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62章 葫蘆里的藥

第562章 葫蘆里的藥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62章 葫蘆里的藥

很顯然,剛剛第四顆讓尹重差點沒避過去的石子是這只紙鳥丟的,而它好像還打算丟第五顆。

周圍下人沒有尹家兄弟這么好的眼力,根本看不清稍遠處的屋檐那邊有一只紙鳥,還以為二公子驚退了什么不法之徒,可看清這一情景的尹重覺得有些荒謬,還是尹青率先反應了過來。

“計先生!計先生要來了!”

尹青記得計先生身邊是有一只紙鶴的,若天底下能有一只紙鳥有如此靈性,又出現在尹府,那很可能就是那一只。

“計先生?”

尹重也反應了過來,看看兄長再看看屋檐那邊,但僅僅是兄弟兩低頭對視的這么一會功夫,再抬頭的時候,屋檐上的那只紙鶴已經消失不見,只有一顆小石子在屋檐上發出“咕嚕嚕”的聲音,隨后“啪”的一聲掉到地面的青石板上。

“呃,它跑了?”

尹重疑惑一句,看向兄長的時候發現他若有所思,隨后一甩袖將抓著竹簡負背在手。

“走,去前院,先生準來!”

說完這句,尹青還朝著旁邊的下人吩咐道。

“你去通知一下相爺,就說計先生可能會來,你們兩個去通知一下我夫人,讓她帶著兩個孩子去前院,就說計先生要來!”

“是!”“是!”

幾個下人聞言應聲,隨后步履匆匆地離去了,這幾個近幾年入尹府的新下人即便沒聽過計先生是誰,看尹尚書這么重視的樣子也知道來的定是貴客,不敢有絲毫怠慢。

穿過小街小巷,計緣再一次回到榮安街,遠遠看去,尹府那邊大門已經開了,在這初春雨后的清晨,榮安街上顯得有些冷清,或許也和尹兆先并不喜歡過密的禮節往來有關。

在計緣可以毫不夸張的說,整個大貞京畿府城,榮安街這一片是最“干凈”的地方,就連城隍廟外都未必及得上,不光不可能有任何魑魅魍魎之流敢過來,甚至都沒什么濁氣。

看看街道上沒多少車馬人流,計緣便直接大步走向了尹府,人還在門口,一個顯得蒼老的老仆人已經看到了他,幾步就走出了府門。

“計先生,真的是您!快去通知尚書大人!”

老仆前半句略帶驚喜地對著計緣,后半句則是吩咐身邊守門衛士。

“是!”

衛士領命抱拳之后匆匆入內,而那老仆已經迎了出來,向著計緣躬身行禮。

“你是阿遠對吧?”

計緣看著這個武功高強的老仆,如今雖然依舊氣血強盛,且手腳甩動有力,更有武道真氣護體,但也已經顯出老態了,畢竟算算年紀也早超六十了。

“對對對,難得先生還記著小人,小人自當年婉州麗順府之前就跟隨相爺了。”

作為尹府資格最老也最忠心的仆人,阿遠對于計緣的了解當然遠超其他下人,深知這是一個真正的神仙人物,外界皆傳自家老爺是文曲星下凡,但很多人也只是說說,是一種溢美之詞,可阿遠等幾個核心老仆人是真的相信的,計先生的存在就是鐵證之一。

兩人聊了幾句的功夫,尹青和尹重一行人就已經出現在門口,甚至連常平公主都牽著兩個孩童一起出現了。

“先生!”

尹青先是帶著驚喜地叫了一聲,隨后領著眾人上前,邊走邊朝著計緣拱手,女眷則是施萬福禮。

“先生快請進!”“對,先生快進來,廚房已經在準備了,我爹也很想你!”

尹家兄弟很興奮,而尹青的兩個兒子則有些拘謹,常平公主拍了拍兩個孩子道。

“快,叫先生,向先生行禮。”

兩個孩子一個八九歲的樣子,一個四五歲的樣子,畢竟是尹家子嗣,知書達理是最基本的要求,相互對視一眼,一絲不茍地向著計緣作揖。

“見過計先生!”

計緣朝著眾人和兩個孩子點點頭,望著常平公主微微隆起的肚子,笑了一句。

“尹家倒是人丁興旺了。”

然后就隨著尹府一眾入了府內,也不先去客堂或者安排住宿,而是隨著一行人一起直奔后院尹兆先的住所。

如今的尹府后院,邊上常年有宮中御醫值守,如無什么特殊情況,這大夫就不回宮了,一直住在尹府,更是與弟子親自看顧為尹兆先煎藥的藥爐,以及膳食方面需要注意的事情。

此刻這邊院落一角,老御醫正在看著醫術,而他徒弟則在照看著藥爐的藥,遠遠見到尹府一群人穿過拱門從沿著走廊向著這邊后院過來,那弟子詫異之下,連忙湊近老御醫道。

“師父,尹尚書和公主殿下他們都來了。”

“嗯?”

老御醫看向那邊,下意識從藤椅上站起來,不過尹家人也就是朝著這邊角落看看點點頭,并沒有招呼他們過去的打算就路過這邊,直接去了尹兆先的臥房。

等他們過去了,看著藥爐的徒弟才說道。

“師父,那前頭那人的樣子,不會又是從哪個地方請來的名醫吧?”

“這,倒是也并非沒有可能……你看著藥爐,我去看看!”

“哎!”

老御醫還是快步朝著尹兆先臥房的方向走去了,并非他會嫉妒什么外方名醫治好尹兆先而奪了褒獎,而是實在是職責所在,怕這些外方醫者亂用藥石,要知道之前就差點出過事的。

若尹相爺真的因為這種原因有個三長兩短,不光外方醫生玩完,守在這邊的御醫也準跑不了。

計緣到了尹兆先屋內的時候,蒼老許多的尹夫人已經淺淺施了萬福。

“計先生來了?好些年沒見著先生了!”

尹老夫人如今再無那個小縣婦人的痕跡,一副相國夫人的得體儀態,自有一種威儀。

“尹夫人好!”

計緣也鄭重回禮,隨后禮姿隨著視線轉向那邊床上的老友,尹兆先已經靠著被褥坐起在床上,向著這邊拱手。

“計先生,久別了!”

“是啊,久別了尹夫子!”

計緣收起禮,快步走到尹兆先床邊,一旁下人趕緊擺上椅子,讓他正好能在尹兆先身邊坐下,他一進來就看出尹兆先此刻并非真實面目,而是帶著一層面具,正是當初胡云送給尹青的紅狐面具,想必也是以此騙過諸多御醫名醫的。

也是這時候,那老御醫也匆匆趕到,進了屋就見到尹家人圍在外側,而計緣坐于床頭,還以為計緣正在把脈呢。

“尹尚書,這位可是新到的大夫?若是,老夫還得有幾句話提醒他。”

老御醫沒有一上來就喝止,而是靠近尹青低聲詢問,后者看看他,笑道。

“非也,這是我尹家故人,多年未見,應該是聽聞了我爹的消息,專程來看望的。”

“哦!”

老御醫聞言心就放下了一半,這樣最好,省得麻煩。

計緣還沒和尹兆先說話,見御醫來了,明知尹兆先身體無大礙,但做戲得做全套,便關切地回頭問道。

“這位大夫,尹夫子身體狀況如何了?何時可以康復啊?”

老御醫看看左右,上前一步嘆息道。

“尹相國長年操勞,身體早已疲憊不堪,這原本其實并非什么頑劣惡疾,但身體不堪重負導致病灶四起,如今我們用盡手段,也只能以溫和之藥配合藥膳調養相爺身體,維持一個微妙的平衡,經不起太大波折啊……”

這事情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御醫也不避諱尹兆先,隨后又拍一句混雜著安撫的馬屁。

“所幸相爺心態樂觀開朗,這一點難能可貴,天佑我大貞,必不會讓相爺有事的!”

計緣心中嘆了句,御醫這工作也不容易啊。

“好了,你下去吧,容計先生和我爹好好敘敘舊。”

“是,若有什么事,尚書大人隨時呼喚便是。”

“嗯!”

御醫退下之后,計緣才重新露出笑容,看看尹青,又看看尹兆先。

“尹夫子,你們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常平公主趕緊招呼邊上下人,讓他們帶著兩個孩子去玩,隨后又命阿遠出門看著,等該走的人都走了,床上的尹兆先才笑出聲來。

“呵呵,到底是瞞不住計先生啊!”

尹兆先笑過之后,面色嚴肅起來。

“大貞看似天下太平民富國強,但實則依然暗瘡遍布,如同醫者拔毒,當是一邊調理一邊拔除,但有些毒素根深蒂固,動之易傷筋動骨,需要徐徐圖之,我尹家理政亦是如此,多年來不急不緩,一點點夯實我大貞基業……只不過,我們動作再小心,終究是不可避免會同一些人爆發矛盾,并且必然會愈演愈烈。”

這一點計緣很明白,尹家人雖然也是封建士大夫階層,但某種意義上說是改革派,雖然和各階層的大臣看似和睦相處,實則眼里揉不得沙子,遲早會將一些陳污頑垢一點點清除,而朝野之中能看穿這一點的人也不會少。

不過尹兆先這話其實還沒說到點子上,計緣也畢竟不了解廟堂之事,所以尹青很簡潔地補上一句。

“如今圣上的態度不似當年,已經有些微妙了!”

計緣眉頭一跳看向尹青又看向尹兆先,后者點點頭又搖搖頭。

“人終究是會老的,許多明君也不免老來糊涂,我們尹家,權勢太盛了,在民間的威望,也太盛了,以此二者做文章,皆是陽謀,難破啊!”

尹青也接話道。

“正如爹爹所言,我雖竭力設法引導民意,在提及我爹之時也讓百姓知道皇上圣明,但皇家心思也是難透的,不過也好,經此一事,尤其是確信爹‘重病難治’之后,差不多都跳出來了!”

尹青面上毫無緊張為難之色,說話間帶著一分笑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