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絕對一番  >>  目錄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這不是榮譽,這是恥辱

第三百一十九章 這不是榮譽,這是恥辱

作者:海底漫步者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海底漫步者 | 絕對一番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絕對一番 第三百一十九章 這不是榮譽,這是恥辱

七點三十分整,九七年度的學院賞頒獎典禮終于正式開始了,在巨型人工水晶吊燈的照耀下,無數衣冠楚楚的男女各歸本位,開始鼓掌,向曰本放送界最高獎項致上熱情洋溢的問候。

高山典子已經返回了二樓屬于東京放送teb的包廂,輕拍手掌之余,順眼看了一樓第一排的圓桌屬于奧姬劇組的圓桌在五分鐘前被撤掉了,然后工作人員把前排圓桌的間距調整了一下,看起來倒沒留下什么礙眼的空白,也算有幾分急智。

但放送學院被打了個措不及防,拜托大橋瑛士要求奧姬劇組到場,但頒獎典禮都開始了,奧姬劇組依舊集體失蹤,估計大橋瑛士也解決不了,那又該怎么處理?

連個代領獎的人都沒有啊,頒獎是頒給創作者的,可不是給電視臺,就算關東聯合派出干部代領,只要事后千原凜人一開口否認,就是延綿更久的丑聞……

真是大麻煩,一步錯,步步錯!

高山典子正在那里思考自己要是遇上這種事該怎么辦,一男兩女三名主持人出現在了禮臺一側的主持臺后,滿滿昭和遺風,面帶矜持的笑容開始做開場白。

高山典子對此沒多大興趣,看了兩眼便取出手機開始給東京放送teb制作局局長染谷剛志打電話她剛才和朝月、櫻島、富士山電視臺的人稍稍交流了一下,形成了一定的默契,但要不要真向理事會進言,還要先問問自己派系的大佬。

頒獎典禮自然不會等她,繼續按部就班的向前推進,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獎紛紛出爐,不時有數人起身集體上臺領獎,氣氛依舊很熱烈,似乎千原凜人只是螳臂擋車,他來不來對這個三十多年歷史的獎項來說,根本無關緊要。

但磨磨唧唧兩個多小時后,終于到了本屆學院賞最受重視的獎項之一:“最佳女優賞”。

高山典子馬上來了精神,這個獎項按理說應該屬于植木佐富子,畢竟她今年來的表現有目共睹,得獎名至實歸,但她之前是個半新人,幾乎談不到任何積累,絕對屬于一劇成名的典范,那學院賞會怎么對待她呢?

會認為她資歷不足,需要多次證明自己嗎?

而且,她還是被千原凜人一手捧出來的,雖然有傳言說她和千原凜人關系有些緊張,貌合神離,但她今晚好像也沒到場,那么……

好像僅就是傳言而已,她還是千原凜人的人,那放送學院到底會不會把獎給她?

這應該是個風向!

高山典子腦筋急速轉動,倒覺得今年的學院賞比往屆有意思,至少出了突發事件,大家真搞不清誰會得獎了,而上臺的嘉賓也在介紹過題名人后,終于公布了“本年度最佳女優賞”的獲得者大島鈴音!

沒有掌聲,甚至場中有些微微騷動,但在場的人終歸也都是見過世面的,僅僅也就是微微騷動了一下,掌聲很快便響了起來,依舊熱烈,而大島鈴音這位三十多歲的女演員也起身走向頒獎禮臺,只是笑容有些尷尬真的尷尬,笑起來還沒有剛才獲得“優秀賞”、“選賞”的女演員開心。

她其實今年表現也很出色,出演了nhk的大河劇幕府將軍最后的妻一劇,把一名在幕府將傾,時局艱難下的將軍妻子演繹得很好,但真說和佐富子飾演的絕世美姬相比,她不覺得自己能贏就是昨天佐富子才被劇評人大夸特夸了一遍,說她最近幾集中,表現出的那種絕望瘋狂,極度動人心魄,偏偏又凄美無比,值得打十一分。

那是滿分十分的情況下被打了十一分,然后她沒得獎,我得獎了?

這是哪里出了問題?

哪個混蛋在陰我,把這么個燙手手芋硬往我手里塞?

按以往情況,得了這種大賞,女演員們往往會在發表獲獎感言時流下激動的淚水對女演員來說,說哭就哭毫無難度,哪怕不想流淚,這時候也是展現演技立人設的好時機,但大島鈴音上了臺后,卻一反常態,十分謹言慎行,連主持人想帶著她活躍氣氛都不肯接話,只是表達了“很榮幸能得這個獎,但我相信有人比我更優秀”、“拿這個獎令我十分惶恐,我感覺自己配不上”、“真是太讓人意外了,我根本沒想到會得獎,連獲獎感言都沒寫”等意思。

猛一聽她是很激動,激動到語無倫次在自謙,但細聽一下,話里話外都透著一種“我真沒做手腳,我是無辜的,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的潛層意思,令主持人都面色尷尬起來,連續插科打諢,夸贊大島鈴音真是位“低調”的人,擁有“謙虛”這一可貴的品質,這才遮掩了一二,總算糊弄了過去。999小說手機端:https:/m.999xs/

高山典子雖然是因老公才能在東京放送teb編成委員會內任高職,但人并不傻,很快明白過來大島鈴音確實沒想到能拿這個大賞,純屬意外之喜,天降橫福是福是禍還要兩說,現在佐富子的粉絲可是很瘋狂的,萬一覺得自家偶像被侮辱了,遷怒于她并非不可能那這么看看,放送學院的意思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這是因為奧姬劇組就算違抗臺里高層,也就是新臺長的命令也不肯出席,措不及防之下,讓放送學院終于也忍無可忍了,認為這種情況下再把各類型大賞交給奧姬這部劇,根本無法接受了?

也確實如此,如果這種情況下,還讓奧姬橫掃了學院賞,全劇組不到場的情況下,代領一個接一個上臺,那業內人士會怎么看?放送學院在被千原凜人揪著毆打了一個多月的情況下,還要死命的去跪舔這25歲的毛頭小子?

m體質,賤到了令人發指?

放送學院回頭會成為圈子里的頭號笑柄吧?

沒錯,從開始到現在,主持人壓根兒就沒提過奧姬這部劇,哪怕涉及到題名時也是一言帶過,這是打算在這次頒獎典禮上徹底無視它了?ωωω.九九九xs

或者,準備硬捧幾部劇出來和奧姬打擂臺?讓這些倒霉蛋分擔學院賞受到的輿論壓力?

高山典子猛然警惕起來,摸出手機又給局長打了過去,做出一定的提醒,至少請上司有所防備東京放送teb是得罪過千原凜人,但制作局內,和村上伊織有著香火情的人也有大把,將來千原凜人要換家電視臺,未必不能借此把他再拐回來,所以,得不得獎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段時間千萬不能再讓他對東京放送teb有任何負面印象。

這該算女性的直覺了,但確實對了。

接下來幾個獎,像是“最佳助演女優賞”、“最佳男優賞”、“最佳助演男優賞”、“最佳新人賞”,全和奧姬劇組無關,哪怕次一等的“優秀賞”、“選賞”也都和奧姬無關。

奧姬被徹底無視了,展現出了放送學院身為曰本放送界最悠久的獎項該有的傲氣你拍得好又能如何,我們就是看不起你!

我們有我們自己的評獎標準,你必然顆粒無收,反正我們給過你機會了,是你們自己不識抬舉!

頒獎典禮的氣氛很快古怪起來,開始有不少人竊竊私語,而其后的“最佳腳本賞”仍然與奧姬無關,nhk的幕府將軍最后的妻拿到了該大賞這個還湊合,說得過去,這部劇收視率不行是因為大河劇被觀眾看膩了,是歷史問題,除了千原凜人那種鬼才誰也沒招,非戰之罪,但劇本確實不錯,編劇團隊實力很強。

不過等“最佳監督賞”再被nhk的幕府將軍最后的妻收入囊中,場中的議論聲再也控制不住了,“嗡嗡嗡”響成了一片大賞不可能給奧姬了,要拿大賞,按慣例,最佳劇本和最佳導演必拿其一,而眼前這情況,明顯花落nhk,還是一派橫掃的局面。

在場的絕大多數都是圈內人士,就是最遲鈍的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放送學院就算寧可不要公信力的最后一塊遮羞布,也絕對不向千原凜人那個混蛋屈服!哪怕就算事后被輿論罵成狗,他們的驕傲也不允許他們向千原凜人低下頭!

在場所有人震驚之余,心里都只有一個感想:你們這驕傲來得也太遲了吧?早干什么去了?一開始人家說不參加了,你們直接無視掉他,雖然依舊會在輿論方面很被動,但也不會弄到場面這么難看啊!

甚至,你們要是早點服個軟,說幾句軟話,承認千原凜人在前兩年的作品有得獎的實力,那哪怕千原凜人依舊不會來,他的劇組成員也不會跑了個一干二凈,你們還能下個臺……

這事越來越熱鬧了,真是近十年來最有意思的一屆學院賞!

而隨后的發展也果然不出眾人所料,壓軸大賞“本年度最佳作品賞”還是給了幕府將軍最后的妻,評語是“真正展現了大時代的變革之潮,用單純的表演來感動觀眾,是純正的藝術瑰寶,值得最響亮的喝彩”。

這評語讓場中一靜,有心人細品品都能感覺得出來,這簡直是在罵奧姬劍走偏風,背離了大河劇的初衷,但……人家是用歷史的一角來讓觀眾感受時代變遷的殘酷,用小家族的興衰覆滅來展現一個時代的風采,沒什么毛病,而且主役過于漂亮,也是歷史要求,難道人家用個平平無奇的女演員來演絕世美姬才算藝術嗎?

真說藝術,你怎么不說人家革新了拍攝理念?首次在拍攝展現了暴力美學?這對放送行業影響多大啊!

放送學院也太小氣了,為了面子,為了所謂的驕傲,連什么是正確都不顧了嗎?

這真可以算是某種恥辱了!

高山典子則在包廂中既有些驚訝,又有些好笑,能感覺到放送學院的無奈這應該是幕后博弈的結果,四大商業臺誰都不想趟這攤渾水,生怕影響到日后掌握千原凜人這柄神兵的計劃,結果自然是nhk這反應遲鈍無所求的老咸魚中了標,被放送學院強行捆綁到一起,以便在事后共同分擔壓力觀眾攻擊學院賞不公正,不就是在說幕府將軍最后的妻不配拿獎,nhk必然忍不了的,哪怕是為了自身的名譽著想,也要說幾句話。

放送學院確實一步錯,步步錯,只能用了沒辦法的辦法,真是可憐人!

幕府將軍最后的妻劇組圓桌那兒騷動了片刻,估計他們之前連連得獎就覺得不妙了,眼看著最糟糕的事成了現實,臺里高層又沒有更多指示,不知道該怎么辦了,但時間不等人,終于制作人森本健人孤身上了臺,在主持人的熱烈歡迎下,強笑著接過了嘉賓送上的獎杯,然后心不在焉的應付著主持人的打趣混蛋,為什么要給我這個獎?我們的收視成績只有14.32,奧姬都快42了,這特么的能一樣嗎?

這不是逼著我們去被觀眾罵?

我們突然就被犧牲了?我們也沒干什么啊,這事和我們完全無關!

這應該是這次頒獎典禮最高潮的部分了,也是這次學院賞中最有份量的榮譽,但森本健人站在那里抱著獎杯,不情不愿,哼哼唧唧搞得像是逼良為娼一樣,讓主持人頭上的虛汗冒了又冒,擦都來不及,勉強應付了一陣子,趕緊讓森本健人發表獲獎感言。

森本健人根本沒準備獲獎感言,現在也不是七八十年代了,nhk在搞娛樂節目方面根本比不過四大商業臺,不對,現在連關東聯合也比不上了,往年參加學院賞都是奔著新聞獎項來的,那個商業臺根本沒法爭,但今年偏偏出奇,電視劇方面的獎項莫名其妙就落到他手中了他知道放送學院強行題名了奧姬后,根本就是來看熱鬧的,結果自己現在成了熱鬧,正被現場上千人圍觀。

這已經不是日了狗的問題了,更像是被狗日了。

他掂了掂手里的獎杯,又望了望下面黑鴉鴉的一片人,舞臺上燈光太強,站在亮處往暗處看也看不太清,他無法分辯這些人臉上是什么表情是同情?是嘲笑?是鄙夷?會不會認為自己和nhk暗中勾結?

一瞬間,他眼前閃過了千原凜人的面容,真想學學他的特立獨行,舉起獎杯就狠狠摔在地上,怒吼一聲:混蛋,為什么要拿我們擋槍?

但他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沒有千原凜人那種銳氣,也沒有千原凜人那種說翻臉就翻臉的底氣,終究是沒敢肆意行事,違抗臺里的命令,更不想和放送學院結下死仇,但……

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如果是以前,他能拿到這個號稱是曰本放送界最高榮譽的獎杯,他懷疑自己可能會在臺上激動到語無倫次,畢竟沒什么能比這個更能證明一名制作人的成功了,但現在……在所有人都認為這獎杯該屬于另一個人時,自己卻堂而皇之的拿在手里,還要大言不慚,會不會被認為是一名毫無廉恥的小偷呢?

事后,別人會不會認為自己做了不光彩的事?

同事會怎么看自己呢?

妻兒會怎么看自己呢?

鄰居會怎么看自己呢?

鄰居家的狗會怎么看自己呢?

自己的名譽以后還能有嗎?以后生活在異樣的視線中嗎?

森本健人木著臉在臺上站了足足有一分多鐘沒說話,臺上的掌聲和竊竊私語聲漸漸消失了,整個會場寂靜一片,不少人面露同情,而放送學院的工作人員一臉焦急,拼命的向他打手勢,示意他快點說點什么,現在的氣氛實在不好。

但打手勢沒用,森本健人根本沒說任何話,慢慢退后,深深鞠躬,似乎是在向觀眾致歉,然后就倒拎著獎杯疾步下臺,根本不管不顧。

他實在說不了任何話,這不是榮譽,這是恥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絕對一番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