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在末世種個田  >>  目錄 >> 第252章 我叫子衿,青青子衿的子衿

第252章 我叫子衿,青青子衿的子衿

作者:愛吃的棉花糖  分類: 科幻空間 | 末世危機 | 愛吃的棉花糖 | 我在末世種個田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在末世種個田 第252章 我叫子衿,青青子衿的子衿

“干嘛呢干嘛呢,這人是誰?憑什么住手?”趙樹皮被突然出現氣勢洶洶的人給嚇了一跳,便見這人拉開了雨衣,露出了透明的雨罩,烏黑的秀發便自然披落下來,還有一張漂亮的臉蛋。

趙樹皮還沒來得及被這外表驚艷,就驚呀的發現,這個女人力量大到恐怖如斯,不僅奪過了推子,還直接將這個長毛怪給從幾個保安的手里給搶了過去。

幾個保安更是被推搡到了一邊去,場面一度失控。

“住手不住手?”靜姝將驚恐的子衿拉到了身后,又將接保安逼退,這才淡淡問道。

這時的子衿雖然二十七歲,卻依然像十五六歲的少女,她自帶嬰兒肥嘟著可愛的小嘴,如果除卻頭上亂糟糟、爬滿了紅線蟲的頭發外,還是長得不錯的。

趙樹皮吞咽了一口口水,“我是愛國食堂的主任趙樹皮,同時也是香蕉小區的住宅分配員。你是哪位?你這是故意擾亂食堂秩序,阻礙執法人員執法!樓上就是警察,你想吃qiang子了?”

說起來便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靜姝,看樣子不像是豪門的,聽了他的身份也只是皺了皺眉,只怕家里在末世也是有分量的那種,趙樹皮瞇起了眼睛,腦海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趙樹皮?靜姝想起來,這人不就是和王七七競爭分配主任、下了血本發面糊糊的那位么?后來更是放出了抽獎平臺拉攏了很多投票的人,可惜最終不敵王七七,虧本虧到姥姥家的趙樹皮。

沒想到此人現在竟然又在愛國食堂當上了主任,看來還是比較有錢的,隨手丟了上萬虛擬幣只想買個政府職位,結果還被王七七和靜姝合起伙來整了一頓...

看熱鬧的人更多了,大多一邊吃飯一邊小聲議論著。

“早該將這瘋子的頭發給剃光了。”

“就是,要么就趕出食堂,這怎么來個多事的人,她想干嘛?”

“誰知道,可能是發慈悲心了。”

靜姝隨手將推子還回到了趙樹皮手里,“我沒有惡意,只是這個朋友不愿意剃頭,你們也不要強人所難,法律并沒有規定一定要剃頭,現在我將人帶走就是了,今后絕對不會出現在你們食堂打擾他人用餐。”

趙樹皮的小眼睛上下打量著靜姝,嘴角露出一抹不明意味的笑:

“慢著!誰讓你們走了,這人三番兩次的頂著滿頭的紅線蟲來食堂吃飯,不僅已經嚴重打擾他人用餐,還對我食堂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影響,所以我們必須給她剃光了,以免對其他食堂也造成多次不良影響。”

趙樹皮要看看這小妞是搬出關系表明身份還是要怎樣,如果趙樹皮要是知道就是靜姝把他到手的分配主任給搶走的話,不知他是什么表情。

“我不剃頭,死都不剃!我不吃了,放我回去!”子衿抓緊了靜姝的手,驚恐又帶著強行自我鎮定的說。

“好好,不會讓你剃頭的。”

靜姝也懶得再和趙樹皮糾纏下去了,此人明顯有其他的意圖,便直接打通了李曰天的電話:“李隊長,你們這個愛國食堂的主任扣著我不放啊,要不你來食堂看看?”

李隊長?李...

趙樹皮的嘴角漸漸凝固了,是二支隊長的李曰天?不會吧?趙樹皮腦袋還沒反應過來要如何應對,他只是單純的對這個女人感興趣,探一下這女人是什么身份,有沒有可能那個那個的,怎么就招來了煞星

這算不算踢到鐵板了?

前世,末世后靜姝營養不良后面瘦的皮包骨頭哪有人對她感興趣,這一世的靈泉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她,讓她的氣質和外貌更加出眾,靜姝覺察到今天的變化后,立刻有了警惕。

“誤會,都是誤會,咱們也是為了人民群眾著想,只要不打擾到群眾們吃飯,理不理發的都無關緊要...好了,散了散了,沒什么事情!”趙樹皮親自送走了李曰天和那個至今沒透露名字的女人,又疏散了吃瓜群眾,心卻如霧霾。

那個女人的身份,他倒是越來越好奇了!

食堂的吃瓜群眾散了,李曰天帶著靜姝去了二樓的辦公處,拿著靜姝遞給他的蛇酒,迫不及待的就喝了小口,臉上露出了似享受、似痛苦的猙獰表情,品了好一會兒才大喊一聲,好酒!

“這酒比末世前的還要勁道,那蛇沒白給你,只是這酒里的蛇怎么變小了?”李曰天晃著玻璃瓶的蛇問。

“那兩條蛇拿回去沒多久就產卵了,要不我能拖了三個月才給你泡好的酒。”靜姝看了一眼默默在角落里低頭不說話的子衿,她和前世一樣啊,是一個沒有好奇心的人,對什么都可有可無,唯獨對活下去有著異樣的執著。

“那敢情好,以后你干脆多整點蛇酒,我用物資和你換,這該死的鬼天氣,天知道我已經一個月穿著潮濕的褲子和衣服,弄的我的老濕腿疼的不得了。”李曰天走起路來都是一瘸一拐,很影響他的形象。

“行,那就這樣,我還有點事就先回了。”

靜姝告辭了李曰天,和子衿走到了樓梯口,子衿便停了下來,有些疑惑的望著靜姝。

“今天太謝謝你幫我,我叫子衿,青青子衿的子衿,和二支隊駐扎部隊的家屬住在一起,只是不知道你接下來是不是還有什么事?”

...不然不是應該各回各家了么而且別人對她都是避之若浼,唯獨眼前的人,好像,對她很是習慣的樣子,難道一點都不厭惡她頭上的紅線蟲么。

靜姝整理了一下腦海里關于子衿的記憶,這才問道:“你竟然和部隊的家屬住在一起?”難怪王七七分配的名單里沒有她!

子衿便露出了淡然笑容,“我是因公犧牲軍遺屬的補貼家屬,十幾年前就在部隊家屬院住了,發生洪水以后便和他們一起搬了過來。”雖然兩人沒有結婚,但早已視對方為唯一。

靜姝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來,原來如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在末世種個田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1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