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709章 神鳥鳳凰

第709章 神鳥鳳凰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709章 神鳥鳳凰

所謂海中梧桐的說法,在外界其實流傳得并不算廣,因為真正使得這一說法為人所知的,正是來源于尹兆先的一冊《群鳥論》,這本書出來之后,其中的故事才在大貞及其周邊開始流傳,但鳳喜梧桐的說法是一直都有的,不論是人間尋常百姓家,還是修行界。

計緣的這一袖,借此刻天地之力,又不需要本質上誅滅九尾狐,只是作為驅趕,所以他幾乎沒費什么力氣,而對于九尾狐來說卻有種不可抗拒的感覺,直接隨著這一袖被抖了出去。

女子倒飛出去的時候,計緣對著邊上的胡云和小尹青說了一句:“你們留在這里”之后,自己也腳踩清風一起跟了出去。

在初被掃飛的那一刻,女子御風御水全都沒有起到太大的效果,一施展神通,周圍的水浪才起就會被計緣直接壓下去,風勢才漲就會被計緣直接化解。

這一份神念所化的身體現在倒也不是無法可用了,但不能借助外界之力,就只能動用自身心力,女子自問現在還沒那個必要。

唰“砰……”

計緣可沒考慮對方打算的意思,又是一揮袖,帶起一片青光抖在女子身前,將還在思考中的她再次抖飛,而這女子居然也并未表現出十分激烈的抵抗,只是在倒飛的過程中定睛看著計緣踏著風跟上來的計緣。

“你是誰?和這小狐貍什么關系?為什么能進到這小狐貍的心中?”

計緣笑笑,淡淡道。

“問別人之前難道不該自報家門?至于和胡云的關系,他的名字都是我取的,你說呢?不過與其到現在還想著胡云,不如關心關心你自己吧。”

說話間,計緣朝著女子后方一指,后者側身回頭,看到的正是在視線中越發顯得巨大的海中巨木,光憑樹木的外形,女子能認得出是什么樹,只是和常見的相比,這大小差距太過夸張。

“梧桐樹?”

“不錯,正是梧桐樹,鳳落之枝。”

計緣這么說著,女子聞言眉頭緊皺,眼神眺望越來越遠的海島,還能看清胡云手中那本書的封面,也能回想起之前胡云朗誦的內容。

“鳳落梧桐?你說我們現在在書中,難道還真有一只鳳凰在這里嗎?”

計緣倒是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看向遠方的梧桐樹。

“這個嘛,計某其實也不是很清楚,若真有倒也很好,世間不見鳳凰久矣,祥瑞神鳥,你不想見見?”

不論眼前這個青衫先生究竟有什么目的,但九尾狐認為絕對會對她不利,而且這地方太過詭異,海風,海浪,海水的咸腥味,以及海中隱約可見的魚類,都遠比之前小狐貍的心中之景要真實太多了,幾乎根本沒有什么“模糊化”的地方。

“哼,不知所謂,改天我會再來找小狐貍的,今天就不奉陪了。”

才說完這句話,狐女雙掌合十再搓動逆轉分開,心中也在同時催動一個“逆轉而回”的念頭。

只是想象中那種輕微的失重感并未出現,四面八方也沒有什么吸附感,也沒有什么裂縫和門出現,她還是在順著慣性朝著梧桐樹飛去。

“你做什么?”

“什么都沒做,只是計某剛剛就說了,如今是在書中。”

“哼!”

女子冷哼一聲,知道眼前這個姓計的人不會對她說太多關鍵的事,她也不會指望外人,于是再次施展合而轉逆的掌姿,并且雙掌分離拉出幾道細細的電弧。

正在此時,卻忽然有一道大浪打來,一瞬間遮蔽了頭頂的晨光,使得女子處在一片帶著斑斕光弧的浪濤陰影之下。

“轟……嘩啦啦啦……”

女子已經及時做出反應躲避,但還是被巨浪打到,人是紋絲不動,大量海水從身上拍過,對于她來說已經算是十分狼狽。

“姓計的,你找死!”

怒吼聲已經極其尖銳,女子身上也騰起無窮妖氣,在這茫茫大海上都引得天空上方集起一片妖云,九條模糊的尾巴在女子身后竄出,蔓延數丈自有甩動。

“涂逸可比你干脆多了。”

隨著計緣這句話出口,手中也掐起劍指,隨時準備一道劍氣點出去,不過“涂逸”這個名字似乎對那女子有不輕的觸動,瞪大了眼睛看著計緣。

“涂逸?你認識涂逸?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那小狐貍雖然天資超絕,但基礎如此扎實也確實過了,想來是涂逸也幫了一手,原來如此!”

“哈哈哈哈……”

計緣聽到這也笑了,心道這想象力也確實豐富。

“胡云的修行和涂逸并無一絲一毫的關系,不過是領會一絲真意在自有所悟而已。”

計緣話還沒說完,下一個剎那,女子猛然暴起,瞬間利爪揮出打向計緣。

“給我去死!”

正等著你呢!計緣也立刻以指運劍,點向抓來的利爪。

“砰……”

妖氣同劍氣的碰撞出爆炸效果,氣流掀起了巨大的環形海浪朝著四面八方打去,九尾狐女整個人倒飛出去,而同樣受到沖擊的計緣居然一步都沒有退,踏著浪花就又是一道劍指點了過去。

‘不能硬接!’

女子心中震動,剛剛短兵相接那一招不但聲勢浩大,給她帶來的心力損失也不小,在這種同外界禁絕的地方可揮霍不起法力。

而從對方一劍碰撞則立刻再出一劍的情況看,這姓計的顯然顧忌要小得多。

心中念頭一起,女子九尾一展,數條尾巴打在海面上,擊得浪花飛濺,同時身上妖力暴發,朝一側橫移。

刷……

劍光劃過女子的臉頰近處,直接一閃消失在遠方,而計緣緊接著又是一劍,再次同女子擦身而過,逼迫對方不斷以神念附帶的心力移動閃避。

雖然女子閃躲很快,但其實計緣是故意沒打中的,畢竟嚴格來說,他游夢而來的,也是一縷念頭,強度而言甚至未必及得上此刻的九尾狐女,畢竟人家是貨真價實的一份神念前來。

計緣的劍氣只要打中女子,對方勢必以心力抗衡,那劍氣就損耗掉了,計緣的這一縷念頭也會相對減弱一分。

但是論及神異,九尾狐女的神念則可以說遠不如計緣這一縷念頭,畢竟游夢之術極為神奇,而此刻他能借胡云心力打開《群鳥論》的世界,可以說一定程度上影響世界規則,劍氣打出去,只要沒消耗掉,計緣就是無損的。

一劍、兩劍、三劍……

用這種方式,算是輕松愜意地將女子趕向梧桐樹。

熾白就像不要錢一樣,不斷被計緣點出,九尾狐女連反擊的空檔都沒有,只能不斷閃躲,一旦逃得遠了,劍氣就會瞬間密集,偶爾實在忍不了擋上一劍,還沒等反擊,已經有百十道劍氣襲來。

如果這樣硬接,要不了幾輪,狐女這一份神念就得耗盡心力任人宰割,心中忌憚和怨憤已經到了極點,尤其是看到計緣一張臉上的表情既無喜悅,也無什么沒能擊中她的惱怒,始終平平靜靜眼神無波。

‘他在戲弄我,他在戲弄我!’

怒到極致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多少年沒有受過這種氣了,多少年沒有感受到過這種冷漠了,計緣那一張平靜的臉,讓女子感覺受到了一種莫大的侮辱。

“啊吼————”

九條尾巴一瞬間從虛影化為實質,沖天妖氣升起。

“轟隆隆……”

海上雷聲響起,頭頂妖氣肆虐烏云蓋天,九尾狐女已經打算在這一片詭異莫測的天地搏一搏命了。

“已至梧桐樹前,九尾狐,你就不想看看神鳥鳳凰嗎?”

計緣聲音依舊平靜,中正清朗的嗓音甚至壓過了尖銳的狐鳴,也令九尾狐女微微一愣,下意識側身望去,不知不覺間,她已經被計緣逼到了梧桐樹前,當然眼前的梧桐樹干在她和計緣眼中,就如同常人在近前仰望摩天大樓,更不用說上頭還有遮天蔽日的樹冠。

果然,不出計緣所料,好奇心這種東西,不論是誰,只要遇上了對的事物,就會被放得無窮大。

這九尾狐女本來都快被計緣氣炸了,卻又因為這么一句,暫緩了爆發。

而計緣也在此刻收起劍指,輕輕一揮袖,以柔勁一拍海面,一股大浪應激而起,將他和九尾狐女全都帶向高空。

不多時,兩人已經都站在了梧桐樹頂上,這里有許許多多粗壯的枝條,巨大的梧桐葉每一片都有一艘小船這么大,以此眺望海面,隱約能看到周遭遠遠近近居然有許許多多島嶼。

這些景色是之前一直處于緊張中的九尾狐女沒注意到的,她此刻甚至能感覺到這么多島嶼中似乎棲息著數之不盡的鳥類,其中甚至有些隱約氣息強大,因為她妖氣沖天凝結妖云,許許多多海島上,正有許許多多晦暗不明的氣息在留意梧桐樹方向。

“嗚咽鏘”

也是此時,一種極為悅耳,恍若天籟簫鳴的聲音從九天之上遠遠傳來,聲音穿透力極強,雖聞之便可知道聲源尚在極遠處,但卻傳向四方清晰無比。

下一刻,九尾狐女不可思議的眼神和計緣平靜的雙眸倒影中,海中遠遠近近無數島嶼上,不可計數的飛禽升天而起。

飛禽有大有小有遠有近,有的就是凡鳥,有的光色斑斕,有的飛動中帶著焰光,有的一扇翅膀引得潮汐變動,亦有裹挾狂風升天的……

“鏘”

鳴叫聲再近了一些,無數飛上天空的鳥類繞動梧桐巨木飛翔,紛紛引頸朝天齊聲鳴叫,萬千飛禽之聲尖銳有之低沉有之,卻給計緣和九尾狐一種感覺,所有飛禽的鳴叫聲匯聚的是一種意思。

天上,原本的烏云正在逐漸變化顏色,變得越來越明亮,五彩光芒在其中流轉,然后使得烏云和妖氣都逐漸消散。

云層上方,在那耀眼但不刺目的五彩霞光之中,一只拖著飄柔尾翎,伸展五色羽翅,頭頂神光溢彩的絕美神鳥,正于空中盤旋。

“鳳凰……”

計緣和九尾狐女此刻皆失聲而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