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75章 大貞國師

第575章 大貞國師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75章 大貞國師

對了,我那三個徒兒如何了?”

御醫笑笑,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天師到底還是關心徒弟的。

“杜天師放心,您那三個徒兒不過是體虛,并無大礙,早已蘇醒了,只是身子還有些虛弱,需要多多靜養,過會等他們起床了,定會照例來看你。”

御醫正這么說著,卻見杜長生已經掀開了被子,從床上起來了,嚇得御醫大驚失色,這人之前還在死亡線上徘徊呢,怎么可以有這么大動作。

“哎,杜天師,天師您干什么,別起來啊,天師您身體虛弱,容老夫為您看看啊!”

“沒事沒事,杜某的身體什么情況杜某自己清楚,沒那么弱不禁風。”

杜長生開始穿戴外套衣衫,更不忘整理一下髻發,一邊的御醫看得有些焦急。

“天師,您好歹讓我把把脈啊!”

“這自然是可以的,等我整理完了就讓大夫把脈。”

等杜長生將自己的形象都整理好了,一旁焦急的太醫才終于等到把脈的機會,雖然杜長生看著動作挺利索的,但光從面色看,可算不上很健康,不過把脈之后得到的結果算是不錯,脈象不但平穩而且有力。

“杜天師不愧是求仙問道之人啊,這身體,前一刻徘徊幽冥,后一刻就能恢復得如此之……”

御醫的話說到這就愣住了,只見杜長生一揮手,身前出現一片水霧,隨后化為一陣波光,像是一面鏡子一樣照著他的身軀,在見到自己著裝得體之后,杜長生才揮手散去了水波,然后對著一側驚愕狀態的御醫拱了拱手道。

“大夫,杜某有要事必須出去一趟,勞煩你照看一下我徒兒。”

說完,杜長生收起禮節,直接幾步跨出房門就離開了,等御醫反應過來追出去,外頭已經見不到杜長生了。這讓御醫站在原地愣了許久之后,才反應過來該讓尹家仆人去匯報尹尚書。

杜長生急匆匆離開,不是要去看徒弟,雖然剛才他同御醫問了徒弟的事,但他很清楚三個弟子屁事都不會有,他們先他一步暈倒的,情況如何他再了解不過,此刻杜長生急匆匆離開,是想要去見見計緣。

尹府不算小,但計緣住在哪里杜長生當然是清楚的,一路上撞見了好幾個尹家仆人,對杜長生的態度或驚愕或恭敬,并無人阻攔他在府中的行走,讓他一路走到了計緣居住的院外。

透過拱門,杜長生見到院中靜悄悄的,似乎計緣還沒起床,于是便站在院外等候,等了足有大半個時辰,沒等到計緣起來,倒是等到了洪武帝的召見。

杜長生還站在院門口呢,尹府的老仆阿遠就找到了院外的杜長生。

“杜天師,杜天師!”

阿遠邁著小碎步走來,到杜長生面前朝他行了一禮,后者也淺淺回了一禮。

“天師,您在等計先生起床?”

杜長生咧了咧嘴沒說話,這不廢話嘛,難道在這站著玩啊。

“呃,杜天師,宮中來人了傳訊了,傳訊太監的意思是,若您身體無恙的話,就入宮去面圣,人還在外堂等著呢。”

杜長生看了看計緣的院中,猶豫再三之后嘆了口氣,對著阿遠再次拱了拱手。

“勞煩這位相府老管事,若先生醒了,告知他杜某再次候過一段時間,迫于圣旨先進宮去了。”

“一定一定,杜天師這邊請。”

阿遠回禮過后,領著杜長生前往外堂,尹府外車馬已經準備好了,顯然皇帝確實很想立刻見到杜長生。

小半個時辰之后,皇宮御書房內,除了洪武帝楊浩和貼身的太監,就只有杜長生和司天監的言常,該說的話,杜長生在過去不到一刻鐘內已經說了許多。

楊浩面色嚴肅地看著杜長生。

“杜天師的意思是,那改天換地的續命之術,你此生當真只能用一次?”

杜長生之前就料到了今天這一出,而且計先生當初也提醒過,所以早有腹稿,面色平靜道。

“回避下,如微臣之前所說,此法并非微臣自身法力,能用出這一次,也是在幽冥關門前徘徊了一遭,若微臣自己有這般法力,早就登仙而去逍遙世間了。”

說著,杜長生還補充道。

“況且,此法局限極大,大貞乃萬世皇朝之象,因此尹相本就命不該絕,微臣此法不過是破局,而非增壽,常人若身體健康能壽終正寢,此法也并無多大效果,且換作他人,仙尊未必愿意借法力給微臣的。”

杜長生的傳統手藝,講困難的同時拍兩句馬匹,屢試不爽,果然洪武帝聽了,面色不說多好,至少緩和了許多,隨后抓住了杜天師話中的另一個重點。

“杜天師幾次提到‘仙尊’,你口中‘仙尊’是何方高仙?可否能請來讓孤見見?孤知曉仙人孤傲,準他見君王可不行大禮,更不必在意言語冒犯。”

“呃……”

杜長生愣了一下,隨后才言辭誠懇中帶著苦意地回答道。

“陛下,實不相瞞,微臣也同樣很想再見一見仙尊啊,只是此等高人,不知何處去尋啊……”

御書房中短暫沉默之后,楊浩像是也接受了現實,嘆了口氣,笑著搖了搖頭。

“到底是強求不得。”

在這方面,楊浩比自己的父親元德帝還是強不少的,有希望就問一問,不會特地為了求仙之事大費周章,因為經歷過自己父親相對瘋狂的那段歲月,所以也對此有著天然抵觸。

而且經過之前的事,楊浩對這杜天師的感觀也不同了,真正有些敬重他了。

“對了,太醫說尹相并無大礙了,杜天師居功至偉,孤曾許諾你國師之位,如今功成,孤自然不會食言的,官位,宅邸,一樣都不會少……”

在御書房中緊張這么久之后,杜長生終于聽到了今天最悅耳的聲音,哪怕不清楚國師的實際地位如何,但到底聽起來就舒服。

洪武帝能被稱頌為明君,自然是個勤政的皇帝,處理事務的效率還是非常高的,說給杜長生國師的位置就絕不拖延搪塞,第三天正好是大朝會,京師大多數官員都得進宮參加早朝,而平日里根本與朝會無緣的杜長生,在回司天監之后,第二天下午也有太監特地來通知他明日要早朝。

這讓杜長生有些興奮,他知道應該是洪武帝要當眾冊封他那國師之位了,原本以為只是會下一道圣旨,在自己的小院里封一封就完了,沒想到要在大朝會上露臉,這樣得來的國師之位哪怕沒有實權,也是絕對會大大滿足杜長生的虛榮心,也能為滿朝文武所尊敬。

大朝會之時,群臣幾乎全都是在天還沒亮的時刻就已經起床穿戴好,陸陸續續前往皇宮,杜長生也不例外,幾乎一夜沒休息的他隨同言常一起,懷著略微激動的心情前往皇宮,并按照規儀程序排隊和等候,在五更之前先行入殿。

杜長生視線在金殿中來回顧盼,心中莫名生出一種感慨,這是他第二次踏足金殿,第一次還是在元德帝時期,并親眼見到了修行多年來自以為最荒唐的一幕,元德帝下令將一位乞丐狀的高人斬首示眾,而今第二次來,又有不一樣的感觸。

來參加大朝會的文武大臣很多,杜長生只是亦步亦趨跟著言常,兩人也不多交談,只是安靜佇立,在諸多交頭接耳的文武中也算特立獨行。

“皇上駕到”

隨著太監高聲通告,整個金殿內一下子安靜了,洪武帝緩步走來,到龍椅前坐下,目視群臣,先掃過蕭渡,再看向尹青,然后看到了平靜站立在外圍的言常和同樣淡定的杜長生。

楊浩收回視線,看向一側的李靜春微微頷首,后者點頭過后,朝著殿內提氣宣喝道。

“本朝自太祖開國以來,尊孝嚴法,重賢禮德,更善用能人異士,固江山之基,助社稷之力,今有東理修行人士杜長生,賢德有余,妙法通天,更施改天換地之術……”

老太監將洋洋灑灑的一篇冊封詔書讀下來,居然都不用中途換氣。

“.…..鑒此,特設大貞國師之位,封杜長生為我朝第一任國師,官居從五品,獨設一府,賜府邸一座,黃金百兩,欽此!”

“臣,謝陛下!”

杜長生在殿下恭敬行禮,抬頭之時,除了興奮,恍惚間更有一種獨特的感覺,好似自己的法眼靈覺都更強了一下,周圍呈現之氣色澤也更加分明,下意識掃過殿中,竟然發現有為數不少的大臣都泛著黑氣乃至血光,尤其是對面那一列中,排在最前頭的一個老臣。

杜長生視線多停留了一會,自然也讓蕭渡注意到了,畢竟現在滿朝文武都在看著這位國師。

“國師不必多禮,朝野之事國師無需多加理會,繼續好好修行,關鍵之刻多加襄助便好。”

楊浩這句話等于明說了,國師的位置給你,但你沒有摻和朝政的權力,也不需要這權力。

“臣遵旨!”

“呵呵呵呵,好。”

楊浩心情看起來不錯,一邊太監也在其授意下繼續開口道,算是開始了真正的大朝會。

“有本上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