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741章 談以止戈

第741章 談以止戈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741章 談以止戈

如今計緣對三昧真火的操控算得上是比較隨心了,雖然三昧真火依然一等一的危險,但至少對于計緣本人而言不算什么了。

所有妖魔都能跑,身體已經殘破不堪的吞天獸卻無法跑贏三昧真火之海,甚至無法及時做出反應,但計緣站在空中一甩袖,猛烈爆發的真火就自動在接近吞天獸的位置開始左右分路,繞過吞天獸才繼續向遠處爆發。

虎妖王一身修為當然不是等閑,即便染上的三昧真火,依然能在火海中痛苦地翻滾,憑借這強悍的妖軀和渾身妖力,硬是頂著真火想要逃離火海。

一座山峰被虎妖王直接踩得粉碎,無盡碎石和塵土蕩起一圈圓環,而妖王借著反震力配合遁術爆發出絕快的速度,居然真的竄出的三昧真火的范圍。

“啊……火,火,燒死我啦,燒死我啦……”

“轟隆隆……”

天空雷霆炸響,有妖魔施法,本就烏云密布的天野忽然“嘩啦啦”地下起了大雨,無數雨點落下,還沒碰到虎妖王就已經化為水汽。

妖王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一連撞碎了好幾座山峰,如同一個燃燒的火人,發出痛苦的咆哮橫沖直撞。

計緣對于妖王脫出真火的范圍完全不擔心。只是靜靜佇立成片三昧真火之海的中心,在這可怕的紅灰色火焰環繞的中心卻因此清氣自升。

計緣的視線淡漠地看著在幾息之間碎石裂山的虎妖王,而所有逃離的群妖群魔則駭然的看著位于火海中仙臨凡塵的計緣,以及痛苦無比的妖王。

有好幾個妖魔都試圖施法去救虎妖王,但幾乎都沒有什么效果,甚至起到反效果,而且燃燒中的虎妖王沖來沖去,好幾次差點碰到了其他妖魔,那短暫的一瞬間,所有面對的妖魔都感覺到死亡的靠近。

計緣視線一直關注著虎妖,負背在后的手中,左右手一手持劍身,一手握劍柄,隨時都有出劍的準備,而與之相對的,在下方山野有一團痛苦咆哮的人形火焰。

計緣本以為這妖王的妖法強大,說不定能設法付出些代價抗衡或者掙脫三昧真火,那他會再補上一劍,只是現在看來,用不著動用青藤劍了。

虎妖王最后的動作,就是不顧一切地沖入了一條山野河流之中,但除了聽到“噗通”一聲,身體在河中滾動依然燃燒不止,痛苦更是侵入神魂好似分尸。

河水開始沸騰起來,三昧真火可陰陽轉化,此時的真火以炙熱為主。

“嗬啊啊啊——”

滾滾沸水中,有一頭猛虎妖魂想要脫殼而出,浮到水面的時候妖魂上竟也有騰騰火焰在燃燒。

也不知道是這虎妖身上沒有特別的保命之物,還是說有但沒有起到效果,總之在被三昧真火徹底點燃后,不了解三昧真火特性,原本有機會抵抗一下的虎妖王反而幾次助長火勢,致使妖軀和妖魂都被燃燒。

沖入山谷河中之后更是使得整條河都泛起了火光,但都沒有作用,又過去一會,河中的火光逐漸暗淡下來,但誰都知道這不是火被妖王滅了。

又過去一會,一頭焦黑的老虎浮出了水面,順著因為大雨山洪而水位暴漲的山谷河流,緩緩向著遠方飄去。

虎妖王痛苦的過程算不得太長,但比以往被三昧真火纏上的妖魔要長得多,期間妖王在極度痛苦中嘗試了各種方法想要逃命,但痛苦經受了更多,最終的結果大家也都看得一清二楚,令妖魔心中悚然。

此刻的計緣微微張口,環繞天野的三昧真火全都一道道回流,很快就再一次匯入了他的口中,天上的大雨也得以順暢落下。

被三昧真火燒過的天空,顯得如此澄清,一切妖邪氣息蕩然無存,雨幕劃過美如琉璃,而計緣站在天空中,清氣流轉同雨幕相容相洽,哪怕這雨本是妖法所引,此時也是一片道法自然的感覺。

“現在諸位可以停手了吧?嗯,倒是計某多嘴了。”

不用計緣說,此時此刻沒有任何一個妖魔精怪不是離得吞天獸和他遠遠的。

計緣緩緩飛回了吞天獸額頭,此刻的吞天獸依舊懸浮在空中,意識也早已經不再瘋狂,身上雖然止血了,但殘破的身體看起來極為凄涼駭人,甚至有一些地方已經能見到籠罩著霧氣的骨骼了。

計緣再三掃過吞天獸,此刻的吞天獸并沒有睡去也并沒有昏迷,但意識有種趨于淡化的感覺,這不是因為精神虛弱,而更像是修士修行中的一種狀態。

隨后計緣環顧遠方幾乎是一圈小黑點的妖魔們,這會原本那些妖氣撐天的妖王們全都收斂了氣息,變得和周圍的妖怪沒多大區別,但計緣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他們在哪個方位,最終看向了妙云所在的位置。

“諸位妖王,諸位南荒妖族,今次我等并非是有意挑起爭端,吞天獸驟然發狂不受控制,隨后沖入了南荒,而巍眉宗道友確實算是有錯在先,以攝妖香引妖魔前來……此事無需計某贅述,想必諸位也都明了。”

江雪凌朝著計緣方向側目一眼,并未多說什么。

計緣頓了一下,才繼續道。

“被吞天獸吞噬之輩其實并未真正死去,不過是損耗了一些元氣,這樣吧,我可讓吞天獸將這些妖族吐出來,巍眉宗道友賠償這些妖魔每一個一枚固本培元的丹藥,藥效絕對超過其損失,我們就此休戰如何?”

說著,計緣像是才想起了被他用三昧真火燒死的虎妖王,視線朝著山谷河道中看了一眼。

“至于此獠,難聽人勸,命有此劫,沒能渡過實乃天意。”

計緣的話平靜淡漠,并無任何調侃的語氣,但聽者心中難免有種古怪的感覺,人家妖王死都死了,你說天意那就是天意了唄。只不過沒有任何人出言反駁計緣,江雪凌等人自然不會,而眾妖魔還沒從剛剛的震懾中緩過來。

自顧自說完這些,計緣發現沒有哪個妖怪精怪作為代表說話,便望著妙云道。

“閣下應該是妙云妖王吧,劍術精妙令計某難忘,你我交過手,也算是認識了,計某提議,還望閣下能考慮考慮,幫忙促成,若還有其他要求,只要不過分也可提出……”

說著,計緣環顧所有妖魔,才繼續道。

“若再相斗下去,我等要闖出南荒必然要再斗過數場,也不知多少安穩修行之輩會身隕其中了。”

最后一句話計緣聲音依然不大,但在眾妖魔心中的聲音卻最為響亮,之前都知道這仙人是劍仙,但剛剛那御火神通可怕的超出認知界線了,“真仙”的恐怖,都一次為一些妖魔清楚的認識到,話語的分量自然沒妖會忽視。

妙云深吸一口氣,朝著計緣拱了拱手。

“我會與他們商量的,仙長劍訣玄妙,法力通玄,妙云佩服了,多謝手下留情。”

南荒大山妖魔眾多,其中強者難以計數,內部更是一個混亂制衡的狀態,也是個很現實的地方,此前虎妖王不論勢力多強威望多大,這會死了,也就沒多少人在意他了。

妙云話音落下,群妖中幾道妖光就一起遁出遠方聚到了一起。

看到這一幕,江雪凌等人明白,這難關基本就過去了,江雪凌轉身面向計緣,鄭重地向著他躬身行了一禮。

“多謝計先生出手解圍救下了小三,如今小三反倒是因禍得福,成了我巍眉宗歷代吞天獸中最有希望蛻變成功的了。”

“江道友和巍眉宗不責備計緣擅自做主同南荒妖族談條件就好了。”

計緣笑了一句,江雪凌也面露笑意,食指轉了一下發帶殘破的鬢絲。

“與結果相比,若能如此解決,此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沒過多久,妙云就同剩下的幾位妖王一起靠近了吞天獸所在,還是妙云上前說話。

“計仙長,我等商議過了,希望巍眉宗也向我等提供一瓶丹藥,需要能對我等修煉有作用的,并且也需要問過那些被吐出的妖族,若他們同意作罷,此事便作罷了。”

南荒大山什么時候這么皿煮了?當然不可能,這不過是走走過場,讓妖王們臉面更好看一些,計緣當然欣然同意。

結果毫無懸念,吞天獸口中吐出一陣陣霧氣,里頭有好一些懸浮昏厥的妖怪,都在接觸山中靈氣后緩緩蘇醒,一說條件,無一不諾。

開什么玩笑,不同意你還想咋地?再和這仙人做過一場?拿了仙丹了事吧,說不定還能借此精進呢。

在吞天獸口中和倒豆子一樣吐出妖魔的時候,妙云妖王卻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吞天獸額頭,江雪凌等人對其視而不見,計緣則對著他含笑點頭。

見此,妙云心寬了一些,他聽到這些仙人都稱呼計緣為先生,便也猶豫著開口道。

“計先生,你為何能簡單一指,就破了我那一劍,論及威勢,二者……”

“論及威勢,二者不可相比,只不過你運劍心思并不純粹,雖然在妖族中已經十分難得,但還是差了不少意思,當然,很多時候你的劍術在計某看來都已經十分驚艷了。”

“純粹?”

妙云面露疑惑,他為了練劍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這樣還不純粹?沒等他問,計緣就自己開口說了下去。

“身為妖族,又處于南荒,同時還是妖王,難免為邪氣和亂欲所擾,惡業障心,魔行其道,靈臺晦暗,練劍再勤心思不純……”

計緣話音頓了一下后,口含敕令而不發,淡淡一句話語扣擊心弦。

“計某問你,為何練劍?”

計緣這么一問,妙云恍如靈臺被人以指節扣了一下,身形都有輕微震蕩,口中不假思索就說著。

“當然是……”

但話到這里,心靈震蕩使得妙云元靈清明,思緒聯系最純粹的本心,話忽然說不下去了。

為了變強?為了從妖族中脫穎而出?為了捕殺血食?為了什么?為了什么?

“為了什么?”

妙云喃喃著就問了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5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