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72章 牽神念而共游

第572章 牽神念而共游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72章 牽神念而共游

在官場上,蕭渡始終穩如泰山,一輩子沒怕過誰,甚至前期很長時間,蕭渡都覺得尹兆先固然威望日重,但很多時候都得仰仗御史臺,更多次利用蕭家的一些政策鏟除一些異己,直到后來察覺出事情不對頭,自己開始主動對上蕭家,才體會到其中壓力,以前自覺利用尹家有多爽快,之前的壓力就有多大。

尹兆先病重的這段時間,諸多“反尹派”雖然也不敢輕舉妄動,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信心是越來越強的,私底下很多問過太醫,對于尹兆先病情的預測都十分不樂觀。

但這個世上不光有凡人,也有仙妖神佛,依照現在的情況看,哪怕所傳的都是市井流言,但尹兆先得高人救治的可能性真的不算小。

蕭渡皺眉苦思之下,只是讓自己心情變得更糟,良久才對邊上老仆吩咐道。

“繼續派人打探消息,然后備好馬車,我要馬上入宮一趟,還有,公子的婚禮也繼續籌辦,讓他自己也上心些。”

“是!”

老仆退下之后,蕭渡回去換上官服,隨后上了準備好的馬車,直奔宮中而去,雖然已經到了用午膳的時間,但這會蕭渡顯然是沒心思吃東西了。

一刻多鐘之后的御書房中,洪武帝剛剛用完午膳,重新開始批閱奏章,實際上從之前見過白晝變黑夜的景象之后,他就一直心不在焉,直到用完午膳才真正定下心來理政。

才批閱了兩份奏章,外頭的大太監李靜春入內稟報。

“陛下,御史大夫求見。”

楊浩抬起頭來,眉頭微微一皺,心道這蕭渡倒是嗅覺敏銳啊。

“傳他進來。”

“是!”

李靜春漫步走到御書房外,對著淡定立在外頭的蕭渡道。

“蕭大人,皇上傳你進去呢。”

蕭渡朝著老太監拱了拱手,隨后先行一步進入御書房,而李靜春則在后面慢慢跟著,看向蕭渡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長。

蕭渡進到御書房內,先向洪武帝彎腰行禮。

“微臣蕭渡,參見陛下!”

“嗯,蕭愛卿不必多禮,愛卿來此所為何事?”

楊浩這么說一句,視線重新回到奏章上,提著筆細心批閱。

雖然還是皇子的時候,楊浩對于蕭家的感觀不咋樣,但當了皇帝之后卻一直是不錯的,對于楊氏來說,蕭家還算“本分”,用著也順手,所以即便尹兆先會康復,即便一場清洗在將來不可避免,但蕭家他還是愿意干涉著保一下的,但同時,作為交換,勢必也得把御史臺的權力讓一大部分出來,沒了這部分權力,相信尹家對蕭家也不會趕盡殺絕。

蕭渡收起禮,看看御書房窗戶的方向,小心說道。

“陛下,方才天象大變,竟然由白晝轉化為黑夜,更是聽市井百姓流傳,有星河降世,似乎在榮安街中心的方向,微臣怕此事是什么預兆,特來宮中同陛下商議,最好能讓太常使言大人一同過來探討一下。”

楊浩抬起頭看著蕭渡,這老臣雖然極力鎮定,但一縷憂愁依然掩飾不住。

“言愛卿此刻正在尹相府上呢,不方便前來商討。”

聽到言常在尹府,蕭渡心中就是一驚,太常使又不是御醫,也沒聽說言常和蕭家有多要好,司天監常年游離派系斗爭之外,也夠不上什么權力,今天這種日子突然去尹家,實屬反常。

“蕭愛卿,孤有一件喜訊要告訴你,今天天象驟變,天星照拂之下,尹相的病情有所好轉,御醫已經早一步回報此消息,而司天監的人也正是去尹府了解天星之事。”

“是,是嗎,呃呵,呵呵呵……尹相能康復,實在是我大貞之福啊,那蕭某也該早日上門恭賀尹相啊!”

蕭渡前面半句因為驚愕還有些話語不順,后面就恢復了鎮定,聽起來好似真的很高興聽到尹兆先病情好轉。

“蕭愛卿還有什么事么?”

蕭渡趕緊回道。

“既然陛下已經知曉天象變化,更派了司天監前去調查,那微臣并無其他事了。”

“嗯,下去吧。”

“是!”

蕭渡緩緩后退,隨后步履沉重地走出了御書房,到了外面,沒有暖爐的溫暖,冷風吹拂汗漬讓他短暫清涼,從皇上如此鎮定的反應來看,尹家怕是真的有高人相助了,甚至皇上可能早就知道這事了。

通天江中,老龜伏于江心,處于半夢半醒半修行的狀態,心中存思當年所聞的《逍遙游》之意,更是在想著一些陳年舊事:想著當初那個蕭姓書生,如今延續多代,應該依然在大貞權勢顯赫,而他這老龜卻差點被拖累得正修之路崩潰,若說完全看開,是不太可能的。

‘呵呵,算了,他人福禍自有天定,與老龜我無關了!也不知先生找我何事……若是有機會,倒也想見一見蕭氏后人,看是何種嘴臉……’

老龜心中自我開解幾句,借助當年聽《逍遙游》見到的那一份意境,外加得自春沐江正神傳授的一些水族之法,老龜如今的修行算是在身心層面都步入正軌,雖然精進不算太快,卻并非是迷霧中亂走,而是能見遠山秀景的康莊大道。

正安靜之時,老龜忽然有一種奇特的感覺,緩緩睜開眼睛,江心略顯幽暗渾濁的景象映入眼中,但并沒有什么特別的,視線再轉,之后,忽然見到有一道身影站在旁邊,老龜細看之后駭得大驚失色。

“計先生!?老龜烏崇,拜見計先生!”

吐著氣泡震著水波,江底的老龜趕緊起身,朝一側做出拱手狀,引得江底泥沙渾濁了江水。但再細看,計緣的身影卻又不復存在,簡直如同幻覺。

這,這是為何?

“心念逍遙,神亦逍遙,牽神而動,游亦逍遙”

計緣淡淡的聲音居然在老龜心中響起,讓他微微一愣,立刻明白剛剛那絕非是幻覺,但也可能并非是視覺所見,他雖然并無陸山君那等精彩艷絕的領悟能力,但幾百年修行極為踏實,絕不是泛泛之輩,聽得心中話音,立刻重新伏于江底入靜。

一息兩息,十息二十息,片刻之后,那種逍遙之意再次升起,但這回的感覺比剛剛獨自修行的時候更加強烈,甚至讓老龜烏崇有種飄飄欲仙要懸浮而起的輕盈感。

這時候,老龜發現自己又看到了計緣,依然站在身旁,朝著他微微點頭。

“莫要抗拒,帶你一縷神念,隨我一同出游一遭。”

只這一句話之后,老龜產生了一種奇特的感覺,一面能感受自身尚在修行,一面又仿若自己緩緩升起,透出水面,隨著計先生踏波逐浪而去,若他剛剛有暇低頭看一眼,或許就能見到自己在江中的龜體,但此刻卻來不及了的。

《游夢》篇本質上和《逍遙游》也有一定聯系,老龜處于修行之中倒是讓計緣更方便了一些,不至于耗費更多心神,就能牽其一縷神念同游一番。

即便不在夢中拔劍或者施展他法,游夢之術還是異常耗費心神的,除了嘗試改進和一些相對有一定必要的時刻,計緣不會為了玩玩就隨便用,而此刻既算是另一種嘗試,于緣法上講也算是有一定的必要。

而這一試,也不知是否和老龜在借《逍遙游》修行的緣故,竟然真的能牽其一縷神念同游,那剩下的就是只剩緣法了。

計緣讓老龜來京畿府,或許存了幫尹家破局的念頭,但這因素很小,至少絕非主因,更多的原因是為了老龜烏崇的修行,計緣從沒細問過尹家有何計劃,但也知道這蕭家大概率會在這場權力斗爭中大敗,屆時蕭家搞不好會不復存在,或許如今的關口,算是老龜解開與蕭家近兩百年前恩怨的時機了。

不管這時機是否是最合適的,但畢竟說不準以后就沒了,既然計緣撞上了,那就順手為之,也算是幫老龜了結一份緣法或者因果。

在計緣所遇的有情眾生中,這老龜烏崇給他留下的印象算是挺深的,其也算一心向道,奈何走了很多冤枉路,修行路途艱苦坎坷,但這向道之心一直沒變,難得本心向善,再難也愿意走正途,也因此能得計緣幾分賞識。

此刻老龜見自己腳步不動卻能隨著計緣一同踏江上岸而游,但與妖魂離體又有本質區別,還以為自己元神出竅了,不由小心問道。

“計先生,此刻我可是元神出游?”

元神是修行中人的精神,神念,神思凝實到一定程度,于靈臺中誕生且凌駕于魂魄識神的一種靈覺產物,能照見自身真性,高于魂魄和肉身,心神越強元神越強,對于修行之輩尤其是正修之輩有重要意義。

元神出竅其實并不難做到,至少以老龜的道行是可以做到的,更借此從另一層面感悟天地,但元神失了肉身和魂魄的保護會脆弱不少,修行淺薄之輩若貿然遁出元神,一股寒風就能傷到元神。所以元神出竅基本也就是一種說辭,即便道行很高的人,基本一輩子也不會讓元神出竅遠離,更多是主導肉身和魂魄的修行。

聽到老龜聲音略顯忐忑,計緣笑道。

“元神出竅太過危險,計某豈會隨便游玩,這不過是你自身的一縷牽連意識的神念,不必擔心,就算散去了也不過是疲憊片刻,不會有大礙。”

“多謝計先生解惑,那,先生此番要帶我去往何方?”

計緣帶著老龜踏足陸地朝前遠游,視線看向顯出輪廓的京畿府城。

“去見見你老朋友的后人,看他們在如今動蕩時局,可否還睡得踏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