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51章 大義天時

第651章 大義天時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51章 大義天時

在那祁姓書生快步離去的時候,計緣早已經走遠了,他在留下的兩枚普通的銅錢上動了些手腳,不算夸張,但或許在關鍵時刻能助一下那個書生,觀其氣相,此人志氣頗堅,也當能在接觸銅錢的一刻覺出特殊來,拿走銅錢算是一樁善緣,再重的恩惠就沒必要了。

計緣穿梭在京畿府城的街頭,時不時就能看到張貼的告示,有的告示邊上還圍著人,有人為眾人閱讀內容。計緣曾停步傾聽,大致了解是既有招募賢士從軍的,也有朝廷貼出來的各種鼓勵話語和保家衛國的宣言,用來振奮民心的。

不過在計緣看來,大貞民心根本用不著振奮了,民間情緒比朝廷中很多人想象中的更加激憤,幾乎人人支持不說,還多的是人想要上前線。

在城中游逛了小半日之后,計緣還是去了尹府。

榮安街上的尹府門前,如今是八名帶刀甲士站崗,不過這些甲士應該也不屬于禁軍,應該是尹府自家的衛士,因為其中大半計緣認得,當然了,他們也認得計緣。

所以計緣才到尹府門前,守門甲士中立刻有人認出了計緣,趕緊下了臺階迎到計緣面前。

“計先生,您來了”

這領頭甲士的聲音計緣很熟悉,一聽就知其名,看他抱拳躬身行禮,計緣也微微拱手回禮。

“不錯,趙管事,計某前來叨擾,尹夫子和青兒在么”

在如今這種關頭,尹兆先和尹青都是大忙人,肯定全都在自己的官署忙于處理政務,但計緣還是這么問了一句。

甲士收禮起身,搖頭道。

“相爺和尚書大人都在官署,有時候天都不會回府,就在官署住下的,即便回來也都比較晚,又二公子從軍在外”

說著,甲士想起關鍵,趕忙引請相邀。

“計先生快里邊請,我等報知老夫人和公主殿下之后,定會去官署通知相爺和尚書大人的。”

“好。”

計緣點點頭沒多說什么,隨著甲士一起進了尹府。

當天,尹兆先和尹青并未在得知計緣來訪之后馬上回家,而是在盡可能地將緊急的事情處理完之后,才在正常的“下班”時間回到家中。

尹青和尹兆先才入了家門沒多久,尹池和尹典兩個孩子就興沖沖跑了出來,對著尹兆先和尹青叫得甜。

“爹爹,爺爺,你們回來啦”“爹爹,爺爺”

“哎哎。”“好孩子”

尹兆先抬頭望去,只看到自己兒媳出來,忙問一句。

“計先生呢”

三十好幾的常平公主依然保養得如同妙齡女子,但她在向自己公公和相公見禮之后,還沒來得及說話,尹池和尹典兩個孩子就爭先恐后地開口了。

“計先生在府上用過膳了,他說要去全京城最適合看星星的地方賞月觀星呢”

“對的對的,可惜計先生不讓我們跟著,爺爺,爹爹,你們知道是哪里么”

常平公主揉了揉兩個孩子的肩膀,笑著對尹兆先和尹青說道。

“好了,你們爺爺和爹爹累了,讓他們先休息吧,相爺,相公,快去膳堂用膳吧,已經準備好了,一會天就黑了。”

常平公主何等聰明,自然知道自己相公和公公肯定會去找計先生,而京城最適合觀星的地方,只有如今在重大祭祀需要的時候才會動用的臺,正是當年元德皇帝為了舉辦水陸法會所修的那一座主臺。

“好,青兒,我們去用膳。”

尹兆先快七十的人了,走路風風火火,并無他這個年紀老人該有的佝僂之相,尹青和常平公主在后面帶著孩子跟上。

當年水陸法會的臺修得不可謂不氣勢恢宏,即便是如今的計緣看來,也覺得這法臺是個大工程,當年也確實算是勞民傷財。

不過那一場水陸法會過后,這法臺也成了一個有點特殊的地方,因為當年計緣施法,眾龍又在其上雷劈妖邪,加上現在是皇室連年祭祀的地方,使得這法臺多少有些神異之處。

此刻計緣站在法臺之上負手在背,望著天空明月,今天月明星卻不稀,但或許是因為看到金烏之后的心理作用,計緣總覺得這一輪皓月中蹲著一只銀蟾。

當年能作為水陸法會主會場的法臺面積當然不小,計緣一個人站在其上顯得這里十分空曠,后方有腳步聲傳來,計緣回頭望去,來的不是尹家父子,還是言常。

“太常使大人,許久未見,別來無恙啊”

當初就算是尹兆先裝病的時候,計緣雖然在尹府,言常也去過幾次尹府,但沒和計緣照過面,更不知道計緣在,所以他是真的很久沒見過計緣了。

驟然看到法臺上站著一個人,又聽到這樣的話,言常微微一愣,隨后此情此景忽然讓他想到了當年見仙人月下舞劍贈月餅,當即激動起來。

“計先生計先生是您先生,多年未見了,言常有禮了”

言常躬身行長揖大禮,隨后快步接近,走到計緣跟前不遠處,停下之后再次行長揖大禮,計緣則拱手回禮。

“言大人不必多禮了。”

如今的言常也早就須發花白,白頭發多黑頭發少了,但人還是很精神,至少沒有到老態盡顯的地步。

“言某來此觀天星之相,沒想到能遇上計先生,一別多年,先生風采依舊,甚幸甚幸”

計緣笑了笑,抬頭繼續看向天空。

“言大人,你是觀星來看大貞國運的吧,擔心前方戰事”

觀星是言常的老本行,而他從元德帝時代末期就備受皇帝器重,到了如今新帝依然很看重他,和尹兆先一樣是真正的三朝老臣了。

聽計緣的話,言常一面抬頭觀星,一面撫須應聲道。

“先生所言極是,不過言某并不擔心前方戰事,雖我前方將士偶有失利,但我大貞國富民強吏治清明,星象氣數強盛有力,紫薇帝星閃耀,祖越賊子只能逞一時之快,言某更關心此次戰后,天星預示的國祚變化。”

計緣低頭再次看向言常。

“言大人可有結論”

言常同樣低頭,看向計緣笑道。

“見先生今時在此,言某覺得結果已經不言而喻,我大貞氣數必”

言常的話說得斬釘截鐵,最后一個字還沒說出來,計緣就直接抬手制止了他。

“言太常,不必說出來,除非皇帝問,雖不算天機了得,但也還是須慎言。”

“是,言某知曉了”

說完之后,計緣繼續抬頭望月,言常也不是個多話的,同樣在片刻后抬頭觀星,尹兆先和尹青一步步跨上這高高法臺的時候,見到的正是遠處兩個抬頭的背影。

腳步聲接近,計緣和言常先后低頭轉身。

“尹相,尹尚書”

言常連忙向著這兩位朝廷大員行禮,卻并未太過詫異他們來此,后二者似乎也同樣沒有對言常在這里有太多驚訝,一面拱手一面接近。

“計先生,言大人”“言大人也在啊”

“尹夫子,青兒,過來坐吧,計某雖不是朝廷命官,今天倒也有興趣聽你們三位朝廷大員講講如今國事。”

計緣笑著回禮,隨后一揮袖,面前出現了蒲團和桌案。

三人也不客套,直接在就近蒲團坐下,尹青直接提起桌上的茶壺替眾人倒茶,一邊口中說道。

“如此,自然不能不提前方戰事,祖越起兵確實出人預料,但于我大貞而言,未必不是好事,所謂大義天時皆在我也”

此時此刻,遙遠的齊州南部,屬于大貞王師的大軍扎營處軍帳林立,各部各隊就寢巡查都十分有序,外圍五步一崗十步一哨。

在營區一頂大軍帳中,一盞油燈燈光下,尹重著甲不脫,就著燈光坐在案前閱讀手中的書籍。

齊州的初冬已經很冷了,作為將軍,尹重的賬中自然有一個取暖的火盆,里頭的木炭映出一片紅光,為賬內多添一分光亮。

軍帳中,左側兵器架上擺放著兩桿黑色大短戟,光是看上去就覺十分沉重,右側兵器架上則是一柄精鋼長劍,劍鞘上雕有龍鳳,乃是當今皇帝楊盛在尹重出征前親贈。

“嗚嗚”

夜里一陣烏風吹來,吹得營帳簾布輕輕擺動,賬內的油燈火苗有些竄動,尹重抬起頭,風已經過去,拿起鐵簽挑了挑油燈的燈芯,想讓燈光更亮一些。

在光線恢復的時候,尹重的動作卻微微一頓,皺眉抬起頭來,案前居然多了一人,而且還是個白發蒼蒼的佝僂老嫗,在剛才他卻沒能聽到任何腳步聲。

“你是妖,還是鬼”

尹重聲音平穩,沒有任何起伏之處。

“將軍果然是人中龍鳳,既知我不是人,竟絲毫不懼”

老嫗看向尹重的眼中充滿了欣賞,只見尹重姿態和應對,足見大將風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