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97章 不請自來

第597章 不請自來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97章 不請自來

和小紙鶴對視了一會之后,金甲力士收回視線,重新看向手中的衛軒,確認沒有被自己捏死,然后才轉身開始繼續移動。

金甲力士手中抓這衛軒,每一步踏下都使得地面微微震動,他并沒有直接往計緣所在的位置走,而是沿途將那些凄慘狀況不同的尸體撿起來,畢竟計緣的命令是都帶回去,只不過除了衛軒以外死活不論,所以死了也得帶回去。

等金甲力士走到衛行面前的時候,衛行依然癱坐在那半數根莖連泥帶起的樹樁旁抽搐,被隨手擊中的一掌幾乎已經要去了他的命,也就他已經不算正常人了,換了其他任何一個武林高手,這情況都絕對死透了。

力士順手也將衛行捏起后放到左掌,隨后一只左掌上托著一堆尸體和半死的衛行,右手抓著被壓迫的筋骨痛苦的衛軒,一步步回到了計緣所在的屋外,這過程中,小紙鶴已經先一步飛到了計緣肩頭。

今夜莊子里這么大的動靜,自然也吵醒了衛氏莊園中剩下的人,那種巨響和吼聲,正常人聽到了想睡也睡不下去了,那些屬于常人的衛氏下人或者其連帶的親屬,此刻也都處于一種驚愕呆滯的狀態,遠遠望著那邊夜色中的金甲巨人,但并沒有人逃跑,因為光看這賣相,誰都不認為只是妖邪。

只是衛氏莊園中難免有些漏網之魚,不可能只有這么幾十個,也不可能只有男性,但此刻沒有人露頭逃跑,八成是死死藏著呢。

計緣暫且沒理會其他,只是盯著越來越近的金甲力士,等候著在計緣面前站定之后,單膝跪地緩緩伏下身形,將左右手遞到計緣面前。

“尊上,已盡數追回。”

金甲力士的聲音遠遠傳出,聲響震動整個衛氏莊園,到這一刻,衛行像是突然那里來了生氣,躺在金甲力士的手掌上顫抖出聲。

“嗬,仙,仙長,咳……小人,一直熱情,熱情接待仙長,求,仙長饒我一命……”

計緣搖了搖頭,根本沒有同衛行說什么,而是直接看向衛軒,后者見到計緣視線掃來,立刻出聲求饒。

“仙長!我衛氏子弟亦是受妖人蠱惑,受妖人所害啊,他還將仙長留下的書文和無字天書拿走了,都怪我等鬼迷了心竅,修煉了那妖人交換的功法,但這也不是我等本意啊,江湖上本就有吸功大法的傳聞,我等只是想抓些江湖敗類嘗試配合修煉,我等也不想害人的……”

衛軒不愧是衛銘的父親,滔滔不絕說個不停,但計緣直接就打斷了他的話。

“計某信你。”

衛軒正說著呢,忽然聽到這話,自己都愣住了。

“啊?”

“計某說了,信你。”

計緣很認真的重復一句,但衛軒卻反而不敢信了,疑神疑鬼的看著計緣,就連一邊的衛行也驚愕的看著計緣,求生的意志迸發,身體都微微支撐起一些。

“仙長信我?”

聽到衛軒這帶著難以置信之感的聲音,計緣也是笑了。

“怎么?聽你這意思,連自己都不認為計某會信你?呵呵,既然連你自己都不信……”

計緣說到這話音一頓,表情恢復淡漠。

“那便也沒什么好說的了,指明你口中的妖人在哪,你衛軒這個家主是救不了了,衛氏子弟中不少人倒是死后還能入陰司,受罰過后還能有陰壽生息在鬼城,給你個痛快吧。”

“我……仙長……”

計緣一雙蒼目看著衛軒,眼神極其認真。

若是衛軒不說,計緣只能寄希望于游夢之術了,強行以神念侵入衛軒元靈窺探,某種意義上有些雷同魔道手段,但絕對沒有真正魔道手段那么強,可衛軒終究不是修行者,也不是個意志堅韌之輩,不可能懂得守心護心,計緣自覺還是有一定可能性成功的。

“大哥,咳咳,你這時候了,還,還猶豫什么,快,快告訴仙長,將,將功贖罪啊!”

衛行此刻身體比剛剛又多恢復了一些,雖然距離能動還差得很遠,但至少說話也利索了不少,可見他吸食的元氣數量絕對不少,使得那種差一絲一毫就死的重傷都能在這么短時間內不斷恢復。

衛行自知是絕對活不成了,但聽聞仙長的話,至少能做鬼在鬼城生活,見衛軒猶豫,急切地催促自己的大哥。

“哈哈哈哈哈哈……計先生不用問了,他說不出來的,你要找我,我自己來了!”

這聲音遠遠傳來的時刻,計緣當即將望向西方遙遠之處,那里地下有明顯的震動,這是他單純以耳力聽出來的。

隨著這聲音由遠及近,衛行和衛軒頓時一起慘叫起來。

“呃啊……”“咯啦啦……”“仙,仙長救我啊……啊……”“咯啦啦啦……”

兩人的身形開始扭曲起來,隨即身體也開始急速膨脹,僅僅兩息之后。

“砰”“砰”兩聲,衛軒和衛行就如同兩個爆開的灌水的氣球,帶著血漿內臟和骨骼的碎末炸開,金甲力士在同一瞬間撤開抓著衛軒的右手,張開手掌擋在計緣面前,大量血漿污穢全都打在金甲力士的小腿和手掌上,周圍的地面和那些中了定身法的衛氏子弟也同樣被血染,唯獨計緣毫無影響。

“滋啦啦啦……”

雷光閃過,金甲力士沾染的血污也剎那間焦黑脫落,隨后力士站起身來,轉身望向計緣注視的方向。

又過去幾息時間,十幾丈外的土層一點點開裂上升,一個渾身褐色滿是肌肉但卻衣衫破爛的男尸緩緩冒了出來,站在地面的一刻,當即躬身向計緣行禮。

“尸九拜見計先生!”

計緣將法眼睜大,面色淡漠的看著這尸妖。

“衛家的事是你主導的,我所留書文和《云中游夢》在你手上?為何不真身出來見我?”

不管“尸九”這名字是不是真的,從尸妖現身的一刻計緣就看出來,這根本就是一具分身傀儡,絕對不可能是幕后之人的真身。

這尸妖其實和計緣當年遇上過的那尸妖很像,但是明顯要強上一籌不止,聽聞計緣的話頓時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我尸九雖然自負,但還沒有膽子在今夜這等環境之下真身在計先生面前出現,先生心有怒意,我真身出現百口莫辯,被你斬了豈不是很冤枉?”

計緣被氣笑了,一甩袖往前走近這尸妖。

“呵呵呵,冤枉?你這等邪物也配用‘冤枉’一詞?”

“先生聽我解釋!這衛家純粹咎由自取,得了先生留書,不傳世子孫慢慢領悟,卻急切想要再求深解,到處去找法師找高人看,凡人有句話說得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更何況是先生所留的天箓譯文,有了它,就能看得懂《云中游夢》,兩二者同時呈現人前,此乃取死之道!”

“而且我取了先生所留書文和那天箓書不假,但我并未殺了他們,還給衛家的是兩篇法門,一種是凡人所謂上乘武功,一種就是煉軀金身,呵呵,或者說煉尸金身,后者擺明了是害人邪法,他們自己要練,怪不得我!”

不得不承認,這話有一定道理,但這話的道理中大部分都是歪理,縱然幼童持金過鬧市極為危險,可遇上歹徒了只是忙著去說幼童的不是,而不優先給歹徒定罪也太可笑了,尤其這話還是從歹徒口中說出來的,這不就和計緣上輩子的“女生暴露就是騷”和“受害者有罪論”一樣可笑嗎?

似乎是看出計緣面色不善,尸妖又趕緊道。

“計先生,我明知你定然惡我,卻還要現身一見,實乃有事相告,先生且聽我一言再動手!”

計緣已經走到這尸妖面前幾步之外,身后站立的是金甲力士的十丈巨軀,一力士習慣性的站姿,習慣性“蔑視”的眼神看著尸妖。

“說吧。”

計緣雖然不認為這尸妖是什么好貨,但也同樣不認為對方今天是來挑釁他的。

“計先生,您可曾聽說過‘天啟盟’?”

“天啟盟?”

計緣喃喃著重復了一遍,隨后微微搖頭。

“嘿嘿,不瞞先生說,別聽這名字好像路數很正,里頭都是些妖魔鬼怪,這可并非是尋常的魑魅魍魎烏合之眾,甚至有靈州的一些妖王參與其中,所圖絕對不小!”

計緣心頭一跳,幾乎是很自然的就想到了涂思煙,而這尸九口中的靈州,聽起來同樣似乎是什么神圣的地方,其實就是黑夢靈州,也就是恐怖的黑荒之地。

“然后呢?還有你為什么要告訴我?”

“哈哈哈哈哈……我自聽聞先生的事,已經悄悄打聽了先生十幾年,先生之名幾乎憑空出現卻又無門無派,法力無邊又手段無窮,行事不拘一格,絕非尋常仙人,我若想成事,找先生是最好的!不過先生如今還不信任我,今日我就說這么多了,這化身就算送與先生了,尸身還算強盛,是滅是留先生說了算。”

計緣微微點頭,下一個剎那,他身后的金甲力士猛然雙掌相合著掃向尸妖,一瞬間已然重重交擊籠罩在尸妖左右

兩只紅色巨掌中內蘊雷霆,相擊帶起一陣狂野的颶風,剎那間以力士雙掌為中心,向著外圍爆發,地面的灰塵、血污、碎石等物隨風往外狂卷,周圍的樹木和植被成向外爆炸方向傾倒,而計緣就站在近處,卻僅僅好似微風拂面。

“嗚……嗚……”

幾息之后,這颶風才停了下來,金甲力士雙掌緩緩打開,尸妖之軀已經破碎不堪。

數百里外的地底洞窟之中,一個盤坐的男子一下睜開眼睛,長長呼出一口氣。

“好厲害的神將,不愧是真仙護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