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路過游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  目錄 >> Turn109.脈絡、利器與殺人不見血

Turn109.脈絡、利器與殺人不見血

作者:暴虐之蛇  分類:  | 衍生同人 | 暴虐之蛇 | 路過游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路過游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Turn109.脈絡、利器與殺人不見血

“我對你很失望。”

雷聲滾滾,如同天威一般四面八方擴散,讓人忍不住心生畏懼。

“我沒想到董事會中最值得信任的你草率的一個命令會給公司帶來如此嚴重的災難。”

Queen站在棋盤中,這一次難得沒有在上面顯示出棋子的虛擬形象,因為在她面前的是暗中掌控公司的King。

黑暗的帝王。

King的語氣中帶著不急不緩,甚至聽不出喜怒哀樂。

“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嗎?”

Queen的冷汗下來了。

她沒想到,僅僅是一個命令而已,自己就失去了對局勢的絕對掌控權,而把柄,全都落在了公司的手中。

每一次的會議包括私下的會面,使用虛擬通訊工具時都會在公司數據庫留下記錄,但是沒有人刻意去找,畢竟這是一家公司。

一群為自己撈利益的人沒必要那么正式。

但是現在就不同了,如果那些資料真的被挖了出來,是自己授權給安全部門下達通緝懸賞的,這個鍋會結結實實的落在她的身上。

甚至沒有翻盤的可能!

畢竟她把能說的話說死了,甚至斷絕了自己的退路。

現在想想看,也挺傻的,世界上哪有什么在所有人都承擔風險的時候,你將所有的利益吃了卻不肯承擔一點風險?

Queen想哭又想笑,但卻哭不出來也笑不出來。

心中的想法百轉千回之時,卻忽然間聽到了King接著說道。

“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嗎?財前晃?”

Queen的心中猛地一突。

財前晃!?這和他有什么關系……對了,這是在公司范圍內尋找背鍋的人,而自己作為股東之一自然不可能被推出來。

那么被推出來的也只有高管了!

財前晃!沒錯!就是他!如果不是他擅自行動那么公司也不會這么被動!沒錯!和自己沒有關系!

但是這種想法在腦海中轉了一圈之后,很快queen就冷靜了下來。

將財前晃推出來并沒有什么好處,他只是一個高管而已,甚至還是安全部門的,他被推出來的意義也恐怕只是背一下鍋。

但這更暴露了一些King的傾向問題。

King寧肯找一個沒有權勢的小小雇員,也不肯找自己來背鍋,某一種危險的悲涼感涌上了queen的心頭。

但是此刻,絕對不能抬頭,甚至不能對King的決定表達任何的反對意見。

“非常抱歉,King,是我孟浪了。”

“你的道歉對我而言毫無意義,你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嗎?”

“錯在……”財前晃斟酌了一下,“沒有事先好好調查清楚就發布了通緝令,甚至宣傳到全世界。”

“不,你錯在發布的時機過早。”

“請您明示。”財前晃再次將頭放低。

“如果你能在發布之前悄悄掌握playmaker的真實身份,或者是一條可靠的線索,再發布懸賞,

等到這件事情被爆出來之前,你恐怕已經知道了playmaker的真實身份,到那時你再對付他也不遲,

至于linkvrains的那邊,網民的記憶力本就是金魚的水平,就算他們反對,反抗,然而木已成舟,那之后再發布關于新活動的公告,他們會很快忘記playmaker。”

“……”財前晃有些冒冷汗,“但是,這對于公司的風評……”

“我們是壟斷集團,財前晃,”King說道,“不要忘記了‘壟斷’一詞的含義,風評對我們而言,可有可無。”

“但是……”

“財前晃,我明白,作為從平民階層升上來的你,眼界局限了你的認知,”King接著說道,“作為壟斷財團,最重要的一點是可以利用身邊的一切資源。”

“linkvrains是我們獨有的技術,也只有我們能擁有,其他的公司想要開發,我們甚至可以壓低產品的價格,提高員工的待遇,買通工會,收買對手的員工,以此來打壓競爭對手,

長此以往,能掌握這項技術的只有我們,所以,名聲的好壞,對于我們并沒有什么關系,

更何況,當我們壓低價格的那一刻,所有我們的顧客和潛在顧客都是既得利益者,他們又怎么會在意一家生產產品的公司名譽的好壞呢?”

財前晃汗流浹背,他感覺King在為他打開潘多拉的魔盒。

一個人可以抵抗金錢的誘惑、名譽的誘惑、美色的誘惑,但是絕對抵御不了這種掌控一切權利的誘惑。

“但是長此以往,很容易引火燒身……”

“你應該了解一下你的公司,或者,問一下你的上級。”

財前晃的目光看向了在那里低頭愣神的queen,似乎若有所思。

難道說,SOL公司的手伸得很長很長?

想到這里,財前晃的身體就有些站不住了。

但是,自己作為一個小小的高管,為什么King要告訴我這些……

“財前晃,King能讓你聽到這些,你就好好聽著就是,其余的不用管也不用問!”

“!”財前晃的眼睛眨了眨,在queen的眼神中,他看到了威脅,憎恨,還有忌憚?

看起來,SOL公司的上層也在進行著普通人難以想象的斗爭。

不要管,不要問,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財前晃放棄了思考。

另一邊在想明白了一些其中的關鍵之后,queen的心神也穩定了下來。

King想越過其他股東培養他在低層的話事人?不可能!休想!

但是,想想看,近些年來股東這一系的人脈凋零,能成為SOL高層的,只剩下自己這一根獨苗。

想要憑借這一根干草去力挽天傾,不現實,在King的手中也絕對沒有可能!

另外,King到底活了多久,培養了多少話事人,這一點沒有人能說清。

神秘的King,在他的面前,同樣身份不明的playmaker反而像是個小角色。

“不用這么生氣,queen,財前晃和你不同,他是從底層一步步爬上來的,自然眼界和你不同,這一點你需要多多教導他。”

“是……”

雖然queen心里不服氣,但是表面上還是要給予King最大的尊重。

“King,接下來我們應該怎么做?是撤銷通緝令嗎?”

“不,沒這個必要。”

在通緝令傳的全世界都是的情況下,這個時候撤銷無疑是承認自己做錯了,反而會落人把柄。

那么,干脆轉換一下思路……

“這種事情就交給公關部門去處理。”King作為SOL公司最大的掌權人,如果事事都要親力親為,那么干脆將部下全部辭退算了。

至于現在也差不多。

有能力的上來,沒能力的下去,但是最多……到高管的位置為止。

King對于SOL公司的金字塔定義,頂層只有他自己,中層全部都是酒囊飯袋,下層包括高管在內才是他的得力干將。

“他們是聰明人,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嗎?

Queen將牙齒咬得咯吱作響,但是卻一句反駁都不敢說,“那么,您對于財前晃的懲罰是什么呢?畢竟他捅了這么大一個簍子……”

“這并不算是簍子,就算是工作失誤都算不上,”那根白玉雕琢的巨大天柱說道,“頂多算是經驗不足,懲罰……有待觀察吧。”

“有!……”

有待觀察!?這是什么!?懲罰嗎?

如果早知道King是這種意見,那么自己就應該認下這個錯誤,那么至少在King的眼中自己還有擔當這個優點。

但是這個機會卻因為自己的臉皮薄而錯過了。

Queen這么想,但是卻沒有想過如果她真的臉皮薄的話,那么為什么會很自然的將錯誤推到財前晃的身上。

“這件事情就此揭過吧。”

King為這件事情畫上了句號,如果手段過于強烈,反而會引起這幾只小貓咪不安的反抗。

在他看來,無論是與敵人斗爭的公式,還是科學的絕對定理,手段該柔和的時候柔和,該雷霆的時候迅雷不及掩耳……

都是完美的藝術品,不應該遭到粗暴的對待。

在心中為這間藝術品歡呼不已的同時,King在兩人即將離開之前,叫住了財前晃。

“財前晃,記住,我們都是凡人,不是嗎?”

財前晃愕然,隨后微微鞠躬,恭敬的將董事會辦公室的大門關上。

令財前晃有些驚訝的是,queen也等在門外,似乎在等著自己出現。

“不錯的手段啊,財前晃……”queen面向著財前晃,“替我攬下了過失,在讓我欠人情的同時,也在King的心中留下了一個有能力的印象。”

“我沒有這么想,”財前晃謙卑的鞠躬,“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公司的發展和前途。”

“但是你不應該對不屬于你的東西抱有覬覦之心,”queen的眼神非常凌厲,“你不會覺得,你的上面沒有幾個董事長就自由了吧?”

財前晃沒說話,但是在心里卻皺了皺眉頭。

“我會好好的盯著你的!”queen說道,“如果你做了什么錯誤的事情,我會讓你和那幾個董事作伴的!”

King所釋放的信號十分危險,queen有被架空的可能。

她從來都沒想過這一天,所以才會緊張和驚訝。

因為競爭的對手不在上層,也不在身邊,而是在下層,這些底層晉升上來的高管,沒想到有一天會成為King架在他們脖子上的刀子。

一旦失去了實權,他們就會成為King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最好的下場,也不過是拿著那些一年幾個億的分紅,養老度日。

這不是queen的夢想。

威脅完了財前晃,queen面色帶黑的離開了會議室所在的樓層。

財前晃放下了手,站直了身體,面對著queen的離開,他終于不用掩藏心中的不滿,皺緊了眉頭。

他還是不知道SOL公司上層在爭執什么,另外,SOL公司不過只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公司而已,對于這些人,真的有這么重要嗎?

把自己當成威脅的queen,恐怕不知道,SOL公司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東西就是高管的那些工資了吧?

帶著這樣的心情,財前晃也離開了會議室,他需要找公關部門商量一下如何解決這次的事件。

很快,一則消息再次引爆了linkvrains圈。

SOL公司宣布,賞金不變,但是告示從懸賞通緝變為了單純的懸賞,尋找有關playmaker真實身份的線索。

就算是提供靠譜線索的人,也有一定的獎金分成。

更離奇的是,在新的新聞發布會上,SOL公司的高管有意無意中透露出他們有心詔安playmaker,并且表示,SOL公司的上層非常欣賞playmaker的決斗技術和黑客技術。

當發言人被問到上次的通緝是否是個錯誤的時候,發言人絕口不提通緝變懸賞這件事,反而對playmaker從才華到人品大加贊賞。

仿佛整個SOL公司都在欣賞playmaker這個人,甚至給人一種已經內定了新的高管的假象。

一時間,這些炸彈一樣的消息炸的玩家們暈頭轉向。

他們沒想到SOL公司面對這次的危機竟然是如此處理的。

但至少讓人挑不出錯來,反倒讓playmaker粉絲們彈冠相慶。

畢竟一邊是playmaker,一邊是他們熱愛的linkvrains,讓他們做個選擇,他們做不出來。

這種處理方式是粉絲們喜聞樂見的,一時間,有關“SOL公司詔安playmaker”、“playmaker被SOL公司詔安”、“playmaker已經被詔安”、“playmaker正在就待遇問題與SOL公司人事部門談判”之類的小道消息甚囂塵上。

這一切反而讓那些在“懸賞通緝令”上做文章的SOL公司競爭者們咬牙切齒。

網上的慶祝氛圍太過于和諧了,找漏洞又找不到,至于說以前的過失……

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SOL公司已經在自打其臉,如果逮住這個問題不放,反而會變成一種非常低能的公關效應。

甚至會讓輿論倒向SOL公司的方向。

“游作……”網上的小道消息太多了,反而影響到了當事人,“你真的決定了!?”

聽著電話里草薙那驚訝不已到變聲的聲音,游作滿頭問號。

“???決定了什么?”

“哦……不愧是playmaker!!”極限勇士躲在邊緣地帶的紅墻角落,看著屏幕上傳來的消息。

“果然是playmaker!果然是他打敗了漢諾騎士拯救了linkvrains!他是我們大家的英雄啊!”

極限勇士將手臂上決斗盤顯示器抱在了懷里激動的說道。

“而且SOL公司竟然決定和playmaker合作!厲害!強強聯合的話,無論什么漢諾騎士之類的,都不在他們話下了!”

極限勇士想到這里,對著天空打了一拳,“來吧!宵小們!見識一下結合了SOL公司力量的playmaker的實力吧!”

“直樹大……極限勇士大哥!你在干什么?”

就在這時,火箭頭忽然間出現在極限勇士身后。

“嗚哇!你這家伙,突然拋下我跑去哪里了?”

“剛剛內急,下線去了趟廁所……對了!大哥!你看到了SOL公司的新聞了嗎!?”

火箭頭焦急的說道。

“什么?你說關于SOL公司和playmaker合作的事情嗎?”極限勇士說道,“當然看了,不愧是playmaker……”

“這不妙了啊!直樹大哥!”

“?你在說什么不妙了?”

“那是個陷阱啊!”火箭頭說道,“這樣下去的話,大家以后發現了playmaker的線索,那么絕對會毫無負罪之心的舉報給SOL公司,到時候playmaker的處境就危險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路過游戲王世界的打牌神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