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17章 師徒見面

第617章 師徒見面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17章 師徒見面

時間掐得剛剛好,在計緣和嵩侖到了墓丘山腳下的時候,天邊剛好殘余晚霞的光輝,整個墓丘山在兩人眼中陰風陣陣死氣大盛。

這里好幾座山頭,有的墓冢寬敞豪華,也有密密麻麻的普通小墳頭,蓋因為在當地人眼中,這里風水極佳,當然一些權貴的墓冢肯定占據了最好的山頭,也不會那么擁擠。

因為不乏一些達官貴人葬在這里,所以早年這里是有一些專門的守墓人的,但這些守墓人沒多少長命的,久而久之就沒人敢在這里守墓了。計緣和嵩侖站在山下的時候,整個墓丘山安靜得有些詭異,就連遠方深山中的獸吼聲和鳥鳴聲都沒有,好似連動物都知道晚上要遠離這里。

“嵩道友,你打算如何擒住尸九?”

計緣詢問一句,嵩侖撫須看向天空一側,然后回答道。

“此地藏風聚水之勢早已被那孽障悄然改成了聚陰生邪的格局,今日月圓之夜,那孽障定會現身月下修煉,屆時我便會以鎮山法制住他。”

計緣點頭之后也不多說什么,兩人漫步上山,經過一座座墳冢,身形也逐漸消失不見。

夜漸漸深了,墓丘山上一輪圓月高掛,在這萬籟俱寂之中,有一道呈現灰白的光從墓丘山其中一座山頂上冒出來,隨后其中出現了一名身形高過常人至少一個頭的魁梧男子。

“嗬……”

男子扣住吐出一道灰白光芒,隨后這光就朝著周圍山頭彌漫,逐漸使得周圍山頭的死氣凝聚,并幻化成一個個高臺,上頭還插著巨大的旗幡,形成一種特殊的陣勢交相呼應。

月光揮灑下來,將死氣彌漫的墓丘山鍍上一層銀輝,居然還有一種特殊的美感,而尸九盤坐在其中,竟也有一種淡淡的神圣感。

在死氣也因為大陣和月華被改變形態之下,一般人還真看不出尸九這是在修煉尸道乃至邪術,而站在另一處空曠山頭上的嵩侖則已經面露冷笑。

在一旁的計緣眼中,嵩侖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根細細的金針,那金針才一顯現,尖端的鋒芒就已經擾亂了附近的死氣。

“誰?誰敢窺探我修煉?”

尸九沉悶的喝問聲傳遞開去,視線掃向稍遠方的一個山頭,他能感覺到那邊有鋒芒顯露,心念一動之下,那山頭地面“砰”“砰”“砰”“砰”的炸開,有四個魁梧的僵尸從地下躍出。

“吼……”“吼……”

僵尸的吼聲嘶啞,卻比任何猛獸都要恐怖,四雙泛紅的眼睛盯著山頭方向,在夜間的霧氣中,隱約有一個人影顯現,其人右手往前攤舉,視線對著尸九所在的山頭。

“孽障,束手就擒饒你不死!”

嵩侖怒斥的聲音才起,盤坐的尸九當即臉色大變。

‘師尊!?不好!’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尸九身子還沒起來,雙臂就已經猛然舉到胸前。

“噗…..當……”

一道細細的金光幾乎在同一時刻穿透了尸九那白玉般的左掌,然后被右手捏住,露出那一根靈光閃爍的金針,尾端被右手死死捏著,而前端尖銳處已經釘在尸九胸口,發出一聲金鳴。

“嗯?”

嵩侖略微詫異一聲,金針居然沒能直接透入尸九的心竅?

“轟”“砰……”“砰……”“砰……”……

在嵩侖詫異的下一刻,墓丘山一個個幻化的高臺全部炸開,一桿桿原本虛幻的旗幡居然化為實體,紛紛插落在山頭,一片片灰蒙蒙的顏色頃刻間籠罩山野各處。

“吼”“呃啊”“啊……”

各種詭異而恐怖的吼聲從中透出,無數虛幻的冤魂厲鬼,一個個身形魁梧的邪尸,從地面和各處墳冢中化出,而尸九本人的右手死死攥著金針,同金針對抗,一面防止它穿入心竅所在的位置,一面已經早已遁入山中。

“孽障,敢對我出手?”

嵩侖這一聲怒吼傳遍山野的時候,墓丘山那邊到處都是“轟隆隆……”的爆炸聲,一桿桿旗幡先后炸裂,無窮死氣和尸氣將整個墓丘山拖入陰邪鬼蜮。

不斷逃遁的尸九聽到嵩侖的聲音更是心有恐懼,逃遁的速度下意識更快了幾分,同時金針帶來的鉆心痛苦卻越來越強,自從變成如今這模樣,他已經很久沒感受到痛覺了,沒想到今天一體驗,就好似要把他生生痛死。

‘師尊怎么會知道我的,他不是該認為我早就死了么,他怎么找到我的!?’

尸九心有恐懼,哪怕不止一次想過如今的自己或許并不遜色于曾經的師父,但直接面對對方的時候卻根本提不起對抗的勇氣,一心只想著逃跑。

計緣和嵩侖都被牽扯在墓丘山的大陣之中,那一面面邪異的旗幡自爆,爆發出了無窮的邪氣,其中出現了數之不盡的尸和鬼,看著虛虛實實,但一接觸卻又全都是實,死氣邪氣排盡了周遭靈氣,更是同月華關聯,好似漩渦一樣將墓丘山的一切牢牢鎖住,而陣眼陣腳早已經全都自毀,如今的大陣就是在消耗,不惜消耗一切,以爆發足夠的力量來牽制住嵩侖。

“砰……”“砰……”“砰……”

計緣身邊,一道道法光隨著嵩侖每一次揮袖或者拍擊閃過,成片成片的厲鬼邪尸化為虛無,每一次都掃去這大陣中大量的陰邪之氣。

看似此刻可能讓尸九跑了,但嵩侖卻半點不急,準備以此刻這種相對輕柔的方式,掃凈這墓丘山的所有邪氣,而計緣更是不急,他相信嵩侖不會讓尸九跑了。

片刻之后,整個墓丘山的氣息為之一清,山上到處都是邪尸的遺體,在嵩侖掐訣施法之下,許許多多的尸體好似被快速腐蝕一般,在極短的時間內融入土中,成為了滋養并成為了土地的一部分。

“先生請隨我來,他跑不遠的!”

嵩侖和計緣化為兩道遁光遠去后好一會,墓丘山某處山腹中心,兩具毫無生氣或者說沒有任何氣息的尸體躺在這里,其中一具在此刻動了一下,隨后慢慢睜開眼睛,看清周圍的一切之后略微松了口氣。

‘還好還能不著痕跡地神游回來,多虧了那計先生譯的《云中游夢》,此地不宜久留!’

這念頭閃過之后,此刻的尸九緩緩朝著另一個方向遁去,另一具尸體也悄無聲息的跟上,整個過程既無任何聲響發出,更無任何法力波動。

只是在連續遁走了百余里之后,土層之下的尸九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心中一種忐忑的感覺越來越強,保持一動不動的姿勢在地底待了很久,大約一刻鐘之后,尸九終于還是忍不住了,緩緩破開土層到達了地面。

地上是一條羊腸小道,路邊長滿了雜草,尸九從路中心出現的時候,看向前方,小道延伸向遠方,隨后他緩緩轉身,后頭一丈之外,計緣和嵩侖就站在那邊看著他。

‘師尊在,計緣也在,逃不了的!’

同一時刻,一道金光閃過。

“嗖……噗……”

金針在尸九反應過來之前直接釘入了其心竅中,尸九伸手捂住胸口,感受到元神被釘住,身體一晃,隨后跪倒在了嵩侖面前。

“師,師尊……”

“哼哼,我徒弟兩百多年前就死了,我可不是你師尊!”

嵩侖冷笑著說了一句,面向計緣微微拱手。

“計先生,這孽障已經抓住了,他與我早已恩斷義絕,要殺要剮就由先生說了算了。”

計緣看了嵩侖一眼,這嵩道友都這么說了,別說他計某人沒打算直接殺了尸九,就算有這打算,也會賣嵩侖一個面子,不會直接動手了。

“師尊,我雖入了邪道,但也想修成正果,雖自知無法面對您,更不敢見您,但對您的敬重我從未減過一分啊!計先生,我尸九對先生您也并無敵意,還透露了天啟盟的事情給您,那衛家就算沒有,也會招來毀滅,《云中游夢》好歹也算我師門之物,我將之收回,責無旁貸啊……”

“混賬!你還有臉提師門?書呢?”

嵩侖怒喝一聲,將尸九的話喝止,后者沉默幾息,往地面勾了勾手,另一具尸身也緩緩浮出地面,然后前者從這尸身上取出了《云中游夢》和計緣的譯本。

“請師尊和計先生過目!”

“先生,這書您拿著就好了。”

計緣點點頭,不多說什么客套話,直接伸手從尸九手中接過兩本書,掃了一眼之后收入袖中,隨后他也不廢話,直接開口詢問。

“天啟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挑你覺得最危險的事情來說。”

尸九捂著胸口,瞥過嵩侖之后看著計緣一雙好似能透析人心的蒼目,沉默片刻后開口道。

“我知道有一位貨真價實的九尾狐妖涉足其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