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736章 處境微妙

第736章 處境微妙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736章 處境微妙

江雪凌將手中拂塵一抖,甩動幾下之后拂塵絲線凝聚一體,好似變成了一把鋒利的劍,直接迎上了妙云妖王來勢洶洶的劍招。

“當……”

拂塵尖端與妖劍相交,發出了一陣清脆而響亮的轟鳴聲,更是震起一片狂風,反而將周圍一切濁氣和灰塵蕩清。

妙云妖王面上帶笑,抽劍變招,身形如霧幻化在江雪凌身后,一柄柄妖劍也幻化而出,好似一瞬間從前后左右各個方向同時出現許多道劍光。

江雪凌的拂塵甩動出一片白光,將渾身都籠罩在防護之下,同妖王的劍術進行了短時間內的密集交鋒。

這一幕沒有氣勢恢宏,沒有仙氣飄飄,但閃動的劍光變化極快,劍氣頻頻在吞天獸頭頂割裂出一道道細細的傷痕,劍意更是沖擊四面八方,使得吞天獸頭頂部分的溫度都在不斷降低,江雪凌腳下身邊更是結出一層冰霜。

這妖王的劍氣劍意竟然如此凌厲,也如此有章法,相比較如今一些專修劍術的常規意義上的劍仙,妖王的劍術有種武者劍法和修行劍訣相結合的意味,而江雪凌的應對也極為出眾,同樣像是一名劍客,而非手持拂塵仙氣飄飄的女仙。

這一幕看得計緣都眼前一亮,而一邊居元子和練百平已經暗自鼓動法力了。

另一邊,豹子妖王咆哮著落到吞天獸背上,想要撕開它的皮肉,但吞天獸皮厚肉糙,背上受的那點傷根本不算什么,而且自身的靈光大盛之下,簡直如同一座在空中不斷抖動的金石之山。

“哈哈哈哈,我看你肉厚還是我爪牙鋒利,看你能撐得了多久!”

豹妖王咆哮大笑,卻抬頭看向天空,有十幾道仙光在空中帶著流彩飛來,正是周纖為首的十幾個巍眉宗弟子,各個修為不低。

“孽障敢爾!”“受死!”

周纖帶領同門師姐妹,從天而降落入吞天獸背部,一聲“布陣”之后,十幾個巍眉宗弟子頓時借助吞天獸背部本來就有的陣法,在巨大的豹子身邊來回穿梭以法相攻,和妖王斗在了一處。

計緣一面觀仙妖斗法,一面也掃過居元子和練百平,這次的情況有些特殊,如何出手對他來說都需要思量清楚的。

“計緣,你倒地如何想的?”

一陣細微沙啞的聲音傳入了計緣的耳中,他余光掃向居元子和練百平,而這皆沒有什么反應,聲音的來源當然是袖中的獬豸畫卷。

計緣嘴巴不動,聲線卻沿著原路傳回袖中。

“我說獬豸大爺,你應該不會看不出來,這吞天獸所含的鯤之血脈并不低吧,這小三的血脈,甚至比當初那巨鯨將軍還要高一些。”

“哼,答非所問,這本大爺能看不出來?你如果不出手,光靠巍眉宗這丫頭,還有邊上兩個人,即便一時必保得住這吞天獸,可它狂性大發一定要在南荒吞噬,遲早惹出越來越多的妖怪,你可要知道,它的嘴現在是無底洞,永遠吃不飽的,與其死在南荒,不如讓我吃了。”

你是鯤和饕餮的組合吧?計緣心中腹誹一句,同時對于此刻吞天獸根本吃不飽的事也是微微一驚,但他選擇相信獬豸,只是嘴上還是傳音回答。

“那只能看它造化了。”

計緣說完后袖中沒什么聲音了,他也就不多說了,計緣自然是心中有計定的,但此刻坐在這里遠算不上氣定神閑。

在計緣看來,吞天獸醒來的饑餓感,未必就一定是要它吃飽肚子才能蛻變,所引出了乃是它的一道天道之劫。

正如蛟龍欲化真龍需要借走水之力,走水是助力也是一劫,其目的不是發大水為禍人間,而是為了成就真龍;吞天獸此刻的情況也差不多。

按照巍眉宗以往的情況,漫長歲月中有限幾次吞天獸蛻變,都是將吞天獸保護在宗門大陣內護著,未必就是“真”,所以也都失敗了,而獬豸口中更讓計緣清楚認識到了這一點。

而此刻的吞天獸,在極度饑餓的情況下基本處于發狂狀態,只有江雪凌的話引導性的能聽進去一點點,這便是吞天獸的一劫,過得去便是猶如金鱗遇風而化龍,過不去的話,吞天獸就此道隕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兩荒之地是正道口中最為忌諱的地方,黑荒幾乎完全是恐怖之域,南荒稍好,至少同各界還是有一些基本的默契在,名義上算是與黑荒劃清界限,私底下不管,表面上同各道修行界算是互有協定。

一些事也沒有做得如黑荒那么夸張,但若說真有多好,實在好得有限,看看這滿布南荒的瘴氣和戾氣就了解情況了。

即便是計緣,也明白出淤泥而不染的概率,遠遠大于近墨者黑,即便對江雪凌所謂仙與妖魔不兩立的“老舊思想”不能認同,但如今的情況,他們算是一條繩上的,巍眉宗不可能丟棄發狂中根本不可控的吞天獸,計緣三人也不可能直接一走了之。

此刻真正和南荒的兩個妖王對上,情況還是不可避免地變得嚴峻起來。

這兩個妖王當然算不上什么好貨,這一點計緣的法眼一目可見,但他們屬于一種代表,南方妖魔界的代表。

在南荒這邊的妖魔還是自有一些規矩和默契的,上一次打破默契是有大妖盜取天機閣珍貴的仙丹,又引出大量妖魔出南荒禍亂,長劍山和天機閣聯手屠妖,更有衡山山神震怒出手,南荒一些老妖和妖王都算是相對保持沉默的。

而這次打破默契的是吞天獸了。

計緣的一個后手的核心,是寄希望于吞天獸能成功蛻變,亦或者哪怕不成功但被打醒理智,這樣一切都還有得補救,哪怕和南荒妖王也還有的談,否則施展袖里乾坤將吞天獸裝走都不行。

因為一個十分要命的現實是,吞天獸絕對是極個別能短時間掙脫袖里乾坤之術的生靈了。

這會恐怖的法力消耗只是其次了,袖里乾坤妙法內核源自吞天獸,而吞天獸體內自成世界,雖然很小卻真的存在,袖里乾坤以計緣展袖為界困人,卻無法限制能某種程度上自成“世界”之人,吞天獸境界是不高,奈何天賦底子好,至少如今的計緣自己掐算一下,困不住發狂的它,除非它恢復理智能配合。

只要吞天獸能配合,實在不行將之裝入袖里乾坤,然后同江雪凌等人一起沖出南荒,計緣自問也應該能做到。

一個精怪在極度絕望的情況下,落入了吞天獸的口中,前方的光慢慢消失,后方吸力傳來的方向是無盡的黑暗,雖然不是什么血盆大口之內,也沒有尖牙利齒來撕碎身軀,但入了黑暗之中就渾身法力也好似被凍住一樣。

‘完了,這下死了……’

黑暗中,一片片白霧在身邊出現,恍惚間精怪好像看到了其他一些同樣被吞入那巨大怪物口中的妖魔精怪,有的是巨大的狼,有的是鳥,有的如貓,有的則還是人形……

精怪能看到這些妖魔全都懸浮在這一片霧氣之中,周圍盡是黑暗,唯獨霧氣帶著光,之前被吞天獸吞噬的數百妖魔鬼怪幾乎一個不少,看著像是都死了,但精怪感覺好似又都或者,他感知自己,發現自己也是一動不動閉目蜷縮在云霧中,和其他妖魔精怪一個樣。

‘我沒死?’

精怪心中這么想著,但興奮感很快就又被無聊和恐懼沖淡,在這里好似沒有時間的概念,他覺得自己似乎才進來沒多久的,但又好像過了好幾年。

精怪能感覺到身上的靈力和其他妖怪身上的妖力,以及魔頭身上的魔氣,都一絲絲一縷縷地在揮發出來,是的,揮發,出體之后就消失,而這一片云霧卻在緩慢壯大。

隱隱約約間,精怪明白,這個過程將會極為漫長,可能漫長到意志自然消散的盡頭,他不清楚別的妖魔精怪是不是也有這樣的覺悟,反正他只能感知到他們一動不動卻還活著,相互之間無法有任何交流。

‘還不如直接吃了就將我嚼碎呢……’

在這一片霧氣中,偶爾會有輕微的震動感,這時候霧氣就會翻騰一下,幾下翻騰之后,隱約間,精怪似乎感覺到在霧氣深處,竟然有一座巨大的島嶼。

起初他以為是錯覺,可見過兩次之后卻能見到上頭有亭臺樓閣,也有仙光熠熠生輝,只可惜他不能喊也不能叫,更是距離那仙島似乎極為遙遠,別說找仙人救他,就是讓仙人殺他也自覺無法。

‘誰來救救我啊,我雖生在南荒,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都沒做,只是跟著大王來打秋風的……’

小紙鶴此刻正繞著吞天獸體內仙島到處溜達,這會島上一個人都沒有,全島就只有它小紙鶴一個活物,四處亂闖也沒有巍眉宗的修士來喝止,其實感覺還挺有趣的。

忽然間,小紙鶴好似聽到了什么,腦袋一歪看向島外的云霧,霧氣比以往濃郁了一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