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96章 真是個寶貝

第496章 真是個寶貝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96章 真是個寶貝

計緣看看對面的客舍,老乞丐已經將門關上,如老乞丐這般仙修人物,既然關門就不會做出假裝如此,然后又隔著門偷偷觀察的事情。

眼前的獬豸畫卷就是是何人所作,還有手中的金絲繩究竟是什么材質,居然隨手拿來綁畫,真的不是什么法器嗎?

金絲繩在計緣手中緩緩懸浮而起,他運起法力匯聚周圍靈氣,集中到金絲繩之上,因為靈氣的輸入導致金絲繩發出淡淡的金光,但這并非是繩索激發了什么陣法玄奧,充其量只能算是特殊的材質對靈氣的反應。

隨著計緣心念變化,懸浮的金絲繩也隨之產生各種形狀變化,或筆直,或彎曲,或如靈蛇游動,又或者相互纏繞打結,隨后又輕松抽散。

這種狀況不由令計緣喃喃自語。

“心神駕馭起來倒是十分輕松,幾乎能做到隨心變化分毫不差。”

御物之法雖然是仙道乃至各個修行道路中十分基礎的法門,但同樣也是變化最多的法門,極有代表性的就是御劍之術,早已經成為一種響當當的仙道正法,甚至能成為不少仙修之士的根本妙法。

這其中自然是因為御物要學不難,要精卻不容易,想要練出花來化入更多妙用和威能則難上加難,對施法者要求高,對所御之物的要求同樣如此。

而計緣手中的金絲繩確實神奇,幾乎是隨心變化分毫不差。

‘不知道堅韌程度如何?’

想到這里,計緣也不猶豫,雙手將懸浮的金絲線抓住,隨后用力向兩側拉扯。

別看計緣一副斯文儒雅風度翩翩的樣子,可實際上,一個常年以靈氣淬煉己身,又是五行圓滿的修士,還被動經過劫雷煉體,本身的力量已經非同小可。

“咯吱吱……”

繩索發出了絲線攪動的聲音,但本身異常堅固。

‘果然堅韌……’

“啪……”

計緣上一個念頭才升起,繩索居然在他反應都反應不過來的情況下,直接斷了。

‘斷了……斷了!?’

計緣明顯愣了好一會,這和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樣啊……

望著兩只手上一左一右兩節金絲繩,堯是如今計緣的心境,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這怎么辦?

嘗試性地將兩節繩索的斷口湊到一起,卻見到兩段繩索又自動連接了起來,再微微用力拉扯,根本感覺不到金絲繩斷過,就連運法其上反饋的感覺也十分通透,簡直渾然一體。

“有點意思!”

將金絲繩微微拋起,令其懸浮空中,隨后計緣右手往側邊一伸,與他心念想通的青藤仙劍立刻飛至此處,在恰好的時間由計緣握住劍柄。

“錚”“啪”

清亮的劍鳴聲和清脆的歸鞘聲幾乎毫無間歇的響起,空中的金絲繩果然已經應聲斷為兩節,不過這次不是從中間斷的,而是一邊占據九成以上的長度,一邊只有短促的一節繩頭。

計緣再次抓住兩節繩子,小心地湊近。

仙劍所傷劍意難除,正常而言,被青藤劍斬斷的東西,輕易都不能再重合了的,但此刻兩節繩索一靠近,立刻就重合在了一起,和之前一樣的通透連貫。

“有意思!”

計緣用手摩挲著下巴,側目看著繩索似乎在考慮著什么,稍頃之后,他眼神一閃有了決定。

先是再次伸手扯斷了一節繩頭。

然后下一刻,計緣微微張口,伴隨著一陣吐氣聲的,是一道紅灰色的氣流,直接卷到了短短的那節繩頭之上。

三昧真火之氣一出現,院中雖然并無任何體感溫度變化,但陰陽平衡一下被打破,甚至靈氣流動都被排開。

原本在床榻上靜臥的老乞丐幾乎一下就坐了起來,若之前聽到劍鳴聲,在心意層面的感覺就如同銀光閃過,那么此刻的感覺,好似滔天火海降臨。

老乞丐望向木門方向,一門之隔的外頭,計緣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似乎在施展一種厲害的御火神通?

院中,在三昧真火之氣的炙烤之下,這道繩索反倒沒有什么變化,令計緣嘖嘖稱奇的同時也放寬了心。

三昧真火之氣略一停頓,然后直接一股真正的紅灰色三昧真火吐出。

“嘩啦啦啦……”

這火焰卷到繩頭上,幾息之間,像是因為三昧真火的灼燒太過夸張,原本好似金絲編織的細細繩索,此刻已經金燦燦一片,顯得十分閃耀顯眼。

三昧真火太過危險,不過計緣對真火的駕馭雖然還不至于完全隨心所欲,可比起當初就強太多了,至少已經能做到火中再施他法。

此刻在三昧真火的灼燒下,計緣再次動念以意御物,繩頭被拉扯,長度得到了延展,就好似在拉橡皮筋一樣,只不過橡皮筋拉長會變細,而這個卻好似沒變化,或者變化沒那么明顯。ωωω.999xs.co\m\

幾息之后,計緣收了三昧真火,結果又有些傻眼了,那節繩頭居然沒有變回去,而是維持了那種金燦燦的狀態,就連拉扯后的長度都是一樣。

再細看,這金燦燦的一節繩索的性狀像是完全改變了,雖然看著耀眼了一些,可原本那種好似一條條金絲編織的細膩感不見了,用手捏了捏,柔韌性也差了不少。

‘呃……這還能接回去嗎?’

計緣取過比較長的那一節金絲繩,湊近金閃閃的繩索砰了砰,結果毫無反應,該斷還是斷。

‘玩脫了?’

“嘖……這個嘛……”

忽然,計緣心中靈光一動,伸手抓住那節起了變化的繩索,再次用力拉扯,甚至直接運法施力,但繩索紋絲不動。

既然手扯不斷,下一刻直接再次抽劍。

“錚”

“叮……”

青藤劍斬在這一節金燦燦的繩索上,居然被微微攤開兩寸,雖然計緣根本沒運法,雖然仙劍只是隨意一斬,沒起劍光匯劍意,但印象中,這似乎是頭一次遇上青藤劍沒能一斬建功的東西。

“嗡……”

仙劍輕顫中,一陣駭人劍意升起,劍身上雪亮銀光彌漫,似乎準備再斬,卻被計緣直接伸手按住。

“別賭氣,只是小小嘗試一下,不是非得劈開的。”

說著計緣還劍歸鞘,還拍了拍劍身,這才安撫下青藤劍,讓其重新懸于身后。

計緣的目光一直沒離開這一節金燦燦的繩索,伸手在上頭摸索,細細感覺之下,能感受到一道難以察覺的淺痕,他嘗試度入一些靈氣,果然淺痕也立刻消失了。

‘很有些意思了!還真是個寶貝!’

在計緣帶著笑意喃喃自語的時候,對面屋子的老乞丐終于忍不住了。

“計先生,大半夜的你不睡覺,搞什么名堂呢?”

之前還好說,可方才突然感覺到計緣的仙劍劍意沖天,把老乞丐都給嚇了一跳,若不是周圍沒能感知到什么邪氣,老乞丐差點以為有什么妖魔來襲了。

計緣趕緊向著對面客舍告罪一句。

“打擾到魯老先生睡覺實在是計某的罪過,計某這就去睡,這就去睡,呵呵呵……”

說著,計緣站起身來,還十分鄭重的朝著對面拱手施禮,然后才收起桌上的獬豸畫卷,以及一長一短兩節已經性狀不同的繩索,再轉身走入了自己的客舍內。

“神神秘秘的笑這么開心……”

老乞丐在屋中嘀咕一句,雖然好奇,但還是再次躺下,就算和計緣關系不錯,也不好干涉別人修行之事。

回到房間里的計緣哪里還睡得著,就和小孩子難得得到了一件好玩的玩具一樣,抓耳撓腮地在夜里都想從被窩里爬起來偷偷玩。

當然,現在的計緣不可能只是貪玩,但因為這特殊的繩索,心中冒出許許多多奇思妙想。

坐在床榻上計緣一抖袖,從中飛出一道道靈符,這是之前在頂峰渡逛的時候買的,可以用來施展禁制,以計緣的法眼看來十分不凡。

此刻計緣一下朝著客舍四周打出十二道靈符,隨后手中出現一排法錢,追著這些靈符一起打出,一張符疊加一枚法錢,貼在房間各處。

周圍好似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這不是說里頭聽不見外頭的動靜了,而是禁制生效帶來的心靈感觀,好似房屋內外天地分割。

做完這些,計緣袖中又飛出幾團晶瑩剔透的絲線,飛出幾疊整整齊齊的鱗片,隨后閃爍著雷光且還未完全恢復的敕令雷咒也出現。

“法煉蠶絲線屬金、鏡海金鱗屬水、天道劫雷屬木、三昧真火屬火卻又蘊含陰陽……還差土!”

沒錯,計緣就是想嘗試給自己煉一件法寶,心中也有了初步設想,這金絲繩如此特殊,不在五行之中,而他正好可以重新化入五行,令其成為罕見的五行兼備之物,不是用禁制化入,而是在質的層面同樣五行圓滿。

計緣手上雖然沒有高絕的煉器之法,但他對稍微大路貨一些煉器法門也有所了解,并且向來以敕令之法為上。

畢竟手頭還缺東西,且寶貝不是一天練成的,今天只是試試能否相融,能融得進去才能談后面的,而終于重要的催化劑就是三昧真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3