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67章 天師的擔當

第567章 天師的擔當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67章 天師的擔當

見杜長生愣神不說話,阿遠以為這天師可能并不想去見一個不認識的人,于是趕緊補充道。

“天師大人,若是方便的話,還是請天師大人隨我去見一見計先生,先生是我尹府貴客,老爺和兩位公子乃至公主殿下都很敬重先生的。”

聽到阿遠這么說,不知為何,杜長生心中的那種猜測更重了一分,能讓尹相國敬重,除了當今皇上,凡人中怕是找不出幾個來了吧?

“杜天師?天師?”“師父!”

“啊?哦哦,既然是尹相貴客有請,杜某自當前去拜訪,還請帶路!”

“嗯,天師隨我來。”

兩個孩子先一步嘻嘻哈哈地跑著離去,由阿遠帶著杜長生和他的徒弟一起前往客院那邊。

尹府可不算小,大院小院不少,在阿遠和兩個尹家孩子的帶領下,杜長生懷著忐忑又期待的心情穿廊過院,最后通過一處幽靜的花園,來到了他們口中的客院,一過了拱門,就見到計緣坐在院中石桌前,正面朝這邊看著。

“杜天師,別來無恙啊?”

計緣中正平和的聲音傳來,杜長生膝蓋一軟,幾乎差點跪拜下去,隨后反應過來之后,趕緊一拍身邊同樣愣神的弟子,然后一起向著計緣行長揖大禮。

“晚輩杜長生,攜弟子王霄,拜見計先生!”“拜見計先生!”

尹家兩個孩子嘻嘻哈哈地跑到計緣跟前。

“計先生,我們帶他們過來了!”

“嗯,兩位不必多禮,過來坐吧。”

計緣指了指身邊的座位,隨后朝著阿遠點了點頭,后者心領神會,拱手行禮之后緩緩退去。

杜長生現在心怦怦心跳,平復了一下之后才慢慢走到院中,但不敢坐,就站在同計緣距離合適的位置。

“呃,計先生,既然您在這里,那尹相的病……”

杜長生現在心中有兩種猜測,一種就是尹兆先死定了,計先生在這都沒轍,基本應該是世上無人可救了,早點準備后事還來的實在點;第二種就是尹兆先肯定不會死,要么是計先生暫時不出手,只是穩定病情,要么干脆這病都是假的。

計緣笑了笑,翻開兩個杯盞,親自為杜長生和他弟子倒上兩杯清茶,兩人不敢讓計緣送過來,趕緊靠近桌邊自己伸手拿著。

“尹夫子的病雖重,但有計某在這里,自然不會任其這樣病逝,杜天師也不用擔心完不成楊氏皇帝的命令,最后尹夫子病愈的話,算你功勞一件。”

“不敢不敢!杜某怎敢冒領計先生的功勞,不敢不敢,萬萬不敢!”

“呵呵,天師言重了,此功天師不領,你覺得計某就會去領么?”

聽到計緣這話,杜長生抬頭看了看計緣,見到那一雙如同看透世事的蒼目,自然知道世間皇權的褒獎對計先生而言毫無意義,點點頭道。

“先生所言極是,可即便如此,此功也當屬全力救治尹相的一眾大夫,杜某怎敢居功啊!”

這話說得計緣多看了杜長生一樣,也緩緩點了點頭,就計緣這么一個點頭動作,杜長生內心就已經升起狂喜,但極力克制,表面上并沒有顯露出多少,他就覺得在計先生這種高人面前,應該這么說話,決不能表現得貪婪。

“大夫的功勞自然不能不算,但還不足以扭轉病局,還得是你杜天師方能鼎定乾坤。”

杜長生明白了,計先生是打算將這份功勞送給他杜某人了,既然這種好事是計先生給的,那他也沒理由一直拒絕嘛,不然顯得虛偽了,不過在皇上面前也得表現出極其艱難,付出了巨大代價的樣子,否則萬一皇上以為自己救人很簡單,那就是自找麻煩了。

心中急速思索過后,杜長生面上就露出幾分笑容,似乎自己能想一想那國師之位了,一邊的弟子王霄忍不住拿手肘蹭了蹭自己師傅,后者立刻反應過來,面色恢復了淡定。

這杜長生果然是個妙人,看得計緣都樂了,尹家兩個孩子更是在一邊笑出了聲,但又很快捂住了嘴。

“好了,杜天師可以走了。”

“哎……啊?”

杜長生聞言下意識地應了一聲,隨后又反應過來,詫異地看著計緣,心中略有慌亂。

“這,計先生,您還有別的話要同我說么?”

計緣笑著搖了搖頭。

“都說完了。”

“這,這,先生,您不考教一下在下的修行么,這些年來,杜某一直修習《小練》勤勉不怠呀,我這道行在先生看來,可有可圈可點之處?”

杜長生放下茶盞,拱手向計緣調教,計緣隨意看了他幾眼,點頭道。

“算是有些長進,能修成意境丹爐,算是真正仙道中人了,但火候還差得遠。”

說完這句,計緣又重新拿起的桌上的書本開始翻閱起來,這態度基本上已經表明了送客了,杜長生欲言又止,看了一眼自己那個全程不敢出聲的徒弟,再看了看邊上兩個一直捂嘴偷笑的孩子,只能微微嘆一口氣之后,再度向計緣行禮。

“既如此,在下告退了!”

杜長生說完這話,心情又好了起來,至少知道計先生在尹府了,至少尹相爺病好之前,先生應該不會離開,有機會再向先生討教的。

在杜長生和王霄兩人正要離去的時候,目不斜視看著書的計緣忽然又淡淡補上一句。

“把茶喝了再走。”

杜長生眼睛一亮,看向石桌上兩盞蓋子都沒打開的茶水,向著王霄點了點頭,隨后拿起茶盞輕輕掀開蓋子,頓時一股淡淡的清甜異香飄出,似有似無似幻似真。

心知茶水神異,杜長生不作多想,小心試了試茶水的溫度,隨后一飲而盡,一股暖暖的感覺順著口腔流入腹內,隨后化為一道道清流散入四肢百骸,一種酣暢舒爽的感覺也隨之升起。

“好了,去吧,池兒典兒,代我送送兩位。”

計緣再次開口說了一句,杜長生拉了拉還在體會中的徒弟,向著計緣再次行禮,沒多說什么,小心退后幾步,才慢慢走出了這一處院子,兩個孩子則乖巧地一起跟了出去。

一到外面,杜長生的喜色就再也掩飾不住,才咧開嘴呢,就聽見自己徒弟已經忍不住笑出了聲,看看一邊偷笑的兩個孩子,杜長生連忙出聲提示王霄。

“咳咳,徒兒克制一點。”

幾人還沒走幾步路,阿遠就再次出現了,好像就一直在外頭等著一樣,隨著他出了尹府后,直到上了馬車,杜長生就再也忍不住心中喜悅,狠狠在馬車上對著空氣揮了幾拳。

在杜長生等人才出院落之后,計緣拍了拍胸口,小紙鶴一下就從懷里鉆了出來,撲騰幾下翅膀飛到了計緣肩頭。

“去一趟春沐江,將這個帶給烏崇,讓他來一趟京都。”

計緣一邊說,一邊取出紙筆,低頭于石桌前,狼毫筆落下又收起,片刻工夫在一張紙條上寫下“計緣敕命,持此通行”八個大字,華光一閃墨跡干涸,隨后再將紙條卷起遞給小紙鶴,后者趕緊用嘴巴夾著紙條。

隨后計緣又在小紙鶴頭頂輕輕一點,后者就拍著翅膀飛了起來。

“快去快回。”

“嗡……”

青藤劍在背后微微震動,小紙鶴輕車熟路地飛到劍柄位置,伸出翅膀抓住翠綠藤蔓,下一刻,劍光一閃,仙劍已經射空而去。

望著青藤劍和小紙鶴遁去的方向,計緣也不由想著,這大貞京畿府到底是京城,就是熱鬧。

杜長生懷著難以入靜的興奮和喜悅之情,坐著馬車一路回了司天監,但還沒等他回到自己的住所,已經發現有宮里的人在等候他了,果然,那人見杜長生回來,直接道明來意,要他入宮面圣。

這算是給杜長生的喜悅潑了一盆涼水,在隨著傳訊太監一起進宮的時候,一直在苦思該如何回答皇上的話。

兩刻鐘之后,御書房中,洪武帝楊浩在聽完杜長生的敘述之后,一臉嚴肅地盯著他。

“這么說,尹愛卿已經危在旦夕?”

杜長生點頭回道。

“不錯,尹相浩然正氣不減,光耀四方之下,同陛下紫薇帝氣相輔相成,然尹相自身命火垂危,已然在熄滅邊緣,若非太醫院的太醫們竭力維持,怕是早就已經被陰司大神上門請走了!”

楊浩心頭微微一緊,趕忙問道。

“天師可有補救之法?”

杜長生深吸一口氣,同樣面色嚴肅地看向洪武帝。

“陛下,微臣之前就說過,如尹相這等賢臣千古難遇,出世必然有鬼神相護百病不生,尹相病重至此已經是天數,天數難改啊……”

“難改?天師的難改,到底是能不能改?”

楊浩站起身來,冷眼盯著杜長生,后者心頭一跳,強行穩住神態,苦苦皺眉許久,最后抬頭看向楊浩,鄭重道。

“陛下,微臣愿意拼上這百年道行傾力一試,不是為了那縹緲的國師之位,只為想救這當時賢德一命,保我大貞百世江山!”

“天師你……”

這回答令楊浩微微一愣,杜長生已經躬身行禮道。

“微臣雖是修行中人,但亦心系天下蒼生,有機會救尹相一命若不竭力出手,余生必難心安,修行盡毀矣!恕微臣不能再此久陪,須回去準備了。”

杜長生一咬牙,這次沒等皇帝命令,直接轉身離去,不能讓皇帝把自己拿捏死了,否則以后當個國師也和一個奴才太監一樣了。

“天師,若如此,天師可會付出什么代價?”

聽到皇上在背后這么問了一句,杜長生腳步一頓,留下一句話之后緩緩離去。

“微臣不知!”

只是這四個字,卻令楊浩感到千鈞的重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