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83章 先有仙軀還是先有仙心

第683章 先有仙軀還是先有仙心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83章 先有仙軀還是先有仙心

閔弦的心態明顯還沒有完全轉變過來,但身體的反應已經在提醒他要面對殘酷的現實。

只是朝著外側望了一眼,絕巔之外的深淵之景讓閔弦一陣頭暈目眩,下意識朝內部靠了靠,步伐極其小心,因為前后左右都沒多少空間可以挪騰,身體的虛弱感令他極其不適,生怕一不小心就會掌握不好平衡給滑落山崖。

但閔弦顯然高估了自己現在的平衡能力,腳下一滑,碎石滾動,立刻就朝前撲去。

“啊……”

“砰”地一下,閔弦撞在了前頭的金甲身上,心有余悸的他抬頭看向金甲,后者身形一動不動,抬頭向前,只是以余光斜下瞥著閔弦,連低頭都欠奉,并無笑容卻是一種無聲的嘲笑。

“閔某,失禮……”

閔弦退開一步行禮,金甲還是站在原地,既不出聲也不還禮。

計緣將閔弦的一切反應看在眼里,但并沒有嘲諷和數落他。

“不說你師門難以再找到你,就是能找到你,縱然有通天之能,你也不可能再度步入修行了。”

這么說著,計緣伸手往山下一勾,春木之靈有感,從山下飛來兩根帶著嫩葉的樹枝,到了山頂的位置之時已經自動退去樹皮和多余部分,呈現出兩根光潔的木桿。

計緣將手中的畫一展,兩根木管就自動纏住上下兩端,算是簡易裝裱成軸,隨后就被計緣慢慢卷起。

整個過程中,稍稍平復一下不安的閔弦就這么愣愣地看著計緣將畫卷起,帶著不舍和更多的茫然,想要伸手,想要出聲,但最終都忍了下來。

閔弦此前身上的一些符箓和修行之物早已經被計緣收繳,如今一切依仗都沒有了。

計緣將手中畫卷直接送入袖中之后,才看向已經好似丟了魂一般的閔弦。

“走吧,總不能讓一個老人家自己從這絕巔峭壁上爬下去,計某再送你一程。”

言罷,計緣一揮袖,腳下云霧升起,帶著金甲和閔弦一起緩緩升空,隨后以相對緩慢的速度,朝著同州大蕓府而去。

明明不過兩百里不到的路,計緣本可以片刻即至,但他刻意慢慢飛行,花了足足大半個時辰才到了大蕓府上空,也算是讓閔弦能在這期間多適應一下,不過顯然,從對方有些呆滯的神情上看,計緣覺得他暫時還是適應不了的。

大蕓府雖然不是同州首府,但也能排在前列,對比整個大貞或許只能算中規中矩,但對比祖越絕對是繁華富庶之地了,計緣還沒落地,在百丈天空就能聽到下方車水馬龍,熱熱鬧鬧一片景象。

云霧緩緩下落,無聲無息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最終落到了鬧市邊上一條相對安靜的街道上,遠遠只有幾個攤位,行人也不算多。

等云霧散去,計緣和閔弦以及金甲已經穩穩地站在了街道中心。

如今天氣還不算太暖,冷風吹過的時候,亢奮情緒逐漸減弱之后,久違的寒意讓閔弦率先體會到了什么叫年老體弱,不由自主地縮著身子搓著手臂。

計緣看著閔弦一身比較單薄的衣衫,這衣服他沒有換走,但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法袍,只是一件絲緞織物,在失去了修為和強健體魄之后,在這種氣溫環境下不能帶給一個老人足夠的保暖功能。

“閔弦,凡塵的規矩可是不少的,不若仙修那般逍遙,計某最后留給你一點東西。”

話語間,計緣朝著閔弦遞過去一只手,后者趕忙雙手來接,等計緣放開手掌抽手而回,老人的雙手手心處只是多了幾塊不算大的碎銀子,已經半吊銅錢。

“善用這些錢財,計某保你能活得下去,至于如何選擇,皆看你自己了。”

“晚輩……多謝計先生……”

雖然知道計緣不可能給他什么希望,但看到只是一點點銅臭之物,依然是讓閔弦心中沒落不已。

“嗯,先去買身棉衣取暖吧,可要切記財不外露啊,計某走了。”

閔弦本來還在愣愣看著手中的錢財,聽到計緣最后一句,忽然有種被遺棄的感覺,驚慌和恐懼感驟然間升至頂峰。

“先生,計先生!先生……”

閔弦很想說點什么挽留的話,卻發現自己已然詞窮,根本找不到挽留計緣的理由。

老人邁開步子小跑去追,但計緣和金甲的背影卻在街道上越走越遠,他追了十幾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等穩住身子再次抬頭,計緣的背影已經在遠方顯得很模糊了。

‘追不上的,追不上的……’

閔弦呆立在街上,捧著手中的錢一動不動,修行的同門,敬重的師尊,光怪陸離的仙修世界,都是那么遙遠,寒風吹過,身子一抖,將他拉回現實,兩行老淚不受控制地流淌出來。

“哎,你這老先生為何獨自在街頭哭泣,可是有什么傷心事?”

邊上有聲音傳來,閔弦聞言轉頭,看到一個中年農夫模樣的人正挑著擔子在看著他,雖然修為盡失,但只是掃了這人的面相一眼,閔弦就下意識捧住雙手,聲音沙啞地慘笑道。

“沒什么,沒什么,老夫自作孽罷了,自作孽罷了,沒什么,嗬嗬嗬……”

說著,閔弦步履略顯蹣跚地朝前走去,雖然知道追不上計緣,但也不想走相反的道,城市如此陌生,行人如此陌生,而余生亦是如此。

“一個老瘋子……”

中年男子嘀咕一句,多看了閔弦的背影幾眼,尤其是對方的雙手處,但在猶豫了一會之后,最終還是挑著自己的擔子離去了。

計緣其實遠離之后就已經升天而起,在空中看著閔弦慢慢朝前走去,曾經高高在上的仙人,如今仙身已失,就連仙心都潰散得如此迅速。

先有仙軀還是先有仙心呢?

此時的閔弦,不但再無神通法力,就連面部也和之前不同,原本形如枯槁的臉上多了些肉,顯得不再那么嚇人。

“好自為之吧!”

計緣這么嘆了一句,忽然轉頭看向邊上的金甲,以及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在金甲頭頂的小紙鶴。

“你們又如何看?”

小紙鶴下意識低頭去瞅金甲,后者也正向上看來,視線對到一起,但二者沒有誰說話。

計緣搖頭笑笑。

“計某其實在想,若有一天,連我自己也如閔弦這樣,再無神通法力后當如何?嗯,想想那會計某就是個普通的半瞎,日子可更不好過,希望耳朵還能繼續好使。”

“啾唧……”

小紙鶴叫喚一聲,從金甲的頭頂飛到了計緣的肩上。

計緣也不再多說什么,拍了拍小紙鶴,最后看了一眼在城中街道上好似漫無目的閔弦,隨后擺袖負背,駕云向北而去。

再次拿出裝有閔弦意境丹爐的畫卷,左手展畫右手則提著白玉千斗壺,計緣凌空往嘴里倒了一口酒,爽朗笑道。

“此術甚妙,丹青甚好,值得自賞酒三斗,哈哈哈哈……”

計緣這次結合游夢之術,在閔弦放開自身意境的情況下,將他的道行直接取走,雖然不能說是如何響亮的神通,卻絕對算是一種神奇的妙術。

與計緣此刻的心情不同,在不知何方的遙遠之處,閔弦的師門感覺不到閔弦的存在,只能知道閔弦并沒有死去,具體是受困還是其他則不得而知了。

天氣已經漸漸回暖,因為嚴寒被拖慢的戰爭估計很快又會更加火熱起來,戰爭到了如今的局勢,祖越國那三板斧在最初階段已經全都打了出來,而回過味來的大貞則有越來越多的人力物力送往邊陲之地。

計緣如今已經無需過多關心戰事的問題,實際上他本就不認為大貞會輸,若非有人連連“作弊”,他自己都不樂意出手。

從同州離開之后,大半天的功夫,計緣已經重新回到了祖越,雖然此前的并不算是一個小插曲了,但這也不會中斷計緣原本的想法,不過這次沒再去南道縣,而是越過一段距離落到了更北部的地方。

這一天夜里計緣已經踏足鹿平城城外原本的衛氏莊園,自從當年衛家出事且所作所為被曝光之后,這里就徹底荒廢了下來,衛氏族人跑的跑被抓的被抓,家中仆人也早就全部跑光。

加上因為一些人流傳衛氏莊園是不祥之地,鬧鬼又鬧妖,白天都無人敢從附近經過,更別提晚上了,所以計緣到這,偌大的莊園早已長滿野草,更無什么人火氣。

只是計緣的耳朵是特別好使的,他雖然是從外頭走來的,但在莊園前院的時候,已經聽到里頭有動靜,他不怕鬼也不怕妖,當然百無禁忌地直徑往里走,頭上頂著小紙鶴的金甲則始終跟隨在后一言不發。

走向內院方向的時候,一片熱熱鬧鬧的聲響已經越發明顯,計緣還能看到遠方隱隱有燈火。

“有點意思,你有何看法?”

計緣轉頭問了金甲一句,后者面無表情,但因為是計緣問話,所以還是憋出幾個字。

“回尊上,并無看法。”

“那你呢?”

“啾唧”

小紙鶴叫喚一聲,直接拍打著翅膀朝遠處飛走了。

“好吧,白問了。”

計緣笑了笑,繼續前進。

“走,去湊湊熱鬧,看起來是宴會正當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3.1248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