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27章 何為方圓

第527章 何為方圓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27章 何為方圓

阿澤的父母合葬一個墳包,爺爺則單獨一個,其他的墳頭大多也是如此。供品沒有厚此薄彼,每一個墳包面前都有,阿澤在晉繡的幫助下,將點燃的檀香和蠟燭都插在一個個墳前,也在每一個墳包前拜過去。

“常叔常嬸,我是阿澤,代阿龍來看你們了……”

“錢大伯,我代阿妮來看你們了……”

“李叔,李奶奶……我代阿古來看你們了……”

阿澤每一個墓都拜,每一個墓都會磕幾個頭,最后再次回到了自己父母和爺爺的墳包前。

“阿澤,我學過請神送神,我來幫你將供品的氣送入陰司。”

晉繡一邊說,一邊掐訣施法,一道道隱晦的光繞過墳頭,阿澤和計緣都能看到檀香的香火在十幾個墳包上頭轉圈。

請神和送神算是一種流傳較為廣泛的法術,且不局限于仙道,更不局限于“神”,也算是用途十分廣泛的,這里的“神”不光光指神靈,也指一些神異的事物,算是一種存在溝通性質的法術,仙道上又稱為“請法和送法”。

當然,這類法術中的請神和拘神根本沒可比性,就和常人和一眾粉絲擠在一起,對著一個名人大喊請他過來,有沒有效果,能有多少效果,全看別人怎么想的,只是用在這里,還算是方便的。

“阿澤你看,香火沒有直接潰散,說明陰司有人收的,你放心吧!”

阿澤聞言明顯露出喜色,也看向計緣,后者點點頭,表示晉繡的話沒錯。

“太好了,爹娘和爺爺真的還在?我能見到他們嗎?”

“肯定可以啊,計先生在這兒呢,就是沒有掌教信物,他們也不敢攔著的。”

晉繡淺淺地拍了計緣一個馬匹,回頭偷瞄的時候,只見到計緣搖頭笑笑,頓時心中一喜,覺得馬匹拍到位了。

阿澤他們這個村叫廟洞村,自兩年多以前全村被兵匪所屠就徹底荒廢了,就是周圍的耕地也沒有人耕種。不止是廟洞村,近一些的兩個村子的情況也差不多,本就比較偏遠的地方就徹底成了死地。

計緣這次沒有用飛的,而是帶著阿澤和晉繡在地面趕路,以此腳踏實地的方式,更方便觀察這個洞中世界。

當然,常人腳力不濟,計緣不可能真的讓大家慢慢走,而是在潛移默化中施展了影響,讓三人在經過一些沒什么特點的地方時,不知不覺就健步如飛。

經過的另外兩個村落也是寂靜無聲,那股混合著尸臭的陳腐味道徘徊不去,隨后是漫長的荒蕪的山野之路,好似阿澤的家鄉這邊連個活人都沒有了,除了飛鳥走獸,計緣三人就是僅存的活人一樣。

這種感覺很壓抑,至少對于阿澤和晉繡來說很壓抑,前者帶著心傷,后者則是因為看到了幾村人的慘象有些被震撼到,所以心境上也有影響。這也導致之前在天上的時候不斷聊天的兩人,現在都比較沉默。

“不論在哪,回顧歷史,紛爭都是永遠繞不開的主題,有的紛爭如同吵架,有的紛爭后果嚴重,恩恩怨怨還會不斷流傳,只要不是人人圣賢,這一切就不會消失,哪怕斗不到一起,心中憤恨猶在,所以這一切只能設法盡量避免。”

計緣說著看向晉繡。

“一直在山上修行,少見世間殘酷,但你細細想想,師門道藏中肯定早有所言,只是還不到你領悟的時候,以后有機會,多出去山下走走。”

“是!”

晉繡趕緊向著計緣行了一禮,阿澤可以對計緣就像一個長輩一樣,她作為九峰山弟子可不敢,她深知計先生是何等高人,聆聽高人教誨,禮數絕對不能忘。

像是這會才從計緣之前的話中回過神來,阿澤腳步不停,望向計緣道。

“先生,您說紛爭不會消失,只能盡量避免,那怎么才能避免?”

“問得好!”

計緣單手負背,邊走,右手邊朝前虛虛劃動,在阿澤和晉繡眼中,計先生橫著來來回回劃了好多道線,豎著來來回回又劃了好多道線,最終,一片閃爍著熒光的網格出現在計先生面前,也會隨著三人的腳步一起前移。

“這是什么?”

“棋盤。”

阿澤和晉繡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的疑惑。

“棋盤?”

難道下棋就是方法?

計緣在望著眼前棋盤,瞇起眼道。

“我且問你們,撐起一局棋的關鍵是什么?”

阿澤眉頭緊皺,晉繡也苦思冥想,并且后者雖是修士,但心中的心跳卻隱隱加快,這很像是高人傳道,若從計先生這得到什么指點,那絕對受益匪淺。

在思考過后,二人幾乎都有了一些答案,直接開口道。

“棋子、棋盤?”“下棋人,以及雙方的棋藝?”

計緣笑了笑。

“你們說的都對,但最重要的……是這棋局的規則!”

計緣看看這洞天天地。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圣賢知人性,立規則以束之,王權之輩借圣賢之理,細化為法度,施以暴嚇,依之管轄萬民,雖有為利往,卻也算是保護了萬民。而規則不僅適用人道,也適用萬物,便是這片天地也是如此。”

說話間,計緣伸出手往前虛點,在棋盤上點出一個個“星位”,隨后又隱約棋路顯現,隨后整個棋盤又逐漸淡去,熒光消散在眼前。

阿澤愣愣地看著,忽然又問道。

“可是我們明明有國家也有規則,為什么村里人還會被殺害,為什么還有別的國家會來攻打我們?”

“這個嘛,或許是規則維護不當,或者是規則本就錯誤,再或者……是這規則的格局小了吧!”

在回答兩人疑惑的時刻,不知不覺間,三人已經跨越了大段大段的路途,等阿澤和晉繡反應過來的時候,腳下的道路不再雜草叢生荒蕪不堪,遠方更是已經出現了綠意遍布的農田,這時候,計緣的腳步才慢了下來。

約莫又走了一刻鐘,三人終于見到了新的活人,那是一個正在田地里忙著拔出雜草的老農,穿著粗布帶著斗笠,一把鋤頭扛在肩上,彎腰伸手一顆顆將田地里的雜草連根拔起后丟到路邊。

計緣能感覺到,看到活人的阿澤明顯輕輕舒出一口氣。

那邊老農直起身,看到路邊經過的三人,見他們衣著整齊得體,看著不像是貧苦人家的人,沒有出聲搭話,只是心中不免想著這三個看著嬌貴的人怎么來的,也不怕在這不太平的年頭被劫了?

老農不說話,倒是計緣停下腳步開口了。

“這位老丈,前頭該是北嶺郡城了吧?”

“噢噢,是是是,過了北山嶺就是郡城了,不過這年頭不太平,要過北山嶺,三位還是去附近鎮子等一陣,人多了一起結伴上路好點。”

老農瞅了瞅計緣等人身后的路,不見什么車馬相隨,再看看前頭,道路延展到遠方。

“呃,三位是從何處來的啊?”

阿澤稍顯激動地立刻回答。

“我們從山南那邊來的,那邊有幾個村子,我家住廟洞村,老伯您聽過么,您有沒有見過或者聽說過那邊的人逃難過來的?”

阿澤的語氣里帶著明顯的期盼,之前晉繡姐姐告訴他,遇上兵災,未必就只有他們五個伙伴逃了,他們能躲,別人也行,說不準就有人逃走了,沒進擎天山就是逃往其他地方了。

“山南?”

這塊區域靠近擎天山脈,即便不算擎天山那邊,百姓生息之地也有許多山丘所隔,鄉人就零星分布在這些地方,地廣人稀就是這邊的真實寫照。但一些個地名稱呼和道路當地人都是知道的,老農下意識望向偏南方向,再看看今天這大陰天的,像是想到什么,身子都抖了一下,面色也有些不對了。

“呃……那,那倒是不曾見過……我,我還有活要干,還有活要干。”

說著就埋頭照顧田地了,并且速度快了不少,離開路邊的位置,身子更是好似埋入田地的莊稼內部了。

“老伯……”

阿澤還想說話,計緣對他搖了搖頭。

“那老丈你忙,我們告辭了!”

計緣淺淺行了一禮,帶著兩人北山嶺的方向快步離去。

當聽不到腳步聲了,忙著在地里拔草的老農才小心地從莊稼叢中直起身來,但前后卻都望不到計緣三人,把視線拉遠,才見到北面道路的遠方有三個小點。

老農愣神片刻,隨后身子猛地抖動幾下,只覺得身上不斷竄著涼氣。

“哎呦喂,今天得早點回去了!”

山南那邊的人早就都死光了,從哪能冒出這么三個山南人,真是大白天活見鬼了。

帶著這種晦氣的想法,老農再拔了些雜草,隨便掃了幾眼田地,就走到田埂上穿上草鞋,扛著鋤頭趕緊離開了。

“計先生,那老頭好像挺怕我們啊?”

晉繡的道行太淺,還不能觀氣,但也看得出老農后面對他們的態度有轉變。

“嗯,把我們當鬼了,自然避我們還來不及。”

計緣看著阿澤道。

“阿澤,之后與人說話,為避免麻煩,若真要提山南的事情,就說之前是逃難出去躲過了一劫。”

“嗯,記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