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45章 借雞生蛋

第545章 借雞生蛋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45章 借雞生蛋

見院中的胡云顯得很是詫異,孫雅雅上下瞧了瞧他道。

“你這么顯眼,我想不看到你都難啊。”

或許是因為一眾小字和紙鶴的關系,也或許當年就對胡云有過一些印象,此時再見有那股熟悉感的影響,總之孫雅雅對于胡云的出現表現得十分平靜,反倒是胡云這妖怪遠稱不上淡定。

胡云看看那邊計緣還在看書,好似沒有任何反應,便放下前爪四肢著地,隨后一下跳到了石桌上,小眼瞪大眼般盯著孫雅雅。

“你是孫雅雅?”

孫雅雅點頭承認。

“你果然認得我!以前我見過你對不對?”

胡云仔細嗅了嗅,孫雅雅身上最重的還是那股子人氣,仙靈氣根本就沒有,若說她是經過修行且道行比他胡云高,胡云是不相信的,也就是說孫雅雅大概率還是個凡人。

“你知道我是妖怪不怕我么?”

“你長得很可怕么?”

孫雅雅根本沒回避胡云的視線,甚至還伸手將他趕開一些。

“小心別踩著我的字,墨跡還沒干呢。”

胡云下意識聽話地后退兩步,然后低頭看看桌上的字,這一看就更是瞪大了眼睛,一只右爪指著宣紙連點。

“這字,你寫的?”

“當然咯,先生寫的肯定要好不少嘛,只能是我寫的咯。”

胡云抬頭看看孫雅雅,這姑娘雖然明顯帶著一絲自豪,但眼神清澈,光是這些字,居然讓他感覺有些受打擊。

“寫得真好!”

胡云伸出爪子比劃一下,真心實意地夸贊了孫雅雅一句,原本他以為在大貞,計先生的字第一,尹夫子的第二,尹青的第三,但現在看來,尹夫子要往后排了。

夸完一句,胡云就跳下了桌子,既然孫雅雅能看到他,計先生也沒說什么,那他就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了,直接走到主屋門前,以兩只前爪交叉作揖。

“胡云見過計先生。”

胡云行禮的時候,大棗樹上的紙鶴也飛下來落到了他的頭頂上。

計緣視線從手中書本上移開,看向毛色如火的赤狐,笑道。

“幾年沒見,你倒是更懂禮數了嘛?”

胡云撓了撓頭,抬頭看看因為自己的動作而飛起的紙鶴,隨后視線才回轉計緣那邊。

“我也不想永遠待在牛奎山,總得長進一些嘛……對了計先生,您什么時候回來啊?”

“才回來幾個月而已。”

說著,計緣抬頭看向院中一臉好奇的孫雅雅,指著胡云道。

“這狐貍叫胡云,是牛奎山中修行的狐妖,并不是老一輩相傳那種害人的妖邪,屬于妖中善類。”

孫雅雅于是笑著走來石桌兩步,拱手向著胡云作揖。

“小女子孫雅雅有禮了。”

這一行禮倒是讓胡云有些不好意思,卻也十分高興,見到這樣的孫雅雅,之前的正事就更忘不得了,轉頭面向計緣道。

“計先生,我修出了新本領了,您幫我瞧瞧好么?”

計緣點頭過后,胡云也不多話,直接站在主屋門口,身上泛起一層柔和的白光,隨后化為了一個穿著紅色短褂的年輕人。

“先生您看,我能變人了!”

“不錯,幻化痕跡很淺,在幻術中算是很不錯了,只是妖氣依舊難掩,氣相也沒有模仿到位,遇上道行高的,或者本方神靈,還是容易被識破。”

說著,計緣促狹笑笑才繼續道。

“而且,上了年紀的老犬,很可能也察覺得到你身上的怪異之處,尤其是那些吃多了供奉飯殘羹的。”

胡云臉色立刻難看了不少,狗還是能感覺出不對勁,這消息對于他太殘酷了。

孫雅雅忍不住在院中嘀咕一句。

“難怪村鎮還是城池,養狗的人總是不少……”

以前孫雅雅也聽爺爺說過,上年頭的那種城鎮和村頭常見的老黑狗、老黃狗和老花狗,比常人想的還有靈性,老一輩常說狗眼通靈,可不光是說說的。

“沒事,反正我長本事總是好事,總有一天也能成為大妖。”

胡云心態倒是不錯,樂觀地說一句之后,視線就望向了廚房,計緣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放下書站起來。

“想喝蜜糖茶了吧?我去泡茶。”

“先生,我來就行了。”

孫雅雅想要代勞,計緣一揮手道。

“把字寫完。”

等計緣泡好茶,拿著托盤回到院中,孫雅雅也正好將字帖最后幾個字寫完,胡云則湊在邊上看得認真,確認這些字真的是孫雅雅一筆筆寫出來的。

三杯加了居安小閣棗花蜜的清茶,分別放在計緣、孫雅雅和胡云面前,兩人一狐都坐在石桌前,胡云雙爪捧著杯子,好奇的看著計緣和孫雅雅。

此刻計緣將自己的茶水放在一邊,正拿著孫雅雅寫完的字細細看著,而孫雅雅同樣沒有喝香甜的茶水,挺胸直背正襟危坐,在一旁等候計緣點評,只有胡云這狐貍好似人一樣捧著茶杯,看著眼前一幕,時不時小抿上一口。

良久之后,計緣看向孫雅雅道。

“不錯,這次寫完整篇《游龍吟》都精神不散,算是最出色的一次了。”

《游龍吟》是計緣口授的,讓孫雅雅憑借看《劍意帖》的感覺來寫的字帖,所找的正是當年計緣得自《劍意帖》上的那份感覺,今天算是真的把游龍之意寫出來了。

“呼……”

孫雅雅微微舒出一口氣,前陣子被先生批評了一次,這回總算得到認可了。

“呵呵,好了喝茶。”

計緣拿起茶盞,輕輕嗅了嗅,茶香混合著蜜香涌入鼻腔,明明是熱茶,明明還沒喝,卻有種沁人心脾的感覺。

“計先生,您這次會待多久啊?”

胡云一邊喝茶,一邊詢問計緣,茶盞中的茶水已經去了大半,但舍不得喝光,畢竟每次計先生只會給他一杯。

“待不久,這兩天就走。”

胡云和孫雅雅一起看向計緣,異口同聲地“啊?”了一聲。

計緣看看他們。

“你們沒聽錯,馬上就會離開,雅雅你今天回家之后收拾收拾東西,字寫到這份上,該去看書了。”

“嗯,雅雅知道了!”

沒落之色在胡云眼中一閃即逝,雖然才發現計先生回來聽聞他又要離開,但他本身在牛奎山中細心,本就不可能常來居安小閣,只不過計先生在寧安縣的話,總是能給人一種依靠感。

“至于你,如今的修行也算是步入正軌了,只是看不清前路。”

計緣笑了笑。

“說來也巧,前些年計某和友人在北境恒洲遇上過一個邪性的八尾狐妖,雖然最終讓她逃了,但也留下點東西,倒是可以順便用它給你瞧瞧狐妖的路,且看且悟,能得多少都算你自己的,但始終得認清自己。”

計緣說話的時候,手上出現了一根銀白色的長長毛發,只是這么托著,兩段卻并未垂下,好似延展在風中一樣,胡云和孫雅雅都好奇的望著,同時細思計先生的話中有何深意。

傍晚,孫雅雅收拾好石桌上的文房四寶和今天寫的字,告別計緣和胡云之后,背上書箱回家去了,明天不用來居安小閣,而后天則是直接離開家鄉了,雖然她有過去春惠府求學的經歷,可激動和忐忑依舊難免,更有一絲絲離愁。

而居安小閣之中,此刻則剩下了計緣和胡云,以及始終靜立微風中的大棗樹,當然,還得算上一只始終看著一切的小紙鶴。

而掛在主屋外的《劍意帖》倒是很安靜,不是小字轉性了,只不過是同樣在修行而已,整個《劍意帖》的白頁上,百多個小字匯聚成兩片顯眼的墨色,意為“天罡”。這些道蘊天成的小字們常常劃分陣營相互起陣對壘,這么多年可不是只是玩鬧。

院中,胡云十分期待地看著計緣,心跳撲通撲通,跳得越來越快,想著是不是計先生要傳法給自己了。

“凝神收心,閉目入靜,什么法都別運,什么事都別想,知道了嗎?”

“是!”

胡云學人一樣盤坐在院中,在極短時間內就閉目入靜。

計緣看看他,點了點頭,一手將捆仙繩放出,化為一片金繩之影罩住居安小閣的院落,隔絕外界一切,另一只手將銀白色毛發繞在指尖,隨后朝著胡云額頭點去,同時神通施展天地化生。

一道強烈的白光在胡云心神中亮起,山川、水澤、飛禽、走獸等天地萬物在心中化出,而胡云自己坐在一座高峰山巔,下意識站起來的時候,發現身后九尾飄蕩……

“不論你看到什么,感覺到什么,切記收心,好好感受,只有一晝夜的功夫,不可浪費了這次機會,更不會有下一次,否則那九尾天狐就該察覺到了。”

計緣的聲音在天地之間傳來,因為這種極為真實的強大感,而陷入詫異和興奮中的胡云頓時驚覺,但依然不知所措,既然不知道該做什么,那就修行吧!

居安小閣中,那根特殊的狐毛繞在胡云頭頂,計緣則一邊施以意境,一邊細細看著。

這狐毛本就是借乾坤之法給予第九尾的一種高妙手段,而且因為是化成“第九尾”的那一刻被計緣斬落的,其中一絲道蘊依舊維持在同一剎那,計緣不用費太大力氣就能讓胡云窺一窺那一瞬的玄妙,再借由天地化生之法時間在胡云心中化為一晝夜。

至于那種玄妙感覺散去之后,胡云自己能憑著記憶維持多久,就看他自己了,遠構不成偷學玉狐洞天的妙法,胡云也需要走出自己的道路,但某種程度上說算是借雞生蛋了,所以計緣做這事也是很謹慎的,若非有捆仙繩在可不好隨便為之。

PS:謝謝各位讀者大佬的投票,大佬們牛逼,大佬們給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