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上鏡之映照諸天  >>  目錄 >> 第175章:陰土龍庭論大劫

第175章:陰土龍庭論大劫

作者:廣白道公子  分類: 武俠 | 武俠幻想 | 廣白道公子 | 太上鏡之映照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上鏡之映照諸天 第175章:陰土龍庭論大劫

“見過太祖,啟運立極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

勉力收息凝神的趙頊,望著上方皇室秘傳丹青圖中,與太祖中年一般無二,甚至更顯威儀的中年皇者,神色鄭重的長身一拜。

“倒是勝過你父你祖,有你高祖父當年三分氣魄。”

中年皇者趙匡忽然淡淡一笑,平靜的道,“起吧。”

“不知太祖皇帝命這位真人接引趙頊來此,所謂何事?”

趙頊保持著俯首下拜之姿勢,面上神色變化無常,心中卻是不斷的想要接引、平日里幾乎可謂是一念及至的大宋龍氣。

只是此地有著趙匡這位開朝太祖之龍氣坐鎮,就仿佛太祖坐命,豈有后世子孫操縱龍氣之理?

太祖皇帝與后世皇帝之間差異極大,太祖乃是開朝奠基之人,自然最得龍氣眷顧,而后世天子,除非極其賢明,又有大功績,能增長王朝龍氣天柱……

否則,如神宗趙頊一流人物也不過只是龍氣天柱的代言人而已,一朝龍馭賓天或失了帝位,便再無龍氣眷顧之神異,言出法隨之威能。

就更別說龍氣封神之權柄了!

相較之于修道者自我修行所得的力量,人間王朝的天子所執掌的龍氣權柄都只是暫時的,是由名位,位格所帶來的附加物。

縱然龍氣霸道,可有如此之弊端,自然便難逃算計。

自古以來,道人行扶龍庭之事,所求者不過氣運而已。

尋常道人附真龍尾驥,分潤一二氣運助益修行便是邀天之幸。

而高級的道門宗師,謀求的卻是朝廷冊封,以求氣運庇佑,澤被門中后輩,福澤延綿不絕。

就比如當年的龍虎山張家,便是此中翹楚。

然而此法雖然延綿不絕,卻是細水長流,固然可保后輩福澤延綿,卻難以支撐道門高人本人修行之時龐大的氣運消耗。

簡單的來說,這種方法只能福澤后輩,對于行扶龍庭之事的道門宗師卻是聊勝于無。

所以有些心狠手辣或者了無牽掛之人,便會謀求國師之位,調用龐大的氣運以供自身修煉,行涸澤而漁之事。

然而此舉卻是破釜沉舟之策,不成功,便成仁,少有善終之輩。

蓋因人主秉承天命,龍氣有靈自有感應,若是抽取過甚,便會自動示警,使得人主心生厭惡,猜忌之心。

歷史中,因此被誅滅滿門,神魂俱滅之輩不在少數。

正所謂圣人不死,大盜不止,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如葉凝這般深得“圣人”的精髓的頂尖地仙修士,所行所取之法,則又有不同。

此方世界雖然也有輪回之所,鬼界幽冥,但陰土龍庭……

自然是不可能存在的!

連陰土龍庭都不存在,神宗趙頊自然也不在鬼界幽冥,而是處于昆侖山葉凝所開辟的那一方金丹福地之中。

福地沉于陰土陽世之間,趙頊所聞所見,皆只是葉凝以福地之力演化而出的真實幻象,只是由于福地之力,并不遜色于龍氣。

而宋太祖更是葉凝以秘術抽取永昌陵中的龍氣所成,借此氣施法,縱然趙頊身為人間帝皇,一身龍氣可本能破除幻術邪法,亦不免落于葉凝算計之中。

如果說原先的宋太祖趙匡,啟運立極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只是一種介乎于真實與虛幻之間的龍氣幻影。

那么此時,得當代人間帝王趙頊親自承認,并主動下拜……

等同于異類討封之理……

不是,也就是了!

如今有著這樣一尊太祖皇帝在手,葉凝若是心狠手辣一點,再以秘法祭煉一二,便可直接借此插手皇朝更替,

甚至,可如西方教皇一般,執神權而凌駕于王權之上!

而葉凝及太祖皇帝移花接木所抽取而來的氣運,在龍氣感應中乃是被“開國太祖”所消耗,自然不會生出感應,示警人主。

甚至這一輪乃至于下一任皇帝中,恐怕都會對天墉城心生好感,畢竟“太祖”在位,龍氣親近,身為代言人的皇帝,自然也難逃其影響……

故,葉凝籍此抽取無窮氣運以供天墉城一縱弟子修行,有著整個人間王朝幾乎算得上是與國同休的支持,而且無懼大宋亡國時的反撲……

如此,二十余年后,天墉城與蜀山兩極鼎立……

未必不能實現!

當然,葉凝身為仙道之高人,秉承“仙道貴生”理念,自然不會將事情做到如此地步,趕盡殺絕。

“所為何事?”

中年皇者趙匡玩味一笑,隨即竟是毫不隱瞞的坦然道:“天機已顯,命數一定。一百五十年后,人主之位,當重歸我這一脈!

你說我接引你來陰土龍庭,所為何事?”

“呼~~”

聞言,趙頊心中先是一松,明了自身此番當是無礙,繼而心又高高懸起,‘一百五十年后,龍脈重歸太祖一脈?!天機秘術已定?!’

心中思緒急轉,已然漸漸相信自己此番遭遇的趙頊,本能的想要尋求破解之法,只是數息之后,見高臺龍椅之上,太祖皇帝似笑非笑的望來……

趙頊頓時驚醒過來,不禁苦笑一聲,自己此番可謂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太祖沒將帳算到自己身上已是幸運至極,何談為子孫籌謀?

罷罷罷,我活著便好,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兒孫自有兒孫福,若是有能為,自然無懼他人覬覦,若是無能,這皇位落到太祖一脈,也總比落到外人手中好!

心下思及此處,趙頊微微一松,當下再是一拜,“后世子孫頊,為太祖皇帝賀。”

“哈哈哈哈!”

趙匡忽然大笑,“諸卿且看,我大宋這第五代皇帝如何?”

此言一出,原本一片肅然的紫宸大殿,頓時漸漸活躍開來,不過眾臣仍然只是豎立兩側,似并不準備參與其中。

唯有立于眾臣前列的趙普上前一步,向著趙匡一拜,“今上賢明,皇宋赫赫,恭喜官家,龍庭鼎盛。”

“卿家此言有理,來人,上酒。”趙匡笑臉一收,右手按在龍椅之龍手上,淡淡的說道。

立刻,便有緋衣內監斟滿一盅靈酒,徐徐行至趙頊身前,低頭奉上。

“謝太祖皇帝賞。”

趙頊沒有絲毫猶豫,便自青玉案中取出尚帶些許溫香的靈酒,一飲而盡。

霎時間靈酒入體,化作一陣清爽靈力,滋養精神,潤澤神軀,縱是久病體疲的趙頊,此時順著靈酒入體處,亦是感到一陣少見的清靈。

趙頊精神一震,立時夸口贊道:“好酒!”

“此酒乃魂力菁英所化,是世間少有能對人間帝王有用的靈酒,自是不凡。”

說著,趙匡帶著一絲凝重的道,“朕今次請老友接引你入我大宋之陰土龍庭,這是有要事商議。”

“請太祖直言,頊敢不從命?!”

趙頊迅速凝神,小心戒備,至此時,他忽又發現,隨著那一盅靈酒在體內漸漸消化,自己思緒運轉之速度與靈性,竟都有著顯而易見的進步。

‘果是好酒,朕離去這時,不知能否帶走幾壺……’

心中思緒雖是驚嘆轉動,但趙頊面上卻是絲毫不露。

“第一件事你已知曉,一百五十年后,龍氣之主當歸于朕之子孫,此番回去,有朕靈酒之助,可去病增慧,爾切不可再浪費我大宋龍庭氣運!”

“頊明白。”

趙頊苦笑,龍庭氣運乃是大宋王朝立身之根本,一旦過度消耗,必將天下不穩,故即便未有太祖皇帝之言,他也絕不可能會隨隨意浪費龍庭氣運。

“明白便好。”

趙匡冷然一直點出,一道龍氣化作吞吐遨游的五爪赤龍,瞬間沒入趙頊之腦中識海。

這道龍氣之中蘊含的,正是有關趙頊之元封改制、元封八年兵敗西下,還有他死后政令更改之簡訊信息!

“此為朕與吾友共鑲之天機,你心之即可,切不可宣于口舌!”

隨著無數訊息霸烈無比的涌入識海,趙頊只覺腦海一昏,一時半會間幾乎立足不穩,腳步嗆呢,待得信息分解、一一為他所知,昏厥之意方才漸漸退去。

“這,這……太祖!”

品味著那段訊息,趙頊抬頭仰望趙匡之際,面上徹底變了顏色,再不復原先之淡定、威嚴,“這……怎會如此?”

無視了趙頊面上之懇求,趙匡站起身來,面容嚴肅的沉聲道,“此事不過開胃之菜而已,你自行解決,接下來朕所言之事,你需牢牢記于心上,不可有忘!”

趙頊怔怔的勉力打起精神,做洗耳傾聽之狀。

“二十年后,人間大魔將出!此魔雖出于蜀山圣境,卻以世間之負面情緒為食,摩挲人心,超脫人間界限,將掀起大劫,一洗這世間積攢百年之錯雜因果!”

趙匡沉重的道,“此魔超乎人間界限,縱是龍氣亦難以鎮縛,我大宋之氣運雖尚處鼎盛,卻也未必能敵此繚,你切記不可與之正面為敵,否則,我大宋危矣!”

若說趙頊先前是驚訝,那么現在就是震撼與不可置信了,“龍氣亦不敵,這怎么……”

“世間無不破之物,縱是盤古祖神意亦有力竭之時,強如神農古神,亦殛于太古,龍氣之強,在于其之霸烈與于萬民信念。”

趙匡神色幽幽,竟是如此大庭廣眾之下,一語道出了龍氣強盛之因與破其之法。

“我言此魔之誕生,乃是為了肅清世間積蓄百年的因果怨力,非是虛言,皆因此魔最善于控制人心,蠱惑世道,以人心之陰暗為生,為強壯之本,最克龍氣!

再者,此魔誕生于人心陰暗之處,除非世間人人皆圣,否則此魔幾無泯滅之時!”

“人心大魔?”

趙頊面色一變,身處于宮廷之中,他自然知曉人心險惡,欲念無盡,若世間真有一種魔頭,能夠汲取人心之陰暗面為成長……

一旦不能在其成長之初徹底滅絕,待其勢成,恐怕真的會如太祖皇帝所言,天上地下少有人及,便是龍氣天柱亦難以限制!

“可否在其成長之初便將之徹底殲滅?”

趙頊慌忙開口,急聲道,“此等大魔誕生,必有異象,若我等能先其一步,直擊其誕生之地,在其還未成長之前便將之滅殺……”

“若此魔生于常人心間,或有可能,但……你可知蜀山五老?”趙匡搖了搖頭,也不等趙頊回答,便兀自道。

“蜀山五老,皆是地仙一流人物,此魔生于蜀山五老修行之時的邪念,生來便有神通,除天界凈水外,豈是常人能滅?”

“蜀山五老。”

趙頊雙眉緊皺,大內供奉、欽天監、論道堂之中皆有蜀山弟子,對于五位幾乎站在修行界之巔的蜀山大能,他自然早有所知。

“生于蜀山五老之邪念……”

思及此處,縱然蜀山弟子昔日也曾為大宋皇朝立下過不少功勞,可趙頊心中,一股厭惡之感仍是油然而生。

便是整個蜀山在他心中之地位都大為下降!

“大禍將至,不孝子孫頊,請太祖賜法、救我皇宋!”

思及那誕生于未來的邪魔,將會給大宋帶來的巨大威脅,趙頊心中一急,竟是向著趙匡行了一個五體投地的叩首大禮!

“大宋與龍庭息相關,即便你不問,朕也不會隱瞞!”

趙匡的語氣微微放松,似是因此事對趙頊略微升起了些許好感,“天地分陰陽,成住壞空輪轉不息,有肅清因果之魔,自也有救世之雄!”

“肅清因果之魔名為邪劍仙,而救世之英雄,必是一直在人間輪回不休的天界大將軍——飛蓬!”

“天界大將軍飛蓬?”

趙頊一驚,“我亦曾聽聞過此神,相傳此神乃是天界最強神將,負責鎮守通行六界的神魔之井與仙神上天的南天門,掌管神界重兵,此神怎會落入輪回?”

“此乃神界之隱秘,人間誰知?”

趙匡搖了搖頭,沉聲道,“當今修行界,能受此降妖伏魔,匡扶正道之重任,首推蜀山,其次便是立派于昆侖之虛的天墉城!

你為當今人間之皇,此等天機雖不可妄述他人,卻可與這二派多多聯系,借二派之力,度過此劫!”

趙頊點頭,心中一邊將之仔細記下,一邊道,“蜀山大名鼎鼎,我早有所知,這天墉城又是?”

“蜀山為人間第一圣地,昆侖僅次于蜀山,而天墉城則是諸子百家之鬼谷傳承,近來又有昔日瓊華之部分傳承流入其中,勢力頗大。

其掌門玄都真人精通天機術數,手段與實力盡皆當世罕見,而派內執劍長老紫真人的御劍之術,隱隱有天下第一之名……”

“原來是鬼谷子玄微真人留下來的傳承……”

趙頊恍然,心中不自覺間卻是掠過蜀山,關注向了天墉城。

不同于剛剛心生惡感、難以相信的蜀山,這天墉城卻是讓他隱隱有所親近,不自覺間便有了傾向。

“太祖,蜀山與那大魔誕生因果不淺,想來無需朕去迎逢,便會自動找上門來。”

趙頊沉聲問道,“而天墉城原在西方昆侖,又少在世間行走,不知太祖可有與天墉城聯系之法?”

“陰陽相隔,我雖身在大宋陰土龍庭,亦難以干涉陽世,這是天規所在,龍庭亦難以反抗……”

趙匡搖了搖頭,目光卻是落在那羽衣道人身上,“不過我雖無法,但我這老友卻是昔日昆侖之天仙,道行精微,或有妙法……”

“天仙?”

趙頊瞳孔一縮,慌忙拜倒,“凡夫肉眼,不識天仙真君在此,還請真君見諒!不知真君可否出手……”

“無訪。”

道人淡淡的道,“道上有功,人間有行,我功行已滿,待了斷這樁因果,便可升天界,不欲再染凡俗因果。”

果是道門高人!

趙頊苦笑一聲,正欲開口,那道人便淡淡的道,“天墉城并不避世,官家派人前去昆侖,報上玄元二字,自會有人前來迎接。”

“多謝……玄元真君。”

趙頊一怔,但很快恍然,想來玄元便是這位真君之道號,持此此名,自可入昆侖如平地,畢竟,這位可是一尊超脫塵世,得返三清虛無自然之界的大能!

“無妨,也是一樁善功。”

道人緩緩道,“時候已到,天近黎明,官家,你肉身虛弱,不宜在陰土久留,也該回去了。”

“時間到了么。”

端坐于龍位之上的趙匡,亦是隨之一聲輕嘆,“今日所論之事,切記牢記在心,不可有忘,切記,切記……”

“回去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上鏡之映照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