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69章 獬豸醒了?

第669章 獬豸醒了?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69章 獬豸醒了?

其實若說論德行,辛無涯在計緣認識的鬼修中至多只能排中等偏下,所遇城隍和各司大神中多有比辛無涯德行出眾的,但奈何那些是正統神道體系,自身限制太大,且既有可能會容不下這種計劃。

再加上無涯鬼城如今這種情況實在難得,辛無涯也算是分得清正邪對錯,才干又確實出眾,加上千年老鬼的修為幾乎算是計緣所見鬼修中道行最深的,以純粹鬼物的修為尤勝過一些大府城隍一籌,一句鬼才絕對不過分。

如上種種,這才有了辛無涯如今的這等好事,而對于計緣來說,這同樣不是壞事。

在辛無涯發下這個重誓的時候,無涯鬼城內外都有悸動,也直接說明誓言之誠心,計緣滿意,辛無涯也激動難耐,但就在這時候,計緣袖中卻忽然有略顯沙啞卻十分厚重蒼茫的聲音發出。

“嗤……呵呵呵……天地可鑒,日月可證?那算什么,天地遙遠且亦有生滅,而日月也是可以講情面的,你可敢對著吾發誓乎?”

計緣忍不住臉色微變,低頭看向自己的袖口,所幸他的臉色變化并沒有被其他鬼物看到,他們也都是聞言處于驚愕之中。

‘獬豸!’

計緣的臉色雖然馬上恢復了,但心中的震動卻絕對不小,這獬豸居然能傳出聲音來?畫卷可是卷起來的,自己也沒有度入法力給畫卷,更何況還在他袖中乾坤內,此刻卻竟然傳出聲音來了。

這和藏在袖中暗袋內的《劍意帖》中小字們不同,因為嚴格來說《劍意帖》只是貼著衣物藏著,沒有禁制限制,而獬豸畫卷的情況則不然,此時的情況,難道獬豸能透過他計某人的袖內乾坤觀察外界?

“先生,方才出言者為何人?似乎……似乎是從您的袖中傳出的聲音?”

計緣緩緩深吸入一口氣,鎮定心神后直接伸手從袖中取出了一幅卷起來的畫,光看這表面并無任何異常,好似剛剛它并未傳出任何聲響。

在肩頭小紙鶴和辛無涯等鬼物,以及一邊一個金甲力士眼神的余光中,計緣緩緩展開了畫卷,所有視線都下意識集中到了畫卷上,但上頭只是一種怪模怪樣的獸類圖像,并無任何異常的樣子。

計緣知道剛剛不可能是錯覺,果然,他還沒有對畫卷說什么話,就見畫卷上的獬豸,眼睛有些僵硬的轉動一個角度,視線直直地看向辛無涯,嘴巴也略顯僵硬地擺動了幾下,同剛才一模一樣的聲音傳了出來。

“小鬼,可敢對著吾發誓乎?”

在旁人看來,畫卷上的圖像在此刻略微有些模糊,并且哪怕并無任何氣息傳出,卻有種令人心悸的感覺隨著聽到話音的同時在心中產生。

隨后鬼修們發現是幽冥大堂內的陰氣受到了影響,變得有些躁動。

辛無涯被獬豸盯住的時候,感覺到了身為鬼修許久未有的一股寒冷感,周圍的一切都仿佛變得安靜了下來,就好似沒有一眾鬼將鬼修,沒有六個威武的金甲神將,甚至連計緣的存在感都變得極其微弱。

這短暫的一瞬讓辛無涯覺得有些漫長,心神一掙才從那種詭異的感覺中脫離出來,心有余悸地詢問計緣。

“計先生,這畫上的是什么?并無任何生氣乃至死氣,為何會自己說話?”

本來辛無涯覺得可能是某種符法,但感覺上又不像,只能希望計緣解釋一下了。

在辛無涯提問的時候,計緣心中也思量完畢,開口道。

“畫中的乃是上古神獸獬豸,算是勇猛和公正的象征……”

計緣話音一頓,瞇眼看向獬豸畫卷,像是感受到計緣的視線,獬豸的眼睛的方向也從辛無涯上頭離開,落到了計緣這邊,一雙蒼目一雙畫目對到了一起。

“計緣,我在你這也有一段時間了,蒙你幫助我才恢復一絲清醒,這些小鬼縱然有些不凡,但畢竟還欠些眼界,到不了你的高度就想不到你想的事,未免他們亂來,我幫你多一份保險如何?”

計緣的一雙蒼目從來看不出什么變化,而獬豸一雙畫目則根本猶如死物,沉默了幾息時間,計緣忽然笑了。

“你是什么時候清醒到現在的地步的?”

“也不久,其實在你躲在前頭那個國家悠閑看書的時候,找不到合適的時機現身,睜了下眼就一直睡著,免得被你發現。”

獬豸的聲音一直比較嚴肅,仿佛僅僅聽他的聲音就能在心中產生共振,對于辛無涯等鬼修的感覺猶如普通百姓站在公堂之上,而對于計緣則,則感覺獬豸有意以此敞開心扉,表明自身是正是邪。

計緣并沒有多做什么猶豫,或者說在開口之前就已經猶豫過了,直接道。

“既如此,那就有勞了。”

說著,計緣看向辛無涯。

“辛城主,地位越高承重越甚,你沒有意見吧?”

“不敢,辛某省得!”

辛無涯也是個明白鬼,所謂上古神獸是什么雖然不清楚,但就沖這畫上的獬豸敢對計先生這么說話,就能品出些什么了,所以哪怕已經發過誓了,也再次對著拿著獬豸畫卷的計緣方向拱手,既像是拜計緣也像是拜獬豸。

“計先生但有吩咐,辛無涯萬死不辭,此后也定當秉正道之志,護陰陽之理,如有違背此誓,永生不得道,永世不翻身,若毀此誓……”

“那就讓我獬豸吃了你如何?”

獬豸的話打斷了辛無涯,但后者一頓之后也不猶豫,只是點頭回答。

“若毀此誓,甘愿被獬豸所食!”

這第二次誓言落下,外界沒有什么特殊的反應,但卻在辛無涯身前出現一點點亮光,并且逐漸演變為一個個發光的文字,同之前辛無涯所立的誓言一字不差。

隨后這些字就像煙一樣,緩緩飄向獬豸畫卷,被畫卷上的獬豸吸入了口中。

在這之后,獬豸畫卷就沉寂下來,計緣提起來看了一下,發現并無什么反應。

‘還挺高冷的。’

計緣對這獬豸的戒心忽然就弱了一些,至少心態上比之前要放松不少,直接輕輕一抖,將整個畫卷卷起,送入了袖中,抬頭的時候,見辛無涯和諸多鬼物都局促地看著他,便笑道。

“獬豸神獸乃是公正嚴明之獸,辛城主兩次重誓足見誠心,也無需有太多壓力,秉心而行即可,而今還是多關心關心城中鬼修的事情,兩國戰事不會持續太久了,還需以正堂之印封一些幽冥官位,屆時也方便遣往各處陰司。”

計緣這么說,大殿中的所有鬼修就立刻又激動起來,畢竟此刻大家已經都明白了此事的意義,久為鬼物,誰不渴望成神?

計緣天亮的時候直接從鬼城中走出去的,以他的腳力,不騰云駕霧也健步如飛,在祖越國和大貞民眾看來,兩國的戰爭還是個未知數,而在計緣看來則已經能提前預見結果了。

既然鬼軍征伐祖越妖邪的時候沒有出現什么變數,那么基本也就不會有什么變數了。

無涯鬼城所在的位置其實在祖越國境中算是很靠南了,距離大貞國境也不算遠,為了不遇上祖越國的軍隊,計緣此刻所走的是一條小道,他并無什么必定要去的目的地,只是想在祖越之地內走走看看,首先自然是會經過以前去過的南道縣。

剛剛踏波過了一條小河,計緣鼻頭一動,忽然聞到遠方飄來一股淡淡的香氣,之前在鬼城盡喝茶了,死人吃的東西能有多好,這會聞到這股十分誘人的香氣,就有些嘴饞了。

方向一轉,計緣直接尋著香味就順著河道上游走去,那邊有一小片林地,沒費多少功夫穿林而過,就見到有三人在河邊堆起篝火正烤著一頭野豬。

“誰?”

三人中的一個壯漢忽然抬頭看向林地方向,見到一個青衫先生正從林中走出,另外兩人的視線隨后也全都落到計緣身上。

“三位,鄙人途徑此處腹中饑餓,忽聞到香氣,忍不住就尋香而來,這……可否勻我一些吃的?銀錢是不會少的。”

三人顯然也不是什么愣頭青,荒郊野外遇上人,又剛從樹林中出來,衣衫長發都不亂,更無什么草屑污跡,肯定不簡單,但計緣這身打扮和給人的感覺就令人十分容易相信。

于是三人小聲說了一句后,中間負責烤肉的漢子便吆喝一聲。

“這頭野豬得有幾十斤肉,我們三人也吃不完的,再等等就徹底熟了,先生若是不嫌棄,就過來一起坐吧,先烤火暖和暖和,一會我們分而食之!”

“那就恭敬不從命了!”

計緣趕緊應諾,等靠到近處也不忘微微向著三人拱手行禮。

“鄙人姓計,多謝諸位了。”

計緣這邊行禮了,那三人也只是拱手回了一禮,但并無其余反應,更無人自報家門。

換個人估計就覺得尷尬了,計緣卻也不以為意,笑笑過后四下看了看,見到一塊心儀的石頭邊走了過去,抱著這一塊石頭擺到篝火邊上,然后坐了上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5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