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65章 金紙文

第665章 金紙文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65章 金紙文

計緣這話說出來并沒有任何殺氣,但一邊的洪盛廷卻感受到了一股凌冽升起,就好似寒風帶來的感覺,雖然此刻卻是還處于嚴寒天氣中。

計緣看了東北方一會,突然轉頭看向洪盛廷詢問道。

“對于計某這想法,洪山神可有指教?”

洪盛廷趕忙擺手搖頭。

“對計先生,洪某可不敢談什么指教,只是有一個小小的疑惑,先生專程來廷秋山,就是為了告訴洪某這些?”

計緣笑了。

“我就對洪山神直言了,既然山神已經偏向大貞了,何不多偏一些。”

“我這還不夠偏?總不至于我洪盛廷還得跑去大貞京都接受冊封吧?”

洪盛廷指了指自己,前陣子二話不說以如此大動靜誅殺五妖,就差沒對著祖越大地喊話,妖邪之輩休過廷秋山了。

計緣遙遙頭。

“洪山神言重了,計某并無此意,只是大貞平定天下局勢,解放祖越生靈于動蕩水火之中之時,廷秋山便算是居于中央,更可言是大貞第一大山,山高峰險,鎮一國之勢……”

計緣的話還沒說完,洪盛廷已經明白了他想要說什么,他這等道行的山神可不是吳下阿蒙,直接道。

“計先生,你莫不是想讓那大貞皇帝,來我廷秋山封禪吧?”

“洪山神所言不差,計某正有此意。”

洪盛廷眉頭一皺,若非面前站的是計緣,他雖然不至于動人,但也估計早就閃人了,但面前站的是計緣,更見識過他的能耐,就還是得心平氣和一些。

“計先生,我這一國中央八字還沒一撇呢,況且就算大貞反攻祖越定下蓋世武功,這廷秋山還不是有好大一部分連著廷梁國嘛,難不成大貞攻下祖越國之后,還能直接揮師西進,連廷梁國也不放過吧?尹公在世一天,洪某就不相信有這種可能!”

沒有直接說明不同意,但洪盛廷這拒絕的意思再明顯不過,而他這山神不點頭,到時候就算大貞皇帝想要來廷秋山封禪以定下一國氣數也無用,因為很可能連高山都上不去。

“山神稍安勿躁,你或許并未理解計某剛剛開始時說過的一句話,云洲人道氣數,盡在南垂一役。”

洪盛廷微微一愣,皺眉看著計緣,后者嘆了口氣道。

“祖越國宋氏積弱已久,如此多妖魔鬼怪忽然聽命于皇帝,何其怪哉,不過山神此番能出手,已經算是高義,計緣不會要求太多。”

計緣這話說出來,搞得洪盛廷怎么想怎么不爽利,但也不可能直接就答應,大貞皇帝要是在廷秋山封禪,敬天地之后,第一件事八成就是封廷秋山,那他這個山神又大開便利之門,特么不就成了默認接受皇帝冊封了?

洪盛廷知道自己說出來這一點,計緣一定會保證不發生這種事,可凡人有時候很容易腦子不清醒,皇帝被權利一蒙心,屆時一張嘴亂說也是有可能的,以前大貞皇帝可能不懂,但現在大貞那邊也有修士,指不定就有明白人,可這心思也不能同計緣講明,搞得好像不信任計緣一樣。

洪盛廷只能先談談別的岔開話題。

“先生倒是有個好徒弟,白夫人那一夜獨鎮永寧關,劍勢之妙實屬罕見。”

“你這山神也聽過《白鹿緣》?”

“略有耳聞。”

計緣點點頭又搖搖頭。

“我說著白鹿其實不是我坐騎,洪山神信不?”

“哈哈哈哈,信!”

“真信?”

洪盛廷點頭笑道。

“若她真是計先生坐騎,不可能悟不透而與凡人相戀,但見到那白夫人用劍,我就知道,計先生定是真的指點過她,只是沒有得先生真傳,否則永寧關前就沒誰能走脫了。”

洪盛廷這句話計緣大半都不認可,只是笑言道。

“就算白若真是我坐騎,《白鹿緣》的故事也未必不會發生,與人相戀,也未必就是悟不透,好了,閑話也不多說了,之后還得去一趟祖越國,告辭了!”

“那洪某不遠送了。”

兩人相互行禮之后,計緣背后劍鳴聲起,整個人化為一道劍光,一閃之間已經遠在視線盡頭,向著東面而去了。

永寧關邊的山頭上,依然蒲團香案,白若和身邊兩個女孩一起坐在這里修行養神,除夕之后,齊州就斗成了一鍋粥,祖越國派遣增援,而白若只攔修為到一定程度的修士,其他一概不理。

正在此時,天際有一道流光劃過,白若也一下睜開了眼睛看向天際。

‘好快的遁光,是誰,玉懷山的仙人?’

“夫人,怎么了?”

白若搖搖頭。

“沒什么,對我們應該沒影響,要擔心也該是祖越國的那些妖魔鬼怪。”

“夫人,您什么時候再傳我和巧兒一些本事啊。”“對呀對呀,夫人,我們也想學那招,那招劍勢。”

“你們兩個黃毛丫頭,還沒走利索就想跑,好好修行!”

這邊山頭上的嬉笑著,計緣在天邊回頭望來,隱約能感覺到這一幕,不過并未下來見他們,而是法力一催直奔祖越。

正午之前,計緣已經到了無涯鬼城,在這場戰爭開始之初就已經想到計緣一定會來的辛無涯終于松了口氣。

無涯鬼城幽冥鬼府的鬼殿內,計緣坐在主坐旁邊的小凳上,而主坐位置的辛無涯則只是站著,將一個封閉的陰沉木盒交給了計緣,木盒上還蓋了印章,正是幽冥正堂四字。

“先生請過目。”

計緣接過木盒,直接抽開上面的木板,頓時一層法光一閃而逝,露出下面的一頁金紙,其上右上方“敕令”兩個大字最為醒目,其下文字言簡意賅,云洲氣數歸祖越,借一國氣數盛起,助者皆有得道之機,上頭更是寫明了一州州府城隍之位定在辛無涯囊中。

計緣摩挲著材質,凝神感受其上文字,真意昭昭法蘊自現,顯得極為玄妙,甚至高過法令,讓計緣覺得是不是有些像傳說中的敕封符咒,他尚且如此,在其他看到此物的人看來,自然更顯說服力。

“先生,據我所知,除了一些水脈要道處少有人收到此物,其他各處有許多人都收到了,我相熟的妖修中,有寫道和許諾神位,亦可許諾童男童女人祭,有些直接就去接受祖越國冊封了。”

計緣眉頭緊鎖,看到此物之后再沒猶豫,將木盒重新封好,然后收入袖中,抬頭看向辛無涯,一雙蒼目平靜而淡然,簡單問了一句。

“可有要保下的人?”

辛無涯心中一震,已經明白這句話意味著什么,斟酌再三之后,才開口迅速報出一些關系好,也并無多少難以接受劣跡的妖修鬼修和精怪。

當天夜里,收縮爪牙,近乎封城快一年的無涯鬼城中,各個鬼將帶著大量鬼兵涌出鬼城,戰車滾滾鬼馬呼嘯,鋪天蓋地般沖向各處。

作為祖越國如今暗地里真正意義上擁有最多鬼物的鬼道勢力,曾經的活動范圍早已經涵蓋整個祖越之境,什么地方有妖有魔有精怪都摸的差不多了,畢竟當初計緣也要他們除了管鬼,可能的話也管一管妖邪。

萬鬼齊出,這足以讓無數凡人知道后夜不能寐的夜晚卻是明月當空的景象。

一座中規中矩的祖越城池之中,一名驅邪法師忽然睜開眼睛,他發現自己的身上全是雞皮疙瘩,哪怕蓋著厚厚的被子也覺得很冷。

“嘶……這么冷?不對勁!不對勁!徒兒,快起來,不對勁!”

“啊……嗬呼,師父,你才不對勁,好困啊……”

驅邪法師直接下床,披上棉衣就沖到房間另一頭徒弟的床前,一把掀開自己徒弟的棉被。

“哎呀!師父你干嘛啊!”

“穿上衣服帶上家伙,今晚上不對勁!”

這驅邪法師說著走到屋舍的窗戶處,支開窗戶朝天上望去,不由皺起眉頭。

“皓月當空?如此重的陰氣,不應該啊……”

那徒弟動作也麻利,在驅邪法師孩子系褲腰帶的時候,已經自己穿好衣服,背上了一個木箱取了兩把劍,并向著自己師父遞過去一把。

“師父給!”

“好,我們出門,今夜城中必有邪祟,還好我們沒應朝廷征召去打仗,否則這種時候誰來匡扶人間正義!走!”

二人打開屋門,輕功一起,直接越過院墻再跳到附近樓頂,幾下縱躍到了就近最高的一座酒樓頂上。

然后,師徒二人就全都僵住了。

“咕……”

“師,師父,我,我們改天,改天再匡扶人間正義如何?”

那驅邪法師也是臉色蒼白,和自己徒弟一樣汗毛倒立。

“徒兒說得有理……今夜天時不在你我,況陰兵過境并無逾越……改,改天匡扶人間正義,改天……”

兩人來時身輕如燕動作豪放,走時動作僵硬,差點還從屋頂上滑了下去,但眼睛不看路,一直盯著不遠處低矮的土城墻外頭。

那里,萬千披甲陰兵列陣突進,有騎兵有戰車,旗幟遍布戈矛如林,腳下鬼氣陰氣恍若潮水滾動,以極快的速度沖向遠方山林,因為陰氣鬼氣太強,以至于兩人相信就算普通人站在這里也能看得清楚,那恐怖的場景令人畢生難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