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76章 師兄弟

第676章 師兄弟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76章 師兄弟

“那邊有煙,是不是在那邊?”

“走,過去看看!”

“跟上,快跟上!”

一陣凌亂的腳步聲中,南道縣府衙的一大隊官差急匆匆跑到了這一處街道的盡頭,不過他們到的時候,只有一片還未徹底散去的煙霧,以及那股明顯的焦灼氣味。

“這里剛剛燒過什么東西?是否與嫌犯逃脫有關?”

“大半夜的誰會在這燒東西?”

官差在周圍徘徊了一下,還是繼續朝前趕去。

那些個黑衣人此時早已經捧著徐軍的骨灰離開了南道縣城,計緣能做的就是保全了徐軍的殘魂,肉身是救不了了。

此刻的計緣已經來到了那一處祠堂有地道的宅院,站在院中看向已經安靜了的院子各處,神念一動,直接入了那幾個染了蟲疫之人的夢中。

僅僅半刻鐘之后,計緣就離開了這一處院落,他在南道縣游曳一圈,也順便帶走了能發現的蟲子,隨后直接急速南下,在腳下景物風馳電掣般的向后倒退之中,一個多時辰之后計緣就來到了祖越軍后方的一處大營,在空中短暫停留片刻后繼續飛往下一處,如此往復一處處尋找。

這種蟲算是一種極為罕見的邪法,雖然蟲疫的傳播看似是自主的,但施術者卻能對所有蟲子施加影響乃至控制他們。

計緣飛過許多座大營,能感覺到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感染了蟲疫,甚至他還能想象或許有很多從軍營以各種方式逃離的人已經將這種蟲疫帶到了祖越國后方各處。

這已經不單單是計緣一己之力能幫人們驅蟲那么簡單了,除了將訊息傳出去,當務之急就是找到那個施術的人。

這施術者道行肯定不低,能控制這么多蟲,要么施術者對蟲子有如同煉制法器一樣的煉化過程,要么還有類似的母蟲或者特殊法器為依仗,但本質上說,就算施術者不肯就范罷手,除掉施術者并殺死母蟲毀去法器,就能讓群蟲萎靡乃至死去,救治起來也會大大方便。

祖越各聯軍的中軍大營如今已經在原本祖越的國境線內了,天近黎明,軍中一個大帳內依然燈火通明,里頭盤坐著好幾排著裝各異的修行者,其中有男有女年齡也各不相同,當然也不乏長相嚇人的。

這群人正在商議著如何抗衡大貞兵鋒。

在這群人之中,有兩個白發老者尤為出眾,面容形同枯槁,盤坐在蒲團上就猶如兩具穿著衣服披頭散發的骷髏,兩人閉著雙眼,似乎對于旁人的討論充耳不聞。

“呃,兩位前輩,如兩位前輩之前所言,蟲兵若成足以一騎當千,如今已經過去許久,飼蟲之兵數以萬計,何時能發揮作用啊?又如何對付大貞軍中越來越多的修士?”

兩個面如骷髏的老者一言不發,似乎理都不想理會對方的問題,大帳中陷入了一種尷尬的沉默。

良久,其中一個老者才緩緩睜開眼睛,一雙看著有些渾濁的眼睛掃視周圍的修士,不論是人是妖都下意識因為這視線產生一種本能的躲避。

“呵呵呵,蟲人煉制豈是如爾等想象的這般簡單,如今軍中染蟲者,皆為身蠱之器,以人身為蠱繁衍蟲群,于人身互爭,順利的話,一人之力可誕一蟲,噬腦而出方得一蟲王。”

“吞噬數萬之兵養蟲,所得蟲王不過十之一二,然蟲王可修行,亦可鉆心入腦控人為傀儡,更能影響周圍萬千小蟲,令染了蟲癥的普通人聽命,擊垮凡人大軍輕而易舉。”

老者語速很慢,說到這了略一停頓,然后笑著繼續道。

“至于大貞修士,亦不足為慮,只要能得一萬蟲王,飼之以壯年之血肉,誕蟲皇再合萬蟲而化為真正蟲人,則飛天遁地無所不能,大貞軍中縱有能人,也只有自保逃命之力。”

說完這些,這老者就再次閉目養神了,在場的修士雖然對此抱有一定懷疑,但卻不敢多說什么,實在是因為這兩人道行高過他們太多,甚至在現身那日單獨敢上廷秋山找了那山神,并且安然返回。

另一個老者這時候也睜開了眼睛。

“既然如今已可確定那廷秋山山神并未入了大貞一方,只要不去招惹他且遠離廷秋山便并無大礙,我師兄弟二人待蟲兵煉成就會離去,手中蟲皇也已經交于祖越皇帝手中,爾等也不用想著靠我們幫你們對付大貞軍中修士。”

這養蟲兵之術殘忍是殘忍,但隱秘性卻也極佳,外在表現就是一種瘟疫,甚至還能被郎中煎的藥影響,連修士都極難發現,也只有某些特定情況的月光下才可能有些不正常。

在開春天色回暖,且是兩國交戰尸橫遍野的情況下,爆發瘟疫也是極有可能的,哪怕意識到病癥可怕,外人也至多會保持距離避免被感染。

聽到兩個老者表明態度,賬內修士也有人又提新的顧慮。

“可是祖越國中尚有一無涯鬼城,實力驚人,此城鬼物不為祖越之臣亦不為大貞之臣,可所行之事明顯是偏袒大貞,二位前輩可有賜教如何應對之策?”

“呵呵,那鬼城之主被利益熏心,妄想行前所未有之舉,證鬼修之道,行事類似神靈,不會有多大影響的。”

兩人正這么說著,忽然感覺心中一跳,身上的一件寶物正在迅速變熱乃至變燙,兩人對視一眼之后立刻站了起來。

“難道被發現了?”

“兩位前輩,發生何事了?”

兩老者環顧四周,枯骨般的面部扯了扯面皮笑了下。

“我二人有麻煩了,必須先走一步,告辭了!”

帳內幾個自認修為還不錯的修士也站起來。

“二位前輩,可有我等幫得上的?”

“你們?嘿,還是坐著吧,蟲兵的事情你們就當不知道。”

兩人幾步間就離開了大帳,隨后直接離地而起,借夜色遁入空中。

只是在二人急速飛了不過一刻多鐘之后,那種危機感卻變得越來越強了,沒過多久,后方正有一道劍光已經急速追來,兩人只是回頭看了一眼,并無對話的打算,各自眉心滲出一滴精血,融合法力化為虹光,遁術一展,剎那間消失在原地。

片刻后,計緣劍光筆直劃過二者剛剛所在的空中,一雙法眼全開,掃視周圍并無所得之后,計緣在保持劍遁的同時,以游夢之術幻夢意境,讓自身之夢隨著意境一起覆蓋現實,在心神之力急劇消耗中,一尊頂天立地的法相,在虛無之中展現,掃視寰宇,隨后計緣劍遁一轉,略改方向繼續追去。

兩個枯瘦老人原本已經因為遁術拉開相當距離,但在心念層面,忽然感覺到天地一亮,有一種光亮之下無所遁形的感覺,雖然這感覺馬上消失了,但二人也立刻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

兩人中的師兄立刻急促提醒自己師弟一句。

“真怕什么來什么,雖然覺得荒謬,但來者怕是那位先生本尊!”

“他竟親自下場動手?師兄,這如何是好?我們能甩脫他嗎?”

那師兄搖搖頭。

“只怕是很難,縱然是大師兄也不敢正面對上那位先生,你我師兄弟,今夜怕是只能走脫一人。”

“既如此,師弟就留下吧,正好領教一下那位先生的手段,為師兄拖住他!”

“師弟勿要狂言,以你的道行脫不了多久,至多在那人未動真格之時糾纏片刻,一旦動了真格,你接不住幾招的,你留下阻擋只能是我二人都跑不了,還是師兄我來吧!”

“師兄,你……”

那師弟還要爭辯,后方遠遠有一聲中正平和的聲音淡淡傳來,好似就在耳邊響起。

“鄙人計緣,且請二位止步。”

師兄回頭看了一眼遠方,轉頭對師弟嚴肅道。

“休要多言,速走,否則一個都走不了,師兄我拿出畢生道行拼一下,也未必十死無生,快走!”

“師兄保重!”

沒有再多說什么,留下這句道別之后,那師弟再次化出一滴精血遠遁前方,而那師兄卻慢慢降低了遁速,并且轉身面向逃來的方向。

很快一道銳利的劍光已經追至近處,光影衣衫,凌空而立的計緣已經出現在面前。

計緣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這人,又看了看他身后的方向。

“你二人是何來歷?既然不入祖越一方,又為何以此等蟲蠱之術幫助他們?嗯,這些且先不論,解去此法,今晚我放你們一條生路如何?”

那師兄心中雖然十分緊張,但面上卻并沒有顯露出來,反而冷笑一聲。

“計先生,你又何必誆我,今夜放過我們,可再有不到兩刻今夜就過去了,不妨告訴先生,那蟲皇我已經交給宋氏皇帝了,更與宋氏皇帝身魂合一。”

“那你解還是不解呢?”

計緣瞇起眼問出這一句后,下一刻,在對方一句話才蹦出一個“不……”字之時已經直接出手。

“錚”

雪亮劍光剎那間照亮黑夜,枯槁老者眼前一片刺目之光,警兆大作的時刻已經中劍。

“砰……”

腰間一枚玉佩炸開,原本該被一分為二的老者已經出現在百里之外,心有余悸地調理著氣息。

“果然有替命之物!”

計緣冷笑一句,即刻前追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