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776章 這才幾個月

第776章 這才幾個月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776章 這才幾個月

陸山君倒是覺得這北木有點犯賤,或者可能所有魔頭都是犯賤的主,他從相當一段時間以來對這家伙的態度就是鄙視輕蔑,開始還掩飾一下,現在更是毫不遮掩。

可這北魔對陸山君的態度反而好了不少,哪怕陸山君知道這家伙是敬畏實力的,也不由鄙視,當然天啟盟中外在的陸吾高傲冷酷甚至殘酷,但這也算是一定程度上附和一些本身性格的偽裝。

哪曉得現在這北魔倒是對陸山君有那么點真誠的味道起來了,雖說魔頭之言不可信,但受過計緣教導,讓陸山君明白這種直覺層面的東西還是很玄乎的,即便誘因是陸山君的實力。

對于北木的事情,陸山君只是隨意想了想,主要思緒其實一直都在此刻天啟盟要他們去天禹洲的事情上,而既然北木提到了,陸山君片刻后還是開口問了問。

“我們什么時候動身?”

北木樂呵呵的提了提魚竿,看了看山崖底下才出水面的魚鉤,然后又將魚鉤甩回海中。

“不著急,等我釣完了魚再動身,去那可是苦差事,搞不好會送命的。”

陸山君咧了咧嘴,他知道自己雖然被天啟盟里的一些人看好,但知情權還是比較少。

“少在這給我賣關子,陸某自問有信心問鼎修行之巔,雖然有時候看不慣你,但你北魔確實也是魔中翹楚,既然你說將來你我二人合作成事,那你究竟知道些什么,告訴我就是了!”

聽到陸吾這么說,北木眼睛一亮,轉頭看向這高傲的妖怪。

“不錯不錯,你說得對,其實去天禹洲這事,咱兩也得合計合計!”

北木說著將魚竿往地上一插,就走到更靠近陸山君身邊的位置盤腿坐下。

“其實要去天禹洲的可不止我們,好多人都要去,這次的動作大得很,甚至讓我覺得簡直不可理喻,同時獎賞和懲罰也大得夸張,關鍵是,我覺得這事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不符合我天啟盟歷年來的行事準則。”

“不可能做到,什么事?”

陸山君皺眉詢問,北木則冷笑一下,低聲回答道。

“下頭的一些人不知情況,只道是要攪亂風云,而據我所知,這次的目的……”

聽北木悉悉索索說了不少,陸山君心中有些驚愕,但面上只是瞇眼點頭。

“哦……原來如此。”

“陸吾,你反應能大點不?這次,很容易使得我天啟盟元氣大傷的,也可能送命的!”

“那你是更怕天啟盟元氣大傷,還是送命?”

北木咧了咧嘴。

“那當然是更怕送命!”

“我也是!”

二人相視笑了笑,一個繼續釣魚,一個繼續打坐,不過似乎都各有心思,只是直到三天后二人出發,一個始終沒能夠不依靠任何法術釣到魚,一個也沒法直接離開給計緣帶信。

在陸山君和北木離開許久之后,才有幾根毛發隨風飄走。

又過去三天,正坐在寺廟僧舍門口靜坐看書的計緣隨便伸手一抓,就抓住了隨風而來的三根毛發,似乎是三根細細的絨毛,但一入手計緣就知道這是陸山君的。

因為怕被北木發現,陸山君幾乎沒動用什么法力,所以毛發上信息不多,甚至顯得有些零碎,但計緣本就已經有了猜測,陸山君這只是幫他印證了一些而已。

“不過,倒是沒想到會是天啟盟……”

計緣手指一捏,手中的三根絨毛已經化為粉塵消失,手指輕輕拍打著膝蓋,視線依然看著書本,心中則思量不斷。

天啟盟計緣早就知道了,但沒想到這次依然會是天啟盟挑事,可這又違背了天啟盟一貫比較小心謹慎的準則,畢竟正道勢大,人道昌盛更是大勢,哪怕天啟盟之前設想立天宮,也沒想過要滅絕人道,而是更傾向于借天勢利用。

所以果然是因為那一枚棋落下,從而使得天啟盟一改行事作風。

不過確切知道主要靠的是天啟盟,對計緣來說還是有收獲的,一來是不至于太過抓瞎,二來是雖然天啟盟底蘊也很可怕,但他計某人也埋了幾個臥底了的,說不定關鍵時刻能幫上一手。

正在這時,寺廟門前少有的變得熱鬧了一些,打破了這座寺廟的安靜,讓此刻老和尚念經聲和院內院外的鳥鳴聲都短暫停止。

寺院前門處,正有一些家仆模樣的人走進來,中間簇擁著一個走路一蹦一跳的小孩。

“咚咚咚……廟里有人嗎?咚咚……”

一個家仆上前敲門,喊了一嗓子再敲第二次的時候,門已經被他敲開了,所以干脆“吱呀”一聲推開寺院的門朝里張望了一下,只見偌大的寺廟院中落葉隨風卷動,各處景象也顯得十分蕭瑟。

“呃,少爺,是不是搞錯了?”

家仆口中的少爺,是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看起來不過兩三歲大,走路卻十分穩健,甚至能蹦得老高,且平衡極佳不見摔倒,胖乎乎的身子穿著一身淺藍色的衣裳,脖子上肚兜的紅線露得十分明顯。

“沒搞錯,就是這!”

小孩聲音稚嫩,指了指寺廟內,然后率先向里頭走去,邊上的六個家仆則趕緊跟上,不過這些家仆雖然唯這孩子馬首是瞻,卻都和孩子保持了兩步距離,似乎也不想太過接近,更不用說誰來抱他了。

六個家仆前后各兩人,左右各一人,始終圍在孩子身邊,這么一群人進了廟之后,一個年輕和尚才從里頭小跑著出來,看到這群人也撓了撓頭。

“各位施主,來我泥塵寺所為何事?”

中間那小孩盯著這年輕和尚看了一會,不知為何,和尚被瞧得有些起雞皮,這孩子的眼神太過銳利了,加上這么個身體,這反差顯得有些詭異。

“這里是寺廟,我聽說寺廟都是喜歡讓人上香的,我們來上香不行么?”

聽到這么個幼兒說話而其家仆全都沒吱聲,和尚心里嘀咕一句奇怪,然后雙手合十行佛禮。

“善哉大明王佛,諸位并沒有帶香燭過來,如何上香呢?我泥塵寺可不售賣這些。”

孩童當即看向其中一個家仆。

“你去外頭買一些。”

“是是!”

家仆立刻轉身離去,而孩子則對著和尚笑了笑。

“這下行了吧?現在沒有香燭,我在廟里轉轉可以嗎?”

“呃……”

和尚想不出什么反駁的話,便只好依了。

“幾位若是想逛,自然是可以的,就由小僧隨同吧。”

“你還怕我們偷東西啊?”

“呃呵呵,自然不是!”

小孩“哼”了一聲,自顧自在廟中到處逛了起來,首先就是到了一座大佛堂前,見到了一個老和尚和另外一個年輕和尚坐在蒲團上,年輕和尚好奇站起來詢問自己師弟,老和尚則自始至終都沒起身沒開眼,一直默默念經。

小孩主動跨入大殿,沒理會兩個說話的年輕和尚,視線在大殿中游曳了一番,掃過陳舊的明王大佛雕塑,掃過各個角落,最后在老和尚油光的腦袋上停留了一會,才走出了佛堂,家仆和兩個和尚都一起跟了出去。

老和尚在他們走后才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那個離去的孩子,默念一句佛號。

“善哉大明王佛!”

小孩帶著人在寺廟里繞來繞去,越看他這樣,兩個和尚就覺得這孩子根本就是在找東西,不是來上香的。

走到種著幾顆老樹的后院的時候,孩子正盯著樹梢看來看去,剛剛去買香燭的家仆回來了。

“少爺少爺香燭買來了,香燭買來了!”

家仆氣喘吁吁地回來,顯然路上不敢耽誤事,這地方偏,沒什么香燭店,也虧得他回來這么快。

“小施主,既然有香燭了,該去上香了吧?”

“哼!”

孩童冷眼看向那個買回來香燭的家仆,后者接觸到這視線,面色一下慘白,身子都哆嗦了一下,手上一抖,提著的香燭籃就掉到了地上,里頭的一把香和幾根蠟燭也摔了出來。

“哎呀,落地香燭染塵埃,夫子說此為不敬,不能用來上香,再去買。”

“啊?”

“還不快去。”

“是,是是!”

家仆揮袖抹了把汗,不敢多說什么,怎么來的就怎么往回跑,連地上的籃子都不撿起來。

兩個和尚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該說什么,那個師兄正要開口講點什么,那孩童卻忽然指著稍遠處道。

“那邊是哪?我再去那邊看看!”

“不可!”

兩個和尚異口同聲,然后還是那師兄道。

“小施主,我寺中各處都可由你隨意參觀,但那一處是客舍,住著寺中客人,師父說了,不可擾人清靜。”

小孩咧了咧嘴,直徑就往那邊走。

“你們師父和你們說的,沒和我說。”

“哎小施主。”

兩個和尚想要阻攔,卻被邊上幾個仆從格開。

那一處院內僧舍門前,計緣伸手輕撫肩頭小紙鶴,后者在那伸展翅膀又啄弄羽毛。

“他看得到你?還想追你抓你?”

小紙鶴將其中一只展開的翅膀收起來,對著計緣點了點頭,然后另一只翅膀指向院門方向。

計緣早已經聽到了那孩童的聲音,更是知道對方是誰。

“這才幾個月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83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