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757章 不詳之根

第757章 不詳之根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757章 不詳之根

那一邊的獬豸絲毫不跟計緣客氣,那句“不然我自己吃光了”似乎也不是開玩笑,計緣就離開這么一會,再回去就發現魚肉明顯少了一些,幻化的男子臉上,畫卷上獬豸的口腔不斷在蠕動,幻化出的手用筷子又夾了一塊大的魚肉,一下塞進畫中。

“不錯不錯,聞著香吃著更香,計緣你這廚藝也是一項了不得的神通了,平平無奇的一條水之精粹所化的魚,在你手中簡直化腐朽為神奇,只可惜這神通不能收人,但也是好,非常之好!嘖嘖嘖……嗚嗚……”

獬豸贊不絕口,自如地操控著幻化出來的手不停夾魚肉,在口中品了味道再快速咀嚼才咽下,不斷含糊地重復“好吃,好吃”之類的話。

計緣面色帶笑,心中暗道:‘誰說這做菜的神通不能收人?’

“覺得好吃就行,計某還怕這手藝上不得臺面,被你獬豸嫌棄呢,不過你這動作也該緩和一些,也得有個吃相啊……”

“哈哈哈哈……我管他什么吃相坐相,你計緣也是被這些條條框框束縛,哪那么多規矩。”

計緣越是說,獬豸下筷子就越是勤快,往往兩三塊大大的魚肉入嘴之后才開始快速咀嚼,而筷子已經又伸向盆中。

計緣看這情況不對頭,也加快了速度,他吃相雖然看著斯文,但下筷子的速度可絲毫不慢,這可是練過的,雖然今天主要是請獬豸吃魚,但計緣可沒打算少吃的。

只不過計緣的注意力,始終有三分在留意那邊看著富貴的儒士和其他人,所以相對也就沒法全力發揮。

“好吃好吃,我再試試這魚湯!”

獬豸口中咀嚼著魚肉,伸開了一邊還蓋著的大砂盆,蓋子一掀開,就好似打開了什么封印,一股濃郁的鮮香涌出,好似帶著錯覺般的微光彌漫在砂盆周圍。

“妙啊!原來真正精華都在這一鍋魚湯里頭呢!”

獬豸迫不及待地端起碗,用湯勺滿滿撐了一碗,更是用筷子掐了魚翅和下面連著的一大塊肉,以及其中一個魚頭臉頰上的活肉。

計緣眉頭一挑,不由看向獬豸。

“你這家伙,沉睡了這么久,倒是還蠻會吃的!”

“嘿嘿,過獎過獎!”

獬豸回答一句,滋溜溜地喝了一大口湯,面上的畫卷上,那畫中神獸居然升起一股淡淡的紅光,神獸面上更是露出一絲陶醉。

“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之一,真不錯……若囚困于此只為今朝,似乎也是有一些值得的!”

計緣咧了咧嘴,也說了一句“過獎”,然后才補充道。

“我可只有這兩條魚了,你就算是奉承我也沒用。”

“哈哈哈哈哈哈……”

獬豸大笑起來,笑得十分開懷,他對于魚肉魚湯的味道非常滿意,但更對計緣對他獬豸的這個態度感到愉悅,換成他人,誰敢說他獬豸奉承人?

“我說計緣,區區兩條水精凝萃所化之魚,你已然化腐朽為神奇,將來我們抓個更了不得一些的東西,我來動手,你來下廚,豈不快哉?”

計緣愣了一下,看向獬豸畫卷下意識問了一嘴。

“什么更了不得的東西?”

畫卷上的獬豸好似走近畫框,一張威嚴的獸臉貼在畫紙上。

“比如說,鸞鳥之卵,天龍之筋,山膏之蹄之舌,鹿蜀之腿,犰狳之肉……”

即便是如今的計緣,聽到這話也忍不住暴汗,若非定力奇佳又加上身魂控制如一,說不得就冷汗留下來了。

“這些東西就算了,且我與應老先生是至交,龍筋豈可吃得?且我有一曲《鳳求凰》,乃鳳鳥所饋,鸞卵又怎么取用?”

獬豸很認真地看著計緣,點了點頭。

“有道理,那龍鳳之屬便不予考慮!”

計緣只能搖頭笑笑,結果低頭一看,魚肉又肉眼可見的少了相當一部分,感情這獬豸嘴上話不停,吃肉的速度也不減下來。

另一邊,除了有幾個護衛在收拾本就已經很干凈的灶臺,也忙著從馬車上取下糧食和菜品準備做飯,其他人包括那儒士和另外幾個眷屬,全都被計緣和獬豸那邊的魚香吸引,不少人頻頻咽著口水。

而獬豸說話也口沒遮攔,嘴里一些話也傳到了旁人耳中,什么水之精粹之類的完全聽不定,可生猛吃龍吃鳳的真就有些嚇人了,并且那一大盆子魚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減少,而坐在桌前的計緣與獬豸兩人,卻連肚子都不鼓起,也是十分駭人。

“老爺……此二人,若非高人,恐是異類啊……是否立刻開拔?”

護衛頭領之前對計緣和獬豸脾氣差一點,可現在當然也回過味來了,眼前這二人明顯有很大古怪,而且其動作絲毫不像是武者,在南荒洲這地方,妖魔鬼怪這種雖然也不是天天有,但正常人都還是知道一些的,也有一些規避的土法,最常見的就是裝作不知遠離。

那儒士手中還端著計緣送過來的一杯茶,茶水余溫未消,正是適飲的時候,他擺擺手示意護衛稍安勿躁,他之前心中正憂愁著呢,這會見到這兩人也不想直接離開。

“我觀那二位先生定是高人,一會我還要求教呢,對了,去把我們備著的好酒取來,一會將昨天所獵的鹿肉好好處理一下,也請他們嘗嘗。”

“是!”

護衛頭領只能領命,然后繼續對計緣和獬豸小心戒備,哪怕眼前二人可能是高人,但遇上惡徒的可能性更大。

“對了老爺,您稍等。”

護衛快步走向馬車方向,不一會提著一個用布罩著的東西走了回來,將之放在一側被桌子和人遮擋的地上,掀開布罩,里頭是一個鳥籠,籠子里有兩只金絲雀。

護衛從籠門處快速伸手,抓住一只金絲雀,然后以一根銀針點了點儒士手中茶杯內的茶水,將之點到金絲雀的嘴上,小鳥幾乎是聞到茶香就迫不及待地張口含住了銀針,將茶水吮吸入口中。

這邊喂金絲雀嘗茶水的時候,計緣和獬豸都注意到了,只是不屑側目而已。

金絲雀本身就是靈性很高的一種鳥,對氣息尤其敏感,能用來辨污穢識毒性,這兩只更是尤其如此,有法師專門訓練過的,而它們辨別的方式也很簡單,就是以身試毒。

等了一小會,被放回籠子里的金絲雀毫無異樣,甚至感覺它雙目明亮十分歡快。

“老爺,這茶水應當沒問題。”

那儒士就等著這一句話呢,聽完就輕吹茶面,然后抿了一口,眼睛頓時一亮,直接將茶水一飲而盡,在茶水下肚的那一刻,就感覺有一股暖流隨著茶香一起入肚,然后匯入四肢百骸。

“好茶啊……”

喝完茶,儒士幾乎已經能肯定自己遇上高人了,說不定這高人就是專程在這里等他的,之前有法師說,真高人難尋,市井能見者十有八九道行不夠,還有相當一部分則是專門行騙的。

儒士心中直覺強烈,直接站起身,快步來到了計緣和獬豸的桌前躬身納頭便拜。

“在下黎平,曾任陽山郡守,如今是辭官白身,正有苦惱經年未決,今日得遇兩位高人,還望兩位高人指點!”

計緣轉頭看著這個儒士還沒說話,獬豸倒是先冷笑一聲。

“你當沒當過什么大官有必要告訴我們?”

這句話說得儒士微微一愣,然后有些尷尬,還是計緣替他解了圍,抓著筷子坐在凳子上隨意回了一禮。

“先生不必多禮,快起來吧,你有什么事,還等我們吃完魚再說,也不急于這一時。”

“不錯,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獬豸附和一句,但嘴上和手上都沒停。

“是!”

儒士又退了回去,坐在靠得更近的桌旁候著,邊上有護衛過來也只是擺手示意。

計緣又吃了一會,動作緩和了一些,只是再喝了兩碗就放下了筷子,讓獬豸獨自解決,自己則起身來到了那儒士身邊,候著已經趕忙起身行禮。

“計某坐這可以吧?”

“先生請隨意!”

“嗯,說說吧,究竟何事?”

計緣在桌邊坐下,伸手往邊上一招,那擺在魚盆邊上的茶杯茶壺就自己緩緩飛了過來。

儒士略微收心,趕緊娓娓道來。

“先生,我黎家幾代單傳,到了我這一輩,遲遲沒有誕下子嗣,一妻三妾先后懷胎幾次,卻頻頻流產,家中請過諸多高人,做過許多法事,也曾有能呼風喚雨的神仙前來,皆言我家福澤深厚,本無大礙,說不出無子無女之根……”

計緣微微皺眉。

“我觀你氣相,如今該是有子孫氣存在的啊。”

“對對,先生說得是,如今家中妻子確實懷有身孕,可這身孕……別人懷胎十月,我妻已然懷胎快三載,已然不見胎兒誕下呀……”

計緣之前的那種不安感一下子又強了許多,不用掐算也知道,這胎兒恐怕十分不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