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高維尋道者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兩界十二生滅

第二百一十一章 兩界十二生滅

作者:鹓扶君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鹓扶君 | 高維尋道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高維尋道者 第二百一十一章 兩界十二生滅

極清脆一聲響,如同蛋殼破裂的動靜。

在白術清嘯聲后,驀然,兩道殺伐劍虹平地長長拔起。

那兩道劍虹不分首尾,似綿延無盡虛空,隆隆如冬雷的大聲音劃破天地,震動群山。

彌散的元炁盡皆一一懾服下來,伴隨在兩道劍虹左右,化作焰光,化作清芒。

昏昏的雪國天象一肅,陰陽兩氣都短暫停頓了瞬間,“曜靈”和“百尺樓”上迸發的丈丈虹芒,把陰雪烏云籠罩的穹天都燃起,化作一派萬里晴空。

罡風激蕩,狂流云卷,不可計數的靈炁卷席四方曠野,如瀑如潮的炁流滾滾肆虐。

在那兩道劍虹包裹下,姜藥師面上陰晴不定,他冷冷打量遠處土丘殘墟上的白術,目光漠然。

不是丈六身高,魁梧如熊羆的粗豪頭陀模樣,土丘上,站著一個少年僧人。

他一襲月白色的僧衣,臉上神色淡淡,看不清喜怒。

那是一個容貌極俊秀的少年人,膚光晶瑩如雪,蕭蕭肅肅,爽朗清舉。

“你真要與我為敵?”姜藥師面色難看。

兩道劍虹矯健如游天之龍,攪動氣象萬千變化,有芒光落在他的臉上,令姜藥師面色亦是陰晴不定。

“你來此處,不過是為了軍功而已,劃下條道來!但凡你認識的,我都會稍作一二退避!”

周身穴竅噴涂玄清光煞的姜藥師咬著牙,冷聲開口:

“我好歹當了二十七年圣子,便是在北衛軍伍,也有幾分香火情在,你想要顏面,想要功勞,我都可以給你!”

此番話,已是以心音傳遞,在白術泥丸宮里響徹。

“就此罷手,這樣的話,我們還能交個朋友!”

土丘殘墟上,面容俊美的僧人仍是面無表情,兩道劍虹呼嘯不休,陣陣劍吟聲如龍吼,滾滾響徹偌大戰場。

不少北衛一方,修為稍低弱些的甲士,單是被劍虹的呼嘯聲,就震得心神失守,從而被人窺準時機,一刀砍去六陽魁首。

而姜藥師,作為正面承受劍嘯音殺的人。

他所感知的一切,比所有人,都來得真切。

紛紛的殺機在電光火石之間,順著如龍吼的劍嘯,映照于己身泥丸宮之內。

一應念頭漸次被斬滅,姜藥師的元神從道一炁臺赫然起身。

在元神眼中,兩道劍虹徐徐清晰了起來,絲絲縷縷的劍光跳竄,游走于自己泥丸宮內,在其中歡欣往來。

殺機映照下,劍虹不僅要斬他的軀殼肉身,更隱隱穿透了泥丸宮,要伐他感應元神!

在姜元神催動如海似岳的道一炁,粉碎了兩道劍虹投影后,土丘廢墟上的白術,終于抬起眼來。

他四顧一眼,周遭仍是混亂戰場,兩道劍虹升騰的剎那,雖將周遭十數里清了次場,至今也無人敢靠近。

但饒是如此,放眼當下正如火如荼,似綿延無盡的戰場,也不過區區滄海一粟。

齊天高的神偉法象上身矗立在云中,大發法力,他們之間的虛空破碎又重組,即便是白術,也一陣心悸。

腐爛的海水肆虐,那一片戰場,已淪為海國的汪洋之地。

身上環繞十二枚法印,偉岸如天柱的騎鶴男子正震怒長嘯,滾滾氣浪呼嘯,席卷天上地下,十二枚各色法印紛紛打出,厚重如蒼天傾覆。

他的敵手卻是衣裝古怪,身披白麻著長袍,背后三桿大旗。

兩人一路橫掃戰場,出手凌厲,不管不顧。

無數人,大鄭或是北衛,他們不慎被卷入斗法的余波,瞬息便化為劫灰,尸骨無存。

一排排山岳倒塌,脆弱如紙糊,屋宇大小的石塊驟然被卷上百丈高空,又被勁風一攪,打成了稀爛的灰屑。

白術掃了一眼,在其中,他甚至還見到了一個“熟人”。

摘星宗,少茆。

在青黎宮中,這位出身摘星宗的少年人物,與白術也有過數面之緣。

只不過他很快對上了陳季子,敗落下陣來,之后的消息不知,偶爾宴飲,倒也不再見到少茆的身影。

此刻的少茆,那個立在數十里開外,做道裝打扮,背上一個黃澄澄大葫蘆的年輕人。

他冷冷與白術對視一眼,也收回目光。

在少茆身側,伴著四名氣息磅礴如淵海,似牽引天地一應無形有質事物的人。

那四人中,有清俊的男子、蒼老的老人、豐腴成熟的端莊美婦和嬌小青澀的小女孩。

少茆嘴唇微微動了動,他身側那四人瞬間會意,同時飛身遠走。

背著黃皮葫蘆的少茆掃了白術和姜藥師幾轉,眼神意味深長,他哈哈大笑兩聲,也沖天遁走。

“你那些同門,似乎都想殺你?”

白術淡淡開口,從他的穴竅里,也有絲絲劍光刺出,璀璨奪目,輝耀天地之間。

“羊家的元用劍經?”

姜藥師心頭一曬,對白術的發問并不作答:

“三劍成陣,你這般年紀,也配有三柄飛劍么?”

“三枚飛劍?”

白術微微挑眉,他穴竅的劍光也愈來愈熾盛,兜羅萬象的沖天的殺意從他軀殼猛然爆開,與另外兩道劍虹遙遙相和。

那猛然,漫天打來的玄清光煞盡數被殺意斬滅。

無論姜藥師如何左沖右突,挪移虛空,卻都無法沾染白術衣角,周遭天地一動也不動,宛如鐵鑄。

早在那兩道劍虹騰起的剎那,劍陣便已生出。

羅網已成,如今,只待一殺了。

“此陣名作兩界十二生滅劍陣,十二柄殺陣齊聚時,號稱能一念生天地,一念斬鬼神。”

白術笑著攤開手:

“當然,這只是吹捧的言語,任憑誰也不會當真的。”

“你還有第三柄劍?”

姜藥師面色難看,他伸手輕輕一托,便有輪圓滿無暇的明月冉冉生出。

那大月清凈無垢,條條太陰仙光如飄帶,縈繞在大月周身。

在大月生出的剎那,就伴隨霜風、苦水、大雹等異象,這那兩道接天劍虹的景象,都被短暫遮蔽。

大月手——

此神通,同樣是位列摘星宗的六經十二典之列。

是十二典中,僅此于摘星手的大神通,與玄清光煞、度世金橋等不相上下。

既然已被劍虹鎖定,挪移不了虛空,那只能生生打殺出去了!

姜藥師扔出掌中的大月,朝白術驟然擲去。

轟!!!

天地暴動,騰起無數光芒,茫茫一片,充斥視野中,再也看不清一切。

幾座山巒被連根拔起,高高卷上遠空,井口大的亂世簌簌落下,猶若一場猛烈的急雨,落在下方那片大月爆開的光海里。

在滾滾氣浪里,姜藥師再度伸出右手,輕輕向上一托。

轟!!!

轟!!!

轟!!!

山河動蕩,整片青天都仿佛傾塌了一角,姜藥師卻陰沉著臉,一言不發,在動蕩如瀚海汪洋的天地元炁中,那個白袍的身影始終屹立不動,連衣角都未曾破損

“彈指之間,兩界便是十二生滅。”

輕笑聲穿透滾滾聲浪,在姜藥師耳邊輕聲回響:

“我雖沒煉成第三枚飛劍,但以苦海佛撐上個半盞茶,想來也不算難。”

白術話音剛落,他周身穴竅本就璀璨的劍芒再度一盛。

姜藥師驚怒大喝一聲,一只星光交織,神芒縱橫的擎天大手,便朝白術捉拿而去。

“本想以瞳術射殺你,但想來,區區濕生大成,恐怕打不穿你的金剛體魄。”

土丘廢墟上,只留下一道莫名其妙的話語,白術的身形就驟然虛化不見。

擎天大手狠狠一拍,帶出長達數里的洶涌氣浪,空氣被壓縮成實質,厚重縮成一睹無匹巨墻,蔓延無盡。

然而,擎天大手落在了空處。

不遠處,七竅流血的白術面容平靜,無悲也無喜。

不待姜藥師再度出手,白衣的僧人長嘯一聲,驀然,身化一道驚世長虹,拔地掠空!

三道劍虹交相輝映,彼此輕輕一連,便纏成一方蔓延無盡、縱橫百十里的殺伐劍陣。

殺戮萬萬象,斬卻有無形!

每一絲劍氣都縱橫折越,跳動無數虛空縫隙,殺伐、毀減、寂滅、鋒銳、森然、戮絕、破敗……無有窮盡的劍光衍化出萬象森羅,兇戾無情的劍光依照變化之道,有規律填斥每一寸虛空,纏繞、融合、分化,扭曲顛倒,循環不盡,無始無終!

“這一招,是我的全力了。”

白術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你若能活下來,那金剛一境,倒也是令人期待。”

兩界十二生滅劍陣!

自白術從汾陰得到《胎神元用劍經》后,在劍經里,這也是唯一一門的劍陣術。

第三柄飛劍他早已著手鍛造,只是時至今日,還仍是粗胚一枚,上不得臺面。

此陣號稱可開分三綱,斷六氣,辟未判之清濁,續未盡之日月。

眨眼彈指之間,足具兩界十二次生滅。

在白術話音剛剛落下之際,被劍陣籠罩的小天地里,齊齊都發出一聲響。

那響聲沉悶卻短促,猶如重鼓被人輕輕拍了記。

長空之上,那方殺意無窮的劍陣也自然吸引了注意,不少人紛紛翹首看去,臉上神色不一。

有驚疑、有困惑、有平靜、有漠然……甚至于,還有幾個面上泛出不加掩飾的狂喜。

靈光大綻,殺劍翻涌……

北衛一方里,有個矮小粗壯的漢子皺了皺眉,他眼中神氣深邃,有如一方無底大淵。

見大陣徐徐轉動,響聲也一聲接一聲,愈發沉悶低昂。

矮小漢子嘆了口氣,他剛欲拔地掠起,就被人緊緊拉住。

“不要去!”

一個二十余歲,身側飄滿丹文符箓的男子開口,他搖搖頭,道:

“你救下姜藥師,便是犯了眾怒,陵泉道人昔年的仇家,都不會容你!”

“姜藥師送過我一門神通。”

矮小漢子默然了一會,面上陰晴變幻:“我若……”

“姜藥師有一弟子,名為羅靖。”

遠遠,有長笑聲響起,兩人注目望去,卻見一人緩緩走來。

面上笑意濃厚,背著黃澄澄葫蘆的少茆行走在大地,他每一步跨出,都越出幾十丈的長遠距離。

少茆對兩人打了個稽首,笑道:

“我雖廢了羅靖修為,卻并未殺他,曾師兄若想償還恩情,不妨救下羅靖一命,令那小兒富貴終身,如此,也不失為一樁美談了。”

“少茆?”

矮小漢子微微皺眉,他看著少茆背后那四人,一時有些無措:

“你,你竟然?!”

在少茆身后,清俊的男子、蒼老的老人、豐腴成熟的端莊美婦和嬌小青澀的小女孩,他們都恭敬侍立,面帶微笑。

“摘星宗的四神將,竟歸了你的帳下。”

矮小漢子深深看了少茆一眼:“你想奪位?”

“不是奪位。”

豐腴成熟的端莊美婦溫聲提醒道:

“曾師兄,圣主已許了諾言。”

“待姜藥師死后。”

端莊美婦伸出纖纖玉指,指向劍陣籠罩的小天地,輕笑道:

“少茆真君,便是下一任的摘星宗的圣子!”

矮小漢子神色一震,在同伴接連的眼神示意下,他終是黯然低下頭,沒有作聲。

“陵泉與姜藥師屢屢以下犯上,惹得滿宗不快!”

少茆幽幽嘆了口氣:“陵泉死后,現在,也終于輪到姜藥師了。”

“如此情形。”

少茆回身微笑:“難道不該浮一大白嗎?”

矮小漢子默然無言,他的同伴卻是連連頷首,面上帶笑。

“姜藥師死后,怎么解那張圖?”

少茆身后,嬌小的女孩脆生生開口問道:

“那張圖樣,莫非就無解了?”

“陵泉生性多疑,那張圖的解法,姜藥師本就不知!”

少茆揮手:“圣主與一眾長老早探過他的元神,里面沒有此類記載!”

“哦?”女孩聳聳肩,又退了回去。

“陵泉死前,把圖樣繪了萬余幅,盡數散在了大衛。”

端莊美婦揉了揉小女孩的頭,令她發出像貓一樣的舒服哼哼聲:

“時至今日,還是無人能看懂嗎?”

“圣主都看不懂,那群凡夫又有什么慧眼?”

少茆哂笑一聲:“陵泉想學妙嚴大禪師一般,掀起天下禍亂,卻不看看他有幾……”

“慎言!”年輕男子猛然低喝,打斷了少茆的言語。

少茆神色一肅,自覺失言,也連忙閉上了嘴。

“且看姜藥師如何伏誅吧。”

端莊美婦掩唇輕笑,眼波流轉萬千,媚意如春水微涌:

“摘星宗沒了他,也算是樁大幸事了。”

此刻,劍陣之中。

隆隆震天的響聲接二連三,虛空動蕩難安,如處于驚濤駭浪之中。

在少茆等人的屏息以待中,又過了足足百息,隨著最后一聲齊響,遮蔽天地的森嚴劍陣轟然撤開。

在一片靈光亂涌中,遙遙見兩道身影遙遙凌空相對。

僧人一身血衣,眼中金光也黯淡,氣息低弱,而與他相對的姜藥師,卻是面容平靜,神態自若。

“我前半生有老師庇護,肆意橫行,殺人無算,作的惡業不可勝數。”

姜藥師嘴唇緩緩動了動,呢喃聲低低飄出:

“如此境遇,是天誅嗎?”

“可還有遺言?”白術持著長劍,走到姜藥師身前。

“我恨……我恨老師疑心太重,為何不肯把它告訴我!”

姜藥師低低一聲,聲音嘶啞而難聽,像枯木上的夜梟:

“陽符殺金剛,笑話!笑話!笑話!”

他狠狠一笑,把手中事物朝白術面門擲去。

“給你,給你!”

姜藥師大笑三聲:“老師因它而死,我也因它而死,今后,現在我把它給你!”

待白術舉劍齊眉處,姜藥師驀然瞪大雙眼。

“劍快嗎?”

“快。”

一道寒光驟起,頓時,便是身首兩分。

他的無頭殘尸望空跌落,還未至地,就化成一捧殘灰,被風吹散。

“好劍!”

白術手上,姜藥師的頭顱勃然大喝,笑意還尚在臉上,聲息就徹底絕了。

地上,少茆也哈哈大笑,他狠狠擊掌,神情快意萬分。

云上的白術看了他一眼,驀得催動符箓,遁去了蹤跡。

而在他剛剛離去的一瞬,數只擎天大手驟然從虛空顯化,狠狠襲殺過去,卻只是撲了個空。

“死了啊。”

遠遠,有人幽幽嘆息一聲:

“真是可惜,陵泉這一脈,今日終于絕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高維尋道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95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