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19章 洞中天界

第519章 洞中天界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19章 洞中天界

計緣見林漸正不眨眼睛地盯著劍意帖,雙目中隱有法光流轉,就知道對方一定是在運使法眼,但顯然并沒有瞧出什么來,臉上的表情將這一點展現得明明白白。

“計先生,這,這書帖上的字……”

計緣左手牽袖右手持筆沾墨,隨后一面以狼毫在劍意帖上一筆一劃細心書寫,一面平心靜氣的解釋道。

“世間精怪何其多也,這些小字,不過也是生靈的普通小精怪之一罷了,林道友不必太在意。”

世間精怪很多這有點常識的修行者都知道,但字畫生靈乃至成精的林漸都聽過不少甚至見識過,可是頭一回聽說字也能成精的,而且還是一張字帖上的字一個個各自都成精了,還能斗嘴!

計先生這么說了,林漸也不好大驚小怪,但心中的好奇心也實在是壓不下,而且計先生脾氣好,所以忍不住多問一句。

“計先生說得是,是在下失態了,不過在下修行至今,從未聽聞單有字成精的,它們真的是各自獨立的個體?”

林漸一說到這話,發現字帖上除了計緣筆下的那個字之外,其他小字全都支起半個身子,令他忽然有種被一百多個小精怪盯住的樣子,隨后在計緣筆尖離開之前那個字移向之后一個字的時候,又全部都在字帖上“躺平”,那種注視感也消失了,感知上字帖仿佛依舊普通。

“呵呵,算是吧,所以有時候很熱鬧。”

計緣說著,第一遍“潤墨”已經完成,一條金香墨耗盡,將每一個小字都照顧到,全都刷了一遍墨,但這會頂多算是讓一眾小字“吃飽”,還不算真正的為小字刷墨。

第一條墨錠用完,計緣又取出幾條,再次開始研墨,在法力影響下,硯臺上的墨汁增多極慢,而一條墨錠卻會以極快的速度被消耗干凈。

邊上的林漸一直沒走,既然計先生沒趕人,他就厚著臉皮暫時賴在這了。

計緣余光瞥見林漸,但也沒說什么,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對著劍意帖上輕聲說了一句。

“都收心準備好了。”

話一說完,計緣就重新沾墨,凝神靜氣一番之后,才筆落紙上專心刷墨。

同一時刻,林漸感覺桌案字帖上的小字們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氛圍,不再普普通通難以發現,而是紛紛靈性外顯,這感覺十分神奇,硬要說的話,就好像是一百多個小修士都盤腿打坐并感悟天地。

這一次,計緣落筆之后,每一個小字都會隱現微光,一筆一劃不再是單純的涂抹,而是極為富有神韻。

一篇書寫下來,一共用去了一個多時辰,主要時間都在研墨,而這篇書帖上,那些小字一個個都墨跡鮮亮熠熠生輝,使得整篇字帖籠罩在一層久久不散的朦朧的微光之中。

‘這些字在修行!’

這是林漸心中自然而然生出的念頭,并且不難推斷出這些小字是得了計緣傳授的正法。

當然實際上計緣做的根本談不上傳授正法,只是憑著自身對這些字靈的了解,為它們展示文字中的道而已。

不過既然認為這些小字在修行,那么林漸就很自覺的認為自己不適合站在這里了,這相當于師父傳授弟子本事的時候他這個外人在場,這不合適。

于是林漸一邊行禮,一邊小聲道。

“計先生,那在下就先行告退了,您用完膳之后將餐具物件送至云霞苑外即可。”

“好,計某不送了。”

目送林漸離去,計緣也放下了筆,已經為小字刷完墨了,是該吃東西了。桌案托盤上的菜色十分精致,有依然冒著熱氣的熱菜,也有掛著細細冰珠的涼菜,甚至還有一壺酒。

“賣相倒是不錯,就是量也太少了……”

計緣笑著搖搖頭,難得吐槽一句,他知道很多仙修吃東西,就是嘗個味道,享受那一份感覺,但他計某人還是很喜歡吃飽的滿足感的,這么大個托盤里頭放了八個菜,一個菜能夾幾筷啊?

當然,九峰山絕對不小氣,菜量雖少但樣樣精致且不凡,其中更蘊含元靈,不是尋常含點靈氣的食物能比的。

九峰山如此好客,除了展現仙游大會舉辦方風度,以及存了交好計緣的念頭,更重要的是九峰山也切實得到了好處,這好處就是如今的仙來峰。

五位高人所煉之寶非同小可,寶成之刻,煉寶過程中的種種氣相依然留于仙來峰,衍生出陰陽五行之相,這對于仙門來說是一種不可多得的瑰寶。

這種情況下,九峰山的高人們心花怒放,好酒好菜招待計緣是應該的,反正仙來峰又不會跑,為山門留下一片悟道寶地可謂是千載難逢。這一點不光九峰山的人明白,就是許許多多已經離開的與會仙修也都很清楚。

計緣先為自己倒了一杯酒,淺淺喝上一口品了品,覺得酒味醇厚,不是那種突出靈氣和元氣的東西,是真正的仙釀,臉上就多了一分笑容,再夾起一口小菜嘗嘗味道,也覺得滋味極佳,雖然比起他親自下廚的口味來說差了不少。

瞥一眼劍意帖,一眾小字個個專注修行,計緣一面品酒吃菜,一面喃喃道。

“你們這些小家伙也都有些能耐了,這次可要幫大老爺我掩一下天書的天機啊!”

為小字刷墨,不光是幫助小字修行,也同樣是計緣自己的修行,從天生字靈中印證自己的書文之道。

而字靈本就展字中之道,當初寫《天地妙法》的時候,小字們還差得遠,如今準備寫新天書的時候,這些小字就也能幫上計緣不小的忙了。

九峰洞天雖然同外界天地有千絲萬縷的關系,但說到底,洞天之中差不多是自成一界,甚至有此界自己的規矩,在這里,九峰山必要的時候,下定決心之下甚至能行使部分天道法權,是真正的頂峰仙界。

仙府隱匿于“洞中”既清靜又安定,更能擇廣闊空間培育靈花異草,對于悟道也有相當的好處,有時候也會從洞天凡人中挑選良才收入仙門,雖然頻率很低就是了。

九峰山所在的九峰之上,時間同外界天地是相通的,所以計緣等人在九峰山一天,等同于外界一天。

但在九峰之下的真正洞天世界中,時間的流逝就和外界天地有所不同了,基本相差一旬的倍數,也就是說九峰山上過去一天,九峰洞天中就過去了十天。

所以在計緣等人煉成捆仙繩,并且往坡子山一來一回再到此刻計緣開始衍法書寫的時候,在九峰山之下的九峰洞天內,其實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

云霧繚繞的深山中,正有幾人艱難地穿梭著,從三個月前開始跋涉,一個半月前進的山,他們歷經艱難險阻,穿過窮山惡水,時至今日已經精疲力竭,到達了身體和精神的極限。

隊伍里的幾個人都是年輕人,或者說都是青少年,甚至還有矮一截的孩童,他們此刻正走在一處長滿苔蘚的山中亂石堆里,盡管很小心,體力精力不支之下,還是有人滑倒。

“哎呦……”“砰……”

滑倒的少年手臂和腳都被劃破,滲出血來。

“嗚嗚嗚……我們來這里干嘛呀,我們為什么要來啊,我不走了,不走了!”

“不,不行了……”

“我也不行了,我不走了,我不想找了……”

走在最前頭的是一個背著一捆麻繩少年,他同樣氣喘吁吁,感覺這一捆麻繩好似一段段生鐵,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啪嗒……”

麻繩被甩在了地上,前頭的少年一屁股坐在上頭,也跟著暗自抹淚,這段日子中不少人都哭過,現在也只是其中一次,也是最悲苦的一次。

“阿澤,我們回去吧,我們回去吧?”

“我也想回去,我想回家!”

坐在麻繩上的少年雙手捂著臉,淚水從手縫里滲出來,聽著同伴不斷哀求,他只是沉默不語,良久,少年才重用略顯哽咽地說道。

“沒有了,沒有家了……我們回去也沒有家了……”

“那,我們也不用進這么深的山啊,我們……我們在外頭躲一陣就好了……”

少年抹了一把眼淚,站起來搖搖頭,轉頭看向云霧繚繞的遠方。

“不行!我們要往里走,往擎天山里走,我們要找到擎天仙山,我爺爺說過,擎天山脈最東邊,有穿破天際的高峰,那里是天界所在,尋,嗚嗚,尋到仙人就能讓我爹娘和我爺爺活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