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高維尋道者  >>  目錄 >> 第三百八十章 可惜一溪風月

第三百八十章 可惜一溪風月

作者:鹓扶君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鹓扶君 | 高維尋道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高維尋道者 第三百八十章 可惜一溪風月

“方丈?”廣慧疑惑起身,旋即快步推開了房門。

燭影搖曳。

藏經閣里寂寥異常。

那些雕刻著明王、鬼神的古老磚塊被方丈手里的油燭照亮,隨著流動的火光,也蜿蜒流轉了起來。

群魔亂舞。

持油燭的老人一步步拾階而上,沉默著,像一頭威嚴的獅子。廣慧猛然驚覺他已經很老了,這個活過了漫長歲月的老人已經老到僧袍上都有一種腐朽的味道,像一具從棺木里睜開雙目的古尸。

“你的那些小心思,是異想天開!千難萬難!”

方丈低低咳嗽了一聲,嘶啞嘆息:“廣慧,你若成了固然好,若不成,這金剛寺后八百年基業,遲早便是盡毀于你手!”

“方丈。”廣慧在驚愕中一把拜下:“方丈何出此言,弟子從無此意!”

“你真以為自己那些舉動,能瞞得過我嗎?”

油燭被放在桌上,搖曳的火苗在顫了顫后也穩了起來,昏沉的靜室登時全然亮了起來,也照亮了這間靜室的所有藏書。

“《佛說無量劫經》、《三皇破災都功箓》、《小愿經》、《四輔大存言外旨》……自去年你沖關失敗后,你借閱了業字部藏書七十五冊,法字部藏書六十七部,典字部藏書百四十冊,劫字部藏書——七百二十二冊!”

“起初我還不解其意,但仔細一想,這些典籍里,無不是關于一個‘劫’字,初劫、重劫、宿劫、歲劫、象相劫、陰陽劫,從胎息到五濁,從時命到星宿……”

方丈眼神森然了起來:“廣慧,我警告過你的。

想以劫力來破境,行不通!”

燭影在斥聲中搖撼了剎那,短暫的昏暗后,又重新照亮了兩個人的臉。

兩個人的臉都森然如巖刻,一個沉默不語,而另一個面無表情。

“我草創出的《赤龍心經》已有成效了,那一定是直指人仙的根本大道。”沉默了半響,廣慧沉聲開口:“這一次,不會再有錯了!”

“上一次你的心經便險些焚死了然須和然廣,更不必說三百禪院里,有多少人是被生生灼成了炭灰的!”方丈臉上怒容隱隱一現:

“廣慧,我警示過你,劫力譬如無韁野馬,以人力馭劫,無異于自取死路!你的心經號稱能以劫力破關,上一回,就連寺里的無數大德都被它吸引。可結果呢?若不是我用十心鏡壓住你們的心象異動,這偌大金剛寺,早就成鬼國了!”

“本以為你已悔悟,今日來看,卻還是在行水中撈月的無用之舉。”方丈低聲嘆息一聲:“你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無用功罷了……”

驅使流散天地間,而無處不在的劫,隨著每一次呼吸吐納,將它們一次次凝合聚攏,最終在破境沖關的剎那,將所有劫力都爆發開,化成前進的資糧。

這是廣慧對于赤龍心經的根本構想,也是被方丈斥責為荒誕外道的奇詭手段。

上一次,無數金剛寺僧眾盛贊廣慧的構想。沒有人甘愿枯坐老死,廣慧的心經,無異于給他們指明了一條通天大道。

而等到他們真切修行時,卻才知個中艱辛……劫力顯化的心火從體表燒到了元神,對心經最是盛贊的然廣也受創最深,至今還昏死不醒,只是靠著涅槃池的甘露,勉強吊著一口氣。

“上一回是我根基不足,這一次……”

“這一次?根基不足你打算如何。”方丈冷聲打斷他:“去山下盜經嗎?!”

廣慧悚然一驚,被當面撞破心思的他幾乎駭得從座上起身,血也一下子都涌上了面門。

“你借閱了寺里劫字部藏書七百二十二冊,但凡是寺里的所有的,你已盡觀了。又借閱業字部藏書七十五冊,法字部藏書六十七部,典字部藏書百四十冊來用作觸類旁通……廣慧,寺里典藏對你來說已無秘密,若還說根基不足,那便只有下山去盜經了。”

方丈淡淡開口:“說吧,你和你徒弟無明籌謀了這些時日,究竟有何打算?”

時間一點點過去,終于,還未老成到如后日那般深沉的廣慧低下頭,也是無奈開口。

“以桐江為界,我去北衛與江北經營,無明下西楚與江南。”廣慧四顧一下,猶豫壓低了聲音:“期間若是能安平無事,那自然最好不過,若是有風波……”

“偷還是搶?”方丈開口。

“先言辭威脅,若不受脅迫,能贏的便搶,贏不了的就偷。”事已至此,廣慧也倒坦然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在燭光愈燃愈短,廣慧額頭也開始冒汗時,方丈終于開口。

“心經能成?”

“定有七成把握!”

“好。”方丈不置可否起身,他拾起已經燃到尾端的油燭,走出門外時,卻突然定住腳。

“謹記了。”他轉身,語氣極其平緩,沒有起伏:“無論如何,都不要外泄金剛寺的身份。”

門戶內。

廣慧瞬間大喜過望。

漆金廷,后院。

小秋依舊在假山爬上爬下,像一只好動的麻雀,又像一直永遠興致勃勃的野貓。無明老老實實蹲在假山底,他仰起臉,呆呆看著這個漂亮的女孩子歡快地跑東跑西,最后把自己沾上了一身灰。

那張明秀的臉臟兮兮的,只有眸子得意地一眨一眨,像桐江最清亮的一段江水。

她好像永遠也不會累,永遠都是生氣勃勃的快活樣子。

無明從來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就像他曾經試圖用小魚引來一只驕傲的野貓,他以為野貓會上前,但那只貓只是搖搖尾巴,就頭也不回地跑遠了……

無明想自己或許是永遠猜不透小秋的,就像那時候,他猜不透那只突然搖著尾巴跑遠的貓。

“喂!”小秋突然氣洶洶低下頭:“和尚!”

“不是和尚。”他糾正:“無明。”

“和尚!”

“和尚,你真的要走了嗎?”小秋低頭掰著山石:“為什么?今天就要走了嗎?”

“寺里有事務,老師也有事務交給我。”無明看著她在山石上搖搖墜落,連忙伸出手,卻被小秋靈巧躲開。

“寺里要大家去鄭國找一個人,老師……”無明斟酌了一下措辭,小心開口:

“老師要我去……嗯,去江南和西楚的宗門,借……借一些東西……”

“今天就走嗎?”

“嗯,今天就走。”

“那你過來干嘛!”小秋皺眉,忽得蹦下假山,那雙漂亮眼睛兇狠瞪過來,像是生氣了:“你來干嘛!”

“我來看你。”無明有些尷尬地避開她的目光,低下腦袋:“你是我在漆金廷里唯一的朋友,我……”

他努力組織著措辭,卻在沉默中,被一聲嗤笑打斷。

“朋友?”小秋忽然冷笑了起來:“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姓謝,和鐘離郡的郡守大人是一個姓,但我一介草民和他們可比不了!”看著愣住的無明,小秋死死捏著拳頭,大聲叫了起來:

“朋友?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知道我是漆金廷的小雜役,我叫小秋,你知道我叫謝秋嗎?!”

“我……”

“跟你說上幾句話就是朋友了?你知道什么才是朋友嗎!和尚,你不會想跟我做朋友的!”

小秋繼續冷冷開口:“我爹是野男人,我從出生后就沒有見過他,他是一個嫖客,就連這個‘謝’字,也是我娘胡亂取的,至于我娘……”

她咬著牙,狠狠盯著無措的無明:“妓院的老鴇,就是我娘!”

“我不是個出身好的人,大家都看不起我,像你這樣的和尚,才不會和我做朋友!”

她低下頭,眼圈飛快紅了起來:“我娘是娼妓,是個老妓女!我是娼妓的女兒,她們都說我是小婊……唔……唔……”

話語被突然堵住,小秋愕然瞪大眼睛,看著那個一直沉默的白衣僧人伸手,輕輕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背著日光站立,臉上的表情在日光中模糊不清,只讓人覺得那襲白衣像一團若真若幻的光暈,像天神輕輕降下的一個夢。

嘴唇被手掌輕輕捂住,那股好聞的檀香味道令小秋莫名心跳加快,臉也離奇紅了起來。

“以后不許這樣說自己,還有……”無明微微俯身,嚴肅平視著小秋,一字一句認真開口:

“貧僧永遠,都是小秋姑娘的朋友!”

心口一陣一陣的抽緊,在良久的沉默后,小秋突然抬起頭。

這個古怪的女孩促狹舔了舔無明手心,然后滿意地看著他如受驚貓兒一樣高高蹦起,慌得不知所措。

在無明的胡蹦亂跳中,她抹了抹發紅的眼眶,然后用力地笑了起來。

“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高維尋道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