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北宋大畫師  >>  目錄 >> 第304章 噩夢

第304章 噩夢

作者:風過水皮兒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風過水皮兒 | 北宋大畫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北宋大畫師 第304章 噩夢

“送客。”朱勔說道。

董知府后退兩步又說道:“本府會派人到供奉局的。”

朱勔說道:“不必了,我這里不缺人,你還是留著查找兇手吧!”

“好,本府告退。”董知府退了下去。

朱勔卻皺起了眉頭。

“王超。”他叫了一聲。

“屬下在。”一個漢子聞聲走進了花廳對準面拱手應道。

朱勔問道:“供奉局四周的防衛做好了嗎?”

那漢子說道:“請大使放心,供奉局周四都布置了護衛,怕是連一只蒼蠅都飛不進來。”

聞聽此言,朱勔點了點頭,說道:“還有這樓的周圍,一定給我守住了。”

“是,大使。”那漢子拱手回道。

朱勔這才放心的點點頭,說道:“好了,你下去吧!”

那漢子便退下去了。

朱勔的眉頭舒展開來,想到一個小美人兒還在床上等著他呢,便笑吟吟的回了房間,脫了衣服便撲向了那個小美人兒。一番激烈的云雨之后,他便倒在小美人的身邊睡著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朱勔猛地坐了起來,只見他神色驚恐,一額頭的汗珠子。

那小美人也被驚醒,起身披上衣衫,問道:“大使這是怎么了?”

朱勔氣喘吁吁的看著小美人說道:“沒事兒,你走吧!”

“不,奴家還沒有和大使睡夠呢!”說完,小美人便抱住了朱勔,一副嬌滴滴的樣子。

朱勔抬手掙開,說道:“我讓你走,你就走。”

“可是大使?”那小美人還想著討好朱勔。

“滾。”朱勔冷著臉說道。

嚇得那小美人來不急穿衣裳便光著雙腿逃了。

朱勔獨自坐在床上,回憶方才做的夢。夢中,一個黑衣人要殺他,把他從這供奉局中一直追到了東山的懸崖上。逼著他跳了懸崖。那懸崖不知道有多深,他就被嚇醒了。

看看窗外,天色將晚。朱勔穿上衣裳,親自去外面查看防衛。但他覺得還不保險,有在樓的四周加派了一百人,這才放心的進樓去吃晚餐了。

晚上,朱勔又做了個噩夢,夢見了他的父親滿臉鮮血的告訴他,兇手很可怕,很可怕。讓他躲開。這個噩夢又把他嚇醒了。

第二天,朱勔竟沒有敢邁出這大樓半步。也沒有心思玩兒女人了,整天想著兩個噩夢。他忽然覺得,董知府的建議是對的。那兇手說不定就是奔著他朱家來的。若是這樣的話,那兇手的下一個目標就會是他了。

想到這兒,朱勔不由得打了個冷戰。雖然自己頗懂些武藝,但和那個來去無影的兇手相比是差遠了。

朱勔心中的恐慌感越來越濃烈,以至于他覺得今晚那個兇手就會來找他要命的。他想回房間,但想到父親的死就是那兇手破窗而入后被殺的。所以,他不敢回房了,只是待在這廳堂中。雖然前后都有門,但至少有人把手,不像窗戶外,沒有人把手。

今晚,朱勔就決定在這廳堂里睡了。叫人搬來了床和被褥。

可躺在床上他卻怎么也睡不著,腦海了一會兒是那個令人可怕的黑衣人,一會兒又是劉慶在那山谷中廝殺的情景。

難道那兇手真的是劉慶?朱勔越想約是覺得劉慶像,畢竟憑劉慶的那一身武藝,自然是能做到來無影去無蹤的了。

可他覺得像劉慶,卻有沒有切實的證據。雖然那個叫做趙傳的人說看到劉慶進了王都頭的房間,但那個趙傳和劉慶也有仇怨,是不是故意借此事報復劉慶也值得商榷。

最主要的還是那個趙傳除了自己看到外,并沒有其他的證據說明那個進了王都頭房間的人就是劉慶。

不過總得來說,朱勔認為劉慶的可疑最大,甚至就是劉慶所為的。

可是劉慶究竟是為什么要殺供奉局的人呢?他才來這江寧府還不到半年呢!這一點令朱勔是百思不得其解。

作為一個囂張跋扈的大惡人,自然想不到劉慶懲惡揚善的動機了。

不論怎么樣,劉慶是殺人兇手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中,要不是劉慶是圣上欽點的畫徒,那無論如何也會除掉劉慶的。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真正的兇手。

正想著,互讓聽到外面亂起來。

朱勔坐起來,問道:“什么事?”

一個漢子進來報告說道:“請大使小心,有刺客。”

“什么?有刺客?”朱勔驚得是睜大了眼睛。

“是,大使。”那漢子亦是有些驚慌。

“來人,快來人。”朱勔一面說,一面穿好衣裳。

前后立刻進來十幾個勁裝漢子,站在了朱勔身前。

朱勔抻著頭向外看,叫做便聽到啊呦一聲慘叫,眼前的一個漢子便倒在了地上。

這下可把朱勔給嚇壞了,竟然蹲在了地上。

剩下的漢子立刻抽出腰刀來,圍住了朱勔。

接著便聽到外面有人喊道:“他走了,他走了。”

然后便安靜下來了。

“那刺客走了?”朱勔戰戰兢兢的問道。

一個漢子回答說道:“是,大使,那刺客逃走了。”

“為什么沒有抓住他?”朱勔氣沖沖的問道。

那漢子說道:“我們有十幾個人被那刺客用暗器打傷了,而且那刺客輕功了得,我們追不上。”

“廢物,一群廢物。”那朱勔聽了這話,氣的是面色鐵青。

嚇得那些漢子都跪在了朱勔面前。

朱勔心想,那兇手如此厲害?我這個可是像包肉饅頭似的把自己包起來了,這個刺客竟然還能抵達我樓前,而且還打上了我身邊的一個人,簡直是不可想象。

這一晚,朱勔再也沒有睡著。

劉慶回到家中,脫下了夜行衣,對程云笑著說道:“這回那朱勔肯定害怕了。”

程云把劉慶脫下來的夜行衣收起來,給劉慶到了茶。

“這樣看,大官人是能殺了那朱勔的啊!”程云說道。

劉慶搖搖頭,說道:“不行,朱勔的周圍全是人,殺他不容易。”

程云又說道:“那大官人可就不要去冒險了。”

劉慶笑了笑,說道:“云兒是擔心我了?”

“可不是嗎?大官人出去后,奴奴的心都是懸著呢!”程云撅撅小嘴兒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北宋大畫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