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垂釣之神  >>  目錄 >> 第2753章 鳳羽的威脅

第2753章 鳳羽的威脅

作者:會狼叫的豬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會狼叫的豬 | 垂釣之神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垂釣之神 第2753章 鳳羽的威脅

蕭杰臉色極為難看,自己堂堂太古神院的天驕弟子,面對此人竟毫無還手之力,這王寒究竟是何等人也,神榜上也沒有他的名啊!

此般情景,他當然不會再跟韓非去叫囂什么,就算要報復,那也是查清楚韓非的底細后才會酌情報復回去。

至于混沌靈寶,八荒令旗被奪這件事,讓他心頭異常憤怒和狂躁。混沌靈寶,這可不是什么大路貨,哪怕在中海神州,在星海,都是一等一的寶貝,就這么沒了,他哪里肯甘心。

“好!王寒,我記住你的名字了。”

說完,蕭杰破虛而去,六名手下折損,竟然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至此,此戰告一段落。

圍觀者紛紛飽受震撼,四下竊竊私語,心說這王寒是誰?

有人感慨:“不管是誰,可太古神院的強者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這就夠說明問題了。”

“強得離譜,估計也是某個神族的天驕子弟。”

“南海神州最近當真是天驕匯聚啊!聽說日前古妖族的逍遙境第一戰將楊戰,也已經到了,已經連續拜訪南海神州八大勢力,逐一挑戰,保持全勝。恐怕,不日就要挑戰到鳳凰神族了。”

“這事兒我也聽說了,那楊戰據說體魄無雙,擁有至強法相金剛神猿,根本打不動啊!”

“目前南海神州,同境之中能夠與他對戰的,恐怕也只有奇跡森林的圣女和鳳凰神族的鳳羽姑娘了。”

“嘿,除了楊戰之外,聽說神妖林的陳芳草,一來就被南斗殺手盯上了,一戰之下,南斗殺手三死四傷,完敗了。”

有人道:“現在看來,這等級別的強者,又多了一個這個王寒!雖然不知道來自哪個勢力,不過實力肯定是不差的,就是不知道是為了渡神古地來的,還是為了比武招親來的。”

“那多半是比武招親。”

“但我看他懸了,太古神院的真正強者都沒登場,據說太古神院來了三大天驕,都是曾經登頂過神榜前十的超級強者。雨魔,雨東路,登頂過神榜第三。槍帝趙龍馬,登頂過神榜第二。還有一個封無劍,昔日穩坐神榜第一。嘖嘖,你們覺得這些太古神院的人,會放過王寒?”

“那倒是……哎!封無劍一個劍修,他也要參加比武招親?”

“那誰知道呢,畢竟迎娶奇跡森林的圣女,便可以掌握了通神之路的。”

一時間,人們議論紛紛,而荒野之上,韓非一招手,就坐進了那六焰火雀的車架之中。

鳳星流連忙跟了上去,還跟兩侍女道:“你們兩個來駕車,回族。”

車內。

鳳星流訝異地看著韓非道:“你竟然放了他,我以為你會收手把他給宰了呢,這有點不像你的風格啊!”

韓非:“你懂什么。我現在不能太高調,而且直接宰了他,人家肯定找鳳凰神族的麻煩啊!到時候跟你要人,你怎么說?”

鳳星流冷笑:“我理他個球。這里是南海神州,又不是中海神州。”

韓非笑道:“話不能這么說,從你之前的語言中,我就知道這條過江龍很強。要宰他們,也不急于一時。渡神古地不是要開么?你說大家都去挖寶貝,可好寶貝你覺得誰能挖到?”

鳳星流:“那自然是越強者,獲得的寶貝越好啊!”

韓非:“那就是了,到時候給他們來個一鍋端難道不香么?”

“呃……”

鳳星流不禁看向車外,只聽韓非道:“車內有陣法防護,她們兩個聽不見。”

鳳星流頓時湊了過來:“這渡神古地可是會限制實力的,饒是你實力已達帝尊境,進去后也只是開天境大圓滿級別。還能一鍋端么?”

韓非:“端。”

鳳星流頓時大喜:“哈哈哈!端,端他丫的。”

完了,鳳星流就掏出大煙斗來,吸了一口,吐出云霧,然后用肩膀撞了撞韓非:“那接下來咱們去干嘛?打劫么?”

鳳星流不由得想起和韓非一起四處打劫的日子,頓時只覺心癢難耐,那可比天天試煉有意思太多了。

然而,韓非搖了搖頭,竟然也神奇地掏出了大煙斗來,吸了一口,吞吐云霧道:“打劫什么的,太明顯是我的作風了。距離渡神古地開啟不是還有差不多兩三年時間么?你就真當給我接風洗塵,殷勤款待我,把紈绔子弟的風范全都拿出來,我要在你家住一段時間。”

“就這?”

鳳星流無語:“這不跟我日常生活差不多么?這有什么意思啊?”

韓非翻手將八荒令旗掏了出來:“想不想要?”

鳳星流頓時眼睛發光:“要要要,傻子才不要。”

鳳星流正要抓,韓非卻一抽手:“也要也容易啊!你幫我跟你家里借個東西。”

鳳星流拍著胸脯道:“借啥?我跟你講,火道復生輪我也能帶你去體驗一下。”

韓非搖頭:“我對那沒興趣,你幫我跟家里借個無距之門。”

“噗!咳咳咳……”

鳳星流嗆得自己眼淚直流:“不是,哥,你是我親哥行不行。咱是不是著急了一點?現在就開始攻打星海了啊?”

韓非心說真有啊!不過這也在他的預料之中,鳳凰神族常年在混沌火域試煉,混沌火域就跟他們家一樣。既然無距之門有九座,沒理由混沌火域沒有。這不,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混沌火域的無距之門,就是鳳凰神族在掌控。

韓非無語:“攻個屁啊!我帶你去賺一波大機緣。”

鳳星流不信:“什么大機緣?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無距之門的,那東西可盡把人往那什么玩意不祥生命體那邊送,也太危險了。”

韓非:“你就說你想不想要機緣吧?”

鳳星流:“啥機緣?”

韓非:“我送你五道帝王劫,讓你沒證道之前就能半只腳踏入證道境,說不定還能趕在渡神古地之前證道哦!”

“嗡”

頓時間,鳳星流精神一振:“瞧你這話說得,我是貪圖那帝王劫的人么?一世人,兩兄弟,你我可是異父異母的親兄弟,這事兒我肯定得幫你啊!走,咱們現在就走……”

完了,韓非隨手將八荒令旗丟給鳳星流,混沌靈寶在他看來已經不香了。欲取先舍,他也不是真的指望鳳星流,而是在見鳳凰神族的強者之前,先塞一點過去好處過去。

鳳星流自然不會去思考韓非的用心,直接探出頭去:“趕緊的,全速前進,趕緊回族里。”

在韓非正奔赴鳳凰神族的時候,蕭杰正恭敬地站在一盤坐修行的強者面前,此人身邊樹立一柄長槍,槍身鳳舞龍蛇,竟似乎靈智。

“龍馬師兄,事情就是這般,這王寒和鳳凰神族,簡直是在打我太古神院的臉。”

盤坐修行的青年男子,臉龐剛毅,眼睛也不睜開,淡淡說道:“是打你的臉,別扯上太古神院。”

蕭杰:“師兄,你說那王寒,會不會是韓非啊?鳳星流一個紈绔,憑什么能有這等天驕縱橫的朋友?而且還是外來的。”

趙龍馬冷哼一聲:“蠢貨,真要是那韓非,你覺得你還能活到現在?你聽說韓非對敵人手下留過情么?”

“呃!抱歉師兄,是我想多了。”

趙龍馬淡淡道:“鳳星流此人雖囂張跋扈,但如你所言,其實實力很強。能修出鳳鳥第二形態的,當然不可能真的是紈绔。這樣的人,有強者朋友,一點都不意外。既然他說在渡神古地等你,那就渡神古地殺之便可。”

蕭杰;“師兄,那我的八荒令旗……”

趙龍馬:“滾蛋,打架打輸了,靈寶被人鎮壓,你好意思去鳳凰神族要?我太古神院的臉面都讓你給丟盡了。”

半日后。

三只六焰火雀出現在鳳凰神族的時候,頓時就有強者多位中年人攔截而上。

“來者何人,竟膽敢以六焰火雀拉車,還敢出現在鳳凰神族,這是活膩了嗎?”

“咦!這不是鳳星流身邊的青青和素素么?”

“鳳星流你個小混沌,給我滾出來。”

下一刻,鳳星流探出腦袋:“五叔,這車是我搶回來的啊!三只六焰火雀,也是我贏回來的。”

來人顯然不信,嗤笑一聲:“憑你?你先給我滾下來再說。”

鳳星流這才回頭朝著韓非尷尬一笑,當韓非從車內走出來時,便看見三大帝尊,數十道感知掃過這里。

那五叔和之前見過的九叔一樣,都是那種壯漢猛男造型,火紅色的頭發,看起來就很狂躁。

那五叔目光掃過韓非,眼睛頓時微微一瞇,證道境?鳳星流還認識證道境的朋友呢?

韓非微微拱手,不卑不亢,身上有種莫名氣勢,這五叔竟感覺自己在氣勢上,根本敵不過。

可是,自己明明是長生境強者,怎么會在氣勢上輸給一個證道境的小子呢?

五叔臉色露出一絲微笑:“這位小友是?”

鳳星流:“五叔,這是我的好友王寒。剛才我們在天凰島那邊,遇見了太古神院的混賬帝尊。我與他手下的開天境大圓滿切磋,這王八蛋竟敢暗中偷襲,還好我兄弟王寒在,要不然五叔你就見不到我了。”

“混賬!帝尊出手?你確定?”

韓非淡淡道:“因果殺術,不過對方沒想著殺了鳳星流,估計是想重創他。”

五叔頓時勃然大怒:“太古神院欺人太甚,老子去會此人。”

鳳星流連忙攔住:“五叔,五叔,那人已經被我兄弟橫推。手下全死了,喏,我還搶了一套混沌靈寶回來。”

當鳳星流將八荒令旗往外一擺,頓時那五叔就瞪大了眼睛:“你搶的?盡特么吹魚,混沌靈寶輪得到你搶?一套混沌靈寶能鎮壓七八十個你,你搶一個我看看?”

完了,這五叔笑呵呵地沖韓非一笑:“王寒小友,你這份禮可有點大啊!”

韓非淡淡一笑:“區區一套混沌靈寶而已,何足掛齒?我與鳳星流幾千年的友誼,豈是此物可比?”

“幾千年?不是剛認識的?”

鳳星流:“五叔,你也太小看我的人脈了。”

“你滾一邊去。”

鳳星流:“……”

正當這位五叔要和韓非聊聊的時候,只聽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老五,行了,小孩子的事情,你管那么多作甚?”

只聽到清脆的聲音響起,只見一身著火紅性感長袍的美婦人,身邊跟著一大一小兩個清純靚麗,落落大方的姑娘。可不正是鳳羽和鳳傾城?

五叔回頭一看:“火姑?你怎么來了?”

火姑微微一笑:“我這正要給他們幾個上課呢。老五,你把這三只六焰火雀放開,除了封印,好生看養。”

“那成,火姑您好好給鳳星流這臭小子上上課,整天不學好,在自家地盤上差點都讓人給欺負了。”

火姑:“一邊去,你當年也沒好到哪兒去。”

只見這五叔頓時老臉一紅,拉著車架就溜了。

完了,三個女人齊刷刷地看向韓非,韓非一挑眉,心說我臉上有花么?

火姑看向鳳星流的兩個侍女道:“青青、素素,你們少主宴請友人,還不去準備?”

“是,火姑大人。”

完了,鳳星流嘿嘿笑道:“火姑,我就是,就是出去溜達溜達,我真沒惹事。”

火姑淡淡一笑:“去你院里。”

鳳星流的院子在鳳凰神族的東南角,占地竟然不小,縱橫好幾百里。如果僅僅是主人的話,一個人住這么大地方,那真的是有點奢侈了。

而且,韓非可以感受到院里鶯鶯燕燕的,可一點不少。他不由得看向鳳星流,心說這廝生活簡直糜爛到了極點。

到了院里,鳳星流連忙道:“那個,火姑,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兄弟,王寒……”

“噗嗤”

鳳星流話還沒說完呢,就聽鳳傾城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鳳星流當即臉色一變:“鳳傾城,你幾個意思?”

然而鳳傾城則是白了他一眼,然后向韓非微微欠身:“見過韓非哥哥。”

鳳星流:“???”

韓非看向鳳星流:“???”

不可能啊!韓非自信自己隱匿之術,大帝級別絕對是看不出來的。神隱之術,神靈之下,幾乎不會被識破,怎么可能會被鳳傾城給識破了呢?

鳳羽意味深長地看了韓非一眼,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心說看你裝,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

鳳星流連忙道:“你胡說八道什么?韓非他在東海神州呢,我這兄弟,你看他渾身上下,哪兒像韓非了?”

“略略略”

只見鳳傾城朝著鳳星流做了個鬼臉:“你有幾個兄弟搞得誰不清楚似的,你的酒肉朋友里就沒一個有證道實力的。而且,你認識的人,我竟然不認識,這幾乎不可能。所以,證道境,還打敗太古神院的人,還送你混沌靈寶,人家瘋了啊?所以,不論韓非哥哥偽裝得有多好,我都可以認出來。”

鳳羽笑看著韓非:“你啊你,你真是太高估鳳星流了。”

韓非:“……”

鳳星流頓時炸毛:“啊,臭鳳羽,你幾個意思啊你,你把話說清楚,我怎么就被高估了?”

韓非直接翻了個白眼,他雖然沒打算瞞著鳳羽,可也沒打算現在就暴露身份啊!他本以為,這好歹是鳳凰神族的地盤,以鳳星流的身份地位,那狐朋狗友豈不是一大堆?自己跟鳳星流混在一起,還能低調點。借了無距之門,立刻就去吞噬不祥生命體,催熟第七神丹。

可誰知道,這特么才剛進鳳凰神族,就被識破了。

“哎,大意了。”

韓非無奈地搖了搖頭,體型,容貌,氣質,氣運等等,全都發生了改變,轉眼就恢復了本來的模樣。

火姑眸中帶著絲絲笑意,上下打量著韓非,心里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韓非不禁拱手:“韓非見過前輩。”

火姑笑吟吟道:“嗯,不錯!不用拘著,你就把這里當成自己家,有什么需要的,你就跟鳳星流說就行了。”

隨即,就聽鳳傾城開口道:“韓非哥哥,你竟然送他混沌靈寶,簡直,浪費啊!”

鳳星流當時整個人就不好了:“鳳傾城你過了分昂,我可忍你很久了,我警告你不要欺人太甚。”

韓非看向已經出落得更加水靈的鳳傾城,這會兒已然是開天境后期了,實力成長是一點不滿,心想完了,那幽怨的小眼神……

沒辦法,韓非想了想,然后將脖子里的神之念珠給摘了下來:“小傾城,哥哥送你件小禮物。這神之念珠,可親和天道,佩戴后可日日淬煉肉身,戰時可增強兩成戰力,可保神魂清明,不受迷惑,不入幻象,可擋諸邪,可避億萬大毒,可緩緩增加佩戴者氣運,可御神魂攻擊……”

鳳傾城眼睛都笑瞇起來了,連忙手捧著接過,甜甜一笑:“謝謝韓非哥哥。韓非哥哥你有什么事就找我,肯定比找鳳星流靠譜。”

鳳星流看了看鳳傾城手里的神之念珠,不禁吞了口唾沫,啊這,聽起來比八荒令旗好啊!

韓非最后看向鳳羽,只聽火姑笑道:“韓非小友,可莫要再送了,一件混沌靈寶,一件增益型后天靈寶,其價值不輸戰斗類混沌靈寶。你再送的話,鳳凰神族怕只能用造化靈寶來還了。”

韓非當即搖頭:“火姑前輩,那八荒令旗不過是半路得來的,無足輕重。這神之念珠,于我現在而言,也已經沒了效果了,傾城丫頭成長迅速,得此物百年內當入大后期境界。”

火姑嫣然一笑:“算起來,你們幾個算是一輩人。韓非你就跟她們叫我火姑好了。在鳳凰神族不用擔心身份暴露。不過你此番前來,不只是為了給這兩個小淘氣送禮物吧?”

韓非微微一笑:“火姑,我那個,其實想借無距之門一用。”

到這份上了,鳳星流都已經社死了,指望他是不行了。看來還是得跟家里的火姑這樣的大帝強者說。

鳳羽眸中一定:“你想干嘛?偷偷去修煉,然后超越我嗎?咳咳……”

鳳羽下意識有些緊張,小師弟這成長速度,再這么瘋狂修煉下去,難道還真要超越自己不成。

鳳傾城疑惑:“姐,韓非哥哥不能超越你嗎?”

鳳羽:“你不懂,你別管。”

鳳星流:“不讓韓非超越你?鳳羽你也有害怕的時候,哈哈哈……”

韓非:“……”

鳳羽:“白癡。”

鳳傾城似乎在思考著什么,總覺得鳳羽和韓非的關系似乎有些微妙。但鳳星流這個二貨,顯然是沒有這種覺悟。

火姑咯咯一笑:“行啊!反正無距之門來得快去的也快。你什么時候要用,和鳳羽說就行,我啊就不在這影響你們聚會了。”

火姑笑著離開了,留下了韓非、鳳羽、鳳傾城、鳳星流大眼瞪小眼。

鳳星流當即掏出大煙斗道:“韓非,你快變回來。”

鳳羽則深深地看了韓非一眼:“不錯,變回去吧!雖然鳳凰神族安全。但一大堆侍女丫環照顧著某位殘疾人,也是人多眼雜,萬一泄露了出去,中海神州那幫人怕是又要追著你殺了。”

鳳星流當時就暴跳如雷:“鳳羽,你說誰殘疾呢?”

鳳羽:“呦,還挺有自知之明。”

完了,鳳羽也不理睬鳳星流,而是看向韓非到:“你跟我來。”

鳳星流正欲罵回去呢,就被鳳傾城給拽住:“你怎么這么沒有眼力見兒呢?人家好不容易見面,你也給人家一點獨處的機會啊!”

“啊?什么意思?”

鳳傾城無語道:“你難道就沒看出來,韓非哥哥和我姐很般配么?”

鳳星流狐疑地看著兩人的身影:“呃,還別說,倒是有點……等等,你什么意思?她們難道要結為道侶雙修不成?”

鳳傾城饒有興致地點頭:“我看有可能。”

鳳星流頓時臉色難看:“那韓非不就變成我姐夫了么?我們是兄弟啊!”

鳳傾城翻白眼:“有什么差別啊?你們各論各的唄!哎,你那八荒令旗給我看看。”

鳳星流:“去去去,小孩子玩什么旗,那項鏈挺適合你。”

鳳傾城哼哼道:“這項鏈可以大幅度提升我的修行速度哦!你可別被我給追上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這邊,鳳星流和鳳傾城在斗嘴。

那頭,鳳羽無語道:“小師弟,你借無距之門干什么?是不是要偷偷修煉?”

韓非:“師姐,我那是有正經事兒呢。”

鳳羽:“什么正經事兒啊!等幾年不行?你就跟鳳星流每天吃喝玩樂,沒事出去炸街不好么?你聽師姐的,等渡神古地結束,還有那誰比武招親完的,我跟你一起去混沌火海那邊,帶你去龍族耍耍。”

韓非無語:“我為什么要等啊?我趕時間呢。”

“不,你不趕。”

“我趕。”

“你趕時間也行,你冒充一下我男朋友。”

韓非頓時歪著腦袋看向鳳羽:“不至于吧師姐?”

鳳羽:“很至于,要不然甭想用無距之門。你要是答應了,我還能跟你一起去星海里狩獵不祥生命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垂釣之神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