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79章 所欠應還

第579章 所欠應還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79章 所欠應還

聽這杜國師此話的意思,除了道明事態的嚴重性,還有種若是錯過這機會,他就不想管了的感覺,蕭渡和蕭凌相顧無言,作為兒子的蕭凌很罕見的在自己父親眼中看到了茫然和慌亂的神色。

嚴格來說比起父親蕭渡,蕭凌是真正見過妖和神的人,也領略過超凡的手段,心中明白對這些存在來說凡人是何等脆弱的存在,目前的情況下,最好就一是一二是二,不做多余的事情。

“爹,我們沒得選!”

蕭凌眼神堅定,朝著蕭渡點了點頭,隨后站起來朝著坐在椅子上的杜長生行了一個躬身大禮。

“多謝國師相助,我們會前往通天江,更會馬上著手準備牲畜等物,祭祀老龜和江神娘娘。”

“哎,盡快吧,杜某會隨行的。”

杜長生嘆了口氣,也只能這么口頭表示一下了,真出什么事他也沒轍,他還嘆著氣呢,蕭渡此刻回神又湊近了低聲問了一句。

“國師也見到了江神娘娘,那我兒身體的事情……”

杜長生抓著茶盞的手一抖,心道差點把這出給忘了,趕緊滿臉嚴肅地提醒蕭渡道。

“你們若是屆時能見得到江神娘娘,千萬千萬別多嘴提這事,江神娘娘當年對蕭公子略有懲罰,本來修養一陣是沒有大礙的,哪知蕭公子在短短兩年內又娶了兩房妾室,元氣未復的情況下又如此損耗元陽之氣,直接就自己傷了根本,好好養個十年八載或許還有望恢復,你要是在江神娘娘面前提這事……”

杜長生面露冷笑道。

“哼哼,本來江神娘娘或許不同你凡人一般見識,頂多覺得蕭公子口中的情比金堅不過就是凡人的虛言假意,你們一提這事,弄巧成拙觸怒應娘娘,那就是躲過了老龜這一劫,也是自己找死了,還會平白讓杜某惡了應娘娘,可休要害我啊!”

聽杜長生說得如此鄭重,蕭渡略有懊悔,而蕭凌則面上發燥,父子連連點頭,知道了其中的厲害,不敢再提前言。

杜長生又微微松了一口氣,心道,國師我這可真的是在救你們,話不是全真,但結果恐怕是大差不差的。

蕭家不少下人全都動員了起來,因為之前就在準備蕭凌娶妾的事情,所以家中一些祭祀用品儲備倒也充分,又找了一些牲口現殺,在一片忙亂之中,花了小半天準備好了一切,太陽都快要下山了。

這一天,除了上早朝之前吃過一些東西,蕭家父子幾乎都沒吃什么,也沒那心思和胃口,而杜長生同樣沒吃什么正餐,幫著蕭家一起忙前忙后,整理祭祀用的物件。

蕭家客堂中,杜長生就著一些糕點喝著茶,蕭凌匆匆從外面走進來。

“國師,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蕭渡也在后面走來,小心詢問道。

“國師,時候不早了,太陽已經開始落山,我們是不是明日一早再去?”

杜長生拍拍手站起來,一甩袖負背走向廳堂大門。

“事不宜遲,我們立刻出發!”

這會蕭氏已經將杜長生當作主心骨了,既然杜長生說馬上出發,他們哪怕心中再忐忑,但也只能硬著頭皮下令出發。

杜長生負手在后,一路走到蕭府門外,見到三個徒弟居然出現在門前。

“師父!我們來了!”

“嗯?你們身體未愈,來此作甚?今日之事可未必比之前的八卦引星大陣安全。”

杜長生在心中補了一句:至少驚嚇程度絕對更要超過的。

“師父,您不也是重傷未愈嗎,降妖除魔是我輩修行中人的己任,怎可缺了徒兒!”

杜長生咧了咧嘴,這可不是去降妖除魔。

“若事情順利,倒也無需大動干戈,同去也好,算是見見世面!”

說著,杜長生憑感覺抬頭看向街對面的角落,一個老太監正在對著微微拱手,正是洪武帝楊浩的貼身太監之一的李靜春。

李靜春親眼見識過杜長生的手段,知曉自己是瞞不過國師法眼的,索性大大方方在街角朝其行禮,反正他也清楚國師是聰明人,知道他在這里代表什么,果然見到杜長生只是微微頷首,并未回禮也未說什么。

在見到李靜春的時候,杜長生就明白皇帝知道蕭家出事了,但肯定不知道具體出了什么事,說不準還在懷疑是敵對派系的手段呢。

‘哼,讓皇上看看也好,這是蕭氏之禍,但又怎么可能和楊氏無關呢。’

當然,杜長生不得不承認,蕭家先祖蕭靖是最后自己作了一波大死,這和楊氏無關,沒得黑。

一輛輛馬車被蕭家仆人牽到正門前,披上大氅和絨皮披風的蕭家父子也已經出來,看了一眼正在將祭祀物品裝車的仆人,走到杜長生跟前,特意朝著王霄三人拱了拱手。

“國師三位高徒也到了?請諸位上車吧,我們馬上就出城。”

杜長生視線沒有再往街角拐,點頭之后帶著三個徒弟一起上車,而蕭家一個上車一個上馬,在不到半刻鐘的時間過后,蕭家車隊一共三輛馬車,隨行的仆人包含馬車車夫在內,一共只有四個老仆,一起向著京畿府城的東門方向出發。

這次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蕭家并沒有帶過多人手,也明白這次不是人多或者權勢大能搞得定的。

三輛馬車各有兩匹馬拉著,蕭凌則獨自騎馬在前,夕陽中京畿府到處都是回家的人流,但見到三車一馬還是都會提前避開,因為最后一輛車上載著太多祭祀用品,整體上車隊并不是非常快。

蕭凌斜望著天空,騎著馬喃喃著。

“希望天黑前能結束吧,所幸今天的天氣晴朗,就算入夜也不至于太黑。”

也是此刻,通天江那處偏僻的江岸邊,坐在坐在桌案邊的應若璃端起茶盞,朝天上輕輕一潑,茶盞中的水花飛揚天際越升越高,引動高空風云匯聚。

“轟隆隆……”

雷鳴聲響起,短時間內已經有一大片積雨云遮蓋住天空的殘陽,不論是城里還是路上,亦或是原本一些還在江邊逛著的人,都紛紛快跑回船上或者碼頭避雨。

沒過多久,瓢潑大雨就“嘩啦啦……”地落了下來,原本天色還是夕陽余暉中的白晝,因為這大雨,一下子好像入了夜,天色變得灰蒙蒙的,能見度越來越低。

蕭府一行別無選擇,都已經到了這一步了,哪怕雨再大也得前行,因為怕雷聲驚了馬,幾名仆人干脆下車牽著馬走。

泥濘和寒冷,大雨和閃電,狂風肆虐波濤襲岸,蕭氏一行出城后,在惡劣的天氣中花了半個多時辰,終于隨著早已下車領路的杜長生到達了那處相對偏僻的岸邊,遠方碼頭的燈火在狂風暴雨中依舊能見到一抹亮光,但十分模糊。

“國師,是這里嗎?”

蕭凌湊近杜長生,用力大吼著詢問對方,不用喊的根本聽不清。

“是這里沒錯!”

杜長生掃視江面,望向不遠處,計緣依舊伏案弈棋,龍女則單掌以手背托腮,看著這邊,狂風暴雨似乎與兩人無關,近處就會劃開,即便無燈火也透著一分明亮,而蕭氏一行自然看不到他們。

“老爺,老爺您小心點!”

蕭渡也要從馬車上下來,但才出來,人還沒站穩,背后的披風就被狂風帶得將蕭渡整個人往江中摔,嚇得仆人趕忙抓住自家老爺。

一名老仆想要為蕭渡撐傘,但傘才打開沒多久,傘骨就直接折斷了,想找出燈籠的打算就更是癡人說夢了。

“嗚……嗚……嗚……”

狂風在呼嘯,三輛馬車“咯吱咯吱”的隨著風有些搖擺,通天江中巨浪翻涌,不時就會打到這一處岸邊,掀起無窮水花,朝著蕭氏一行罩落。

這種風雨,在凡人看來已經是妖風妖雨了,蕭家人自覺恐怕是和巨龜有關。

“烏道友——烏道友——蕭氏夫子已經來了,還望烏道友現身一見啊!”

“嗚……嗚……”

江面一片漆黑,唯一能看得清的時刻就是閃電出現的時候。

“轟隆隆……”

雷霆響起,閃電照亮通天江,蕭氏一行發現就在數丈外的江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在閃電中有一個龐大的黑影趴在那里。

“嘩啦啦啦……”

江濤卷動雷霆閃耀,恐怖的黑影緩緩從江面漩渦中升起。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兩百年了,蕭靖當年害得我差點失了修行根基,蕭氏后人倒是過得滋潤!”

“轟隆隆……”

巨龜趴著江岸,在雷霆照耀下顯出恐怖聲音,更有屢屢黑煙狀的物質升起,雙目妖光攝人心魄。

杜長生也有些被嚇到,但馬上反應了過來,在看到蕭家一行被嚇得動彈不得,立刻出聲提醒。

“烏道友,蕭氏父子來了,也望你明白后人不知前人之過呀……你們還不快磕頭,三百個響頭一個不能少!”

聞得此言,蕭家父子也不猶豫,直接跪在雨中的江岸上,對著泥濘的地面磕頭下去。

“先祖過錯,后人不知,求龜老爺網開一面!”

“求龜老爺網開一面!”

“啪啪啪啪……”

父子兩頭磕在泥地上不斷濺起泥水,雖然不是很痛,但也逐漸有些暈乎乎的,身后的家仆不敢站著,也一起跟著磕頭。

整個過程,老龜都俯視著蕭家一眾,什么話都沒說,龍女乃至杜長生也同樣靜靜瞧著,唯獨計緣依然在心無旁騖地看著棋盤。

也不知過去多久,蕭家一行已經磕頭磕到暈乎乎跪不穩了,三百個響頭只多不少,蕭渡更是直接倒在泥濘中,被杜長生扶了起來。

“嗬……嗬……龜大爺,還有什么要求?”

蕭凌代替父親說話,鼓起勇氣看著可怕的巨龜,而這會計緣也抬頭看向了老龜。

老龜余光是能看到計緣抬頭的,他自知計先生或許要看的就是他這一刻,但心中早已沒有忐忑,只是帶著笑意對蕭氏說道。

“你蕭氏先祖是人,卻無人之道義,我老龜烏崇是妖,卻也懂是非分明,我對蕭氏確實有兩百年怨氣,而今看到你們,又覺何其可笑,何其可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老龜的笑聲蓋過雷霆,蓋過風雨,遠遠傳向通天江,傳遍兩岸,在遠方好似詭異的呼嘯,令聽聞之人都頭皮發麻。

“嗬……爾等放心,我老龜今日不會殺生,只需蕭氏將所欠歸還,從今以后,蕭氏不得為官,還得為我找齊和善之家的百家燈火,到春沐江放燈!”

“不,不得為官……”

蕭渡哆嗦著喃喃,而蕭凌則大聲問道。

“百家燈火?只要百家?”

“呵呵呵呵,不錯,同兩百年前一樣,只要百家燈火!你們可以滾了!”

老龜知曉蕭家已經注定絕后,更不想多做殺孽,如今百家燈火對他早已沒多少作用,卻念著此乃應得。

“轟隆……”

一陣巨浪打來,將蕭渡蕭凌等人掀得往后摔倒,再看去,雷光中的江面已經沒有了巨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