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74章 隱患

第674章 隱患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74章 隱患

翅膀下的細小黑影不斷蠕動,似乎一直掙扎著沒有放棄逃脫的打算,小紙鶴按了一會,腦袋歪到一側偷偷瞧翅膀下的東西,看了半天之后,突然放開一只翅膀,然后再扇下來狠狠拍打。

一連拍了七八下之后,小紙鶴再次將頭歪下來看翅膀下的小黑影,那比眼屎大不了多少的玩意沒動靜了,這下小紙鶴才松開了翅膀,露出下頭如同跳蚤般的小怪蟲。

這時候,這宅院的廚房方向有了一些新動靜,明顯能聽到略帶壓抑的笑容,以及咀嚼和吞咽的聲音。

小紙鶴抬起頭看了看廚房方向,頭部一陣模糊隱晦而朦朧的光芒變化后,脖子以上部位化為一個栩栩如生的鶴頭,只不過小了不知道多少號而已。

“啾嗶……”

一聲輕輕的鶴鳴聲從小紙鶴口中傳出,廚房那邊熱鬧的聲音也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小紙鶴用鶴喙將這小怪蟲銜住,然后拍打著翅膀再次飛了起來,飛向了這宅院的廚房,再從屋檐和墻口的間隙處鉆了進去。

“吱呀”一聲,廚房的門被打開,那年長的李姓老頭舉著燭臺探出身來,照向院中。

“爹,看見什么了沒?”“是啊李叔,剛剛那什么聲音啊?”

老頭接著燭火瞇著眼四下看了看,并沒有見著什么。

“聽著像是什么鳥叫吧,可能開春有什么鳥餓極了落到了院子里吧,沒事,肯定不是人。”

“那就好,走走,回去吃。”

幾人安心地回了廚房,老頭在又看了院子里兩眼后就關上了門,只要不被人發現不招人眼紅就行了。

廚房內一共九個人,正圍著一張八人大桌擠在一起吃吃喝喝,顯然心情都十分不錯,飯菜和酒水都是熱的,廚房也還有炭火,顯得十分溫暖。

小紙鶴依舊落在廚房的房梁上,十分認真地盯著下頭的人,雖然每一個人的一些小細節他都沒放過,但重點觀察的對象是五個,那四個從地道里上來的人和那個老頭。

在看到四人中那個領頭的漢子又撓了起碼十幾次后背但總是不太夠得著的時候,小紙鶴也伸出翅膀去撓自己的背部,不過十分輕松,頓時覺得沒什么興趣了,而下頭的氣氛則是越來越熱烈。

“哎,我說,你們四個身上味道可太沖了!來來,干了。”

“哈哈哈哈,我還沒脫鞋呢,脫了鞋子更沖!要我現在脫嗎?”

“別別別,這吃飯呢!”

“哈哈哈哈哈……”“你的腳也好不到哪去!”

老頭喝了自己杯中的酒,用左手撓了撓自己的右手,感慨道。

“這趟二順子他們回來后,咱以后就能安生些過日子了。”

“是啊哈,不過李叔,老李頭還是說了盡量多做準備。”

“怎么?戰事真的很差?不全是大捷嗎?”

四人沉默了下來,原本熱鬧的氣氛也降溫了一下,隨后那領頭的漢子才說道。

“具體什么情況我不太清楚,不過我聽說,在我們前頭的一些那幾部軍死了好多人,那些仙師也挺嚇人的。”

“對對對,有些仙師說是仙師,可這哪里是傳說的神仙啊,簡直不像人啊……”

“噓……”

“這么遠呢,怕什么,就上回來大營的那兩個,長得和骷髏似的,看了我一眼讓我做了一夜的噩夢啊,夢見我渾身上下爬滿了蟲子,哎呦,那個嚇人啊……”

“哈哈哈,好了別說了,說得我都瘆得慌,吃吃吃,反正過陣子就回來了,讓他們打去!”

“對對對!喝!”

“來,干!”

小紙鶴看了一會之后,扭頭轉向廚房窗外,似乎是聽到了別的什么聲音,很快就嗖的一下飛了出去,廚房中正在吃喝的人都毫無所覺。

計緣當初來南道縣城的時候覺得這里挺亂的,如老李家之類在家中有地道都不算什么善茬,現在好了一些,但依舊有限,就這還是因為有不少不安分的人都跟著當兵去撈油水去了。

在安靜的街道上,正有一群人一字排開,貼著街道一邊快速移動,腳下步伐迅捷且無聲,各個背后或者腰間都帶著兵刃。

小紙鶴在空中慢慢地追著,看到這群人趕了半刻鐘的路,最后到了官府衙門附近,躍入了一處打著燈籠的院子。

隨后里面有短促的慘叫聲和打斗聲傳出來,但都沒有持續很久,很快便安靜了下來。

小紙鶴順著聲音也飛入了院中,里頭正是南道縣大牢,牢門處兩個官差已經躺倒,地上流了一攤血,飛入黑漆漆的牢內,到處都是臭味混合著血腥味。

“大哥,你怎么樣?”“大哥!你怎么變成這樣了啊!”

“大哥——那群狗娘養的混賬,我要殺光他們!”

里頭傳來幾個漢子壓抑而痛苦的聲音,小紙鶴飛到牢房深處,抓著頂上看著下頭,那間牢里,有一個衣衫襤褸,渾身血污和膿瘡的人趴在牢房的床上,一陣陣惡臭撲鼻,在這大牢中都顯得極為夸張。

“你!你們竟敢對我們大哥下如此狠手!”

一個黑衣漢子一把掐住一個穿著官差的人,手指箍著他的脖子如同鐵鉗般收緊,令這差役面色漲紅呼吸困難。

“大,大爺饒命啊,大爺,小人,小人真的不曾刁難徐爺啊,徐爺是前線英雄,小人不敢啊……”

“哼,快把門打開,快打開!”

漢子“砰”地一下將獄卒摔在牢門上。

“咳咳咳……咳咳……是,小人遵命,還請幾位爺饒命,放我一條生路,我真的沒刁難過徐……”

獄卒略顯顫抖地從腰間解下鑰匙串,一把把翻找過后找出其中一把,頂入牢門的鐵鎖上卻打不開,獄卒滿頭大汗,對于因為緊張搞錯鑰匙的事連連道歉。

“誰,誰在外頭……是,是德盛……是你們嗎……”

牢房中忽然有沙啞的聲音傳出,原本一動不動的人似乎在此刻蘇醒了過來,外頭一群漢子頓時變得更加激動。

“大哥!”“大哥,是我們,我們來救你了!”

“大哥,兄弟們來遲了,讓你受苦了!”

牢房中的人掙扎著抬起頭來,透過披散的頭發,看到外頭燭光中的一群人,也看到被刀架在脖子上的獄卒正在開鎖。

“咔嚓”一聲,鎖終于開了。

“大爺,鎖開了,我呃……”

獄卒話還沒說完,已經被一刀在胸前后背捅了個對穿,帶著痛苦恐懼和不甘緩緩倒了下去。

其余漢子則自己動手將纏繞的鐵鏈扯開,正打算開門進牢房,里頭的漢子卻激動起來。

“別……別進來!全都別進來!”

這突然提高的聲音讓外頭的漢子全都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大哥,是我們啊!”“大哥,我們是來救你的啊!”

里頭的漢子支撐起身體,伸手向外,帶著喘息道。

“我知道,我知道,但,別進來,快走,走得越遠越好,將這牢房燒了,燒了,燒死我!有東西在鉆我的心肝脾肺……我,我不知道是什么,燒了,燒了這里……”

“大哥,別說了,先走再說,一會就被發現了!”

“對,先帶大哥走!”

幾人也不再多說什么,根本不嫌棄被囚漢子身上的濃水和臭味,進了牢房架起里頭的漢子就走。

小紙鶴跟著他們出了牢房,在繼續跟了一段路之后,拍打著翅膀在空中猶豫一下,隨后直接向城外飛去,直奔計緣所在的方向。

此時此刻,計緣早已經睡著了,或許是因為他所創游夢之術的原因,哪怕他并沒有經常以神游夢,但有時候在夢中依然有種見遠山之景的感覺,并且極為真實。

常人做夢會感覺真實是因為不知道自己在做夢,而計緣都能夢中修煉了,偶爾感到真實就顯得更為特殊,有時候計緣會刻意尋找這種感覺。

在計緣睡得正香的時候,小紙鶴拍打著翅膀急速飛向了這一處土丘,一直盤坐在石塊下的金甲不轉頭也不抬頭,僅僅眼珠轉動瞥向遠方,見是紙鶴飛來便再無反應。

小紙鶴輕輕落到了石塊上,輕輕用翅膀推了一下計緣的額頭,后者微微睜開眼睛,一雙猶如月光般的蒼目看著面前紙鶴,笑問道。

“怎么了?”

小紙鶴脖子以上朦朧變化之后,化為一個栩栩如生的紅頂小鶴頭。

“啾嗶……”

“喲,會出聲啦?”

計緣坐起來,顯得非常開心,不過緊接著笑容就逐漸消失了,并且臉色變得十分嚴肅,因為小紙鶴的鶴嘴里吐出了一條眼屎大的小蟲。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