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09章 不可分心

第509章 不可分心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09章 不可分心

這一次仙游大會最奇特之處就在于,從這一刻開始,大會的會場似乎不止一個了,非但如此,天道峰這邊修為越高的修士大多反而更關注仙來峰。

當然了,天道峰的大會同樣是十分精彩的,或許因為被仙來峰牽扯了太多注意力,所以今年的大會顯得十分和諧,即便還是避免不了有斗法的時候,但總體來說比較溫和,至少對比以往的仙游大會是溫和了不少。

玉懷山等人所在,眾人正望著論道臺的位置,此刻正有兩方在論道,馬上就要步入爭執階段,一般而言,這種論道很少有把對方說服的,若是說服了,畢竟上來的人各自就是不服氣的。

此刻論道臺正在討論五行之土,因為仙來峰此刻顯現的是土行異像,兩方修士也就借此猜測演法,并駁斥對方。

“師父,明明他們講的道理都很精妙,說對方一聲好這么難么?”

尚依依手中捏著一粒葡萄一邊把玩,一邊詢問身邊的陽明真人。

“依依,所謂仙修之士也是人,心境再高也有沉不住氣的時候,論道臺當然是論道的地方,但人人講出來的并非就是道,至少不一定就是對方承認的道……”

陽明看向論道臺,再看看身邊玉懷山后輩,語重心長地說道。

“仙修之士其心甚堅,在一顆堅定的道心小孩子下一生求道,對方的道理精妙,但與本道不同,又不足以精妙到能令人心悅誠服,那便不是我的道,而爭辯甚至斗法的過程,都是在磨礪自己的道,也是仙游大會最初的意義之一。”

“反正我們不去摻和,”

魏元生打了個哈欠,不是因為他喜歡開小差,而是真的困了,他道行最淺,這么長時間沒睡覺,光靠靜坐還是難以補足精神。

“哎,為什么不多來幾個之前劉真人那樣的前輩啊,和我們分享一些有趣的見聞,探討一下未知的可能多好啊……嗬呼……”

“元生,真的累了就睡一會吧,仙游大會不會這么快結束的,就算這邊結束了,仙來峰如果沒有結果,所有人都不會離開的。”

“不行,我等吃的呢!”

魏元生搖搖頭,就是不睡,因為每天都會有專門的九峰山修士為各處仙門修士送來富含靈氣的瓜果吃食。

論道臺那邊相互之間法術神通的變化帶來一陣陣波動,更引得高處的靈符隨著兩方的道與法演化出各種意境和景物。

這時候,有人落到了玉懷山所在的小峰之上,但并非九峰山的人,而是一個陌生的仙修,其人小冠玉簪淡紫色長袍,下巴上長著長約一尺的黑須美髯,看著十分有氣度,乍一眼好似中年,再看看又覺得蒼老。

男子的到來使得玉懷山所有人都看向他,見其謙恭有禮地朝著玉懷山眾人行禮。

“鄙人嵩侖,見過諸位玉懷山道友!”

“見過嵩道友,不知道友何方仙修,來此有何貴干?”

來者別說是修為不淺,玉懷山的人在這算是人生地不熟,不敢托大,陽明帶著玉懷山眾人起身回禮,也詢問來者的意圖,如果是來論道的,就得趕緊謝絕,不能上論道臺。

陽明和裘風等人可是清楚,玉懷山的紫玉真人當年可是因為論道鬧出過事情的,保不準別人見玉懷山來了仙游大會,想來討教呢。

嵩侖收起禮節,笑笑解釋道。

“嵩某并非是與諸位來論道的,只是聽說計緣計先生是玉懷山修士,所以特來向玉懷山道謝。”

計先生?

陽明看了看自己師弟裘風,后者搖頭表示并未聽計先生提起過,計先生行事高深莫測,也不可能事事和他們說,所以不知道也很正常。

對方以為計緣是玉懷山的仙修,但陽明可不敢扯這虎皮,趕緊解釋更正道。

“嵩道友誤會了,計先生與我玉懷山關系非淺,但計先生并非玉懷山修士,而是單獨修行的,頂多與玉懷山比鄰。”

雖然玉懷山所在的大山和寧安縣差了約莫千里之遙,但這點距離對于仙修高人來說,一句“比鄰”并不過分。

“哦,原來如此!”

“道友也可在此落座,計先生和我玉懷山的居真人此刻都在仙來峰,若寶物煉成,定會來找我們的。”

陽明說這話的時候不由就面露笑容,兩位長輩在仙來峰,于如今的仙游大會中,說出來可是分量不低的,換種角度想想,這也是玉懷山此次仙游大會的一大資本。

哪怕硬是被人邀請去論道,也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一句:“我們都是小輩,兩位長輩在仙來峰呢,等他們回來再和你們論。”

相信這樣沒多少人還有底氣和玉懷山論道了。

陽明客氣一句,沒想到對方還真就找了個空著的蒲團一起落座了,并且還講明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二十年以前,他經過大貞地界,發現了一個好苗子,收了個叫莫羽孩子為徒,但暫時不好帶著他,所以留下點手段就先離開了,打算過陣子再回來找徒弟。

但那會有關天機閣衍算云洲大勢的傳聞不脛而走,正是傳得玄乎的時候,仙修都比較佛系,大多沒什么大反應,反倒是妖魔鬼怪之流,有不少都往大貞聚集過去,想要在大貞氣數盛起的時刻撈點什么,一個個如同聞到血腥味的螞蟥。

一來,人間或者說人道之中,有很多事物十分吸引精妖魔墮之輩,人是萬物之靈,本身的元陽、魂魄和肉身都十分難得;

二來,每當人道氣數大盛之初和沒落之刻,都會誕生不少人中英杰,妖魔之輩能在此類英杰身上得到更多好處,哪怕粗糙的加害吞噬也有益處,雖然定會增加業障,但業障看不見好處卻誰都知道。

三來,更是為了一份可能存在的機緣。

那段時間,大貞各處其實有不少凡人遇害,有不少甚至連當地的地祇神靈都至今沒有察覺。

在這種環境下,靈性非凡的莫羽被魔道發現了,雖然保護莫羽的仆人十分機敏,但凡人的武者又如何與魔相抗,想也是十分危險的。

就在這種危急關頭,恰巧遇上了計緣。

嵩侖講到這里,撫須笑了笑。

“呵呵,說是恰巧,但高人行事暗合天數,未必真的是巧,冥冥之中感覺到什么,就在蕉葉山的山神廟等著了,也遇上了我那落難的徒兒。”

其實當初計緣救了莫羽,但嵩侖卻推算不出徒兒口中“計先生”的任何情況,更離奇的是回去之后將此事告知師尊,可就連師尊竟也算不出“計先生”的情況,更早已斷言此人絕非玉懷山修士,可能是個喜歡游戲人間的過路高人。

聽到嵩侖這么說,玉懷山眾人倒也想到了那段時間,雖然嵩侖徒弟的事情他們不知道,但關于大貞或者說大貞所在的這片土地,氣數之事在玉懷山確實有所流傳。

他們更知曉,那會也是借著大貞老皇帝水陸大會的機會,玉懷山和計先生以及龍族聯手,一起震懾大貞妖魔,驅逐外方邪祟。

不過玉懷山的人其實不清楚,水陸大會只能算是第三次,前兩次分別是計緣在廷秋山首次展露天傾劍勢,以及老龍因墨蛟之死震怒,飛出大貞,從東海之畔由東至南一路殺妖吞魔無數。

“此次來仙游大會,聽聞仙來峰五位高人中有一位計姓仙長,心現靈犀之下,只覺得就是當初那位高人,再一打聽說是同玉懷山各位同來自云洲南垂,嵩某覺得仈Jiǔ不離十了,遂特來道謝!”

說完這些,紫袍修士視線也望向仙來峰,站起身來再行一禮。

“來意我已說明,暫時不在這邊打攪諸位道友,等計先生回來,嵩某自會再來拜訪,先行告辭!”

“嗯,嵩道友慢走!”

嵩侖點點頭,離開亭子幾步后頓住腳步,再次回頭。

“對了,若計先生回來,也望告知先生一聲,就說家師仲平休對計先生也十分好奇,有機會希望計先生能來無量山做客!”

說完,嵩侖才御清風而去。

“無量山?師弟,你聽過嗎?”

裘風搖了搖頭,陽明于是望向其他同門,都是一臉疑惑。

“師兄,你別操心了,又不是請我們,敢以無量為名,想必是有些門道的,反正計先生肯定知道的。”

“嗯,也對。”

此時此刻,玉懷山眾人口中的計緣正和其他四人一起全神貫注于煉器之道。

金絲繩本身急速旋轉,陰陽二氣繞著金絲繩而轉,而金、水、木、火、土五行又環繞陰陽二氣而轉,從核心到外圍全是三昧真火的熊熊烈焰。

正是這個關頭,一直閉目施法的老乞丐突然睜開眼。

“不好!坡子山!”

另外四人都被嚇了一跳,老龍和居元子以及祝聽濤都不明白老乞丐說的什么,開始還以為是煉器出了岔子,細細感受才知道沒問題。

計緣則立刻明白了老乞丐的意思,立刻抽出一部分心神掐算起來,得出于坡子山封印本身是兇,但對于山外的情況則是并無影響,看來是有人要救涂思煙,或者妖狐自己要脫困了,但并不會做什么多余的事。

“魯老先生稍安勿躁,此刻斷不能分心,所鎮妖狐之事暫不必管他!”

“只能如此了!明明應該十年內無礙的,哎,算岔一步!”

而在遙遠的坡子山處,天空已經烏云密布,山中更是妖風陣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5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