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55章 似曾相識

第555章 似曾相識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55章 似曾相識

有計緣陪在王立身邊,使得張蕊對王立的安危十分放心,現在王立已經出獄,心態就更輕松了。

“怎么樣,他們除了下藥,還怎么害過你嗎?”

三人邊走邊說,張蕊語氣也有些跳脫,最近一段時間她沒去大牢看王立,也不清楚后面的事。

王立想到這事就露出后怕的神色。

“當然有啊!你是不知道啊,他們居然想要偽造一出我越獄失敗被殺的事故啊!”

“啊?”

張蕊上下看看王立。

“嗤……就你?越獄?他們這么看得起你啊,這么做也得上面的人信啊!”

“哎呀,我周圍牢房的幾個兇惡的犯人也一起被放了,他們是想偽造眾人越獄的事故,然后連我一起殺了,得虧了計先生在啊,否則我怎么都走不出這長陽府大牢了的!”

張蕊下意識看向另一邊的計緣,后者一臉風輕云淡,只是搖頭笑笑。

“哎哎哎,我們不是去酒樓吃飯么?還是說去別家?”

王立忽然發現三人腳步并未在路過的兩家酒樓前停下,被香味勾起饞蟲的他頻頻回頭,若不是計緣和張蕊都沒停步,早該走不動道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也不想想你身上什么樣子?”

王立愣了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在大牢里待這么久,一下子出來了都未曾修正洗漱,當然沒什么體面的樣子,也才發現周圍人看他的眼神很古怪,頓時有些羞愧地想要掩面。

兩天后的清晨,一艘小舟自長陽府水港出發,順著通天江悠悠駛向京畿府方向。

如今正是天寒地凍的時節,貨船也比較少見,江面上的船只寥寥無幾,駛出長陽府城后不久,就能看到江岸上的皚皚白雪。

如今還是正月,但元宵已經過去,計緣這回是真的在牢里過了個年,他當然能感覺到新舊年交替的變化,但王立和其他囚犯就沒什么感覺了,大牢里甚至連飯菜里都沒多加塊肉。

張蕊披著一件帶兜帽的白色絨皮披風,獨自站在船頭,看著江面的景色和兩岸的白雪,小舟的船艙里,長桌上計緣在這頭對著那篇《游夢》隨筆修改,而王立則在另一頭苦思冥想,寫一個書生坐牢的故事。

本來計緣是不打算帶上王立的,但王立很想看到《白鹿緣》這個故事的真正結局,以便真正完成這個故事,算是以此說服了計緣。

船尾處有兩個船夫,是兩兄弟,一個正在搖櫓,一個正用爐子煮著開水,以便用來泡茶。

計緣改完書面上少許不通之處,感覺到《游夢》一篇較之前更加順暢,心情更好了幾分,收筆抬頭,眼前的王立還在寫著,甚至在草稿上涂改自己的之前的文字,看看紙面,只給計緣一種“慘不忍睹”的感覺。再看向船頭,張蕊站在那里跟個雕塑一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顯然張蕊雖然修神道,道行也比曾經提升了一些,但對自身修為卻并不怎么看重,頻頻出自己的管轄的地界也毫無心理負擔,感覺就算神靈道行沒了,做鬼也沒什么。張蕊這種看似很沒上進心的心態,計緣倒是有幾分欣賞,敢愛敢恨,也不會為自己的選擇后悔,比他計某人還灑脫。

“計先生,江底下好像有東西。”

張蕊的聲音傳入計緣的耳中,周圍人卻毫無所覺,而張蕊也并未轉身。

計緣拿起桌面上的一張宣紙,上面寫滿了細密的蠅頭小字,隨著他拿起這一頁紙,視線中隱有煙霧被拖出。

“不必在意,是通天江中的巡江夜叉,察覺到你這似神似鬼之人站在船頭,所以留了幾分心而已。”

張蕊被水下夜叉發現一點都不奇怪,論道行,通天江任何一個夜叉的道行都勝過她。

此刻水面之下,正有兩個手持綠鋼槍面目略猙獰的夜叉跟隨著小舟一動,長長的頭發散開在江水中感受著江流的變化。

小舟的搖櫓攪動后方水波,從江底下看上去就像是光被攪動了。爐子上的鍋內,水已經沸騰,那船夫趕緊將開水舀入放了茶葉的茶壺,他們沒什么講究,不會搞什么洗茶,倒了開水就整理好茶具往前頭送。

夜叉聽覺靈敏,船上倒水入壺的聲音都被水下的他們聽得一清二楚。

“呵呵,計先生,王先生,茶水好了,請慢用,開水滾燙,須放涼一些!”

“好的,多謝船家,你忙去吧。”

“哎,那先生有事叫我啊!”

“嗯。”

兩個水下的夜叉精神一振,相互對視一眼。

“是計先生?”

“不會有錯的,確實是計先生的聲音,你跟隨船只,我去稟報一聲!”

一名夜叉隨即離去,好似融入水中卻遠比水流速度要快,很快消失在計緣的感知之中。

船上的張蕊回頭看看計緣,后者正在倒茶,沒什么特別的反應,但她不相信計先生沒察覺。

大約傍晚的時候,有一艘比計緣等人所在的小舟大個一倍的船迎面駛來,張蕊遠遠就能瞧見船上飄著炊煙,而計緣則已經順風聞到了香味。

對面那船的行駛速度似乎挺快的,從遠遠可見到挨近這邊不過片刻,有身穿錦袍的一男一女并排站在船頭,船還有十幾丈遠呢,就已經朝著這邊行禮。

“小侄應豐!”“小侄應若璃!”

“拜見計叔叔!”

這一幕似曾相識,王立想不起來,張蕊倒是思索片刻后記起來了,而計緣則幾步走到船艙外,對著兩人點了點頭。

“不必多禮。”

說著,計緣張望一下他們的船艙。

“什么好吃的?”

應豐笑著讓開一個身位,露出后方船艙中的情景,兩名幻化人形的水中精怪正在張羅著桌面的東西,有鍋有盤,到處熱氣騰騰。

“計叔叔,還有幾位,天寒地凍,沒有什么比暖暖和和吃上一頓更舒服的了,有通天江魚鮮,也有暖鍋。”

“可以!有長進!”

計緣夸了應豐一句,這種點子肯定是這龍子想出來的。

于是乎,計緣單獨上了對面的船,而張蕊與王立則和兩個船家留在自家船上吃飯,但也被送了豐盛的菜肴,同樣有暖鍋,甚至同樣有計緣留的一包辛辣粉。

“嘿嘿,托了計先生的福,今晚上吃得真豐盛啊!”

“是說啊,還有這么好的酒,嘖嘖!”

兩個船夫和張蕊兩人的桌子是隔開的,除了開始來和王立碰了一下杯之后就再沒過來了,至于冷冰冰的張蕊則不敢與之多說話。

王立咀嚼口中的菜,望望一邊同樣拋錨的船,低聲對著張蕊道。

“哎,我突然想起來這兩人以前我們見過啊,我就說怎么有些熟悉,好些年了吧,這兩看著這么俊還這么年輕,是不是也很不得了啊?”

王立看看張蕊,就像眼前的張姑娘,這么些年過去了,他王某人已經兩鬢起霜而張蕊則毫無改變。

張蕊象征性地用筷子夾了一根菜放到嘴里咀嚼,然后又吐入掌中,點點頭對著王立低聲道。

“我知道,那女的,是通天江的應娘娘!”

“應娘娘?”

王立愣了下沒反應過來,隨后忽然瞪大眼睛深吸一口氣。

“這……”

話沒說出來,被張蕊瞪了一眼的王立又憋了回去,然后再小心問一句。

“那男的呢?他也姓應哎!”

“你問我問誰?反正也很厲害就是了!”

另一邊船上,應若璃和應豐的神色則稍顯嚴肅一些,基本都是應若璃在說,計緣在聽,講的不是什么瑣事,而是老龍前陣子命人帶回消息。

“幾位龍君都查不到那龍尸蟲的確切來源?”

“嗯,但是他們在荒海中掃除最后可見的一批龍尸蟲時,其中一條龍尸蟲有了些道行但依然沒什么神志,被我爹施法掐出一縷思念神光,試圖借此繼續追查源頭,但這神光卻毫無牽連感,且并非蟲形,而是一種未曾見過的詭異怪物之形,雖然立刻崩潰散去,但卻帶給幾位龍君一股短暫的壓抑感。”

說著,應若璃施法匯聚一團水,以之變化出老龍傳神之物中體現的那種形狀。

計緣看著這水形變化,覺得有些古怪,帶絨帶翅,后肢也長,有大口也有獠牙,但具體身形模糊不清。

“計叔叔,幾位龍君都有些在意此事,我爹認為您或許會知道這是什么。”

計緣皺眉看著龍女化出的水形之物,這他是真的看不出是什么。

“這計某還真看不出來,若是當時我在場,或許能憑借那股感覺猜一猜,此刻水紋徒有其形,且如此模糊,就說不上來了。”

聽到這,龍女也無法可想,正準備撤去法術,計緣卻忽然有了一絲猜測。

“或許計某還可以試試別的法子。”

計緣忽然想起來,自己手中還有一個東西,雖然未必能有什么準確結果,但卻能讓他明白一個方向,只是新方法不適合在船上用。

大約半個時辰之后,計緣隨著龍子龍女移步水府,又過去一會,正殿中傳出一陣陣威嚴的聲音

“吼……吾乃獬豸,何人膽敢在此打擾?吾乃獬豸,何人膽敢在此打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