悟,原來,那是她袖中滑下的雪啊。

她是雪的精靈嗎?這個答案或許沒有人知道,可連雪都舍不得消散,她那美麗的容顏只能去想象卻又難以想象。

這就是被稱為尸魂界最美的斬魄刀袖白雪。

一護雖然不清楚袖白雪的名號,但他還是為袖白雪的美麗而驚詫,就連被雪緞環繞的露琪亞,似乎都比印象中的漂亮了許多,一護也第一次意識到露琪亞原來是個女人。

別說一護,就連身為破面的迪羅伊都一動不動,張著嘴一臉看癡了的模樣,白色,完全白色的斬魄刀,與代表死神的黑色截然相反,卻又不顯得突兀。

白色,這是屬于虛的顏色,此刻居然出現在一個死神的手中。

“初舞,月白。”

露琪亞可不管對手正在想什么,手中的袖白雪凌空一揮,刀柄的雪緞隨之一轉。

迪羅伊猛然驚醒,卻發現天地好似倒轉了一般,一縷縷雪線沿著獨屬于自己的軌跡,正飄向無盡的夜空。

低頭一看,不知何時一圈潔白悄悄出現在了他的腳下,比虛圈的白沙更加耀眼,也更為寒冷。

寒冷?迪羅伊終于察覺到了不對勁,可不等他行動,腳下那仿佛雪地般的圓圈卻突然向上一涌,化作一層薄冰,沿著腳跟迅速向上蔓延,一念之間就快將他的腰部吞沒了。

死亡令人慌亂,可這冰冷刺骨的死亡反倒讓他冷靜了下來,趁著雙腿還有知覺用力向上一提,束縛著他的薄冰應聲粉碎。

但這煩人的冰好像永遠殺不盡的蟲子似的,迪羅伊才剛脫困便發現那冰流又漫了上來,已經到他腳踝的位置。

以地面為基礎,能夠源源不斷發動進攻的能力嗎?既然如此,我就站在你完全打不到地方!

念及于此,迪羅伊一躍而上,露琪亞也不阻止,只是看著空中的對手,一臉平靜地聽著對方給自己的教導。

“真可惜,死神!我的戰場本來就在空中!”迪羅伊大笑著,不單單是因為自己成功脫險,還因為這個死神的愚蠢,“你的刀雖然可以凍結地面,但并不適合空中作戰。”

與熟悉殺戮的自己想比,死神的戰斗還是太過于畏手畏腳了。原本對方是有機會將他攔在地面,甚至能殺了他,可因為畏懼和猶豫,這一切都淪為了笑話。

迪羅伊伸手揭下頭上的布巾,原本還算清秀的臉因為右眼處的空洞顯得恐怖起來,靈壓在空洞的眼窩中聚集,他可不會再給這個死神機會,能死在破面的虛閃下也是種榮幸吧。

“去死吧!”

面對迪羅伊死亡宣判,露琪亞表現得有些無動于衷,淡淡的白光從下而上浮上她的臉龐,在這光的映照下,她的眼神顯得冷冽卻又有絲憐憫。

“太可惜了……”

“什么?”僅僅來得及在腦海中說出這兩個字,迪羅伊的世界便盡是一片雪白。冷,是他的第一感覺,同時,也是他最后的感覺。

“袖白雪不只是可以凍結地面的刀。”

白光散去,一道晶瑩的冰柱垂向夜空,一眼望不到盡頭。冰柱中的迪羅伊咧著嘴,好像還有囂張的話沒有講完。他那孤獨的左眼卻顯得有些迷茫,里面不知包含著多少的疑問。

“被這個圓籠罩的天與地……”

咔……咔……咔,這脆弱的冰柱好像連露琪亞的聲音都承受不住,細黑的裂紋肆意地在上面蔓延,連同在里面已經走到生命盡頭的迪羅伊一起化為粉末。

“都處于袖白雪的冰凍領域。”

雪白的刀刃緩緩回歸刀鞘,刀柄的雪緞也因為精靈的休憩化為點點雪星消散在空氣中。露琪亞閉著眼,“你記住了嗎,這把刀的名字?”

“袖白雪啊,不愧是尸魂界最美的斬魄刀。”浦原望著遠處化為碎冰的冰柱不禁感慨了句,轉頭看了宏江一眼,雖然也是看著那個方向,但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落寞。

“還在猶豫嗎?”浦原問了句,緊接著說道:“沒在他們交手那刻就通知夜一,我以為那時候你就做好決定,不救那個破面了。”

“我是在猶豫,但不是猶豫到底該不該救他。”宏江輕嘆一口氣,“我只是在想,同伴的死難道真的能簡單地釋懷嗎?”

“同伴?對一只虛嗎?”浦原搖搖頭,“對虛而言,應該是沒有同伴這個概念的。”

“你錯了,浦原。保持理智是基力安向亞丘卡斯進化的關鍵,每一只亞丘卡斯不僅有理智更擁有情感,既然有情感,就自然會有同伴。”

“這樣的話,既然是同伴,他們的死或許能釋懷,但卻不會那么簡單吧。”

“這也是我猶豫的地方了,仇人這個身份要消除可是要廢很多功夫的。”

“那為什么又決定不救了呢?”浦原好奇地問道,他清楚宏江的行事風格,這個人輕易不會做下某些無可逆轉的決定,就比如決定讓一個人死。

“死亡在虛圈是有著獨特意義的,簡單來說,虛的進化就是吞噬融合的過程。死亡同時也代表著重生,以另一種方式。”

浦原不急著索取答案,宏江同樣不急,緩緩說道:“這不是單純的勝者為王的篩選,有很大一部分虛是無法突破自身界限的,死亡對他們來說也是見證,化為對方的一部分,去見證他實現自己永遠的遺憾。”

“死亡,有時候也是種歸宿,幸福的歸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死神之攪弄風云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